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优雅美妇疯狂迎合娇吟 一根肉枪肉遍天下美女

时间:2022-01-05 10:0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十月的最后一天,三十一号,周日,雨势不大,但却不曾停歇,均匀的染深每一处裸露的土地、房屋、树木。

  雨打树叶或者落叶的‘沙沙’声,弥漫在东京这座城市。

  听到鬼哭狼嚎一般的风声,白石泽秀仔细探查,寻找是哪一扇窗户没有关紧。

  很快就找到了已经湿漉了一角的窗檐,将这里关闭后,公寓内重回安静。

  “我永远不喜欢下雨天。”白石泽秀一边擦着窗边,一边和坐在沙发上织米米衣服的小鸟游幽子搭话。

  “除非是我不打算出门,而是准备戴上耳机准备打游戏的时候。”想了想,白石泽秀补充了这一句。

  “下雨天的罪状简直罄竹难书,衣服晾不干,没有办法出门。而且时间还会搞得一团糟。清晨的晦冥更近于黄昏,早上起来根本没有办法根据外面来判断时间。”

  “我会和白石一起讨厌下雨天的,不过如果白石什么时候改变想法了,请告诉我。”小鸟游幽子面对白石泽秀的牢骚,如此说道。

  “小鸟游你这是恋爱脑,不对,你这是情人脑。”白石泽秀擦完,将抹布丢到浴室,说道。

  “这是我这辈子都要用的脑子。”

  “白石,下午能请你来一下银座DOUTOR咖啡厅吗,我有事想和你说。”

  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白石泽秀,收到了苏我雾莲这么一条消息。

  “什么事?”

  “我想当面和你说。”

  “好,什么时候。”身体停滞了几秒,仿佛世界也是如此,白石泽秀选择答应。

  被自己刻意不去思考的事情,又重新压回了肩上。

  “下午三点到就行。”

  “好,我会尽早到的。”

  白石泽秀闭上眼,开始了漫长的吸气和呼气。

  下午会聊什么呢,是关于喜欢、选择、抑或是无聊君吗。

  逃避可耻但有用,但是现在,对于白石泽秀而言,逃避更像是折磨。

  “又要出门吗?”小鸟游幽子看着换下睡衣的白石泽秀,问道。

  “是的,会长找我有事。”将棒球服外套套上,白石泽秀说道。

  “白石,加油。”小鸟游幽子向白石泽秀做了个打气的动作。

  “加油,加什么油,”白石泽秀略显无奈,“希望我能心理健康的回来。”

  “我可以学习一下怎么做心理辅导的。”

  “谢啦。”白石泽秀推开门,向小鸟游幽子挥挥手示意再见,拿走放在门外的伞——邻里关系亲近,不用担心被偷,所以为了不滴水到房间里面,直接放在门外。

  现在才中午十二点,距离下午三点还有十分漫长的距离,但白石泽秀依旧选择了这个点出门。

  下雨天的缺点,远远不止之前说的那么点,地铁站台带着黑色雨水的脚印,路人两两经过时踩起飞向两侧的水花。

  这些无疑让白石泽秀更加烦躁。

  在十二点半的时候,白石泽秀抵达了银座DOUTOR咖啡,因为下雨天的缘故,来银座的人少了,周末本该爆满的这里,现在还空着四五个桌子。

  白石泽秀点了一杯拿铁,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店里提供的《神的孩子都在舞》,偶尔盯着窗户外面来往撑伞的行人发呆。

  时间流逝,期间拒绝了几次搭讪,书的页码从第一页翻到了第四页,咖啡一口没喝,时间已经两点半了。

  白石泽秀拿出手机,给苏我雾莲发送了一句‘我到了,占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好的,请稍等一下。”

  放下手机,白石泽秀将书从第四页翻到了第五页。

  走进来了一个熟人,但是并不是白石泽秀所预料到的苏我雾莲。

  一入千代在门口将伞收了起来,抖了下上面的雨水,随后将伞放到了寄存处,优雅的动作结合她完美的样貌,瞬间成了店内众人的关注点。

  几位带着女伴来的男性,因此被踹或者打了一下。

  好像由不得自己逃避了,这分明是一场最后通牒。

  深吸了一口气,在一入千代开始在店内寻找位置的时候,白石泽秀朝他挥了挥手。

  一入千代的眼里略含讶异,她款款走了过来,坐到了白石泽秀对面。

  “怎么会是你宝宝狗,苏我呢。”

