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九浅一深撞击低喘研磨H 叫出来啊撞得越快越想叫

时间:2021-11-22 15:3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第二天一大早,谢竹星出去跑步了。

  王超听见一点动静,费劲巴拉的睁开眼,发现旁边那张床上没人,被子也叠好了,以为谢竹星居然不叫他就自己走了,气得刺棱一下爬起来,又看见衣柜旁边的大行李箱还在,才放心的又躺下继续睡。

  半个多小时后,谢竹星回来,叫王超,王超不想起,哼哼唧唧的说:“这个月我一次懒觉都没睡过,让我睡会儿吧。”

  反正不上课了,谢竹星也不勉强他,道:“行,那你睡吧,我吃完饭先走。”

  王超不乐意:“我送你,你等我睡到……十点。”

  谢竹星道:“回去就中午了,耽误大半天什么都没干。”

  王超又说:“要不你开我车走,等我睡醒了再去找你玩儿。”

  谢竹星不想跟他玩儿,故意说:“去帮我打扫卫生啊?”

  王超道:“可拉倒吧,我长这么大,除了小学值日挥过两下笤帚,就没扫过地。”

  谢竹星便道:“那你去干什么?我真没时间陪你玩儿。我也不开你车,我自己能回去。”

  王超却说:“你箱子那么大个,挤地铁太费事儿了,天还这么热,你又不舍得打车,就开我车吧。”

  谢竹星:“……”

  王超还有点没睡醒,一脸惺忪,也没平时那种嚣张跋扈的欠揍表情,困倦的双眼看起来竟有几分纯真。

  他也不是个会和人客气的人,关心人的话说出来,必定发自真心。

  “我不挤地铁,打车走,”谢竹星道,“你睡醒也早点回去,季杰和程曜住这儿,见面别惹麻烦,对人客气点,我不在你跟前儿,打起来都没人管你。”

  王超又快睡着了,像说梦话一样应了句:“知道了大哥。”

  谢竹星听得好笑,道:“你大哥要在这儿,早踹你屁股了。”说着他随手拍了王超屁股一巴掌。

  他没用什么力,王超只哼唧了一声,也没什么反应。

  睡到中午,王超睡够了,坐起来挠头发,发现房间里只剩下他和他的小箱子。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好像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他以前没住过宿舍,除了小时候,后来也没和别人同屋过,以前他也没遇过像谢竹星这样,能忍着他发脾气、耍赖、不讲理的人,他爸妈和他哥都经常忍不了。

  他知道自己坏毛病多,就是不想改,他就这么活着最舒服。他也知道除了家里人,没几个人真喜欢他,接近他奉承他的,也是因为他爸有钱,他哥有本事。

  他觉得谢竹星不一样,正气又正直,心眼好,脾气好,有耐心,对他还特别好,能照顾他,还特能包容他,要是能一直住在一起就太好了。

  “你想搬出去住?”王齐瞪眼睛,一口否决,“不行。”

  王超说:“我都这么大了,为啥不行?”

  王齐怀疑他又想胡闹,问道:“怎么就突然想出去住了?”

  王超忽闪眼睛,说:“为了工作更方便。”

  王齐嫌弃道:“你有什么工作?”

  王超道:“我要当明星了!以后门口整天蹲着娱记,你和二哥进进出出都要被人家偷拍,不是只有我不方便,你们俩也不方便啊!”

  王齐显然没想过这个,一时竟语塞了。

  王超乘胜追击道:“把你叫啥,哪个单位的,婚姻状况,有无子女,全都挂在网上,到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了,中院王司长,结婚八年了都没孩子,肯定那方面不行……哎哎哎我瞎说的,大哥别打别打!”

  王齐身高192,抓着他跟抓小鸡仔儿一样,一脚一脚踹屁股,踹一脚他嚎一声,嚎了八声,王齐才放开他。

  他捂着屁股,眼泪汪汪的委屈道:“大哥,你能踹我,网上喷子你可踹不着,等你的信息真被人肉出来,他们说的肯定比我说的难听多了,你有头有脸的,多丢人是不是?”

