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学生脱了老师内裤猛烈进入 丰满老师引诱我进她身体

时间:2021-11-25 10:0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顾九思的马骑得飞快,家丁尚且跟不上,更别提乘坐马车的柳玉茹了。

  顾九思一路狂奔到了柳玉茹之前谈话的酒楼,一把抓了招呼的小二,怒道“王荣在哪儿”

  小二哆哆嗦嗦指了三楼一个包厢的方向,顾九思立刻三步作两步,冲上去后,一脚踹开了包房门,怒道“王荣何在”

  王荣喝酒喝得迷糊了,他抬起头来,看见顾九思,兴致高涨道“哟,我说是谁呢”

  他说着,端着酒,摇摇晃晃来到顾九思身前“原来是顾大公子。”

  他上下打量了顾九思一样,笑起来“顾大公子不是一向爱出风头吗,穿得这样素净,怎么,”王荣凑过去,笑着道,“披麻戴孝啊”

  话刚说完,就在大家一片惊叫声间,顾九思抓着王荣的领子,直接就给王荣摔了出去

  王荣从楼梯上一路滚下去,酒楼内所有人都惊了,随后就看顾九思冲出来,抓着王荣领子就道“不是给我横吗咱们就看看扬州城谁他妈最横来,再给老子横一个。”

  “顾九思你疯了”

  王荣这下清醒了,他愤怒道“你这样,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你爹”顾九思嘲讽出声来,“我舅舅还不放过你爹呢王荣你辱我顾家在前,我收拾你天经地义你爹要说什么”

  “你胡说”王荣忙道,“我怎么辱你顾家了”

  “方才你找麻烦那个,是我顾家少夫人,是我媳妇儿,你说你没找我麻烦”

  “哦,你说这个啊,”王荣露出讨好的笑容来,“九思,都是误会。我喝高了,不知道”

  话没说完,顾九思一巴掌抽在王荣脸上“现在知道了”

  王荣的侍卫都赶了过来,看着两人有些犹豫。王荣往旁边啐了一口,也是怒了,嘲讽道“顾九思,你可不能怪我不知道。哪家大户人家的女人能这么抛头露面还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我没想到你家这么不要脸啊。”

  “我可去你妈的吧。”

  顾九思直接道“你全家女人活得像个缩头乌龟似的就见不得我娘子活得好她爱做生意我让她做,她爱逛街我让她逛,老子宠她对她好,还轮得到你这畜生来说三道四老子今天可就告诉你了,下次你见到她,给我退避三丈让路滚远点”

  “顾九思,”王荣气笑了,“你可别给我耍横,不然以后我怕你哭。”

  “哈,”顾九思笑出声来,“那我现在就让你哭”

  话刚说完,顾九思一拳就朝着王荣砸了过去。他拳头出得又狠又快,王荣吓得连连后退,赶紧道“来人来人”

  旁边侍卫一拥而上,顾九思在人群中身手灵巧,左挪右拐,一把抓住了王荣,将他直接提了起来,腿压在楼梯上一脚就踩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王荣顿时尖叫出声来,痛得眼泪当场肆意横流。顾九思抓着他的头发,捏着他的咽喉,将他挡在身前,朝着冲上来的人怒喝了一声“谁敢再上来一步试试”

  谁都不敢上来了,王荣哭着哀嚎,顾府家丁和柳玉茹一前一后赶到时,就看着这么一片狼藉的样子。

  顾九思头发有几缕落在脸颊边上,俊美的面容上带着少有的狠厉,他一人对着十几个人,却毫无惧色,甚至还拍了拍王荣的脸,冷笑着道“我说让你哭,没骗你吧”

  王荣哭着没说话,他疼得没法思考了。

  顾九思抬眼看向所有人,面色冷峻“我同你们说清楚,在我顾家,男人是人,女人更是人,我顾家的女人就要活得肆意妄为堂堂正正,男人能做什么,她们能做什么。以后若再让我听到谁在后面胡说八道,我不知道便罢了,知道了,谁说我就打断谁的狗腿”

  说着,顾九思抓了抓王荣的头发“我之前的话,听懂了没”

  “听懂了听懂了。”王荣忙道,“大公子,我错了,以后见着少夫人,我都退避三丈。”

  “还横吗”

  “不横了。”王荣哭着道,“扬州城,您是爷,您最大。”

  顾九思满意了,他甩开了王荣,王荣身边的侍卫赶紧上前去,给王荣查看情况。顾九思拍了拍手,从楼梯上走下来,这才注意到柳玉茹,他微微一愣,随后道“你在这儿做什么不是让你回去吗”

  柳玉茹面色复杂极了,她看了看正在嚎哭着的王荣,又看了看面前一脸无所谓的少年,过了许久,她叹了口气,终究是无奈道“回吧。”

