手机站:m.huoyiba.com.cn

嗯~啊~嗯嗯~呃呃呃~小说 随着马的奔跑越来越深

时间:2022-01-08 08:5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徐洋笑嘻嘻地对秦淮茹说,“秦淮茹,现在三票对两票,我赢了!

  按照你制定的规则,你应该断了对我的念想。”

  秦淮茹很不服气,明明就是她吹的好,可凉爽和贾张氏,竟然颠倒黑白!

  秦淮茹恨恨地说,“这局不算,他们两个都跟我有仇,她们的投票不算数!”

  徐洋立马收起了笑脸,怒道,“秦淮茹,比赛吹这个可是你提议的,你怎么能反悔呢?

  反正我不管,胜负已分,你必须遵守约定,今后不要再来纠缠我!”

  秦淮茹听到徐洋这样说,眼泪顿时就啪嗒嗒落了下来。

  她睁着迷蒙的泪眼,来到徐洋跟前,哀求道,“刚才那场比赛,结果到底如何,我想你心里一定比谁都清楚!

  我是一百个不服气,我想再比试一场!”

  徐洋怒气冲冲地推开她,“秦淮茹,你真是好不要脸,比赛的规则是你订下的,你却带头不遵守规则!

  我不管我吹的到底好不好,我只管结果。

  结果是贾张氏和凉爽都投了我的票!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我们连群众都不相信,那我们还能相信谁呢?”

  徐洋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秦淮茹也不退让,还在极力争取。

  “要不这样,咱们来最后一局。

  那才那局是吹竹箫,现在这局咱们来打篮球。

  如果我赢了,你就同意和我在一起。

  怎么样?

  敢不敢?”

  听说要比赛打篮球,徐洋顿时乐的喜笑颜开。

  篮球可是他的强项,之前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徐洋可是校篮球队的翘楚。

  每一次比赛,贡献分数最多的,就是他!

  秦淮茹竟然要和徐洋比赛打篮球,这不是故意找虐嘛!

  徐洋双手一拍,笑着说,“好,我就答应你,和你一起打篮球!

  不过,事先咱们可把话讲清楚,这次篮球比赛,可是最后的一次比试。

  你可不要因为输掉比赛,又去整什么幺蛾子。”

  秦淮茹见徐洋答应了比赛,兴奋的手舞足蹈。

  眼角的泪珠,还没来得及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又被秦淮茹满脸的笑意给逼了回去。

  “欸,我反对!”

  贾张氏举手说道,“之前比赛吹竹箫的时候,就已经把话讲明白了,说是要一局定输赢,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

  “你给我闭嘴!这里哪有吹说话的份儿?

  刚才要不是你倒戈,不肯站在我这一边,我会输得那么惨?

  你做了那么腌臜的事儿,竟然还有脸在我面前争长短!?

  我要是你,早就找根白绳子上吊自尽了!”

  秦淮茹恶毒地说。

  贾张氏怒道,“就凭你这样对我,我这次还要站在徐洋这一边!让你这辈子都无法和徐洋在一起。”

  “死老太婆,你的心肠可真黑!”

  秦淮茹气的浑身发抖。

  她看向徐洋,对徐洋说,“比赛篮球的时候,我想加上一条规则。”

  徐洋见秦淮茹一脸认真,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什么规则,你尽管说!”

  秦淮茹说,“这场篮球比赛我想比赛灌篮技术!”

  徐洋回头看了看室外,院子里好像并没有篮球架,这可怎么灌篮?

  秦淮茹似乎看出了徐洋心中的忧虑,说,“你是在担心篮球架的事儿吧?放心,我都已经想好了。

  没有篮球架,就让贾张氏站在那里,我们两个就对着贾张氏的脑袋灌篮。

  谁灌的最狠,最先把贾张氏灌倒,谁就赢得比赛。”

  卧槽!

  徐洋忍不住一阵吐槽,那贾张氏的脑袋当球框?

  这等灭绝人性的主意,估计也只有秦淮茹这样的娘们儿能想得出来。

  徐洋摇摇头,“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你没有灌过篮,根本不知道灌篮的时候,带来的冲击力有多大。

  我曾经看过一场比赛,一个叫樱木花道的家伙,在进行大灌篮的时候,错估了起跳点和篮筐之间的距离。

  结果,篮球直接落在对方球员的脑袋上,幸好对方球员脑壳够硬。

  如果不是对方的脑壳够硬,估计早就被砸成脑震荡,或者直接被砸死了。

  大灌篮这种事情,太危险了,我不建议让贾张氏来冒这个风险!”

