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道具PLAY纯肉调教女主 多男调教一女折磨高潮

时间:2021-11-24 14:54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写真 >
 韩绮闻声过去,随手将书袋放到座上,转头问她们,

  “有何新鲜事儿发生?”

  有人应道,

  “你听说了么,前日三思院的师兄们出游,有我们东院的人悄悄跟着去了!”

  说着一脸希翼,巴望着韩绮也能添些猛料进这话圈儿里!

  韩绮一头雾水,做茫然状,

  昨日只忧心二姐姐的事儿了,那里有心管旁人!

  有人见她这样儿便笑道,

  “她就是个书呆子,你问她也是白问!”

  韩绮应道,

  “我是当真不知,我们东院是何人跟去了?”

  众人忙竖指嘘声道,

  “小声些!”

  当下凑过来道,

  “是持贞院的两位师姐,一个是黄教习的女儿黄鑫,一个是……武伶芷!”

  韩绮听了仍是不明所以,这两人她未听说过,更是从未见过,转脸见众人都是一派果然如此的样子,

  “你这书呆子,黄教习的女儿黄鑫倒也罢了,那武伶芷可是吏部尚书家的小姐,据说学问做得也是极好,在我们东院乃是有名的才女……这你都不知晓?”

  韩绮仍是摇头,旁边有人应道,

  “嗤!学问极好又如何,还不是不知羞跟着男人跑!”

  “就是……还是二品大员的女儿呢!”

  “听说……她昨日都没有来进学呢!”

  “自然是没脸来进学……你们听说了么,她可是扑到了那屈祥麟的怀里呢!”

  “什么!”

  一群小女子立时发出一阵惊呼,

  “她那么大的胆子!全是男子的场面也敢去,还直扑进男人怀里!”

  旁边有人道,

  “哎呀呀!你们可莫要胡说,我姐姐便在持贞院中,她与那黄鑫很是要好,黄鑫私下里说了,她们只是想跟过去瞧瞧三思院中众位师兄的风采,本是女扮男装藏身在草丛中的,也不知怎得被脚下的草根绊了一下,那武家小姐就摔出去了,正正好摔在了屈家公子的怀里……”

  众人听了都是一阵吃吃的笑,

  “谁知那武家小姐是真摔还是假摔!”

  “你管她真摔假摔,总归落进屈师兄的怀里就是真的!”

  “哎哎……何止是摔进怀里,还一起摔进了水里呢!”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我大哥哥就在三思院啊,前日里也在出游之列,昨晚上我悄悄听他同二哥哥讲的,据说

  呀……”

  说话的人越说小声,听话的人脑袋越凑越近,

  “听说呀,两人一起滚进了水里,还搂抱成了一团,那武家小姐浑身上下湿得通透……”

  后头的话越发小声了,只人群之中爆发出一声声惊叹抽气之声,

  “……之后邵先生命人将她们送了回来……”

  “啧啧!这武师姐胆子也是够大的,如此一来屈师兄岂不是与她有了肌肤之亲,那这事儿……”

  一旁立时有人不忿道,

  “这事儿关屈师兄甚么事儿,难道还要因此娶了她不成?”

  “这人都肌肤相亲,袒露相见了,还不婚嫁?”

  “怎么就说是肌肤之亲,袒露相见了,只不过是意外!是意外!”

  这班里也有那仰慕屈祥麟之人,听得就要这般将屈师兄与武伶芷凑成一对儿,如何不气!

  当下一群人分做几派争论了起来,有骂那武伶芷枉为大家闺秀的,有骂那屈祥麟占便宜不负责的,有想将两凑成一对儿的,还有似韩绮这种作壁上观的。

  学堂里正自叽叽喳喳吵个没完,魏先生进来一见却是难得的沉了脸,

  “怎么,还有没有规矩了!”

  众人回头一看,吓得轰一声立时做了鸟兽散开,一个个回到座上正襟危坐,不敢再言语。

  魏先生自然也是知晓东西院传开的事儿,心中也甚是恼怒,当下过来取了戒尺一拍那桌案,

  “你们入书院读书乃是为了求真解惑,知礼明仪的,圣人有训非礼匆视,非礼匆听,非礼匆言!现下瞧瞧你们这般道人是非的样子,与那街边市井的无知妇孺有何区别,当真是枉费了先生教诲……”

  这厢狠狠教训了众人一顿,最后又以言提醒道,

  “女儿家当自重自恃,切切不可任性妄为,若是闯下祸事,就悔之晚矣了!”

  众人忙齐齐应是,

  “遵先生教诲!”

  “嗯!”

  魏先生见状这才满意的点头放下戒尺,

  “把书本打开,今日我们讲尽心章,先给我读一遍!”

  众人立时齐声诵读,

  “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殀寿不贰,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

  “此言何解,吾等可知?”

