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时间:2021-09-06 13:06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 >

程易扬僵了僵,佯装愤怒:“宫四少,我和苏彤小姐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我本来想求婚的人,是苏樱,不是苏彤小姐!请你不要再说这种让人难堪的话了!”

“易扬!你怎么说话的!”

程青惊了一下,连忙开口喝了一声程易扬。

宫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是吗?可是那一天,我明明看到小程总跟苏彤小姐手牵手,上了车,好像还热吻了一番。这难道,也是我误会了吗?”

苏彤大惊,脸色发白地看着宫律:“宫四少!我没有,你不要说这样的话!”

“宫四少认错人了!我前段时间根本就不在A市!”

两个人矢口不认,宫律冷笑了一声:“那就是我认错了。”

他说着,顿了一下,“不过我看苏彤小姐跟小程总倒是挺般配的,你们要是能走到一块,也是不错的。”

“宫四少真会说笑!”

刚送完宫老爷子回来听到宫律这话的叶翠兰脸都白了,勉强笑了一下,却比哭还要难看。

“我这笑话也不好笑,你们一个个跟听了恐怖故事似的。”

苏樱在一旁听着,冷眼看着苏彤和程易扬两个人继续演戏,心底一阵畅快。

“我有份礼物送给你,未婚妻不介意跟我走一趟吧?”

他突然叫她“未婚妻”,苏樱脸有些热,抬头看了他一眼:“不介意。”

她说着,顿了一下,看向程青的时候,勾了一丝冷笑:“程伯伯,您今天也在场,我不久就要嫁给宫四少了,我的嫁妆,还希望程伯伯早点还给我。”

程青看着宫律,哪里敢说不给啊,连连点头:“我明天就让人给你办手续,只是樱樱,这些年,公司越来越大了,你一个女孩,拿点钱傍身就好了,股份给了你,也是大材小用,程伯伯出市场价的一点五倍兑换成现金给你怎么样?”

他还是不死心,当初他公司碰上金融危机,孙铱拿了一笔钱说是入股,给苏樱当嫁妆的。

十五年前的五百万还是一笔很大的钱,当时他的公司不过是个小作坊,孙铱只要了两成股份,他想着以后苏樱要嫁进程家的,而且当时苏振业的公司发展迅速,他哪里都不会亏。

哪成想,没过两年,孙铱和苏振业就出事了。

孙铱心眼多,当初他们签了一份合同,如今合同在苏樱的手上,苏樱没嫁进程家,他自然得把那两成股份还回去。

可是程青觉得,公司发展到今天,全靠他一个人打拼,那两成股份从来没人提起,他觉得没什么,如今苏樱要要回去,程青哪里舍得。

所以,就算是宫律在苏樱身旁,他也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

苏樱皮笑肉不笑:“程伯伯说笑了,宫家也不缺钱,我要这么大一笔钱没什么用。我占着公司的股份,别人都看得到,也不会说我是一清二白地嫁进宫家的了。”

她这个理由无比充分,程青只好点头:“樱樱说得也是,是程伯伯想得不够周全。你放心,我明天就让律师过来办理转让手续。”

“好。”

016 现在多风光,以后就多惨

无端没了两成公司股份,程青在苏家哪里还待得下去。

他找了个理由,扯着程易扬就走了。

程家两父子走了,宫律还没走。

叶翠兰却不知道说什么,事情的走向和她们想的大致一样,可是有些地方又出乎意料。

她想不通,碍于宫律,也不敢问些什么。

“走吧。”

宫律起了身,回头看了苏樱一眼。

苏樱点了点头,对着叶翠兰羞涩地笑了一下:“伯娘,姐姐,我出去一趟。”

苏彤心情复杂,胡乱地点了点头,叶翠兰还能勉强维持脸上的表情:“好,注意安全,晚上不回来吃饭的话,记得打个电话回来。”

脸皮还没有撕破,苏樱还得装下去,“我知道了,伯娘。”

她说着,加快脚步追上了宫律。

男人站在楼梯口等着她,看到她走过来,他眉头微微一挑,没说什么,抬腿下了楼。

汽车的引擎声响起,苏樱跟着宫律出去了。

叶翠兰看着桌面上的那一张彩礼单,气得直发抖,伸手拿过来直接就撕了:“真的是欺人太甚了!太过分了!这宫家的人,分明是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面!”

她说着,看了一眼苏彤:“彤彤,宫老爷子到底看上苏樱什么?!为什么当初说娶你的时候,什么彩礼都没有!如今娶苏樱,你看看,你看看,什么山水居别墅一套、水月洞天别墅又一套、市中心的花江豪华公寓,不说那些什么首饰了,光着三套房子,就价值四五千万了!就连现金彩礼都有九百九十九万!” 叶翠兰刚才只觉得愤怒,如今却是妒忌了。

苏樱的彩礼怎么就这么多?

