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女教师被学生玩弄身体 在办公室狂摸老师下面视频

时间:2021-11-25 10:0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两人一起回了顾家,刚进门,江柔便着急迎了上来。

  看见柳玉茹,她心里稍稍镇定些,瞧了一眼顾九思,她压着着急,看向柳玉茹道“我听说王家的大公子今日欺负你了”

  柳玉茹应了一声,随后道“也不知道是怎的,他便突然让门来,故作不识得我的身份说些难听话。”

  江柔听着,叹了口气“女子在外走动,这是常事,你别放心上去。我明日上他家去找他父亲说说,总该要出这口气。”

  “倒也不用了”柳玉茹有些尴尬,她算着,如今该是王家上门找顾家说说了。

  江柔见得柳玉茹的神情,顿时心里有些发沉,斟酌着道“可是九思动手了”

  “动了。”顾九思果断开口,毫不遮掩,“我说打断他的腿,就打断他的腿。”

  “你”

  听得这话,哪怕是一贯好脾气的江柔都忍不住提了声,顾九思却毫不在意道“娘你也别难做了,明个儿我跟你上王府赔礼道歉,你就当着他爹的面把我的腿也折了算了。我不怕我就算是打断腿,我也要让这王八蛋知道,我顾家的人不是他随便招惹的”

  “你啊你,”江柔听着顾九思说话,慢慢缓过神来,她有些无奈,自己儿子的脾气她是一贯知道的,柳玉茹一出事儿,便有家丁赶着回来告信了,以王荣那些话,她觉得打断了腿也不为过。可是今时不比往日,她只能道,“九思啊,你也该长大些了,有许多事儿不是要靠蛮力出头。王荣今日找玉茹的麻烦,也还要伪装成不认识顾家,你直接同他撕破脸皮,你这就是打了王家的脸,原本有理,也被打得没理了。”

  顾九思嗤笑“什么有理没理,不过就是大家的遮羞布,我们顾家有权有势,他便一句话不敢说。若我们顾家失势,以他王家那小人德行,还不把我们扒皮抽筋给拨了娘,”顾九思上前道,“你同舅舅说一声,让他想个法子,把王荣他爹调离了节度使的位置,这才是以绝后患。”

  “胡闹”江柔冷声叱喝,她看着顾九思,觉得有些疲惫了,想了想,她叹了口气道,“罢了,我同你父亲商量一下,明日你便同你父亲去王家道歉去。”

  说着,她吩咐道“将大公子关到佛堂去,九思啊,”江柔缓慢道,“你这性子,真当磨一磨了。”

  下人上前来,要去拉顾九思。顾九思一甩袖子,直接道“不用了,我自个儿走着去。”

  说着,顾九思就自己去了佛堂。柳玉茹瞧着,也不知道该跟着谁,江柔瞧了一眼柳玉茹,便道“玉茹同我来吧。”

  柳玉茹担忧看了一眼顾九思,跟着江柔去了屋中。

  江柔进了屋,坐在椅子上,她抬手揉着头,似是有些疲惫。

  柳玉茹给江柔倒了茶,小声劝慰道“婆婆也别头疼了,这一次九思是冲动了些,但也不全无道理,王家欺人太甚,我们若是一言不发,便显得可欺了。”

  “我也明白。”

  江柔从柳玉茹手边接了茶,有些无奈“若是放在以往,九思这样做,我觉得没什么不妥。只是今日”

  江柔犹豫了片刻,最后终于还是道“本来这些事不该同你们这些小辈来说,让你们徒增烦忧,但是九思如今闹得这样大,我想总还是要同给你们说一下,至少让你们心里有个底。如今圣上怕是对梁王有了戒心。”

  听到这话,柳玉茹心里微微一颤。江柔斟酌着道“具体的消息,我也不确切,如今大家都在观望着。我兄长他在朝中虽然身居高位,但同梁王关系深厚。若圣上真对梁王起了心思,那我们便得小心谨慎,至少不漏什么把柄到京都去,成我兄长的拖累。”

  “那九思今日的事情”

  “我便怕是被人下了套。”

  柳玉茹叹了口气。

  “九思其实说得不错,如今结了怨,若能将王家调离扬州才是正经。可九思不明白,节度使一职与其他职位不同,节度使属军职,与军队关系密切,你要王家离开他的大本营,你让他调哪儿去换一个地方,就等于把这个节度使所有权利全部给拔了,谁又肯干如今我们又不宜做大动作,你舅舅他自顾不暇,哪里能腾出手来动王家”

  江柔这么一说,柳玉茹稍作想法,便已经明白了那梦境的来龙去脉。

  皇帝如今病重,疑心梁王,想在死前为儿子铲除了这个心腹大患,于是将梁王逼反,而王家必然如今已经知晓消息,就等着从顾九思身上下手,寻个给他舅舅降职的理由。顾九思的舅舅倒了,梁王反了,后来梁王又被幽州节度使范轩所杀,天下大乱,顾家富可敌国,自然成了王家眼馋的对象