  ……

  课后韩绮与韩绣姐妹俩碰到一处,倒是都听说了前日之事,韩绣恼道,

  “幸好让二妹妹与他断了干系,若是那屈祥麟真与武家的小姐有了瓜葛,这事儿……”

  那武家小姐的父亲可是二品大员,吏部天官,论起家世来韩纭如何能比得过,只怕到时候这黯然神伤下场同样是跑不掉的!

  韩绮却是心头疑惑,

  “前世里也没听说屈家四郎与那武家的小姐有何瓜葛呀?怎么这一世不一样了!”

  她那里知晓,前世里屈家四郎与韩纭暗中两情相悦,中间并无其他波折,因而顺理成章的做了夫妻!

  那似得这一回,韩绮从中插手,令得韩纭被关家中,才有她入书院提前见到了卫武,才有了韩纭托姐妹送信一事,才有了卫武使坏暗中出手整那武家小姐与屈四郎之事!

  如此一环扣一环,牵一发而动全身,今世再已不是前世了!

  又隔了三日,韩绮与韩绣下学时到大门处候车,却是人多拥挤,韩绣便吩咐妹妹,

  “你与芳草在角落处等着,我到前头去瞧瞧!”

  韩绮怕她被人挤到,便让芳草跟去护着,抬手指了指一旁的角落,

  “让芳草护着你,我在那处等着就是!”

  韩绣瞧了瞧角落处乃是个死角,只要韩绮乖乖呆着不动,人来人往也不会挤到她,当下点头道,

  “你自己小心些!”

  见妹子听话的过去站好,自己便领着丫头挤到前头去了。

  韩绮刚在角落站定,便听得背后有人在叫,

  “二小姐!二小姐!”

  韩绮纳闷,回眸一看,却见得那癞痢头从一旁钻了过来,对她拱手行礼道,

  “二小姐!”

  韩绮笑着摇头,

  “我不是二小姐,我在家排行在三,是三小姐!”

  癞痢头闻言一愣,复又抠头皮笑道,

  “原来是三小姐,小的叫错了!”

  韩绮笑着摇头,

  “无妨,不知者不怪!你唤我可是有事?”

  癞痢头道,

  “原先是有事的,即然二小姐变做了三小姐便无事了!”

  “咦!”

  韩绮奇道,

  “你这话说的奇怪,怎得二小姐变做三小姐便无事了?”

  癞痢头又抠头皮道,

  “小的……小的本是感念三小姐人好,有个消息要免费奉送的,只没想到……现下怕是用不着了!”

  韩绮更奇,追问道,

  “怎得就用不着了,你说来听听?”

  癞痢头想了想道,

  “想到虽不是三小姐送的东西,但二小姐也是您的姐姐,告诉您这事有个提防也是好的!”

  当下上前两步低声道,

  “三小姐可知前日城外之事?”

  韩绮自然知晓他所指,当下点头道,

  “书院之中都传遍了,自然是知晓的!”

  癞痢头道,

  “小的正要告诉小姐,那姓屈的小子不是甚么好东西,前日上午出了那事儿,晚上屈家小子便去了武府……”

  韩绮想了想应道,

  “虽说是武小姐私自出城,但总归这事儿武家小姐吃亏大些,屈师兄过府给个说法也在常理之中,这也不稀奇呀!”

  更何况那武家小姐乃是吏部上官之女,屈家必是不敢得罪,便是有理也要先输三分气的!

  癞痢头听了暗暗嗤笑,

  “小娘们儿见着小白脸子就是脑子不清楚,真当长得好看,就是好人了!”

  便好似我们卫老大一般,那小模样十个见了九个都说好,只他们这片儿的混子都知晓,卫武是出了名的手狠心黑,身上戳一个洞都流黑水的主儿!

  癞痢头压低了声音又道,

  “那姓屈的昨日下学也去了武府,小的昨儿天擦黑在街上还瞧见他出了武府……”

  “哦……”

  “小的瞧着送他出府的丫头倒是个眼熟的,好似是陪着武小姐读书的贴身丫头……”

  说得这般明白,再不明白就真是脑子不清楚了!

  韩绮听了眉头高高挑起,

  “哦……竟有这样的事儿?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癞痢头笑着应道,

  “我们兄弟是做甚么的,无事便在这京师的地面儿上闲逛,甚么消息不知道的……”

  顿了顿察看韩绮脸色,

  “前头小的蒙小姐照顾,觉得小姐是个好人儿,这是怕小姐上了那姓屈的恶当,今儿特意过来提醒的!”

  韩绮听了却是心头一松,心中暗喜道,

  “没想到那姓屈的竟然是这样的人!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他自去攀他的高枝,求他的富贵去,只望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当下从钱袋里倒了几个铜板儿给癞痢头,

  “这几个铜板给你!”

  癞痢头摆手道,

  “小的这一回可不是为了小姐的赏钱来的!”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