宫家财大气粗,可是当初说要娶苏彤的时候,只是答应要帮他们公司解决那三千万的资金问题,当然,那三千万还是借给他们的,还不是直接给他们的!

如今呢?

 文学 苏彤脸色也很不好,苏樱早早出国了,A市的苏家千金大小姐就她一个。

这些年苏镇堂的公司发展越来越好,苏家跟宫家虽然是蚂蚁跟大象的差别,但他们苏家这只蚂蚁,也不是A市的人能够随便践踏的!

她这些年出去聚会社交,已经有人主动巴结她了。

她也不差!比苏樱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好多了!

宫家凭什么要这么对待她?!

叶翠兰灌了两杯水,渐渐也冷静下来了:“算了算了,宫家也就是做做样子,以后苏樱进了精神病院,这些东西,还不是回到他们宫家的手上?”

一语惊醒梦中人。

苏彤反应过来,眯着眼睛冷笑了一下:“妈,我们不用急!你等着吧,苏樱现在多风光,以后就多惨!”

“对!你说得对!就是不知道,她怎么在程家还有嫁妆……”

关于这件事情,苏彤也是不解,她想了想:“妈,我出去一趟!”

自己生的女儿,叶翠兰哪里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她皱了一下眉:“你们最近还是小心点,刚才宫律明显是话里有话!”

听到叶翠兰的话,苏彤想起刚才宫律看自己的那一眼,她颤了颤,只觉得心头发冷:“算了,我不出去了。” 宫律这个变态,要真的让他撞破了,她之前还担着他未婚妻的名义,不知道他会不会秋后算账!

017 她看不上

苏樱跟着宫律上了车,她也没问他要去哪儿。

车厢里面,宫律正偏头看着她,那双眸里面泛着几分似笑非笑,苏樱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宫四少?”

“你倒是放心,也不怕我把你卖了。” 听到他的话,苏樱愣了一下,“你要是真要将我卖了,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不帮着你数钱了。”

宫律扯了一下嘴角,黑眸看着她深意重了几分。

他没再说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苏樱松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刚才因为紧张而蜷缩在一起的五指,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她现在还真的是案板上的鱼肉,谁来都可以随便划她一刀。

不过她是带了刺的鱼,他们要想动她,她也不会让他们好受的。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了下来。

司机下车过来开了车门,“四少,苏小姐。”

苏樱看着外面,怔了怔,看到宫律下了车,她只好也跟着下车。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抬腿就往前面走。

苏樱明白他的意思,抬腿跟着她往前走去。

从电梯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苏樱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宫律看着不像是喜欢逛街的人,可是这会儿却领她来商场……

正疑惑着,齐整的女声惊了苏樱一下:“宫四少、苏小姐,欢迎光临。”

那珠宝店门前站了四个员工,两边各两个,她跟宫律刚到门口,她们就齐声开口叫她们了。

这种待遇,真不愧是宫家的人。

宫律径自走了进去,那四个店员很快就回到柜台,继而连三地从里间拿了一盘又一盘的戒指出来。

这是苏樱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钻石戒指放在一块,头顶上的灯光打在上面,那戒指里面镶嵌着的钻石扑闪扑闪的。

“宫四少、苏小姐,这是我们整个A市的所有款式的戒指,这盘里面的是刚出限量款,这一盘是特定款,全国就只有A市有。”

柜员的话音刚落,宫律回头看着她挑了一下眉:“挑挑有没有喜欢的款式,不喜欢的话,明天我帮你联系设计师。”

他说完,长腿一迈,直接就在那柜台前的高凳上坐了下去。

苏樱有些懵,眨了一下眼睛,抬腿走过去:“这是?”

“婚戒。”

虽然猜到了,可是听到他亲自说出口,苏樱的心跳还是漏了一拍。

那柜员见她看过去,笑了笑:“苏小姐,这边是项链还有手链,这边是耳坠。”

那一盘盘的,全都摆了上来,比隔着玻璃柜看更加的清晰。

苏樱长这么大了,还没有试过这种买首饰的待遇。

她又看了一眼宫律,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凉薄,但是却看不出来半分不耐。

苏樱有些拿不准,只好先挑婚戒。

她从前不知道所谓的限定款、特定款和普通款式的区别在那儿,现在,她终于知道了。

看过特定款和限定款之后,再看普通款,不免觉得设计上少了些什么。

“普通款收起来,她看不上。”

她还没开口那坐在高凳上的男人已经先说话了,苏樱看了他一眼,见他看着自己笑,她莫名地觉得有些脸红。

“这两款,好看。”

她看得正仔细,男人的气息突然之间袭来,苏樱愣了一下,一回头,唇瓣直直地擦过他的脸颊。

她僵了一下,往后撤了撤。

宫律看着她,眉头轻轻一挑:“不喜欢?”

他问得随意从容,好像刚才那不小心碰的一下不存在一样。

苏樱摆正心态,摇了摇头:“我也刚好看上了这两款。”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