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纯肉按摩器高H上课 高H使用情趣用品PLAY文

时间:2021-11-24 14:4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 >

  韩绮不语点了点头,上前两步将手里的银子放到了桌上,卫武今夜席间本就喝的半醉,半夜渴醒,只桌上并无清水只得酒壶一个,他也不管又拿过来狂饮了半壶,此时被窗前的凉风一吹,酒意上涌,也不知怎得瞧着那一身粗布衣裳,脸上刀疤骇人的女子,却是莫名有几分顺眼了。

  见韩绮走上前来,他也起身过来,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韩绮的手腕,只觉细瘦如柴轻轻一折便能断了一般,不由手上又紧了一紧,韩绮一惊,沉声问道,

  “你干甚么?”

  卫武嘿嘿一笑,

  “放心!小爷我上半夜大战了三百回合,此时便是想干甚么也没劲儿了!”

  说着将她拉到面前,借着窗外廊上的灯光又仔细看她,半晌啧啧道,

  “你那妹子乃是教坊司中数一数二的姑娘,想来你的容貌必也不会差的,怎么就忍心把自己的脸给毁了?”

  韩绮不语,只是奋力抽回自己的手,

  “卫爷,多谢你出手相助,银子……银子我还给您了,告辞!”

  卫武任她退去,只是在她拉门欲出之际,突然出声道,

  “左右小爷善事都做了两回,你便一客不烦二主了,以后若还有花银子埋人的事儿,尽管来寻爷就是!”

  什么叫“还有花银子埋人的事儿”!

  韩绮闻言不由大恨,回头瞪了他一眼,

  “不必了,卫爷有银子还是为自己寻一寻退路吧!”

  终有一日必会拨云见日,奸佞之徒无论如何也不会长久,还是自己管好自己才是!

  韩绮恨乌及屋,对卫武终是无好感,只三月之后她最终还是趁夜去寻了他!

  这一回卫武来了个左拥右抱,大床之上一男二女正在大被同眠,满屋的胭脂混了酒味,还有……还有那说不出的味儿!

  韩绮虽还是完璧之身但在教坊司这处地方呆久了,该明白的,不该明白的,她早已全数明白了!

  当下皱着眉头,忍着满屋子的古怪味儿,上前去用浸过凉水的帕子,在卫武脸上轻轻擦了擦,卫武立时醒了过来睁开眼,眼神之中杀意一闪,待得瞧清楚是韩绮,立时神色一松,冲她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韩绮见他一头黑发披散,半个壮硕的身子露在外头,睡眼惺松间虽是满满的慵懒颓废之感,眉宇之间却有惹人面红心跳的男儿媚色,猛然扑面而来,不由脸上微红,当下忙转过脸去,心中暗叹,

  “大好的儿郎,奈何要认贼作父!”

  卫武见她如此模样,不由嘿嘿一笑,自身旁女人的颈下抽出手来,冲她招了招道,

  “怎的……可是想通了要来跟爷来场露水的姻缘?虽说你模样丑了些,但总归身段儿不错,待会儿办事时,取被子蒙了你的脸就是!”

  韩绮不语立在屋中良久,才涩然开口道,

  “你能……你能借我一些银子么?”

  卫武眉头先是一紧,复又一松笑道,

  “怎得,这回又是你哪一个妹妹死了?又或是你那姨娘死了?”

  韩绮咬唇半晌才忍了气道,

  “不是……是……是我姨娘病了!”

  卫武闻言打了一个哈欠,随意一指,

  “不过就是借银子嘛!小事儿!你自取去就是!”

  说完又仰面朝天躺了下去,将探出来的手缩了回去,肩头还在身旁姑娘的软玉之中蹭了蹭,懒洋洋闭上了眼。

  韩绮依他所指到了一旁放衣物的地方,挑开上头覆盖的几件满是香粉味儿的纱衣,将他的衣裳取了过来,绣金的腰带上挂着钱袋,打开一看里头果然不少银子,甚至还有两颗龙眼大的珠子。

  韩绮咬了咬牙,放开银子,取了一颗珠子,又将钱袋轻轻放了回去。

  转回身时冲着床上的人轻声道,

  “我……以后……定会想法子还你的!”

  回应她的是渐渐高起的鼾声!

  龙眼大的东珠,韩绮用它在京师的霍记铁匠铺中定了一把十分锋利的匕首,每天夜里悄悄寻一处无人的地方,暗中独自练习。

  韩绮本就是个闺中的文弱女子,别说是杀人,就是连只鸡都没有杀过,要对付一个身材高大,武艺出众的壮汉,她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求着趁其不备,能一击即中!

  于是她在木头桩子上裹了烂布,立在桩前只练一招,

  抽刀……刺出……收刀

  抽刀……刺出……收刀

  抽刀……刺出……收刀,

  如此这般只简简单单一招,将面前的木头桩子当做了刻骨铭心的仇人,想着老五那空洞无神的双眼和满是伤痕的身子,她便是练到了五指红肿剧痛,也要咬牙握紧了匕首,每出一刀都仿佛刺入了仇人的心脏之中,一遍遍又快又狠又准!

