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睡过最小的女孩子感觉是什么 把六年级的给睡了

时间:2021-11-25 15:1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写真 >
 许大茂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娥子,我知道错了啊。爸,妈,再给我一次机会啊。”

  见娄父娄母无动于衷,许大茂干脆抱着娄父的腿:“爸,我保证下次再也不动手了。”

  说着,他还“啪啪”打了自己俩嘴巴。

  “你说的对,我确实不是个东西!我已经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我一定改正!”

  “男人嘛,谁家不是打打女人,我是从小耳濡目染惯了,不知道这是不对的。”

  “我现在真的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改,我肯定改.....”

  娄晓娥比谁都了解许大茂的尿性,知道他就是害怕丢工作,这才没办法道歉的。

  娄晓娥已经不再相信许大茂的鬼话了。

  她冷哼一声:“许大茂,你别在这儿演戏了。离婚,我肯定要跟你离婚!”

  许大茂急了,又转头抱着娄晓娥的腿:“别呀娥子,一夜夫妻百日恩,你不能这么绝情啊!”

  娄晓娥满脸厌恶,想将许大茂踹到一边。

  但许大茂抱的太紧,鼻涕眼泪全都蹭到了娄晓娥裤腿上。

  娄晓娥顿时更加厌恶了:“许大茂,你撒开,给我滚远一点!”

  许大茂却抱的更紧:“娥子,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你说的都是气话。这样,你打我,你使劲打我。”

  “你把气全都撒出来,我保证不带喊一句的!”

  娄晓娥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许大茂,你的脸皮比城墙还厚,滚远点,我嫌你恶心!”

  不止是娄晓娥翻白眼,就连一大爷和院里围观的人都翻了白眼。

  一大爷心里呸了一句:“许大茂,你还真是特码的不要脸,刚才是谁脸红脖子粗的叫嚷的?”

  “现在一听说工作要没了,立马换了张面孔。”

  “我看你就是属狗脸的!”

  周围人也都觉得无语。

  许大茂什么样的人,他们是看着许大茂从小长大的。

  从小就是势利眼,一肚子坏水。

  长大那就更是变本加厉了!

  “哎,都说劝和不劝分,可我这次还真是想劝分了。”

  “是啊,娥子这么好一个姑娘,嫁给许大茂真是白瞎了。”

  “许大茂这张嘴是真厉害,现在要是把娥子哄回去了,指不定将来更变本加厉的打她呢!”

  “是啊,娥子可得想清楚,可不能再跳进火坑里。这要是我家闺女,我得心疼死了。”

  娄父听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立马冷声道:“许大茂,你听不懂人话吗?娥子让你撒开,你赶紧滚到一边去!”

  许大茂还是不撒手,就紧紧抱着娄晓娥的腿不放。

  一大爷拽了许大茂一下:“许大茂,你赶紧冷静冷静,你现在是在解决问题吗?你这是在耍无赖!”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再这样耍无赖,恐怕你的工作真不保了。”

  许大茂见娄晓娥和娄父娄母的态度都如此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他知道,今天恐怕自己要是不答应离婚,他的工作真要不保了。

  许大茂无可奈何,只好松开手,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娄晓娥:“娥子,你真的铁了心要跟我离婚吗?”

  “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呢,哪怕我改?”

  娄晓娥冷哼:“比真金还要真,这婚我离定了!”

  许大茂瘪着嘴:“好吧,我,我同意....离婚。”

  娄晓娥松了一口气:“你赶紧拿好东西,咱们现在就去把婚离了!”

  许大茂苦着脸,回屋去拿东西。

  张明涛看着这一幕,心里冷笑:“离的好,许大茂你个狗日的根本就配不上人家。”

  看完热闹,张明涛转身回了屋。

  另一边,娄晓娥和许大茂开好证明后,就直奔民政局。

  一路上,许大茂都腆着脸想让娄晓娥再考虑清楚。

  娄晓娥却是铁了心的要离婚,完全都没得商量,甚至都不想搭理许大茂。

  到了民政局,调解员也想说服娄晓娥考虑考虑。

  毕竟这个年代,打闹要离婚的人多,但是真的选择离婚的人,却很少。

  不过看了看娄晓娥脸上的伤痕,调解员也就是象征性的调节了一下,也没再多说什么。

  一切都按照离婚手续有条不紊的操办。

  章印盖下来的那一刻,娄晓娥感觉整个人都解脱了。

  她兴奋地抱着娄父娄母:“妈,我终于解脱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听你们的话。”

  “诶!”娄母也开心的摸着娄晓娥的头:“走,跟妈回家,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菜!”