  秦淮茹嘟着嘴巴,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她执拗地说,“这是我唯一的条件,如果这个条件你不能答应,那我也不和你比了,从今天开始,我就住你家了。

  不管你怎么赶我走,我都不会走。”

  “你.......”

  徐洋手扶着额头,有些困扰地说,“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嘛你!

  秦淮茹,我告诉你,如果你真敢住我家去,信不信我办了你!”

  秦淮茹忽然笑嘻嘻地说,“如果你说的办,是我头脑中想象的那个办,那你就办!

  我还巴不得你这样做呢!”

  “你......”

  徐洋有些无语,他今天总算见识了什么叫做人至贱则无敌。

  秦淮茹这种打法,徐洋根本应付不来。

  “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就拿贾张氏的脑袋当篮筐!”

  秦淮茹一阵大喜,跑到徐洋身边,摇晃着他的胳膊,眼神里满是柔情蜜意。

  “我不同意!

  徐洋,这事儿我可不同意啊!

  你们可不能这么搞,我是个大活人,你们往我脑袋上扣篮球,我还活不活了?”

  贾张氏扯着嗓子嚎了起来。

  徐洋面色一凛,他对付秦淮茹没有办法,但对付贾张氏,办法却多的是。

  他面色冷峻的注视着贾张氏,怒道,“今天,这个篮筐,你是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贾张氏丝毫没有被徐洋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吓倒。

  她扛着个脸说道,“徐洋,我告诉你,这个篮筐,我当也不当,不当也不当,你能把我咋滴?”

  徐洋上前一步,一把将贾张氏推到门板上,眼神凌厉的盯着她,“你踏马给我绕口令呢?

  这里我是老大,我说了算。

  秦淮茹已经够让我心烦了,你不要再给我添堵。

  我已经决定了,就让你来当这个篮筐。

  你要是再给我哔哔一句,我就把你扔到茅坑里去,让你体验一下倒灌黄金汁的滋味!!”

  “你.......”

  贾张氏见徐洋这么厉害,跟平时简直判若两人,再也不敢反驳。

  徐洋的变化,秦淮茹也看在眼里。

  徐洋之前可没有这么厉害,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厉害?

  秦淮茹心想,该不会是因为我吧!徐洋见我被人给欺负了,为了保护我,才将身体里沉睡的潜能,给激发了出来!

  对,一定是这样!不然根本无法解释徐洋的变化!

  秦淮茹想到这里,心里便似吃了蜜一样甜。

  “好啦,既然贾张氏已经搞定了,那咱们赶紧出去比赛吧!

  我一会儿还有事儿呢!”

  “好!”

  秦淮茹像个听话的乖乖女,听了徐洋的话,连连点头。

  徐洋拿着篮球,先一步走了出去。

  秦淮茹就像徐洋的影子,紧跟着徐洋的脚步,也走了出去。

  几人来到庭院的一块空地上,将周围容易破碎的瓶瓶罐罐都清空,以免打碎了,引起邻里间的争吵。

  “贾张氏,你就站在这儿!”

  徐洋在地上画了一个圈,让贾张氏站在里面。

  随后,便和秦淮茹在距离贾张氏五六米的地方站好。

  “咱俩谁先来?”徐洋问。

  秦淮茹从来没有打过篮球,她心里很没底。便让徐洋先来。

  “好吧,那就我先来!你在旁边看好了,看看我篮球之神是怎么打篮球的!”

  “你就打你的吧,别吹牛逼!”秦淮茹笑道。

  徐洋手里握着篮球,纵身一跃,双手轻轻一用力,篮球便像安装了定位巡航系统一样,直接朝着贾张氏飞了过去。

  篮球拖着好看的弧度,渐渐出现在贾张氏的视线里。

  贾张氏见篮球朝她的脑袋砸了过来,吓都要吓死了。

  她身子忍不住一阵颤抖,脑袋也下意识躲开。

  嘭--

  篮球直接落空,砸在了地上。

  “卧槽!该死的贾张氏,你躲什么躲?”徐洋怒吼道。

  要是贾张氏不躲,凭借徐洋的投篮技术,刚才那个球一定能够砸在贾张氏的脑袋上。

  秦淮茹幸灾乐祸道,“徐洋,你技术菜,就说技术菜,怨我婆婆干嘛啊?

  自己技术不行,脾气还不小!

  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徐洋白了她一眼,“少废话,该你了,赶紧投你的!

  我就不信你能够投的进!”

  秦淮茹神秘一笑,道,“这可说不准!”

