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紧窄撕裂娇嫩哀嚎惨叫 树林里狠狠地撞击着H

时间:2021-11-22 15:26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两天后,辉星娱乐公司A座907。

  复选面试通知说是九点半开始,接到通知的其他人九点之前就都到了。

  只有王超,九点三十五才到,在电梯里发消息给段一坤说自己到了,然后从电梯里晃晃荡荡走出去,907门外的两排沙发上全是颜值很高的小鲜肉,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坐着,听到有人过来,所有人齐刷刷的抬头看他,目光里不乏敌意。在没有确定人选之前,这里没有朋友,全都是对手。

  他戴了副超大的蛤|蟆镜,吊儿郎当的过去,看看没有空位,就对第一排边上的人说:“往里挤挤,给我让个座儿。”

  那人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道:“让座啊?请问你是怀孕了吗?”

  其他人哄堂大笑起来。

  王超好端端的被人呛,当然很生气,摘了墨镜正要发作,后排最边上的人站了起来,道:“来这儿坐。”

  他转脸一看,咦,这不是卸妆油帅哥吗?

  谢竹星刚才一眼就认出他了,正好还欠他一个“知遇之恩”,就当还了。

  王超顿时感到憋屈一扫而空,心中如沐春风,也不急着坐了,上前一脸惊喜道:“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谢竹星道:“小点声儿。”

  好在经过刚才对王超的那波嘲笑,那些人也结束了安静,开始了和身边人的攀谈。

  王超倒也稍稍压低了声音,道:“那天我还问过,他说你没给他打过电话,那你是怎么来这儿的呀?”

  谢竹星一怔,他没想到段一坤居然就是的中文名。

  他说:“名片我不小心弄丢了,他之前去我们舞蹈工作室挑过人。”

  王超认真看了看他的脸,恍然道:“是你啊!我就说么,那天在厕所看你就有点眼熟,还想是不是以前在你们学校见过。你没认出来我吗?我和他一起去的。”

  谢竹星装失忆道:“那个戴墨镜的是你?”

  “对啊就是我啊!”然而王超是真失忆,努力想了想道,“你叫谢……谢什么来着?”

  谢竹星道:“谢竹星。”

  王超默念了一遍,又问:“哪个竹啊?”

  谢竹星道:“梅兰竹菊的竹。你来这儿干嘛?”

  王超咧嘴一笑:“我也面试啊。”

  谢竹星有些怀疑。

  王超凑近他,说:“我只跟着去过你们工作室,这些人都没见过我。”

  谢竹星点点头,心里有了底。

  王超乐颠颠的拍拍他的肩,说:“我说怎么第一回就看你那么顺眼呢,咱俩这就叫有眼缘,嘿嘿嘿。”

  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

  有位女士从房间里出来,脸上挂着得体又疏离的笑容,道:“很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我来说一下各位面试的号码次序:1号王超,2号季杰,3号丁子君……10号谢竹星。现在,1号请跟我进来。”

  王超走前用手肘撞了谢竹星一下,小声说:“你加油啊。”

  谢竹星朝他笑了笑。

  过了十几分钟,907的门开了,刚才那位女士出来道:“2号,请进。”

  2号就是那个挤兑王超“你怀孕了吗”的大眼睛,叫季杰。

  季杰起身道:“可是1号还没出来啊。”

  女士微笑道:“2号请进。”

  季杰只好先进去。

  ……1号选手王超,坐在长桌后面当评委。

  王评委大模大样的看着资料,说:“特长是表演啊,那就先来演个孕妇吧。”

  季杰:“……”

  谢竹星是10号,最后一个,等叫到他,已经过了中午一点。

  他进去,看到最边上的王超趴在桌上一动不动,早已经睡起了大觉。

  他朝其他几位评委鞠了躬。

  段一坤翻着资料,直接道:“就不浪费时间了,小谢,你来展示下才艺。”

  他就没再说话,跳了一段爵士。

  音乐声把王超吵醒了,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立马坐直了。

  一曲罢了,王超啪啪啪鼓掌,几位评委都很满意,段一坤也是,问道:“学过声乐吗?”

  谢竹星道:“学过一点,不精。”

  段一坤说:“唱一首你最拿手的歌。”

  谢竹星略稳了稳呼吸,唱了首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经典情歌。

  他唱歌普通,尤其和刚才堪称惊艳的舞蹈比起来,显得平淡无味,音准马马虎虎,KTV水准。

  段一坤在面前打分纸上“唱功”一格打了叉,心里略有些遗憾时,旁边丢过来一个纸团,转头一看,和他隔了几个位子的王超朝他挤眉弄眼。

  他打开纸团一看,上面写着——“我想选他!”

  谢竹星唱完了,不动声色的看了一圈评委的表情,知道自己在唱歌这part没有得到正面分数,不过也在意料之中,他清楚自己的唱功,不算短板,可也真不长。

  段一坤把纸团又团起来捏在手里,道:“小谢……你有什么梦想吗?”

  谢竹星:“……”

  段一坤笑说:“可不是让你卖惨啊,就是随便聊聊。”

  谢竹星想了想,说:“想出道。”

  段一坤道:“出道以后呢?”

