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我被学长在浴室里做到腿软 学长够了别吸了嗯啊

时间:2021-12-25 08:2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王平突施辣手偷袭自己,这可以说是既在“龟散人”的预料之中,又有些出乎他预料。

  说是在预料之中,是因为他本来就一直防备着王平,从心里就没有完全相信王平的话语。

  只不过他也没想到,这一路上都没有表现出异常的王平,会在即将到达地点的时候突然出手。

  按照他原本的预想,王平要么在半路上突然动手偷袭他,要么就是在抵达那个所谓的山洞后,借助地利优势对付他。

  甚至他都做好了王平御使阴煞魔尸攻击他的准备。

  这时候突然遭袭,他不及防备下,也是差点中招了。

  之所以说是差点,是因为那道银色寒芒即将命中他面门的时候,一道黑色蛇影忽然从他发髻之内扑腾而出,瞬间撞飞了直刺他面门的银色飞剑。

  却原来是一条长约一尺的拇指大小细鳞黑蛇。

  此蛇一下撞飞了银色飞剑后,自身也是晕乎乎的落向了地面。

  而幸免于难的“龟散人”,则是步伐奇诡的身形急退,如一阵青烟一样迅速后退出了数十丈远,瞬间和王平拉开了距离。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暗害……嗯,这是二阶离火玄龟?”

  数十丈外的一棵大树上,“龟散人”刚欲质问王平为什么要暗害他,便忽然目光一凝,满脸惊讶的看向了林间空地上面那头赤红色巨龟。

  因为十几年前的某次刻骨铭心经历,他对于这种赤红色巨龟可是有着很深的印象。

  而王平这时候也是冷冷看着他说道:“怎么样?看到这头离火玄龟后,龟散人前辈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龟散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便是一变。

  他行走修仙界,已经很少用“龟散人”这个外号了,知道这个外号的人,也绝不该出现在石盘岛这周围海域。

  此时他根据王平的话语,稍加回忆了一下,便是惊讶的张大嘴巴叫道:“你便是当初七霞岛上那个好运逃脱的炼气期小辈?老夫要是没记错的话,你真名就叫王平是吧?”

  王平见他已然猜出自己的身份,也是不再隐瞒,当即便冷冷一笑道:“真是难得您老人家还记得我这么一个晚辈,这可真是王某的荣幸呢!”

  “所以说,你这次故意隐藏身份接近老夫,设计诱老夫出来,就是想要为当年的事情报仇吗?”

  “龟散人”神色一动,算是明白了王平暗算自己的用意。

  这反倒是让他心中松了口气。

  因为是为了复仇而暗算他的话,说明王平未必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这样只要杀了王平,回去石盘岛后也不影响他继续执行主上交给他的任务。

  至于说同为筑基初期修士的他,能不能杀得了王平,这点他根本没有怀疑过。

  凭借着主上赐予他的东西,别说是王平这样一个筑基初期修士,就是筑基中期修士,他也可以越级反杀!

  有着这个自信的他,当下也不急于动手诛杀王平,而是先好奇看了一眼那已经是二阶妖兽的离火玄龟,然后目光炯炯望着王平问道:“老夫心中有一疑惑,多年未曾解开,当年你只是一个炼气期小辈,如何发现老夫在东西上面做的手脚,并且屏蔽掉老夫秘法感应的?”

  王平听到他这话,顿时一声长笑道:“那可真是巧了,王某也是有个关于你的疑惑在心中埋藏很多年了,你且先回答一下王某,你到底是在为谁做事?当年为何要引来妖兽潮袭击七霞岛?”

  “老夫为谁做事,你不是心里已经有所猜测了吗?”

  “龟散人”眼神一冷,继而寒声说道:“既然你不想回答老夫,那老夫就只能先解决了你,再从你的神魂当中去寻找答案了!”

  说完他当即探手摘下腰间一个黑漆漆的袋子,用力一抖。

  吼!

  只听得一声暴戾、凶残的兽吼声响起,一头身高两丈多的黑毛尸猿便被“龟散人”抖落了出来。

  这头以不知道什么种类猿猴妖兽尸体炼制的兽尸,浑身长满了长达一尺有余的黑色尸毛,大嘴中长着四根如野猪獠牙一样斜弯出来的兽牙,还有着一双散发着幽绿色光芒的碧眼。

  而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堪比筑基中期修士!

  看着这头气息强大的妖猿炼尸,王平也是面色一肃,沉声说道:“果然,你果然是黑煞教安插在修仙界的奸细!”

  “奸细?随你怎么说吧,反正今天你必死无疑!”

  “龟散人”一声冷笑,当即喝令那妖猿炼尸朝地上的离火玄龟发起了攻击。

  然后他自己又是伸手一拍腰间储物袋,瞬间又取出了数件顶阶法器,准备亲自出手解决掉王平。

  作为黑煞教安插在修仙界的棋子,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提升他的活动能力,黑煞教那边当然不会吝啬于对他的投资。

  不但给了他一头三阶妖猿炼尸作为底牌,还给他配备了一套威力强大的顶阶法器。

  有着这样强大的外力相助,寻常筑基中期修士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可是这一次他却失算了!

