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免费H成人黄漫画

时间:2022-01-09 13:18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何青虹轻轻进去,把手放在了任霁肩上,温和地问:“你吃饭了吗?”

  任霁愣了愣,抬头看向何青虹:“妈……”

  何青虹更加的心疼了:“你这个样子,别云漾醒了,你把自己弄垮了。云漾要是看到你把自己弄成了这样,她不会高兴的。”

  任霁又扭头去凝着病床上的云漾了,不说话了。

  何青虹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在自责?自责你当时如果去接云漾,或者和她一起去婚礼现场,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是不是?”

  任霁直直地看着云漾,仍是不语。

  “这不是你的错,谁都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会发生,人生就是这么的无常啊。”

  道理任霁都知道,可是他就是自责。

  如果……

  如果……

  他每天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云漾,都这样疯狂的想着。

  如果这世上没有意外,该多好。

  ……

  七天过去了,云漾仍是昏迷不醒。

  这期间,云漾的朋友、同事还有常横岩,都来看过她。

  每一个来看望云漾的人,都会跟任霁说:“你放心,她肯定会醒的。”

  任霁每次都是淡淡地道:“我知道,她会醒来的。”

  任霁每天都会在云漾的病床前换一束新鲜的花,然后他会拉着她的手,直直地看着她,陪她说话,等她苏醒。

  第15天的时候,映大打来了电话,让任霁回学校。

  他已经请假太久了,又临近期末考试,需要他回去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完了。

  任霁不在的时候,云贤扬、赵疏莲、何青虹会轮流照看云漾。

  有天任霁下了班,在学校食堂草草解决了晚饭后,便打算开车去医院守着云漾。

  在红绿灯路口等绿灯时,任霁一抬头,看到了映城电视塔前方大厦LED屏上的广告。

  广告上依旧是那款由风跃集团旗下的人工智能实验室研发的,主打可照护、可陪伴、可减轻负担的家政服务机器人。

  任霁感慨地想到,他当时意识到他不是在做梦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从云漾家看到了这个广告牌。

  如今再见这个广告牌,竟有点物是人非的恍惚。

  信号灯由红灯转变为绿灯,任霁跟着前面的车慢慢地松刹车。

  突然,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

  他眉眼狠狠一震,在前面调转了车头,往韩曜的心理诊所开去。

  因为云漾出车祸的事,常兮妍和韩曜婚礼当晚都没有闹成洞房。

  不过常兮妍和韩曜丝毫不在意,还反过来开导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的任霁。

  常兮妍:“我和韩曜早就是半同居的状态,差不多算是半个夫妻了,闹不闹洞房都无所谓,又不是新婚夫妻,非要走这些程序。”

  韩曜:“没错!我还不想闹洞房呢,太折腾人了。”

  洞房没闹成,蜜月旅游他们也没去。

  照他们俩的话说,想去旅游,他们俩随时都可以去,不急在这一时半会的。

  这段时间,常兮妍有空就会来医院看看云漾。韩曜也会在任霁在的时候过来看看他。

  自从结了婚后,韩曜更加努力的赚钱养家养常兮妍了。没其他事的时候,他就会待在心理诊所。

  任霁到心理诊所时,已经快七点了。然而韩曜还一点要下班的迹象都没有。

  看到进来的人是任霁,韩曜很意外,又觉得有点在情理之中。

  “云漾醒了吗?”韩曜招呼他坐下。

  任霁摇了摇头:“没醒。”

  韩曜没有接话,而是等着任霁往下说。

  “给我做下催眠治疗吧。”任霁说得淡淡的。

  韩曜猜到了任霁来找他,估计是来找他做催眠治疗的。

  瞧任霁萎靡不振的样子,他应该已经好多天没有睡过安稳的觉了。

  韩曜站起身,安慰似地拍了拍他的肩,叹道:“好。”

  任霁躺到躺椅上,望着天花板,带着期待闭上了眼。

  他每次做催眠治疗都会魂穿云漾的机器人OM1。那现在云漾昏迷不醒了,他再做催眠治疗,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他会不会在催眠治疗中见到云漾,和她说话?

  任霁知道他这个念头听起来很疯狂。

  但是他之前在催眠治疗时魂穿OM1,就不疯狂了吗?

  现在云漾能不能苏醒、什么时候会苏醒,都是未知数。他不如什么法子都试试。

  任霁在韩曜的催眠下,眼皮越来越沉,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等他再次睁开眼时,已是近一个小时后了。

  这近一个小时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没有魂穿成OM1,也没有见到云漾。

  他只是沉沉的睡了一觉,再睁开眼再清醒时,他还是在韩曜心理诊所的躺椅上。

  “感觉有没有好点?”韩曜问他。

  从任霁的脸上,韩曜实在判断不出。

  他甚至从任霁的脸上,看出了浓浓的失落。

  韩曜不明白,任霁在失落什么。

  催眠治疗而已,除了能让他睡得好点,他还奢望从这里面获得其他的什么东西了吗?

  “嗯,好点了。”任霁心里无尽的怅惘,随口道。

  “我先走了。”任霁往外走去。

  韩曜知道,他肯定来去医院的。

  “任霁。”

  在任霁即将出他的办公室时,韩曜出声叫住了他。

  任霁停住脚步,扭头看向他。

  “你别太累了,你这样,云漾醒来了会心疼的。她肯定会醒来的。”韩曜虽然知道这时候说什么话都是苍白的,但他就是想说。

  无论他的话有没有让任霁感受到一点安慰,但肯定比不说好。

  任霁张了张嘴,嗓音沙哑又飘渺:“我知道,她会醒来的。”

  ……

  很快迎来了春节。

  这个春节,云贤扬和任霁他们都是在病房里陪着云漾度过的。

  外面喧嚣无比,到处洋溢着合家团圆的气氛,他们在病房里都能听到远方焰火绽放的热闹声。

  然而病房里却十分的寂寥,没有半点节日的气氛。

  云漾因为长时间昏迷不醒,孩子没有保住。

  虽然他们已经料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这个确定的消息还是犹如雪上加霜,让这个春节更加的难熬了。

  他们以为,这会是唯一一个让他们如此痛苦如此难熬的春节了。哪知,这其实只是一个开始。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