  秦淮茹将篮球拿在手里,学着徐洋刚才的样子,轻轻跃起,又轻轻抛出。

  不过,秦淮茹只学到了一点皮毛,并没有学到徐洋的精髓。

  篮球从她的手里抛出去,没过多久,就掉在了地上。

  “可恶!”

  秦淮茹见篮球还没有到达篮筐,就疲软的落在了地上。

  不由得一阵气恼。

  “徐洋,这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是按照你刚才的样子投的。

  怎么你的篮球能够飞那么远,而我的却只飞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就落了下来?”

  徐洋笑道,“你没有力气,这能怪谁啊?

  打球又不是绣花,最重要的是力道。

  你的力道不行,篮球怎么可能飞得远?”

  秦淮茹困惑的摇头,“可是,我看你刚才也没有用多少力道啊?你是怎么做到让篮球飞那么远的?”

  “有时候,你的眼睛也会欺骗你。

  我刚才的动作看似柔和无力,其实里面蕴含的力道,大了去了。

  太极听说过吧?我刚才的手法,就是从太极里面学来的!”

  秦淮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好吧,我下次注意!”

  徐洋心中冷笑,三局两胜,你已经输了一局,还注意个锤子啊!

  这场篮球比赛,我赢定了!

  徐洋接过篮球,这次他没有直接投篮。

  因为他知道,他投篮的时候,贾张氏一定还会继续躲。

  徐洋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上一局贾张氏躲避的方位。

  之后,他猛地挣开了眼睛。

  随后,将篮球朝着贾张氏可能会躲避的地方砸去。

  果然,篮球朝贾张氏飞过去的时候,贾张氏的脑袋又朝上次躲避的方向移动了。

  嘭——

  篮球直接命中,砸在了贾张氏的脑袋上。

  贾张氏被砸的头昏眼花,晕头转向。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地喊脑袋疼,脑袋迷糊。

  徐洋冲过去,在她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你跟我这装呢?赶紧起来!”

  贾张氏见徐洋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立马从地上滚了起来。

  徐洋投篮的时候,秦淮茹在一旁看的很明白,徐洋这是预测了贾张氏的躲避路线,才投中的。

  “哼,徐洋,想不到你挺聪明的嘛,连我婆婆往哪里躲,你都预测出来了。真不愧是天机神算啊!”

  秦淮茹笑着说。

  徐洋看了她一眼,“虽然我不喜欢别人拍我马屁,但是你刚才这个马屁拍的很舒服,我接下了。

  现在该你了。

  你看破了我投篮的秘诀,想必这次你一定能够投中!”

  秦淮茹笑道,“那是当然!你就等着瞧好吧,这次我一定能够投中!”

  “你就这么有信心?”

  秦淮茹笑着点点头,“要是知道了秘诀,还投不中,那我不就成二傻子了嘛?”

  秦淮茹身上散发出一股极大的自信,徐洋感觉很有压力。

  秦淮茹轻轻的跳了起来,手里的篮球,也正准备抛出去。

  “慢着!”

  这时,徐洋拦住了她。

  秦淮茹疑惑地问,“怎么了?”

  徐洋说,“贾张氏站的位置,有些不对。

  我去让她调整一下。”

  “好吧,那你去吧!”

  秦淮茹摆摆手,让徐洋过去。

  贾张氏的位置,可不能有一点点偏差。

  不然,一会儿投篮的时候,秦淮茹铁定投不进去。

  秦淮茹嘴上说看破了徐洋投篮的秘诀,其实也只是记住了贾张氏上两次躲避的位置而已。

  如果贾张氏不再原来的位置上了,那么,她移动之后所在的位置,就更加无法预测了。

  这也是秦淮茹让徐洋过去的原因。

  徐洋走到处贾张氏身边,低声对贾张氏说,“你想报仇吗?”

  贾张氏犹豫了一下,说,“我做梦都想掐死你!”

  徐洋,“......”

  “我不是说我,我是说秦淮茹。

  你想找秦淮茹报仇吗?”

  贾张氏毫不犹豫的点头。

  “我做梦都想弄死她!”

  徐洋笑道,“如果秦淮茹赢得了比赛,她就会住到我们家,到时候,就算你想报仇,也找不到她人了。

  所以,她绝对不能赢得这场比赛。你懂我的意思吧?”

  贾张氏点点头,“我懂了,一会儿秦淮茹投球的时候,我就使劲摇晃我的脑袋!让她连我的头发都碰不到!”

  徐洋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老寡妇,一点就透!”

  徐洋假装调了一下贾张氏的位置,随后便走向秦淮茹。

  秦淮茹问他,“你刚才和贾张氏聊什么呢?该不会背地里使什么坏吧?”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