  王齐骂他:“最丢人就是叫人知道我有你这么个弟弟。”

  他不服气,还想嘚嘚几句,王齐从抽屉里拿了串钥匙扔过来。

  他急忙接住,大喜过望道:“哥,这哪个房子啊?”

  王齐冷着脸说:“望京的。丑话说在前头,搬出去住行,要是让我逮着你在外头胡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超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王齐训够他,他就拿着钥匙屁颠儿屁颠儿的走了。

  他先去看了看房子,顶楼,精装复式两层,带个露台,家具家电都有,就是一直没人住,全都蒙着防尘布。

  叫家政来打扫干净了,他里里外外转了一圈,特别满意,楼下一大一小两间卧室刚好是对门,他想让谢竹星跟他一起住,随时能互相串门,要是晚上一起看了恐怖片,他不敢睡觉,还能叫谢竹星陪他一起睡。

  就是小卧室里没有床,王齐可能是想做成书房或者茶室,只摆了大书架和两组小沙发。

  谢竹星收拾了一天多,家里还没收拾利索。

  他知道女生东西多,准备了四个大瓦楞纸箱,结果闫佳佳的衣服鞋子包,还有零零碎碎的小东西,纸箱都装满了,还有没装进去的。

  东西收拾出来以后,他又把家里的犄角旮旯都打扫了一遍。

  王超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正戴了顶报纸叠的帽子,踩着梯子扫阳台杂物柜的柜顶。

  “王超?”他一张嘴,刚好吃了一嘴灰,咳了两声才说,“怎么了?”

  王超问道:“干啥呢?好好的咳嗽了?”

  谢竹星道:“没事儿,扫房子。”

  王超问道:“小谢啊,你喜欢啥样的床?”

  谢竹星:“……什么床?”

  王超道:“我打算买个床,不知道该买啥样的,你给我出个主意。”

  谢竹星想赶紧打扫完,不想跟他聊这没用的事儿,说:“你买床让我出什么主意,又不是我睡。”

  王超道:“哈哈哈哈哈就是要让你睡的呀!”

  谢竹星:“……”

  他还没明白,以为王超钱多没处花,也不想收他的礼物,道:“不用,我有床睡,你别给我买东西。”

  王超道:“我不是要送你床,买了也就让你睡睡。”

  谢竹星一头雾水:“什么就让我睡睡?”

  王超道:“嗐,跟你当面说吧,我现在去找你,我知道你那小区怎么走,你住几单元几楼啊?”

  王超高高兴兴来找谢竹星,结果进了小区找错了单元,敲开门才发现不对,第二次才找对了。

  进门他就抱怨:“你住的这啥破地方儿,七绕八绕的,门牌都掉了。”

  谢竹星道:“不让你来你非要来。”

  王超往房间里面张望,说:“还没收拾完啊?别收拾了,走,跟我走。”

  他拉着谢竹星就要走,谢竹星道:“哎,这干嘛呀?去哪儿?”

  王超神秘兮兮的说:“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谢竹星累得不行,不想跟他去胡闹,说:“别闹了,不说我可不去。”

  王超见玩不成神秘惊喜,只好道:“你看你真没劲,好了我说,是我哥让我住他一套房子,房子特别大,我自己一个人住害怕,想你跟我做个伴去。”

  他不好意思说他想跟谢竹星同居,就非赖人家房子大。

  谢竹星好不容易伺候完他一个月,哪还想再跟过去接着伺候,当即拒绝道:“我不去,我这房租还有好几个月才到期。”

  王超满心欢喜来的,被兜头浇了冷水,也不笑了,说:“退了不就行了?房东要不退钱,这钱我补给你,而且我也不让你出房租,我知道你穷你抠门儿,我又不差钱。”

  谢竹星:“……”这人嘴怎么这么欠呢?

  王超还自以为是的激将:“你要不跟我一起住,我可就找别人了。”

  谢竹星冷淡道:“你爱找谁找谁,反正我不去。”

  王超:“……我真找别人了!”

  谢竹星心想这算什么威胁?道:“你找去啊。”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