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他发疯地撞着女儿 疫情期间日了女儿

时间:2021-11-24 15:0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写真 >
 言官们对外弹劾百官,对内也是党同伐异,内斗的厉害,韩晖能坐上这右佥都御史的位子,自然也是斗争的好手,但若想将屁股下头这位子坐稳了,不但要会斗,更也要会哄,

  其中如何送金送银,送珠宝名人字画自然是不必说,更是要会钻营,单说这回为何要打主意到了韩绮的头上,却是因着那韩晖闻听得,自家那顶头上司右副都御史符仕忠,有一名小妾,这小妾生得容貌十分美艳,身姿更是风流诱人,很得符仕忠喜欢。

  只小妾好,小妾那妹子却是更好,小小年纪便生得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正此时东宫太子年方十三,正是初长成人识得男女滋味之时,皇后年初时便有意甄选各家淑女入充实东宫为宫人,说是为宫人实则就是备着太子爷临幸。

  大庆朝的太子多是十五成婚,不过前头两年身边也不乏伺候的宫女,待到大婚之后才会由太子妃来进位,这些被太子临幸过的女子。

  这可是个好机会!

  要知晓当今圣上幼逢大难,龙体一向孱弱,膝下只得两位皇子,只可惜其中一位刚出生不久便夭折,之后中宫娘娘再生下一位皇子,待得三岁站稳之后便立为了太子。

  这位太子爷乃是真正的千倾地一根苗儿,以后这大庆江山妥妥当当便是他的,如此倒是省了朝臣们不少事儿。

  以前的王朝之中,皇帝陛下有嫡子庶出的一大堆皇子,这个贤明,那个勇武,有得圣心的,有不得圣心的,众人还要想法子站站队以求个从龙之功,若是目光不准一不小心站错了,便是毁家灭族的大祸,只到了这弘治年间,却是没有如此的烦恼!

  大家只管伺候好一位太子爷,照常每日上朝小心办差,安心等着太子爷长大就是,不过这乃是老实本份安心度日之人的想法,也有那蝇营狗苟之辈,想早些贴上太子,早些捞上好处的,试想若是快人一步,说不得便是一步登天,如何不让人心动?

  且太子爷如今逐渐长成,按着宫中规矩也是应知晓男女之事的时候,这男人开了荤沾了色,能把持的又有几个?

  更何况本朝的太子爷虽是年幼,但却是出了名的贪玩好耍,顽劣出众,想来对美色之上必不会节制,若是送得美人儿入了东宫,进献之人借此得了太子爷的亲近,日后得登大宝虽比不上从龙之功,但也必是有好处不少的!

  这朝堂内外有这样心思的人不少,符仕忠正是其中一个,他虽身在都察院,每日里干的就是纠察百官不法行径之事,但自己却也不是甚么好鸟!

  见得自家小妾那妹子虽年纪尚幼,却生得真正是倾国倾城,便动了心思将她往东宫太子面前送,若是能得了太子宠爱,自己这官儿再往上升一升必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只想入东宫难,想在这干佳丽之中脱颖而出,更是难上加难!

  古人有言以色侍人,最怕的便是红颜未老恩先断,想要长使君王带笑看,光靠着一张脸自是不够了!

  这行容举止,气度风姿不能少,琴棋书画歌舞诗书也要样样不能差!

  承圣书院乃是全国出了名的学府,若是能将这女子送入承圣书院进学一番,再入东宫的话,自然也会比旁人高上一等!

  符仕忠动了念头想送人入承圣书院,只这书院难入京师人都知晓,到了符仕忠这处更是难上加难!

  这起因自然也是因着早年的一桩旧事,符仕忠当年在都察院还是一名小小的监察御史,为了往上爬,也是想方设法四处寻找官员的不法行径,只他刚入行手头人脉不广,一时如何能寻到旁人把柄,正一筹莫展之际却是灵机一动,把主意打到了承圣书院之上。

  大庆朝自开国以来文风兴盛,南北书院亦是层出不穷,只书院本是习圣人之道,学礼知仪的地方,但大庆朝的书院却是多了一项不同一处,即是这些读圣贤书的文人们却是爱上了党争。初初之时只是书院之中于学问一道之上有不同见解,因而便有了辩论,之后便是拉帮结派的纷争,再之后此等风气却是随着文人们入朝给带到了朝堂之上,如此待到成化年间时党争之势已是渐如星火,有燎原之势。

  按说符御史从此处入手批驳朝中党派林立,只顾得争权夺利,而置国家大事,黎明百姓于不顾,实也是目光如炬看出了大庆朝之后几十年的朝局变动,只言官骂堂朝百官,慢说是六部便是那首辅阁老,骂了也就骂了,在大庆朝为官一辈子不被人骂几回,都不好意思说是做过官。