  “你要喝点什么,服务员,麻烦过来点单。”等一入千代点完单之后,白石泽秀喝了一口早已凉透的拿铁,说道:

  “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你要来,是会长说她有事要跟我说的。”

  “我也是苏我叫过来的,她也没告诉我你要来。”一入千代拿出放在包里的手机,开始编辑信息,“我先告诉她我来了吧,她提醒过我。”

  “好。”

  凉透的咖啡实在算不上好喝。

  白石泽秀看了一眼一入千代,当注意到他目光的一入千代看他时,他又将视线移向窗外。

  “讨厌下雨天吗?狐狸。”

  “讨厌啊,为什么不讨厌,简直要烦死了。”一入千代拿起桌上的纸巾,擦拭着被雨淋到的脚踝和鞋子。

  “我叫司机把车停在外面,所以实际上我自己走的路没几步,但还是弄湿了,麻烦死,每到下雨天,我的心情都会变得很差。”

  “这点上我们难得的达成了一致,我非常讨厌下雨天。”

  白石泽秀还想再说什么,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了电话铃声。

  来电显示苏我雾莲,白石泽秀也就没有避开一入千代,直接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会长。”

  “下午好,白石。”

  “下午好是挺好的,可是会长你人呢,我和一入桑都已经到了。”

  一入千代单手撑着下巴,侧着脸,看着咖啡厅内忙碌的服务员,时不时看一下正在打电话的白石泽秀。

  “抱歉,我可能没有打算来,那个,能拜托白石你,把电话开免提,放在桌子上,让一入也能听到吗?”

  电话的那头,苏我雾莲提出了奇怪的请求。

  “可以。”虽然不明白苏我雾莲的目的,白石泽秀沉默了几秒,还是开了免提,并且放在了桌子中间。

  面对一入千代疑惑的目光,里面写着‘这是干什么’。白石泽秀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喂,一入,还有白石,可以听到吗。”电话里,苏我雾莲十分平静的声音,没有起伏的询问着。

  “嗯。”

  “到底什么事,会长你为什么不过来。”

  “我怕我过来之后,我说不出口。”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就是,能拜托白石你坚持你的想法,向一入她表白吗?”

  吵闹的银座,在这一瞬间趋向于寂静。

  一入千代将偏过头,不再看向桌子中间的电话,余光却看着白石泽秀。

  “...什...么。”喉咙里卡着一块烙铁,白石泽秀艰难且晦涩的说道。

  “能拜托白石你坚持你的想法,向一入她表白吗?”电话那头,先是传来一阵吸气声,随后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听到这边的两个人都没有回应,苏我雾莲继续说道:

  “抱歉白石,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所以我明白我输了,白石你最终没有做出选择的原因,不过是觉得我很可怜,还有我母亲的祈求罢了。”

  “并不是这样的.....”白石泽秀想说还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知道了她还是‘东京好无聊’,但是没说完,就被对方的声音打断。

  “但是!白石,你在昨天发送出那条消息的时候,你选择的是一入,不是么,请问答我。”

  “.......是。”白石泽秀看了一眼一入千代,沉默片刻后,点点头。

  一入千代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她似乎对此不感兴趣,低头往自己的咖啡里加奶精,并开始缓慢的搅拌。

  “所以,足够了,我输了就是输了,但是,我并不是说打算放弃了,我还是会继续喜欢白石,争取将来有一天把你抢回来的。

  不过,今天,请麻烦白石答应我这个请求,遵循你的本心,向一入她表白吧,麻烦了。白石你还欠我人情对吧,我想用在这上面。”

  是罕见的,苏我雾莲的一大段话。

  两边都不再讲话,一入千代抬起头,嘴角没有什么感情的上浮,看着白石泽秀:

  “表白吗?宝宝狗。”

  “拜托了。”电话里,苏我雾莲这样说道。

  窗外的雨声,咖啡杯与桌面的碰撞,客人的交谈,在白石泽秀的耳朵周围环绕,却无法进入。

  “好。”一个字,但是却缓慢而又沉重,白石泽秀甚至不知道说出这个字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

  电话里面没有声音,一入千代也只是看着他。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