  如此每晚练上千遍,一练就是三年!

  终于……复仇这一日到了,当天夜里,韩绮叫了毫不知情的姨娘来,给了她几两碎银子,悄悄对她道,

  “姨娘,前头一回我出门遇上了父亲生前的好友,此人也是通州人士,与父亲乃是多年的同窗,如今在外头为官,此人极是重义,已是答应了我,预备悄悄带了我们出京师……”

  苗姨娘闻听不疑有他,大喜问道,

  “三姐儿所言可是当真?”

  韩绮点头道,

  “自然是真的!”

  此事倒是真事,若无有此人出现,韩绮还不能放心姨娘,现下有此人带了姨娘离开,自己也好安心复仇了!

  当下又对苗氏道,

  “不过教坊司中进出盘查甚严,我们必是不能一同出去的,姨娘这几日不是正好要跟着姑娘赴宴吗?您想个法子悄悄溜去通安客栈,地字三号房寻一个叫付文雍的人,他便是父亲的好友!”

  “哪……你呢?”

  “我会在三更之后悄悄溜出去,也到客栈与你们汇合!”

  苗氏闻言想了想点头,

  “好!姨娘在客栈等你!”

  教坊司中日夜颠倒,夜半才是一日之中最喧闹之时,待到四更过后客人们才会逐渐散去,那时节院中便会清静下来,三姐儿趁这时机溜走,待天一亮他们就出城,等教坊司发觉她们人不见时再追就晚了!

  苗氏细想自觉逃走的机会极大,便全信了女儿,果然当晚就逃去了通安客栈,只她却不料,她一到通安客栈就被那姓付之人给打昏,塞入了五更天运夜香的马车之中,被悄悄带出了城。

  而韩绮却是手持利刃,在四更时闯入了仇人房中,为妹妹报了大仇!

  ……

  韩绮今日见得那卫武,却是前尘往事尽涌心头,一时悲来一时又愤,心中暗暗道,

  “原来……原来他这时节已是街面的小混子了,怪不得到最后会混入了权奸一党,认贼作了父!”

  想着自己再生回来必是老天不忍他们一家老少遭受厄运,而那卫武虽说为人奸狡,性好女色,又惯会溜须拍马,逢迎巴结,才能入了那权奸一党,但韩绮当年在教坊司中冷眼旁观,见他权势在手,但也从不欺压弱小,知他心中总算还有良知未泯,若是这一世再重蹈覆辙未免可惜了他那聪明心计,天生的模样。

  倒不如趁着他年纪还小,想法子拉他一拉,也免得他误入歧途,以后被千万人唾骂,做下那些遗臭万年的坏事!

  韩绮心中暗想,

  “自己前世死时还有银子未曾还他,这一世想法子助他走上正道,也算是还他三度相助之恩了!”

  是夜,韩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左思右量,终于打定了主意,这才安下心来闭上眼沉沉睡去。

  第二日起身,苗氏见了她眼眶下的青紫不由心疼,

  “三姐儿可要仔细身子,夜里读书莫要太晚!”

  韩绮不好解说,只得点头应是。

  待到前厅用饭,韩世峰与王氏见了都当她是用功太过,王氏吩咐人取煮熟的鸡蛋给她热敷,韩世峰也温言劝道,

  “冰冻三尺不是一日之功,读书并非一蹴而就之事,还要仔细身子才是!”

  待得众人吃罢饭,韩绣与韩绮出门进学,到了书院门外,韩绮果然见得那附近有好几个街面上的小混子在打转儿,韩绣也自马车窗口处瞧见这些人,便皱眉道,

  “也不知这巡城的差役是干什么吃饭的,怎么就撵不走这些人呢!”

  韩绮默然不语,只不着痕迹的瞧了一眼那蹲在街边,正大口啃着肉包的卫武,心中暗想,

  “甚么时候去打听一下他的家底才好!”

  她以前只知卫武内是奸人一党,却不知他真正的身世,便在心中盘算要先打听一下他的家底,若是家中双亲还在,自己便想法子劝着他们送卫武进学念书。

  在韩绮看来卫武以前跟着权奸一党厮混,也是因着少读书不识礼之故,若是明白了道理,便应知那一干人等,一个个没有一个好人,做得也都是祸国殃民的坏事,他知晓了是非黑白,以后再遇上必会避之唯恐不及,断断不会再贴上去了!

  唉!韩绮实在天真,她倒是古道热肠,却不知有些人有些事,若是惹上了是要连自己都会赔进去的!

  这厢她同韩绣一同下了车,进书院大门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时卫武手中的两个大包子,早已被塞进了嘴里,却是伙同一个黑脸高大的少年,按着另一个无赖子在地上,正说着甚么。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