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傻牛壮快把门关上别让人看见 傻子突然变聪明继续睡女人

时间:2022-01-09 13:2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男人早就对老五媳妇是仇恨得不行。

  这也就是那个骗她的姘头在镇上有些背景,他没有能力跟人家作对。

  他常年在外面跑,又是做生意的,自然是听说过山坳村这几年的不少事。

  自然也听说过秦羡的名字。

  这可是镇上,市里都有人脉的人物。

  要是有她帮忙说不定,自己的房子和店铺都能拿回来。

  当即连连点头,上前揪住老五媳妇。

  “多谢秦老板,等事情办好我定再次登门磕头感谢。”

  “去吧。”

  随后顾双双带着秦国勇和秦悦,还有蹦跶吵嚷的夫妻俩去了镇上。

  “这老五媳妇真是不要脸。”

  “你们说,她怎么就这么傻?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作妖。”

  老五媳妇这二嫁并不算差,只要她能老实安分一点,日子绝对不会差。

  非要闹腾,现在把人家都闹腾散了,这是为了那样?

  “羡丫头,你真打算收留秦悦那丫头啊?”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秦羡身上。

  “收留谈不上,只是给她一个自由。”

  “不过帮衬肯定是会有,主要还是得看她自己,村里她有房有地,勤快一点能养活自己。”

  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秦羡这想法倒是不错。

  收留什么的,总不能收留一辈子,还是靠她自己才行。

  帮衬一下,让她自己多努努力,磨练磨练性子,省得跟她那爹娘一样不省心。

  当天下午秦国勇就带着秦悦回到了家。

  “小兰,你先去给弄点吃的。”

  魏兰点了点头,不一会就给弄了一大碗面条。

  还有中午做的炖肉放到了秦悦面前。

  看着油水十足香气弥漫的面条,在看着那诱人的炖肉,秦悦吞了吞口水,却没有动手。

  而是抬头看向边上坐着喝茶的秦羡。

  二伯一家,她最害怕的还是秦羡,最佩服的也是这个堂姐。

  现在又多了感激。

  “先吃饭,吃完我有些话跟你说。”

  得到她的话,秦悦立马端起面碗,狼吞虎咽,一边吃一边流泪。

  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食物了。

  看着她这模样,秦国勇心底叹息,魏兰也是同情得不行。

  “慢点吃,别噎着,不够伯娘再去给你做。”

  小姑娘连连点头,但速度却一点没有慢下来。

  这样的举动,看得魏兰更是心酸得不行。

  等到秦悦吃饱,秦羡站起身来,冲着她招了招手,两人去了堂屋边上的待客室。

  “坐吧。”

  秦羡一边说着,一边还给她倒了杯水。

  “谢...谢...”

  小姑娘很拘谨,坐在椅子上,浑身都紧绷着。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她突然这么一问,秦悦有些愣神,抬头看着她。

  “你也有十二三岁了吧?”

  秦悦点头。

  “六月就十四。”

  “你也不小了,应该能懂得一些道理。”

  “我们两家的事,我就不必多说,你心里应该明白。”

  闻言,秦悦立马紧张起来,确实他们两家过去的恩怨,她再清楚不过。

  “今天帮你,也是看在我爹的份上,虽然他现在是你的监护人,但我并没打算收留你在家里。”

  她这直截了当的话,让秦悦很是惊慌,蹭一下站起来。

  “我能做事,什么事都能做,求你别赶我走。”

  秦羡温和的一笑,抬手冲着她压了压说道;“你先坐下,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此时的秦悦十分听话,连忙坐下。

  “我不打算收留你在家里,但是你在村里有房子也有土地。”

  “想要养活自己很容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秦悦沉默不语,眼底尽是无助和挣扎。

  有房有地不假,可是她不会种啊,这要怎么养活自己?

  “人,还是得靠自己,别人帮不了你一辈子。”

  “你母亲尚且如此,你还能指望别人吗?”

  听到这话,秦悦眼底的挣扎慢慢平静下来。

  是啊,靠别人有什么用?自己亲妈都靠不住。

  “我明白了,谢谢堂姐今天帮我。”

  秦羡淡淡的点头,随即站起身朝外走。

  紧随其后出来的秦悦,冲着秦国勇和魏兰深深鞠了一躬。

  然后转身朝外走,秦国勇连忙跟上去。

  “娘,你也去帮帮她吧。”

  魏兰早就知道闺女的打算,此时听到她这么说,立马明白,快步追了出去。

  两人跟着秦悦回到老院子,帮着里里外外收拾了一下。

  “丫头,你也别觉得是你堂姐因为以前的事为难你...”

  “二伯娘我知道的,我没有怪堂姐,我知道堂姐是为我好。”

  魏兰点了点头。

  “晚点,伯娘让你二伯给你送点东西过来,明个我再过来。”

  当天,魏兰就让秦国勇给小姑娘送过去了不少东西,锅碗瓢盆,粮油米面什么的。

  秦金宝兄弟也知道中午的事,下午收工之后,也给秦悦送了不少东西过去。

  “小悦,以后好好的生活,有需要的就过来找我们。”

  “我们就先回去了。”

  自从老爹去了之后,秦悦的日子都过得冷冰冰的,尤其是最近这一两年。

  此时此刻,再次感受到亲人地阿莱的温暖,她一时间红了眼眶,眼泪啪嗒啪嗒的往外掉。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些并没有多少感情的哥哥姐姐会给她带来这样温暖。

  看着两位堂兄离开的背影,她呢喃的吐出谢谢。

  随即转身看着这个熟悉的院子,她眼底的光亮越来越明显。

  今天是往后余生的崭新开始,以后一定好好生活。

  第二天,魏兰和大姑秦国芳一起带着锄头去了老院子。

  秦悦随即跟着他们去了自家的土地,开始这么多年的第一次下地劳作。

  两个尽心尽力的教,一个用心的学,一上午倒是过得很充实。

  秦悦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不少。

  中午魏兰让秦悦去家里吃饭,她拒绝了。

  “昨天二伯和金宝哥哥他们送了不少东西过来,我自己在家里做就好。”

  “你会做饭吗?”

  秦悦连连点头。

  “那行吧,晚点我让你金宝哥哥他们给你弄点柴火回来。”

  下午继续下地,壮壮小子,也吵吵着要去,秦羡没办法只能抱着一起跟着去地里。

  小家伙在地里那叫一个皮,不多一会就滚成了泥娃娃。

  还咧着嘴傻乐,看得大家伙都是哈哈大笑。

  秦悦也笑得很灿烂,今天这样的日子,她很喜欢,充满希望的感觉真的挺好。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