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家族内乱换刘家第一十四 白天是儿子晚上是

时间:2021-11-24 14:5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 >

  “你可有法子知晓那屈祥麟中秋的行踪?”

  癞痢头抠了抠头皮道,

  “这个嘛,小的也不敢说……”

  想了想道,

  “这事儿只怕还要问过我们老大才是!”

  韩绮闻点点头,

  “这事儿你一人怕是办不了,是要多几个人才成的……”

  想了想,踌躇问道,

  “你们……你们……老大……老大在做甚么?”

  癞痢头应道,

  “前头家里老娘热的病了,在家里伺候着呢!”

  韩绮闻言眉头一拧道,

  “回去告诉你们老大,若是这事儿办的好,我有重谢的!”

  癞痢头笑眯了眼,

  “三小姐放心,您尽等着小的消息就是!”

  韩绮回到书院见着韩绣,韩绣担心道,

  “那帮混子行事无有规矩,就怕办不成事!”

  韩绮倒是胸有成竹道,

  “大姐姐放心,他们久在街面上打混,消息最是灵通,这事儿必办得成!”

  “那……要多少银子才成?”

  韩绮应道,

  “倒是没说价钱,不过我估摸着总要个半两银子吧!”

  中秋佳节,京城之中历来有灯会,城中无论百姓家,又或是王公富豪府上的少年男女们,亦是要趁着这机会出来闲逛游玩,会一会意中人的!

  想来那姓屈的乃是个风流喜热闹的性子,必不会放过这机会,只要让人守在屈府门前,必能知晓他的行踪,届时让人跑来报信儿,她们姐妹再过去,总能寻到机会与那姓屈的说上两句话的!

  韩绣闻听得要半两银子,虽觉着多了些,但为了姐妹倒也是值得的,当下点头应道,

  “半两银子虽说贵了些但只要事儿能办成便行,这银子我来出吧!”

  韩绮比不得韩绣,韩绣乃是家中嫡长女,又有王氏的嫁妆在后头撑着,手里自然是要宽松些的。

  韩绮倒也没有跟她争,只回到家中也叫落英寻了她的钱匣子出来,打开来数了数里头有五百零二个铜板儿,却是她自小一直攒到了如今的。

  落英问道,

  “三小姐,要买笔墨么?”

  韩绮摇了摇头,

  “你给我寻了线全穿起来!”

  落英听命去寻了线,将铜板儿分十个一串,一串串的串好后,整齐码放回了匣子里,韩绮捧着去寻了苗姨娘,苗姨娘见得女儿过来便笑眯眯迎她进了屋,

  “今日怎得没在房中看书练字?”

  她怕五姐儿吵闹,将韩缦带到了自己房中玩耍,待得困倦睡着之后再让落英抱过去。

  韩绮将钱匣子放到桌上,

  “姨娘,我这里有五百零二个铜板,想同您换成碎银子,您可换得?”

  苗姨娘笑了,

  “自然是能换的!”

  前头韩世峰给的银子还未用完,苗姨娘自家也有私房,当下取出来给了韩绮,将她那一匣子钱倒进了自己的钱匣子里,

  “姨娘怎不数数?”

  苗姨娘嗔道,

  “你这孩子,慢说是你拿着小钱同我换大钱,便是你空着手来,姨娘也有银子给你的,还数甚么数!”

  说着又取了两串穿好的铜板出来,

  “你的铜板儿全换了银子,手里没有零子儿也不听用,还是要有些小钱才是!”

  韩绮也不同她推让只是笑着接过来道,

  “多谢姨娘!”

  苗姨娘笑着抬手给她拨开额前的碎发,

  “傻孩子!姨娘的都是你们姐妹俩的,有甚么好谢的!”

  只一旁的玩耍的韩缦,见人数银子却是忙蹬蹬蹬地跑过来,爬上桌子道,

  “姨娘偏心,三姐有,缦缦没有!”

  苗姨娘取了一个铜板儿打发她道,

  “成成成!我们缦缦也有一个!”

  韩缦见状大怒,捏着小拳头道,

  “姨娘骗人!姐姐的多,我的少,姨娘偏心!”

  一句话惹得韩绮与苗姨娘都笑了起来,韩绮逗她道,

  “姐姐可是用一大匣子换了这么一小块的,缦缦也拿出来换吧!”

  韩缦闻言眨巴着大眼睛,权衡了半晌,直觉以多换少实在不划算,当下摇头道,

  “我……我不换了!”

  当下颓然捏了一个铜板在手掌心中,滑下了凳子去。

  韩绮与苗姨娘又是一阵笑,母女三人又说了一会子话,韩绮才领着呵欠连连的韩缦回去睡了。

  不多会儿,自王氏房中过来的韩世峰,见得桌上还未来得及收拾的钱匣子问道,

  “怎得,缺钱用了?”

  苗氏上前为他更衣应道,

  “是三姐儿存了些铜板儿,到我这里换成了碎银子!”