  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想想后面了。

  顾九思终究还是打断了王荣的腿。

  而那个梦,她再安慰自己只是一个梦,也太过勉强了。

  回去的路,他们没有再乘坐马车,柳玉茹提了一盏灯,就静静走在前面。

  顾九思跟在她后面,他明显感知到柳玉茹情绪不佳,他不敢多说什么,跟了半路,他终于低声道“我就是气不过,我没觉得我做错了。”

  柳玉茹没说话,顾九思垂下眼眸,慢慢道“你别操心了,我和他们打打没事儿的,他爹就一个扬州节度使,打断他一条腿,我舅舅在,不会有事。”

  听得这话,柳玉茹叹了口气,终于顿住了步子,转头看他“顾九思,”她声音里带着疲惫,“风水轮流转,人在盛极时,总该给自己留点后路。你这样”

  她忍了忍,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转过身去,往前继续走。

  夜风吹来,有些凉了,顾九思往前走了两步,将外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从她手里提了灯,和她并肩而行,不满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我也不是随便欺负人啊,他都欺负到你头上了,欺负到我们顾家头上了,我还不出这个头,我是男人吗”

  顾九思说得理直气壮“跟在你身边的家丁,是我以前总带着的,他肯定认识,装着不认识来找你麻烦,那明显是来找事儿的。他会无缘无故找事儿吗我就不信,他肯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比如说我家不行了啊之类的。这种人,就算咱们现在让了,等咱们家真的倒了,他也不会放过咱们,只是看欺辱到哪个程度而已。他现在就是在试探,要是今天服了软,以后他就会一步一步变本加厉。今天给他打回床上躺着,咱们至少能安静三个月呢。”

  柳玉茹没说话,她睫毛颤了颤。

  她认真想着顾九思的话。

  王荣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他们麻烦的。他不算个聪明的公子哥儿,喜怒都形于色,顾九思说得没错,他必然是知道了什么。

  柳玉茹披着顾九思的衣服,感觉突然就打了个寒蝉。顾九思注意到,皱了皱眉头道“还冷啊”

  柳玉茹愣了愣,她正想说不冷了,对方却就突然伸过手来,揽住她的肩头,用宽大的袖子盖住了她的背,将她半拥在怀里。

  柳玉茹呆呆瞧着面前人,顾九思脸上带了讨好的笑,一手提着灯,一手揽着她往前走,高兴道“是不是不冷了”

  柳玉茹垂下眼眸,没有说话,就觉得心跳得有点快,她跟着他的脚步,听着他道“以前我和杨文昌、陈寻两个人通宵赌钱,冷的时候挤一挤就不冷了。你别觉得我在占你便宜,我是当你好兄弟”

  柳玉茹哭笑不得,顺着他的话头道“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所以啊,你也别天天愁苦了。”他安慰着道,“你看,人遇见事儿,总会想办法。你冷了我给你加衣服,还冷我们就挤一挤。等事情发生,咱们就会有办法。你别想太多。”

  说着,他语调里带了几分郑重“咱们俩既然成了婚,虽说指不定以后会分道扬镳,但是你当着我夫人一日,我就会好好护着你,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有事儿。谁若欺负你”

  “你就打断他的狗腿。”柳玉茹笑着接过话,顾九思认真点头,颇为赞成“正是。”

  “顾九思,”柳玉茹低头看着他们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影子,眼皮半垂,遮住了眼睛里的神色,她不敢瞧他,小声道“之前你不挺讨厌我吗,我嫁给你,你不生气,不想着找我麻烦吗”

  怎么还想着这样帮着她,护着她

  顾九思听着这话,“嗨”了一声道“我又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你对我真心好,我心里知道的。你让我读书,逼着我戒赌上进,都是怕我未来出事儿。虽说你也是为你的诰命夫人,”顾九思似笑非笑瞥了一眼她的脸,慢慢道,“可是你对我好的心,我知道啊。”

  “我这人吧,你对我好,我也不会对你坏。而且你终究是因为我的过失嫁到我家来,我就算怪,也是怪我爹娘,怪你爹娘,万万怪不到你的头上。不仅不该怪你,我还得护着你,让你不后悔嫁给我,这才是我该做的。”

  柳玉茹没说话,她静静听着,突然觉得有些酸楚。

  顾九思这人太讲道理。

  善恶是非,他心如明镜,都分辨得真真切切,谁的罪,谁该罚,他心里早已有数。

  而这样的公正,她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

  头一次有人给她,就给得这么炙热真挚,张扬放肆。能当着所有的面,肆无忌惮宣称“老子宠她对她好”。

  她的心因而柔软又酸楚,她吸了吸鼻子,终于道。

  “顾九思。”

  “嗯”

  “你真好。”

  “那不废话吗。”顾九思斜瞟了她一眼,得意道,“我早同你说过,我天下第一顶顶好。真的,嫁给我,”他语气认真,“你赚大了。”

  柳玉茹“”

  不能夸。

  这个男人,真的夸不得。

  不夸就已经上房揭瓦,夸完简直要上天揽月。活在这种极度爆棚的自信里,他一直所向披靡。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