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用力别停啊喷水出来视频 正在播放国产进去就不疼了

时间:2022-01-09 09:1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写真 >
 “虽然泽田牺牲了,但是忍界大战还在继续,根据你这次在任务中的表现,我认为你完全有资格晋升成为上忍,村子里的长老团队,也一致通过这一提议。”

  “不过鉴于你的年龄还小,村子决定,先授予你特别上忍的称号。”

  “恭喜你了,卆!希望你能够继续努力。”

  沉默了半响,袁飞日斩这才从翻开桌子上的上忍任命书,嘴角挂着一丝勉励之意。

  “多谢火影大人和村子的信任...”

  在上忍任命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之后,犬冢卆表情适当的表现出一抹隐晦的激动。

  对于这种结果,犬冢卆并不意外,因为他知道,这种激励只是抛出来的甜枣,重头戏还在后面。

  “很好。”

  犬冢卆的表现虽然很隐晦,但却并无法瞒过猿飞日斩的眼睛,不过在他看来,如此年纪已经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这种表现已然是难能可贵了。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放心接下来的嘱托。

  “这次任务,你们这一组侦查小队,也算是伤亡惨重,带队上忍阵亡,油女志炫伤得太重,以后已经无法再继续执行忍者任务了。”

  “为了弥补你们小队的损失,我现在授予你侦查部小队长的职务,真实接替泽田的位置,即刻上任。”

  “鉴于你们小队的人手缺失,我决定由中忍御手洗红豆,代替油女志炫,加入你们,重组侦查小队。”

  “有没有问题...”

  “多谢火影大人的厚爱,接替泽田老师的位置,乃是我的责任,我愿意,不过派遣御手洗红豆加入小队的提议,请恕我不能接受。”

  听到袁飞日斩准备要红豆接替志炫的位置,犬冢卆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他也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当即拒绝道。

  开什么玩笑,侦查小队向来都是执行深入敌区的危险人物,其危险程度,比之战斗在第一线的部队都要危险几分,堪称是战争时期,阵亡率最高的部门之一。

  虽然不知道原著中红豆被怎么安排的,但是犬冢卆可以确定,原著中的红豆绝对没有被调进过侦察部队,大概率是跟随者大蛇丸身边打酱油的存在。



  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把她调进侦察部队,他可没有把握保证红豆的安全,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她跟在大蛇丸身边打打酱油。

  “说说你的理由?”

  被犬冢卆拒绝,猿飞日斩的表情也略显有些意外。

  在他的印象中,眼前的这位少年应该是一位功利心较重,对火之意志有着相当好感的上进青年才对,不过他还是想要听听犬冢卆的理由,再决定具体的任命事宜。

  “火影大人,御手洗红豆的确是一位优秀的忍者,但是她却是一位战斗型忍者,擅长正面迎敌,个性暴躁豪爽,并没有任何侦查天赋,也不是医疗人员。”

  “综上所述,他并不适合充当侦查忍者。”

  “嗯~理由很充分,我同意你的提议,那就这样,三天之后,我会亲自挑选一位合格的侦查忍者,送入你们小队。”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做好准备,静待村子的任务。”

  略微思考了一会之后,猿飞日斩的确没有从犬冢卆的话中发现什么漏洞,而且他提议让御手洗红豆加入侦查小队,也不过是有人向他提了一嘴,是以也没有放在心上。

  “是,火影大人。”

  见猿飞日斩并没有要强行把御手洗红豆调入侦查小队的意思,犬冢卆这才重重松了口气。

  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这只小蝴蝶,反倒把红豆给弄没了。

  “出来吧,你也听到了,你的提议,并没有被对方采纳。”

  犬冢卆刚刚退出火影办公室,一个金发人影就静悄悄的从空气中浮现了出来。

  “好吧!反正我也不过是应红豆那小丫头的请求,既然这个小鬼不接受,那我也没办法。”

  “不过老头子,你看大蛇丸那家伙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不是我说你,有的时候就不应该太纵容他,小心自食恶果。”

  “嗯,这两年的确有些太过纵容他了,这样吧,与其把他留在村子里胡闹,还是把他派到雷之国前线去吧。”

  望了纲手一眼之后,袁飞日斩表情略显沉吟。

  对于纲手向他汇报大蛇丸私下研究禁术的事情,他也很是头痛,对于大蛇丸的不安分,他更不是一点不知道。

  但怎么说呢,对于这个亲传弟子,他还是很看好的,甚至看好程度,还要在自来也和纲手之上,甚至他都有过要让这位得意弟子接自己班的想法。

  不过这两年来,自己这位弟子的确不太安分,自己几次隐晦提醒过他,让他不要和团藏走得太近,但他好像并不准备听自己的,与其留他在村子里,还不如派上前线去祸害别国忍者。

  另一边,犬冢卆离开火影大楼之后,径直来到商业街,买了一些礼品,前往泽田家中拜访。

  说实话,这段时间,他一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泽田的家人,他可是知道,泽田的妻子刚刚生产不久,生下的乃是一个女儿。

  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自己不能逃避,该面对的事情,总归有面对的一天。

  “你好,请问这里是泽田老师家吗?”

  木叶东区一间普通的居民宅前,犬冢卆敲响房门后,一个面容朴素,表情略显憔悴的年轻少妇,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打开房门。

  “你是...是卆君吗?”

  “快进来吧。...”

  望着站在门外的犬冢卆,少妇微微一怔,很快就想起了丈夫为他描述过的几个学生。

  “泽田老师的事情,我很抱歉...”

  “卆,我都知道了,这并不能怪你。”

  接过少妇手中的茶水,犬冢卆刚要说些什么,就被少妇一把打断。

  “其实,自从嫁给他的那一天,我就已经有了这种担心。”

  “他的性格呀,其实并不适合做一名忍者,但是他却总是和我说,这是他的责任,就算那一天真的为村子牺牲了,我也应该为他感到骄傲和自豪。”

  “......”

  好似是回忆起了往事,倾诉之间,少妇的表情显得有些微妙,既伤心,又欣慰,眼角的泪水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面对这一幕,犬冢卆表情略显沉默,只是静静的听着少妇的倾诉,他知道,这个时候当一个合格的听众,也许才是对对方最好的安慰。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