  韩世峰点头道,

  “她倒是有存心,比她两个姐姐好……”

  韩绮前世今生都是个书呆子,平日都是素面朝天,女儿家最爱的脂粉首饰上却是花销最少的一个,因而她手里的铜板儿用得极少都是攒着的,前世里,她小时未打扮,待大了时自己划破了脸,入教坊司做杂役,自然也无那心思打扮了!

  苗氏笑道,

  “小姐们都大了,自然还是要扑些粉,散些香才是,不是有话讲甚么女为悦己者容吗?”

  韩世峰听了就笑,

  “这些年你总算有了些长进,倒知晓这些话了,只你这话用在三姐儿的身上却是不当,她如今年纪还小,也没有悦己之人,如何为人而容?”

  苗氏窘道,

  “老爷,奴家也就记得几句书上的话儿,还是以前伺候老爷读书时,在旁边听了几句,说得不好让老爷见笑了!”

  韩世峰拉了她的手,把人揽入怀中叹道,

  “以前不过随口念的几句,你倒是记得!”

  苗氏乖乖依在他怀里应道,

  “以前的事儿,奴家一桩桩一件件都记在心里!”

  那时节韩世峰上京赶考,通州老家里族中怕他无人伺候,不能安心赴考,正巧苗氏一家逃难来了通州,家里五个女儿四个儿子,拖家带口到了这处已是再养不活了,便要卖女儿,族里便将苗氏买下,给了韩世峰做婢女。

  苗氏这一伺候便是二十年,从此便再没有离开过韩世峰。

  若论起情义来,苗氏比王氏还要长久一些,韩世峰是个念旧感恩之人,有王氏为他操持家务,做后院之主,有苗氏小意温柔,红袖添香,倒是心满意足再无他求,平日里同僚们相邀去吃酒耍乐,他也是能推就推,能躲就躲,实在推托不过在那场面上倒也把持得极好,也是从未给家中妻妾再添烦恼,在现下的世道里,于男子之中也算得是专情了!

  如此韩绮将事儿托给了癞痢头,癞痢头转回头去寻卫武,卫武却是眯了眼,心中暗想,

  “那小娘们儿打得甚么主意?”

  难道是她那姐姐还未对屈祥麟死心?

  想了想点头道,

  “即是有生意上门也没有不做的道理!”

  当下果然出去寻了街面上几个相熟的混子,专让人缀在那屈祥麟的屁股后头,看那小子平日都是如何走动的!

  因是中秋之节,书院之中也是要放休的,却是有三天的假日,王氏照例是要回娘家的,又有韩世峰老家在通州,京城之中也是有几位本家的亲戚,平日里走动少,但节庆之时总有两家人是要来往的。

  因而韩氏姐妹虽说有三日假,却也被安排满了,中秋节前有人来访,中秋节之日回王府,中秋之后又要随韩世峰出门,这一日早早起了床,听着外头王氏吩咐仆从收拾打扫之声,韩纭便过来问韩绮,

  “那件事儿,你可是安排妥当了?”

  韩绮点头道,

  “放心吧,中秋之日只要姐姐们有法子让母亲放了我们出门,我便有法子让二姐姐与屈家公子面!”

  昨日癞痢头已是打听好了,说是悄悄听那屈祥麟同学中好友约好了,要逛中秋灯会的。

  韩纭闻言大喜,伸手过来抱了她亲亲热热道,

  “好妹妹,若是此事能成,这一辈子你都是我的好妹妹!”

  韩绮闻言苦笑,心中暗道,

  “你只要不恨我一辈子,我便要谢天谢地了!”

  待得韩纭出去,韩绣又寻着机会过来忧心问道,

  “三妹妹,这事儿你可真有把握,我瞧着她听闻得可以去见人,倒是欢欢喜喜的,若是再着了那姓屈的,又起了心思可如何是好?”

  也不知这老二是甚么心思!

  明明都知晓那屈家与武家订了亲事,怎得还能似没事儿人一般,欢欢喜喜想着与屈祥麟相见?

  韩绮笑道,

  “大姐姐放心,二姐姐这是在佯装呢,她那是强颜欢笑,以为可以粉饰太平,我们再给她来一记狠的,她必会清醒的!”

  韩绣担心道,

  “你可是打听清楚了?”

  韩绮点头应道,

  “大姐姐放心,已是打听清楚了!且中秋节乃是男女相会的好日子,若是我料想不错,只怕那屈祥麟说不得还要约了武家小姐出门逛灯会呢!”

  实则昨日癞痢头前来报时,也提起那屈祥麟与武伶芷正是如漆似胶,每日下学之后必要入武府相见的!

  要知晓大庆自开国以来,民风倒也算得开放,有婚约的未婚夫妻同游,倒也是寻常之事!

  这也是自家那未来的姐夫徐志茂出外游学未归,若是不然,只怕那请人的帖子也是早早送上门了!

  姐妹们说话间便收拾妥当,相携着出去用罢早饭,没有多久便有韩家本族的人上门。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