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猛烈撞击灌满白浊花液H 养成NP 从小到大做

时间:2021-11-23 09:3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说完,柳无邪就要朝大殿外面走去,一刻不想在城主府逗留。

  陈安虽然不解,还是跟在柳无邪身后,反正城主府知道是平安商会救了城主大人,这就足够了。

  “公子刚才炼丹耗费了大量的体力,此刻又是深夜,就先委屈在城主府住一晚,也好让我们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叶凌寒再次开口说话了。

  话音一落,好几名侍卫头目拦在柳无邪他们前面。

  目的很简单,城主虽然解毒了,还不确定有没有危险。

  等危险彻底解除后,才能放他们离开。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柳无邪脸上流露出一丝温怒。

  “公子误会了,小姐真的没有恶意。”

  这次说话都是城主府一名客卿长老,做出请的之势,小姐的意图,这些人自然听出来了。

  “算了,我们先将就一晚上吧。”

  陈安拉了拉柳无邪,让他不要再说了。

  这些年陈安走南闯北,当然也看出来了,留下他们,等于软禁一样。

  至于韦神医,直接被城主府的侍卫打断了双腿扔了出去。

  他险些害死了城主大人。

  跟着几名侍卫,柳无邪等人被安排在一处独立的院落。

  将他们送来后,院门外站着两名侍卫,只能在这片院子活动,出了这片院子,就会受到限制。

  这两日一直赶路,大家早就疲惫不堪。

  “你们去休息吧。”

  陈安说了一句,五名侍卫找到一个大屋子,进去休息了,院子只剩下柳无邪跟陈安两人。

  柳无邪走进中间厅堂,坐在椅子上,没有心思休息。

  “吴兄,你为何要着急离开?”

  陈安开口问道。

  他治好了城主,按理说,城主府肯定会感激他们几个,看柳无邪的意思,似乎不愿意跟城主府走的太近。

  “你就不好奇,葬龙山脉怎么会出现九尾七煞蛇?”

  柳无邪没有详说,以防隔墙有耳,还是小心行事。

  陈安也不傻,眼眸中很快闪过一丝惊悚:“你是说,有人故意陷害城主。”

  想到这里,陈安浑身发冷,一滴冷汗从他额头滑落。

  “这些不是我们能干涉的,所以我不想卷入这趟浑水,离开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柳无邪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陷害城主的人,绝非泛泛之辈。

  要是让他们知道,是自己治好了叶孤海,肯定会调转枪头来对付自己。

  这才是柳无邪最大的担心。

  原本打算离开城主府,连夜启程,远离四方城。

  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陈安眉头微蹙,脸上的睡意全消,坐在了柳无邪对面,厅堂陷入沉寂,谁也没有说话。

  平安商会只是小小的商会而已,义父也不过普通玄仙境。

  真要是卷入这场漩涡,想要全身而退,的确很难。

  大殿中,依旧灯火辉煌。

  一些闲杂人等,早已被清理出去,能留在大殿中,都是叶孤海的心腹。

  “父亲,您怎么会被九尾七煞蛇咬中!”

  叶凌寒坐在父亲身边,时刻检查父亲身体的状况。

  那些客卿长老坐在两侧,目光一同看向叶孤海,他们也好奇,城主怎么会招惹上了九尾

  七煞蛇。

  而且葬龙山脉并不是什么远古山脉,大量的修士进入其中修炼,不可能诞生九尾七煞蛇这种妖孽的仙兽。

  昨日叶孤海进入山脉,想要采摘一株灵药。

  谁曾想到,遭到九尾七煞蛇的伏击。

  “我遭到文家的人偷袭!”

  叶孤海一字一顿的说道。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站起来,包括叶凌寒在内。

  “城主,千真万确吗。”

  左边一名长老站起来,一脸的愤怒之色。

  四方城除了城主府之外,还有几个家族,文家就是其中之一。

  文家地位极高,整体实力不在城主府之下。

  “虽然他们做的很隐蔽,还是被我发现了,估计他们也没想到,我被九尾七煞蛇咬中,还能活着逃回四方城。”

  叶孤海唏嘘一句,他逃回四方城的时候,已经陷入昏迷状态。

  文家敢这样做,就是吃定了叶孤海被九尾七煞蛇咬中,必死无疑。

  就算泄露了身份,也毫不担心。

  “父亲,我这就杀到文家去。”

  叶凌寒站起来,要杀到文家。

  “坐下!”

  叶孤海身上散发出一股上位者的气息,让叶凌寒坐下。

  文家实力强横,同样有神仙九重坐镇,就算他们倾巢而出,又有多少胜算。

  “难道我们就此作罢!”