  娄父看向许大茂:“娥子还有东西在你那,回头我去你那拿。”

  许大茂确实苦着脸,乖乖的点头:“好。”

  此刻许大茂其实心里很矛盾。

  一方面,他离不开娄晓娥。

  毕竟娄晓娥跟她结婚这么多年,虽然有点小脾气,但是又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照顾他照顾的也不错。

  另一方面,他又想着其他小心思。

  以他现在的条件,如果表面的好,恢复轧钢厂放映员的身份,那完全可以找笔记小很多的漂亮小姑娘。

  他还有无限可能,没必要非要在娄晓娥身上吊死。

  漂亮的单身小姑娘多了去了,他娄晓娥算老几?

  许大茂一想到这里,心情立马舒畅了不少。

  不过,当着娄父娄母和娄晓娥的面,他还是不能将这些小心思写在脸上。

  万一娄父一生气,跑到轧钢厂把他的工作给搅和没了,那他可就真要睡大街了。

  别说娶小姑娘了,就是老妇女也不肯跟他啊!

  许大茂装作舍不得的样子:“娥子,你要是什么时候想回头,随时回来啊。我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娄晓娥恶心的“呸”一句,挽着娄父娄母道:“爸,妈,咱们回家!”

  许大茂看着娄晓娥和娄父娄母离开的背影,呸了一句:“什么玩意儿啊,就是一草鸡,还真当自己是凤凰啊!”

  另一边,临近中午的时候,张明涛来到卫生所上班。

  这个时间,卫生所已经没有什么工友看病了。

  工友们一般都是一大早过来看病,看完了正好去车间干活。

  张明涛刚坐下来,就有同事帮他倒茶。

  “张所长,早上的时候,有两个人来找您。”同事说道。

  “找我?”张明涛问道:“是谁啊?”

  同事拿起桌子上的信:“因为您没来,他们就给您留了封信。”

  张明涛点点头,拆开了信封。

  那个同事倒完茶,也很识趣的离开。

  张明涛看了内容,才知道来的是他的两个生化人,黄健和黄伟。

  这俩人前段时间被他安排进了国营公司,也算是他安插在国营公司的眼线。

  国营公司只要有什么动静,都会第一时间汇报给张明涛。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是约张明涛傍晚下班在厂门口见面。

  毕竟信不安全,要是被人偷看了,免不了有点麻烦。

  所以一般有事情,黄健和黄伟都会当面给张明涛汇报。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大院人多嘴杂,又有许大茂和傻柱这样想歪心思的人在。

  黄健和黄伟完全可以到张明涛家里说。

  刘局长把他们安排住进和张明涛一个院子,但很多时候其实也不是很方便。

  所以有事情,他们还是愿意选择到轧钢厂找张明涛。

  傍晚下班后,张明涛如约跟黄健和黄伟在轧钢厂门口碰面。

  “什么事,说吧。”

  张明涛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黄健点点头:“主人,我们现在手上有一批物资,可以卖到轧钢厂来。上次您不是说了,可以把东西弄到轧钢厂卖。”

  国营公司拿的都是进货价,如果是按照票卖出去的话,价格并不是很高。

  但是如果走关系,到轧钢厂这边卖的话,价格就会更高一点。

  价格高出来的这笔钱,也就可以落入张明涛的口袋。

  黄伟问道:“主人,咱们整不整?”

  张明涛微微一笑:“当然要整!你们说说,都有哪些东西?”

  黄健回道:“有自行车,不过数量不是很多,还有一些副食品,生活用品用品之类的。”

  张明涛眯着眼睛,他的脑子里已经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光卖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张明涛一直都想把自己系统仓库里的物资给想办法处理掉。

  现在正好有这样的好机会,刚好可以把仓库的东西慢慢清掉。

  张明涛拍了拍黄健的肩膀:“明天早上我带你去见见杨厂长,把这件事落实一下。”

  “见了杨厂长,你就把你们现在有的物资情况说一下。”

  “不过呢,你把每个物资的数量多往上报一点。”

  “杨厂长要是问你有多少辆自行车,你可以说你有一百多辆。”

  “记住,你跟我是战友关系,我就跟杨厂长说你要在我们这里开个小卖部。”

  “开这个小卖部呢,也是为了方便职工购买东西,重点是还不需要票,清楚了吗?

  黄健连忙恭敬的点头:“清楚了,主人。”

  张明涛满意的点点头,这两个生化人是无条件忠诚,自己做的任何决定,他们都是不问原因的执行。

  张明涛眼睛迸射出精光,小卖部一开起来,自己积攒的那些物资就能清出去不少。

  钱,还不是大把大把的来吗?

  而且不需要自己动手,就能让这两个手下轻松的帮他赚钱。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