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猛 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时间:2021-11-24 09:5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写真 >
 青枝走在回去路上的时候,才惊觉自己或许又中了陆世康的圈套。

  她说要他睡着了才能帮他把脉,他似是没有任何疑问便同意了。

  她说要感知他的心跳,他竟然也一下便信了。

  他当真有这么好骗?

  到底是他太过好骗还是自己落入他的圈套而不自知?

  再想起他在自己去的那刻,将青铜牌一样的东西放进他怀里,当真不是故意如此?

  再者,他当真不是假装睡着了引自己上钩?

  这么一想,她顿觉心烦气躁。

  是了,自己今日不去尚还有救,这一去,就让他更加对自己的身份了如指掌了。

  及至想到他所说的十日后方才向众人宣布的秘密,必是因为他自信能在十日内让自己完全露出马脚。

  可不,现在自己在他面前马脚全露,想遮掩都遮掩不住了。

  而一想到十日后他有可能真在望月楼当众宣布自己家中的这个秘密,她便急上心头。

  她能想像得出,他绝对做得出来此事。或许在他看来,父亲和自己的这种明明是女子偏要装成男子的行径是极其荒诞且具有欺骗性的。

  所以他要揭发这个秘密。

  或许,他对父亲和自己的看法已经变得极为不齿。

  一个牺牲自己女儿一辈子,就想着将医术传到自己后代的父亲,怎会在他眼中留有好印象?

  而自己一个任由父亲决定自己命运的女子,怕在他眼中也是一个无比愚昧的存在。

  若他十日后当真告诉世人关于自家的这个秘密,她能想到,自己家庭的命运会发生什么样的转变。

  以后父亲成为品行有污点的人,医术再怎么高超,怕是也在这城中人人喊打,再也呆不下去了。

  但她明白,父亲虽然这点上确是做的有些出格,但却绝对是个好人,他的一言一行都担得起自家门牌上的“医者仁心”几个大字。

  父亲假如爱了一辈子的医术就这样被迫停业,她能想到后半辈子父亲该是如何的心灰意冷。

  就这样,回去路上一直心不在焉,路人和她打招呼叫她孔大夫她也有好几次不曾听到,一直以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走到家中,接着又浑浑噩噩地在药房里过了半天。

  下午一个老妇人来此看病,大约因为秋日已到,清晨和晚间比之前寒凉的缘故,她也受了风寒。

  她身上衣服多处补丁,青枝将药递给她后,她翻找了整个袖口,方才找出了一文钱,用颤颤巍巍的手递给她,“孔大夫,先付这些,其他的钱我以后再还你,我一定会还你的......”

  青枝未接她递来的那文钱,道:“不用了。这次看病不要您的钱。”她看出看老妇人似是行动不便,“您家住哪儿?我送您回去吧?”

  “怎么敢有劳孔大夫呢?您这么忙,那钱我以后会来还的,回去我自个儿就能走了,不劳您大驾了......”老妇人连连摆手道,并拿了药包打算颤危危离开。

  “不碍事的......”

  青枝执意要送,不送她过不去自己良心上的这道坎。

  她让钱六看着店,将老妇人送回了她于明德路的家中。老妇人一个人住,住的房子也破旧不堪,她掏出自己袖里所有的银两,悄悄趁老妇人未注意放在她家房里的破烂不堪的桌子上。

  回去路上,天色已黄昏。

  走到半途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一个或许能让陆世康改变心意而不揭发自己秘密的法子。

  那便是,找个机会打动他。

  并不是去他那里求情那种打动,若是去他那儿求他,也未免将自己姿态放得太低,就算他网开一面,以后自己在他面前也再抬不起头来。

  所以,打动他的方法便只有一个:演戏。

  这是自己刚才去送老妇人这事给自己的提示。

  扮演一个无比善良无比光辉的形象,或许就能让他改变心意了呢。

  要是自己帮助老妇人这事他能亲眼看到就好了。况且从医过程中自己还有其他善良的举动,要是他一直在自己身侧,他定能看到许多次,但是,偏偏她做的善事他一概看不到,他却看到了自己最不想让他看到的。

  比如,隐瞒身份,比如,因试图继续隐瞒身份而做的一系列自以为聪明其实每次都落入他圈套的傻事。

  要想扭转局面,必须让他看到自己的另一面,这还不能请他来看,唯有让他不经意间看到才行,所以,唯一的办法,只有在他必经之路上演戏了。

  演一个他平日里看不到的真实的自己。

  虽然这不是最好的办法,有再在他面前露马脚的可能,但却是唯一的她能想到的办法了。

  主意一定,她的脚步便轻了许多。

  回去路上,她在路过的一家卖衣服的小店买了一件平常见到的马夫爱穿的便于活动的灰褐色半截布褂和裤子,以及一个灰色帕头。

  这是用来伪装成车夫先探探陆世康出行时间和常去的地点要用的工具。

  买好以后,天色便暗了,她匆匆回家而去。

  夜幕降临之时。

  有几个年轻力壮的身穿黑色普通劲装的人骑马离开了江北城。

  骑行之人一路往东,到了距江北城六十里路的一孤零零的庭院深深的大宅内时,方才下马。

  下马后走过了重重院门,骑马的几人在最北侧的厅堂之内站定了。

  一黑衣清瘦中年男子坐在厅堂中高台之上的案几上研究着一张手绘的地图。

  见几人走进大厅,他从地图上抬起头来。

  面方鼻挺,一副颇有威严的相貌。

  “你们回来了?找到他了吗?”

  “回郑王,尚未找到。”之前骑马的几人中如今站在最前面的那人躬身说道。

  “你们怎么办事如此不利?”被称郑王的中年男子面带愠色道。

  “那日他在驿站偷走信件时天色已暗,所以未能看出他的全貌,只能看出他身段不如普通男子高......”

  “你们不继续找,回来作甚?”

  “回郑王,我们在江北城听到了一个消息。所以决定汇报给您,让您定夺如何做。”

  “什么消息?”

  “江北陆知府家的三公子声称自己发现了一个重要人物的重要秘密,欲十日后揭发此秘密,我等不知该如何定夺此事。若他说的惊天秘密和郑王您无关的话,岂不乱杀无辜?”

  “这种事还用我来教你们怎么做?”面色微怒,似是怪属下这等事情还要专门过来请教。

  “我们......之所以无法决定是因为他是陆知府家的三公子,郑王您不是打算拉拢陆知府为您办事吗?”

  “这两个事情之间有关联吗?”

  “......是,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照办。”他顿了顿,“属下还听到一个不知真假的传言。”

  “说。”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