  王平可没有和他你来我往大战三百回合的想法。

  在见到他放出三阶妖猿炼尸后,王平心里就存了速战速决的想法。

  所以在“龟散人”祭出法器准备杀他的时候,他也是取出了已经用过一次的“火蛟瓶”符宝。

  “你竟然有符宝!”

  当赤红色宝瓶出现在空中的时候,“龟散人”口中顿时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呼声,声音中满是慌张之意。

  失算了!

  他知道自己彻底失算了!

  符宝的威力有多强,他可是深有体会。

  当初他能够盗走离火玄龟的龟蛋,就是借助了一件特殊符宝的威能才做到。

  他身后的黑煞教结丹期修士虽然看重他,连三阶妖猿炼尸都愿意赐给他防身,但就是没有赐给他符宝。

  倒不是那位结丹期修士手里没有符宝,而是其手中的符宝,都是一些魔道结丹修士制作的,修仙者法力属性不合,根本无法催动那种符宝。

  这时候一看到王平催动符宝,“龟散人”顿时就知道自己危险了。

  他一边连忙催动几件护身法器将自己团团护住,一边急忙对那头妖猿炼尸下达了回来护主的指令。

  可王平这时候怎么会给他机会。

  轰!

  只见宝瓶里面火光一闪,一颗硕大的赤红色火球就从宝瓶口一冲而出,宛若一颗火流星向着“龟散人”急速轰击而去。

  符宝的攻击速度何等之快,“龟散人”便是想要躲避也根本躲避不及,只能全力催动法器和法术进行防御。

  但在“轰隆”一声巨响声中,他所催动的数件法器都被炸飞了出去,本人也是如遭雷击一样瞬间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向着地面飞坠。

  王平这时候却是得势不饶人,很快又是法诀一催,催动符宝发出了第二击。

  只听得一声龙吼从赤色宝瓶内部发出,一条由赤色火焰所凝聚的火焰蛟龙,瞬间从宝瓶内腾空而起,带着熊熊火光猛扑向了正在飞坠的“龟散人”。

  见到这一幕,“龟散人”顿时面色惊恐的发出了惊声大叫。

  “不,我不会死的,给我挡住!”

  他一口鲜血喷吐在了右手一串骷髅头手链上面,那手链被这血气一激发,上面的一个个骷髅头顿时好似活过来了一样,纷纷张嘴怪笑着咬住了他的手腕,疯狂吞噬起了他的气血和法力。

  而这些被骷髅头吞噬的气血和法力,很快又以一种玄妙的方式,迅速转换成了一个血红色护罩将他护在了里面。

  这是他背后那位主人给他留下的最后一道护身底牌,他此前还从未使用过这一道底牌。

  因为他那位主人当时留下这道底牌的时候就告诫过他,一旦动用这张底牌的话,无论战斗胜负,他都至少要去掉半条命,没有十年八载休养都根本没法恢复。

  不得不说,结丹期修士的手段就是厉害。

  那看似薄薄一层的血红色护罩,在火焰蛟龙的焚烧下,竟然真的坚持了下来。

  王平眼看着烧不破这个护罩,便直接催动火焰蛟龙自爆了。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升起,滔天火光之中,“龟散人”的身体又一次炸飞了出去。

  王平这时候本来还想再补上第三击的。

  但是当他看见“龟散人”的样子后,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见“龟散人”虽然依仗那个诡异血红色护罩成功活了下来,但是原本身强体壮的一个中年人,此时却是浑身干瘪如同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气息已经弱到了连个炼气后期修士都不如的境地。

  “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

  王平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再去管明显已经失去反抗之力的“龟散人”,直接催动符宝将第三击轰向了回来护主的妖猿炼尸。

  这头妖猿炼尸虽然实力堪比筑基中期修士,奈何本身属性却是被“火蛟瓶”这件符宝克制得死死的。

  在王平不惜消耗符宝威能的情况下,再有离火玄龟施展的火行法术助威,它最终还是没能翻出什么浪花就被轰杀成了一堆碎骨烂肉。

  而在轰杀了妖猿炼尸后,“火蛟瓶”符宝也又一次步了此前“玄水环”符宝的后尘,在王平手中化作了一阵飞灰。

  因为已经有过一次这种经历了,加上这张“火蛟瓶”符宝本来就是意外所得,没费多大的劲,王平这次倒是没有太过伤心难过。

  他轻轻抖了抖手,抖落掉手中残余的灰尘,然后手持着御水旗大步走向了数十丈外的“龟散人”。

  这时候的“龟散人”,终于是主动切断了那串骷髅手链对于自己气血和法力的吞噬,勉强保住了自身的小命。

  但因为大量气血和法力的流失,他现在已经对王平构不成任何威胁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