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秘书喂奶好爽一边吃奶一 老板深夜不停要我

时间:2021-11-22 09:5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写真 >
 宁宁,怎么能喊这个名字呢,这么多人呢。

  元攸宁手指卷缩,浑身发痒,指尖变得酥酥麻麻的,像是被这低哑的一声电了一下。

  四周都是人,小美人仰起脸颊,唇瓣一合,轻轻嘟囔一句,似是抱怨又是撒娇,“小声点。”

  “你不喜欢。”霍远白站着不动,凝眉道。

  元攸宁侧头看四周,许多人都在看着他们,“我才没有说,你先跟我过来。”

  小美人耳尖红红的,伸手拽着他的胳膊,一只手往上提了提自己的口罩,幸亏刚才及时带上,才没有暴露。

  两个人往走廊另一方向走,最终停在一个拐角门前。

  这里很安静,可是一静,胆子也跟着变小了。

  元攸宁巴掌大的脸藏在口罩里,只露出一双散着雾气的眸子,站在墙角边,像个犯错的小孩子,仰起可怜兮兮的目光。

  行走间,两个人的手一直没松开,越发紧了。

  此刻,小美人主动承认自己起跑出来面试的原因,“霍远白,我现在缺钱,我也喜欢演戏。”

  霍远白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演戏,那么就解释给他听,“能用自己的爱好挣钱,我很开心。”

  元攸宁的手很软,但他目光坚定,会让霍远白想起无数次他与人群背离,背书包走向演艺教室的身影,每一次都没有抱怨过苦,却享受其中。

  圈里除了家里两个影帝和影后两块金砖,自带羽翼的祁羽,他还没有遇到过选择演戏的富家子弟,最多是进圈玩玩票,玩够就出来了。

  他说,他不觉得受苦,演戏让他自由。

  霍远白往前走近一步,他眸色暗沉,带着茧子的指腹抚上雪白的脖颈,声线也变得温和,又有几分低沉,“宁宁,你告诉我,确定要去吗?”

  极致亲密的距离,仿佛下一秒,霍远白就会掐着他的脖子,变得不正常,又或是交换一个缠绵的吻。

  “对。”元攸宁应声。

  霍远白低下头,吻上他的额头,控制和尊重的情绪碰撞,最终只留下三个字,“我陪你。”

  霍远白选择尊重。

  从交换第一个吻开始,他早已把元攸宁看成所有物,但他绝不是任何一件物品,而是一个呼吸的人,会让自己出其不意的存在,既温暖又真实。

  小美人面色微红的靠在墙上,黑色长裤里藏着绑带。

  霍远弯阴戾的眸子一寸寸的扫过,修长的手指按上脚腕处,元攸宁无声嘶了一下,没乱活动,保持的很好,只需要再老实待两天。

  霍远白:“走吧。”

  元攸宁松了一口气,拽住对方手腕,小声撒娇哀求,“等等,我先走,你等一下再出来嘛。”

  手臂轻轻摇晃,霍远白微微皱眉,似被安抚到了,“好,结束之后,我在门外车上等你。”

  大厅,元攸宁掏出笔填写资料。

  霍远白一行人走进尽头的选角室,宋软懵的不行,问:“霍六,在这儿干什么?”

  元攸宁抬头,一本正经道:“工作,大家都是打工人。”

  “?”懵懵小宋,目送元攸宁一瘸一拐的走进选角室,手机震动,他亲爱的母上发了信息,新找的全能补习老师来了,这次必须学习。

  宋软带上痛苦面具,对着话筒的声音仍旧甜甜的回:“谢谢,妈妈。”不能让他休息两天吗?妈妈啊…哼,他倒要看看是不是哪个老腐朽来当老师。

  选角室,四周围着一圈桌子,只有中间的空地上打着光,昏暗的光线,看不清的人影。

  元攸宁面色如常的走进门,取下口罩,他的唇角带着浅笑,漂亮的面容一出现便让人惊叹,停在正中间,对着前方,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元攸宁,今年十八岁。”

  少年面带笑容,身形笔直,同上辈子无数次做过的一样,走入属于他的战斗场。

  导演看了几天各式各样的人,此刻简直是眼睛放光,制片人让他遏制一下,副导演顺势递上纸张,导演咳嗽一声,“直接试戏吧。”

  元攸宁双手接过,微微颔首,站在原地准备,灯光照在他的身上,摄像机也在录入他的每个动作、表情。

  一瞬间,元攸宁入了角色,他抱着双臂,双眼含情,语气调笑又暗藏杀机,“怎么?悠悠,哥哥不帅吗?”

  少年薄白的皮肤发亮,眉眼间又美又狠,一个俊美的反派,剧里出乎意料的凶狠之人,做事乖张,近乎完美浮现在眼前。

  简单明了。

  他就是顾墨逍。

  在场人心中,共同的出现这个想法,唯独霍远白坐在桌前,低下头轻轻笑了,几分纵容几分赞许,站起来附在计助耳边说几句话,悄无声息的从后门离去。

  祁羽坐在导演旁边,等到对方点头,才弯着眼提了一句,“这是我朋友,燕戏表演考第二呢。”

  导演年纪不大,跟着气氛说笑了几句,“这是藏着掖着不给我啊,前几天问你还说没人呢。”

  祁羽表情委屈,“您可冤枉我了,前几天他崴脚了,一好转我这就带人过来了。”

  说着,侯导看向元攸宁的脚,“小元,我看你这个脚没好,今天先量个身形尺码,回去好好休息几天,这部剧你有不少打戏,得来参加培训。”

  “虽然戏份不多,但是不简单,我看这个角色,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另一边的编剧看他性子谦逊又年纪轻轻的,夸上瘾了,选了这么多,找到合眼缘的不容易。

  “您太抬举我了。”元攸宁笑,乖乖的跟着工作人员离开去量尺码,不出意外,这个角色算是定下来了。

  …

  一切结束,元攸宁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后背出一身汗。

  宋软刚才站在外面愁眉不展,现在高兴的跳起来抱着元攸宁,“宁宁,你好棒啊,我请你吃好吃的,好不好呀。”

  祁羽则说:“合约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让我李姐帮你谈,片酬能抬高点。”

  元攸宁:“好…”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台阶下,车窗下滑,露出霍远白矜贵冷漠的脸,他望来,不说话,但意思明显。

  重色轻友·宁立刻说:“我先走了。”

  宋软抓着他的袖子:“你干嘛去?”

  元攸宁干巴巴的笑:“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霍远白会包扎。”

  “……”

  信你个鬼啊!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