  叶凌寒面若寒霜,幸好柳无邪的出现,治好了父亲,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父亲坐镇,城主府很快就会变成一盘散沙,到时候只能任由文家收割。

  “作罢?”叶孤海皮笑肉不笑,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凌厉之气:“此事需要从长计议,你们跟我说说那个青年,他怎么懂得治疗九尾七煞蛇之毒。”

  叶孤海能坐上城主之位,岂是泛泛之辈。

  他伤势还未痊愈,这时候不宜大战。

  既然要对付文家,就需要好好谋划一番。

  很快一份资料送到叶孤海的手里,刚才管家已经将陈安他们的信息整理好了。

  “平安商会?”

  看完资料后,叶孤海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之色。

  对这个平安商会,倒是了解一些,城主府很多仙兽,就是通过平安商会运送过来。

  “父亲,我觉得这个叫吴邪的不简单。”

  叶凌寒站起来,秀眉微蹙,不知道为何,跟柳无邪接触这短短一个时辰,总觉得他不是普通人。

  “此话怎讲?”

  叶孤海跟柳无邪只有一面之缘,了解不多。

  但是女儿这些年走南闯北,又是青炎道场的导师,阅人无数,能让她重视的人不多。

  “我说不出来,就是觉得此人太深沉了,不论面对任何事情,哪怕面对生死危机,都能做到淡定从容,而且他擅长炼丹,不像是才接触,连青炎道场的一些导师,都望尘莫及。”

  叶凌寒无法描叙自己的心情,就是觉得柳无邪的所作所为,跟他的年纪完全不匹配。

  “奇怪,为何他的背景是空白的,而且昨天下午刚加入平安商会,难道是有人故意安插进来,目的是混入城主府?”

  叶孤海皱了皱眉,其他侍卫还有陈安的信息,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唯独柳无邪的信息,一片空白。

  上面只写着家道中落,沦落至此。

  “这也不可能,如果是为了混入城主府,没有必要出手治好城主大人,应该只是巧合。”

  一名客卿长老站起来,说出自己的观点。

  如果柳无邪是文家派来的奸细,何必如此麻烦,任由城主大人死去便是。

  “暂且不要打草惊蛇,好好招待他们,等明日天色一亮,送他们一笔资源,暗中派人盯着他们。”

  叶孤海做事向来谨慎,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已经到了后半夜,柳无邪回到屋子,盘膝坐下,运转太荒吞天诀,继续修炼。

  没有仙石,没有其他丹药,只能一步一个脚印。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突破到上仙境。

  太荒世界虽然压缩了,但是需要的仙气,要比之前更加的恐怖。

  东方露出一丝鱼肚白,柳无邪从修炼当中退出来。

  “陈公子,吴公子,我们小姐备好了早餐,还请各位赏脸。”

  门外侍卫走进来。

  陈安已经起床了,正在院子里面锻炼。

  正好这个时候,柳无邪从屋子里面走出来。

  陈安目光看向柳无邪,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经历昨晚事情后,不知不觉,陈安很多事情,都要听从柳无邪的安排。

  “带路吧!”

  柳无邪早已料到,让他们带路。

  一行七人跟在侍卫后面,穿过长廊,前方出现一座厅堂,已经摆好了酒宴。

  “见过吴公子,陈公子,昨晚多有得罪,今日一早我就摆酒谢罪,还请几位不要介意。”

  叶凌寒站起来,朝他们抱了抱拳。

  “叶姑娘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陈安打了一个圆场,各自落座。

  几名侍卫早就饿了,开始大快朵颐。

  柳无邪端起酒杯,在掌心轻轻把玩着。

  从出现到现在,叶凌寒一共看了他五次,像是试探,也像是打量。

  “感谢吴公子解开我父亲身体里面的毒,这杯水酒表达我的敬意。”

  叶凌寒站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柳无邪没有办法拒绝,只好站起来,将杯中酒倒入口中。

  双方各自落座,这顿饭吃的有些沉闷,那些侍卫吃完之后,很识趣的离开,腾出空间方便他们交谈。

  “吴邪,我吃饱了,我在外面等你。”

  陈安简单吃了几口,跟柳无邪打了一声招呼,随后朝叶凌寒点了点头。

  每个人都看出来,叶凌寒招待的是吴邪,他们只是顺带的。

  叶凌寒摆了摆手,站在两侧的那些侍卫全部退了出去,轻轻关上大门,只剩下他们两人。

  “叶姑娘有什么话尽管问吧。”

  柳无邪放下酒杯,笑吟吟的看着叶凌寒,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昨晚你着急离开,是不是猜到了我父亲是被人陷害的。”

  叶凌寒目光直视柳无邪,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对视了,早已将对方的容貌刻画在记忆当中。

  “是!”

  叶凌寒既然问出来,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柳无邪没有隐瞒。

  换做任何人,救了城主大人,第一反应应该是如何获得好处。

  柳无邪恰恰相反,不仅不要任何好处,还迫不及待的要离开,自然引起叶凌寒的注意。

  所以昨晚强行将他们留下。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