  谢竹星道:“还没想,现在就想出道。”

  段一坤摸着下巴,打量他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片刻后说:“好,那就到这儿。”

  谢竹星鞠躬道:“辛苦几位老师。”

  负责接待的那位女助理过来对他说:“辛苦了,先回去等我们电话通知吧。”

  她要带他出去,王超在那边喊他:“小谢,一起走啊!”

  他便走到门口等着。

  偏王超毛手毛脚的把旁边那评委的文件夹撞掉了,纸页撒了一地,只好弯下腰捡。

  谢竹星干站着等,无意间瞟了一眼旁边,发现段一坤在看他,便挂上笑容朝对方点点头,段一坤也回了他一下笑。

  王超总算好了,跑过来说:“走走走,我请你吃饭,折腾一上午,再不吃我就要饿死了。”

  两人一起下楼出来,他搭着谢竹星的肩去取车,他今天没开那辆黄色法拉利,开了辆灰色路虎。

  谢竹星也早饿了,没和他客气,上副驾系好了安全带。

  王超道:“吃火锅咋样啊?”

  谢竹星道:“好。”

  王超又道:“附近有海底捞吗?”

  谢竹星拿出手机,查到一家。

  早过了饭点儿,也不是周末,基本上没怎么等,就开始边涮边吃。

  过了好半天,两人都没那么饿了,才渐渐停下筷子聊起来。

  王超笑嘻嘻道:“你今儿跳舞可太帅了。”

  谢竹星道:“我本来就学跳舞的,这个再干不好,那可还行?”

  王超道:“我学钢琴的,舞是一点都不会跳,四肢都不协调,回头你教教我吧。”

  谢竹星笑笑,说:“会请最好的舞蹈老师教你。”

  王超道:“你刚才对他说的是真的吗?就只想出道,以后的事儿没想过?”

  谢竹星道:“以前当然想过,现在想不起。”

  王超不太懂,又问:“你家是哪儿的呀?”

  谢竹星道:“洛阳的。”

  王超道:“洛阳我去过啊,陪我妈去看过牡丹。对门是个白马寺,破地儿,乱七八糟的。”

  谢竹星:“……”

  王超丝毫无所觉,又说:“我家是哈尔滨的,不过我上小学就来北京念书了,我爸妈这几年都在哈尔滨,我和我俩哥在北京。”

  谢竹星道:“你有两个哥哥?”

  王超道:“对啊,所以我叫王超,我是超生的哈哈哈哈哈!”

  谢竹星:“……”

  王超自己笑了好半天才停下,问:“你有兄弟姐妹吗?”

  谢竹星道:“没有。”

  王超羡慕道:“真好,我也不想有哥……不过有也没啥,我那俩哥有时候还行。”

  谢竹星道:“一看你就知道是在蜜罐里长大的。”

  王超托着下巴看他,说:“一看你就知道是个好人。”

  谢竹星:“……好人?”

  王超道:“嘿嘿嘿,有对象了没?”

  谢竹星心想吃火锅吃断片儿了吗?道:“有。”

  王超来劲道:“好看吗?胸大不大?紧吗?”

  谢竹星被呛了一下,咳嗽起来。

  王超淫|笑道:“别害羞啊小弟弟。”

  谢竹星道:“你几月生日?”

  王超道:“九月啊。”

  谢竹星道:“我正月,小弟弟。”

  他低下头吃了口脑花,被烫了一下,吐着舌头吹了吹。

  王超坐在对面看着,感觉特别喜欢这个新朋友。

  吃完饭,两人交换了手机号,各自散了。

  王超回了辉星公司,直奔段一坤办公室,坐下就说:“坤哥,小谢不错,我特别待见他,就选他吧。”

  段一坤却说:“他在这八个人里,条件算很普通的。”

  王超很替新朋友不服气,道:“怎么普通了?他跳舞不够好吗?唱歌……也还行,不是你说的吗,男团各有分工。”

  段一坤道:“是各有分工,可全才谁不爱?那个2号季杰,跳舞唱歌都很优秀,你又说不让选。”

  王超烦死那个季杰了,哪会想选他,说:“那也得看人品吧,小谢人可好了,季杰那可真是个大辣鸡。”

  段一坤想了下,道:“这样,你要非选小谢也行,让我把季杰选进来。”

  王超:“……”

  段一坤道:“那算了。”

  王超十分郁闷,想了半天说:“算啥算?成交了。”

  他走后,段一坤的助理问他:“您还真答应跟这小爷做这种交换?”

  段一坤笑着摇头,说:“我本来就想选小谢的,顺水推舟罢了。”

  助理不解道:“那您又说他条件普通?”

  段一坤道:“这年轻人野心大得很,偏还能沉得住气,半点不浮躁,要不是人就站在我眼前,我都不信他才二十二,今天这几个人里头,他的综合素质是顶尖儿的,不选他选谁?现在这圈子,唱功算个屁,何况他唱得也不差。”

上一篇:哇好深好大好疼别停 干得满地都是水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