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每晚被做到哭着求饶小说 NP高辣公主疯狂被强

时间:2021-12-24 14:5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苏家,苏夫人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青姨娘还附和苏夫人。她们两个人故意那样,她们就是为了膈应苏秋雅。

  苏夫人知道她的夫君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的夫君是商人,一个得让别人觉得他是懂规矩有原则的商人。所以苏老爷不可能拿着苏秋雅亲娘的嫁妆,苏老爷不可能不给苏秋雅准备那些东西。

  苏夫人先做到那些,苏老爷便不会说苏夫人。

  “有什么缺的,尽管告诉我。”苏夫人又看向苏秋雅,“你在西北的时候应当也没做几身衣裳,你们也没有带那么多衣物来。这一次,你们就多做几件衣服。天冷,省得到时候冻着。”

  “那就多做几件。”苏秋雅道,反正花的是苏家的钱,花的又不是苏夫人的钱。

  苏秋雅知道苏夫人不可能过多拿出私房钱来,苏夫人就只会用公中的钱。

  “你喜欢什么款式的,也说说,他们才懂得去做。”苏夫人笑着道,“在自家呢,不用那么客气。”

  “不客气。”苏秋雅咬牙,她绝对不可能跟这些人客气。

  苏秋雅就是觉得憋屈,她这一段时间没有找到苏夫人的把柄,还总是被苏夫人快一步。

  苏夫人笑着离开,等到离开了苏秋雅的院子,她还笑着。

  “夫人。”一旁的丫鬟道,“大小姐的神情似乎不是很好。”

  “她若是不舒服,就给她请大夫。”苏夫人没有过多去说苏秋雅的坏话,“二姑娘呢?”

  “许是在院子里读书。”丫鬟道。

  “过去瞧瞧。”苏夫人道。

  苏夫人的这个女儿脾气没有那么好,苏二姑娘比苏秋雅小两岁多。基本上就苏老爷的原配夫人去世一年多,苏夫人就怀上孩子。

  苏夫人以前想让女儿嫁给柳延波,那是觉得柳延波是侯府次子,柳延波再多读书,那么柳延波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但当景宁侯府风雨飘摇的时候,苏夫人预感景宁侯府可能会倒下,她就没有想着让亲生女儿嫁入景宁侯府。

  这一次,苏二姑娘也见到了柳延波。苏二姑娘就觉得柳延波长得还算不错,可能是因为柳延波没有考上举人,也有可能因为柳延波跟侯府断亲,柳延波显得没有原著里的他那么厉害,苏二姑娘对柳延波也就没有更多想法。

  在原著里,柳延波考中举人,他到京城之后,他又跟一些人走动,这让二房过得风风火火的。加上柳延波又一心一意对待苏秋雅,这就让苏二姑娘觉得柳延波很不错,甚至生出柳延波应该是她的夫君的念头。

  如今,柳延波和苏秋雅没有过得那么好,苏二姑娘也就没有这样的想法。

  “过些日子,你也要出嫁了。”苏夫人道,“你嫁过去,就好生过日子。你夫君也不算差,也是一个秀才,小官之子,也没有断亲,不错了。”

  苏夫人在给亲生女儿挑选亲事的时候,她就格外注意。她不是不想让女儿嫁入高门,可是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觉得他们家的女儿有多好,他们只会觉得苏家女带的嫁妆多,他们对苏家女的利用多过感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夫人怎么可能让女儿嫁入高门。女儿嫁入高门,不是给人家嫡子做妾,就是嫁给庶子,苏夫人本想让女儿嫁给柳延波,事情没成,她也就不再去想。

  那柳延波算什么东西,一个有眼无珠的人,竟然闹到跟他父亲断亲的地步,可见柳延波这个人没有多好。

  “是。”苏二姑娘认为苏夫人说得很有道理,至少自己未来的夫君没有跟家里断亲。

  苏二姑娘还觉得苏秋雅的夫君柳延波是秀才,自己的未来夫君也是秀才,自己未来夫君家里是官家,这比苏秋雅好。

  若是苏秋雅的夫君没有跟柳家大房断亲,或许苏二姑娘还羡慕苏秋雅一些。

  事实是柳延波和景宁侯府断亲,苏二姑娘的内心就舒坦许多,苏秋雅不可能过得比她好。苏秋雅还得辛辛苦苦去开铺子,得赚钱养家。

  那个柳延波跟个小白脸似的,苏二姑娘就想自己出嫁以后,自己就不用去考虑营生问题。

  “他们还要在家里住多久啊?”苏二姑娘问。

  “你管他们住多久呢,反正他们就在那个院子。”苏夫人道,“他们不敢来刁难你,他们真要是说你了,你就去你父亲面前哭。”