  柳玉茹暗中捏紧了拳头,江柔还在揉着额头,慢慢道“不过也不必太过惊慌,王家在东都没什么人,应当不会这么快知道消息”

  “不,婆婆,”柳玉茹忙道,“我们不能往好的地方想,如今你必须当王家就是给九思下了套。”

  江柔抬头看柳玉茹,柳玉茹急切道“舅舅是顾家的靠山,无论如何都倒不得的。咱们不能把把柄送给王家送到东都去,若王家真打算给咱们下套,不会只是打断了腿,他们必然还有下一步动作,将顾家推到风口浪尖上,说不定,此刻王大人已经抬着王荣来顾府道歉了。若他真来顾府道歉,顾家蛮横之名就留定了”

  听到这话,江柔面色一白。

  “拖不得。”柳玉茹立刻道,“您现在就得带九思去道歉,不但要道歉,还要道得狠,道得所有人都见着,都服了气,不觉得偏颇。”

  江柔一听这话,心疼得不行。然而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许久后,睁眼道“你说得对,将九思叫来,我这就带他过去。”

  柳玉茹应了声,忙去了佛堂,顾九思正盘腿在佛堂前吃着鸡腿,柳玉茹瞧见他的样子,便忍不住笑了“谁给你的鸡腿”

  “木南啊。”顾九思毫不遮掩,从旁边侍从手里拿了帕子,优雅擦了擦嘴,随后道,“只说关我佛堂,又不是要饿着我。也就你这狠毒妇人,能对我下这种狠手。”

  柳玉茹听着,抿了抿唇,瞧着顾九思那张狂的样子,她一想到接下来要说的事儿,不知道为什么,就骤然有些难过。

  顾九思上下打量她一眼,直接道“有事儿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

  柳玉茹看了旁边侍从一样,侍从赶紧就退下了,佛堂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柳玉茹走到顾九思身前,蹲下身来,静静瞧着他“你娘要带着你去给王家道歉了。”

  “这么快”顾九思有些诧异。

  如今都已经入夜了,道歉也该明天去才是。

  柳玉茹苦笑了一下,解释道“我说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懂。陛下如今疑心梁王了,王荣这事儿,怕是个套。”

  柳玉茹说完,也觉得自己说得太简洁了,顾九思怕是不明白的,她正打算再解释一下,便听顾九思道“我不后悔的。”

  柳玉茹愣了愣,顾九思静静看着她,一双眼清明透彻“其实去揍他的路上我就想过这个可能,但我还是决定打他。这事儿不难解决,我同我母亲去道歉,当着大伙的面折我一只腿,这事儿再送到东都去,也不好追究了。”

  说着,顾九思叹了口气,笑了笑,眼里却是带了苦“看来,顾家是要有风雨了。”

  柳玉茹没说话,她心里有些难过,她瞧着面前的人,感觉他似乎是突然长大了。又或者说,他其实一直心思清明,只是过去有那个条件,他就放纵着自己,如今却不得不逼着自己,去想那些他从不愿意想的。

  柳玉茹也不知道怎么的,初初是希望这个人能够上进成熟一些,当一个好男儿,然而如今他真展露了那么几分成熟,她就觉得,人似乎还是永远像少年一样未经风雨,来得让人欢喜。

  顾九思看着她的样子,不免笑了“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这个要断腿的人都不难过,你难过什么”

  “顾九思”她叹了口气,却是道,“你放心,我陪你去。腿若真断了,我给你背回来。”

  “哪儿轮得到你啊”顾九思站起身来,同她一起出去,还如以往一样吊儿郎当笑着,“我们顾家还没没落到要少夫人背人吧”

  “行了,”他捏了捏脸,“愁眉苦脸个什么,这事儿我早想好了,别愁。”

  柳玉茹没说话,她走在顾九思身边,他们的衣袖摩擦在一起,她清晰感知到,顾九思的袖子似乎微微颤抖。

  他终究是怕的。

  那一刻,柳玉茹清晰意识到。

  顾九思聪明,可他有限的人生经验里,当他父母第一次展现软弱,他清楚意识到要他成长去面对风雨时,他终究有那么一丝软弱。

  只是他不说,也不表明。

  然而柳玉茹却是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份不安,他们走在长廊上,柳玉茹情不自禁的,就握住了他的手。

  顾九思诧异回头,柳玉茹静静看着他。

  她的目光坚韧又温柔。

  “你别怕,”她出声,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那一刻安抚了他,拥抱着他,他听她说,“我陪着你,我会扶着你起来,你不会丢脸的。”

  顾九思没说话,他静静端详着她。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片刻,他的手,没有再抖。

  他勉强笑起来。

  “行啊,”他说,“谢谢你了,我的少夫人。”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