  但符御史却是另辟蹊径不骂朝上百官,却是去骂那天下书院,其中南北书院之中最为出名的承圣、隐山和沧鳌书院被骂的最惨,只隐山在成都府,沧鳌在青州,承圣却是就在京师顺天府中,如此承圣书院便首当其冲,那时正是成化帝在位又年老病疼,正是最烦朝中百官结党争斗了,这符御史的折子送上去正正搔到了皇帝的痒处。

  彼时成化帝自知时日不多,回首往事却是有些愧对自己的儿子,临老时想着为他继位扫清障碍,也为他上位后能驾驭百官,当时就下旨锦衣卫彻查天下书院,锦衣卫有了圣旨在手,自然要大展拳脚,只这一来却是办成了成化年间牵连最广的一桩大案,其中到底多少人有罪,到底多少人是受了诬告,却是查也查不清楚了!

  要知晓这天下的文人但凡读了几本书,写得一手好文章便有那喜欢谈论时事,褒贬朝事的毛病,平日里挥毫泼墨,难免就会留下些笔墨文字,指桑骂槐,说三道四的事儿也是没有少做,这些东西若是放在平时让人瞧见了,不过就是骂一声文人轻狂,但落到了锦衣卫手中,那便是一字一命了!

  于是便有了成化年间闹得天下文人谈之色变的百里烟案!

  何谓百里烟,却是说因着一家书院被查,山长被拘,子弟被拿,令得一个行省的书院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纷纷命学生们焚烧书画手稿,之后发展到诸家先圣所言也有被锦衣卫挑出毛病的地方,于是统统儿投入了火中焚烧,再之后百姓家中的一字一画都不敢留,也是投入火中来个毁字灭迹,却是令得一城一郭,百里之内烟尘滚滚,浓雾缭绕竟有遮天之势,因而称做百里烟案!

  这案子牵连之广,涉案之多乃是成化年之最,且锦衣卫越审牵连之人越多,到了最后成化帝升天,弘治帝上位之后才下旨不再查办此案,只如此一来天下书院可谓是元气大伤,不过倒也有好处,自弘治初年始,书院之中浮燥之风一扫而空,学生们定下心来读书不再掺和党争。

  此事自然也是成就了那符御史,之后十几年间便接连向上升到了如今的右副都御史的位置,只他这一来却是将天下书院得罪惨了,尤其以那承圣书院为最。

  如今的山长关长风乃是经过了当年百里烟案的,知晓令得南北书院有此一劫的源头,就是这姓符的一心想往上爬所至,对他自然是恨之如骨,曾经发下话来,说是承圣书院不收姓符之人,尤其是与这位符都御史有瓜葛之人。

  因而如今的符仕忠想将自家小妾的妹子送入承圣书院,只怕是难如登天!

  只符都御史今时不同往日,他如今乃是正三品大员,下头自有人想上官之所想,急上官之所急,这韩晖便是一个!

  承圣书院不收与符都御史有瓜葛之人,将那位冯小姐接到府中暂住,就说是远房的亲戚来投奔就是了!

  这位冯小姐生得貌美如花,又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自然是要送入承圣书院由几位大儒好好指点一番,如此品貌双全的好女子,以后自然是要陪王伴驾,富贵荣华!

  有这前因,自然就有了今日韩蕾所言!

  那韩晖自然是知晓自家这位堂侄子有些法子,家里两个女儿都送入了承圣书院,又听闻竟将家中庶女送入了书院之中,便皱眉摇头,

  “文明也是糊涂了,那承圣书院是个甚么所在,怎么就能送了庶女进去,莫非是受了后宅妇人蛊惑,如此岂不是有宠妾灭嫡之兆?”

  其妻钱氏也道,

  “那王氏我原本瞧着是个能干的,没想到也是脑子不清楚的……”

  想了想却是灵机一动道,

  “一个庶女能读书便不错了,怎得还敢送入承圣书院之中,倒不如将这名额让出来,夫君也好解了右都御史大人的困局!”

  韩晖闻言如醍醐灌顶,当下大喜道,

  “夫人真是为夫的贤内柱,此事倒也使得!”

  届时将那冯小姐接入家中,再捏造一个身份进入书院,待到事成之后那承圣书院便是知晓实情,也奈何不得了!

  难道他关长风敢骂姓符的,还敢骂太子不成?

  要知晓这桩事儿成了之后,不但符大人受益,他韩晖受益自家那族侄也要受益,正是皆大欢喜!

  这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只却没有人去管那小小庶女韩绮好不好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