  “嗯。”苏二姑娘点头。

  这一天,青姨娘和苏秋雅一块儿去看梅二少夫人,他们来京城都好几天了。过了这么多天,他们才来看梅二少夫人。

  “你们怎么才来?”梅二少夫人就觉得他们来得太晚了,他们就不能早点来吗?他们来了京城这么多天,这才想起自己,这让自己很丢脸,她感觉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么关心她。

  “来京城之后,总得收拾一番。”苏秋雅不喜欢梅二少夫人说话的语气,他们来京城之后没有住的地方就去苏家,在那边又折腾了一番。

  他们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找梅二少夫人,现在也就是有空了,他们就过来。

  苏秋雅知道梅二少夫人这边的麻烦事情多,梅二少夫人先前还在信里说梅家人有多么不好。

  梅二少夫人上下打量苏秋雅,她也见过苏秋雅。那是在景宁侯府没有被查抄之前,梅二少夫人就觉得苏秋雅配不上自己的弟弟,自己的弟弟就不应该娶一个满身铜臭味的女子。

  自家弟弟跟大房断亲,梅二少夫人认为这跟苏秋雅也有关系。以前,二房和大房都没有断亲,怎么苏秋雅嫁进门之后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苏秋雅就是一个扫把星。

  “娘。”梅二少夫人转头看向青姨娘,“你们是不知道我这一段时日过得有多苦啊。”

  梅二少夫人在那边诉说她的苦,说梅二少爷之前娶平妻,说江氏在梅家过得如何好,而自己又怎么被梅家人嫌弃。

  梅家人都不是好东西,梅二少夫人就觉得自己过得苦。

  “可怜你了。”青姨娘道。

  青姨娘这么说,不代表她就想着女儿和离。她认为女儿和离之后,女儿就很难再给像是梅二少爷地位这么高的人,女儿再嫁只会嫁给更不好的人。

  特别是在京城的那些人都知道柳家大房和柳延波断亲的情况下,若是柳家大房没有恢复爵位,那么柳延波再回到京城。别人就不会觉得大房如何如何好,他们只会想着二房有能耐,二房被流放了还能在那么短的时间赚钱回京。

  两者有着天与地的差别!

  青姨娘红着眼睛,她认为自己的女儿过得苦。

  女人就是这样,要是没有嫁好,就容易毁了一辈子。

  “你们还是得早点要个孩子。”青姨娘道,“得你怀上了孩子,生了儿子,他们就不敢多为难你。你生了儿子,那你就是功臣。”

  苏秋雅听到青姨娘的话后,她的内心不是很舒服。如果一个女人就是靠着生儿子才过得好的话,那么等那男人的其他妾室又生了儿子呢,那么男人是不是就对那些妾室好?

  女人依靠儿子得到的地位看似稳固,实则这里面也暗藏危机,因为女人除了儿子,她什么都没有拥有。

  “二姐就没有想着和离吗?”苏秋雅问。

  苏秋雅认为梅家都那么侮辱梅二少夫人了,梅二少夫人就应该选择和离。梅二少夫人没有选择和离,而是选择继续待在梅家,那么梅家人必定觉得梅二少夫人好欺负,他们还会继续欺负梅二少夫人。

  “和离什么?”梅二少夫人看向苏秋雅,“你一来就叫我和离,你是什么意思?”

  梅二少夫人根本就没有想着要跟她的夫君和离,江氏都去庄子上了,自己干嘛要和梅二少爷和离。

  “和离之后,我去哪里?”梅二少夫人又问,“能去侯府吗?”

  梅二少夫人对这一个问题抱有怀疑,如果她就只是跟着柳延波这个弟弟,不能回到侯府。那么她和离还有什么意义,她还能找到什么样的人?

  就景宁侯府对她的态度,梅二少夫人认为自己多半不能回到侯府。

  “怕是不能。”苏秋雅想他们叫梅二少夫人和离的,若是梅二少夫人还去侯府,那么侯府不大可能接纳梅二少夫人。

  若是侯府接纳了梅二少夫人,那么青姨娘会不会有其他举动呢?

  苏秋雅想若是自己是景宁侯府的人,那么自己必定不可能让梅二少夫人回去。

  “那你说什么!”梅二少夫人瞪了苏秋雅一眼,“你来到这个家里就没做什么好事情。”

  “你就少说几句。”青姨娘对苏秋雅道,“不是你和离,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青姨娘就觉得苏秋雅有些过分了,哪里有当弟妹要当姐姐的去和离。青姨娘可不觉得梅二少夫人应该去和离,梅二少夫人去和离的话,那么他们的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过。

  梅二少夫人的嫁妆也没有多少了,等梅二少夫人和离,那么他们是不是还得给梅二少夫人置办嫁妆,让她再嫁呢?

  单单置办嫁妆也就算了,关键是梅二少夫人能嫁给什么样的人。

  苏秋雅见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想着让梅二少夫人和离,这些人就是想让梅二少夫人继续待在这边。她就懒得说了,那就看梅家人以后怎么对待梅二少夫人,梅二少夫人最好少跟他们说她过得有多么辛苦。

  “我不说了。”苏秋雅道,随便他们如何。

  然后,梅二少夫人又跟青姨娘继续诉说她的苦。

  青姨娘原本就是一个妾室,她哪里有资格去说梅夫人如何。但是她还是跑到了梅夫人的面前,梅夫人哪里可能给青姨娘面子。

  “说什么亲家,你不过就是一个妾室而已。”梅夫人没有给青姨娘面子。

  青姨娘若是还在侯府的话,那么梅夫人还会给青姨娘面子。

  “你……”青姨娘没有想到梅夫人竟然会这么说。

  “不过老二家的确实也是从你肚皮出来的,要是她是从侯夫人肚皮出来的,那我就放心多了,可惜不是。”梅夫人就觉得梅二少夫人不如秦大少夫人,更不用说和荣宁郡主作对比。

  梅二少夫人跟娘家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好,他们让梅二少夫人进门,他们就没有从里面获得什么好处。梅二少夫人就是鸡肋,梅二少夫人的脾气不好,也不旺夫。

  若不是因为梅二少夫人是侯府庶女,他们又怎么可能继续留着梅二少夫人。

  梅夫人认为梅二少夫人能折腾,恐怕这是跟青姨娘一脉相承的。

  苏秋雅看到这一幕,她不意外。青姨娘确实是一个妾,柳延波也没有那么能耐,青姨娘不能母凭子贵。

  自古以来,就算有庶子当了大官,那个庶子也不能随意给妾室亲娘请封诰命。

  “你这个妾室没有规矩,教导出来的女儿也没有规矩。”梅夫人道,“你自己都是妾室,怎么,还不允许我儿子纳妾吗?”

  “没人阻止。”青姨娘的脸色很不好看。

  苏秋雅拉着青姨娘,青姨娘是妾室,青姨娘很难占据优势。他们家还跟柳家大房断亲,梅家人就更不怕他们,也许梅家人还觉得他们都没有什么用了呢。

  “娘,我们先回去吧。”苏秋雅不想多说,就梅二少夫人那个脾气,她想梅二少夫人应该吃不了什么亏。

  景宁侯府又没有跟梅二少夫人断亲,那么梅二少夫人还是能利用一下景宁侯府的关系。

  苏秋雅认为自己和柳延波才是最难过的,这些人都不考虑一下自家的情况。青姨娘被苏秋雅拉走了,等青姨娘出了梅家,青姨娘狠狠地瞪了苏秋雅一眼。

  “你做什么?”青姨娘道,“没有看我找他们要一个说法吗?”

  “他们说的话没错。”苏秋雅道。

  “我是妾室,对,我是妾室。可我还是他们家儿媳妇的亲娘!”青姨娘强调。

  “那又如何,人家根本就不关心这一点。”苏秋雅道,“有哪家的妾室跑到女儿的婆家说亲家的呢。”

  苏秋雅不认为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们再继续待下去,那也是自取其辱。

  说好听点,青姨娘是去给女儿做主的,说难听一点,青姨娘一个妾室去讨要说法,那对人家也是一种侮辱。那么梅家人自然就能不多搭理青姨娘,景宁侯府的人都还在呢,哪里轮得到青姨娘一个妾室说这些话呢。

  “怎么,嫌弃我是妾室,你是正室?”青姨娘不高兴,“就算我是妾室,那我也是你夫君的亲娘。”

  “是,我这不是敬着你吗?”苏秋雅道,“先回去吧。”

  苏秋雅不想在外面跟青姨娘吵起来,那就是让人看笑话。

  当柳母得知青姨娘去梅家了,她没有打算去梅家。梅二少夫人过得如何都好,梅二少夫人又不是她的亲生女儿,柳母自认为不欠这个庶女的,她当初也给这个庶女挑选其他的亲事,奈何人家不愿意。

  那些人都觉得她会害梅二少夫人,柳母就觉得可笑。要是梅二少夫人过得不好,那么梅二少夫人总回娘家,柳母不也头疼么。

  柳母还是希望庶女们都能过上比较温馨的生活,不希望他们跑来。前些褥子,嫁给柳母娘家旁支的薛柳氏,也就是柳三姑娘还带着孩子到景宁侯府给柳母请安呢。

  薛柳氏就把小日子过得不错,她也认为柳母给她找的亲事不错。她在那边也有人伺候,在柳家倒下的时候,她的夫君也没有对她不好。

  她一个庶女能过上这样富足的生活,她还是人家的正头娘子,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薛柳氏不去管别人,不去说梅二少夫人把日子过成什么样子,她们之间的关系本身也没有那么好。

  柳母跟昭阳公主说到梅二少夫人的事情,“你们也不用多去管梅家的事情,你们的这个妹妹可不觉得丢脸呢。”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