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情愫暗生(骨科H)·舌尖卷住花蒂

时间:2021-09-06 12:0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 >

“吞不下去。”

苏樱咬了一下牙,她早年就没有了父母,这么些年来,她本来就活得敏感。

她心眼小得很,苏镇堂他们做的这些事情,她早晚都是还要还回去的! 跟前的男人循循善诱,她知道他这是在钓鱼,可是他抛出来的诱饵太大了,她根本没有办法不上钩。

“嫁给我,这口气,你可以吐到他们脸上去。”

与狼为伍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可是总比她孤身一人被狼虎围着好。

苏樱低了低头,腿上的双手不断地收紧,半晌,她重新抬起头看向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了决绝的答案:“好。”

他不是说了,他喜欢聪明的女人吗? 她聪明一点,总是能够全身而退的。

“我喜欢爽快的人。”

他说着,勾唇笑了一下,可是那黑眸的眼底却看不到半分的笑意。

苏樱看了他一眼:“宫四少,苏镇堂为什么会将苏彤嫁给您?”

“他公司出了问题,缺一大笔钱,你不知道?”

苏樱只知道苏镇堂的公司确实是出了点问题,可具体什么,她并不清楚。

宫律看着她,皮笑肉不笑:“苏小姐,你或许还不知道,他的公司,可是照着令尊的公司复制出来的,令尊公司的资源,几乎全到了他们公司去了。”

苏樱知道苏镇堂自己办了个公司,就在三年前,可是具体是什么公司,她却不是很清楚。

苏振业当年是做家装起家的,后来攒了钱开了一家建筑公司,公司刚发展起来,苏振业和孙铱就出事了,公司在最好的那几年落苏镇堂的手上。

十多年过去了,她每年听着苏镇堂说公司业绩越来越不好,她也从来都没有过问,甚至还觉得苏镇堂费心了。

当时公司还没有来得及上市,苏振业的股份基本上都留给她了,她前些年,还觉得苏镇堂不容易,转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到他的名下。

如今想起来,苏樱只觉得自己真的是傻! 她被气得发抖,抬头看着宫律,脸色是冷的:“宫四少,既然我是你的未婚妻,有些话我就直说了,我这个人向来都很小气,苏镇堂背地里面坑了我这么多次,我实在看不得他好起来!” “巧了,我也是。”

他挑了一下眉,看着她突然笑了起来。

这一次,他眼底里面含着笑。

苏樱怔了一下,“既然宫四少和我的意思相合,那我想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办了。”

“我就喜欢这么聪明还漂亮的女人。”

苏樱抿了抿唇:“苏家那边应该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不知道宫四少可不可以和我演一出戏?”

“你想怎么样,未婚妻?”

 文学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宫律叫她未婚妻的时候,尾音微微上翘,听着有几分戏谑的味道在里面。

苏樱脸微微烫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一字一句地说出自己的计划:“……我要让他们在最高处摔下来。”

“啧,苏小姐果然对我胃口。”

苏樱本来一本正经的,听到他这话,莫名的有些脸红。

009 你真的,不害怕吗?

从酒店出来之后,苏樱径直打车回了苏家。

苏彤就在苏家里面,她刚进门口,苏彤就拿起一旁的花瓶对着她砸了过来。

苏樱往一旁一躲,抿着唇走到苏彤的跟前:“堂姐,对不起,我知道我说的那个理由很扯,但我说的都是真话,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受害者!”

苏彤看着她冷笑:“受害者?你不看看现在网上都是怎么说我们的,你让我们苏家以后怎么做人!”

不得不说,苏彤的演技是真的好,如果不是她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真面目,她听到她这些话,看到她那愤恨的眼神,还真的会愧疚不已。

可惜了,她如今,什么都知道了。

苏樱陪着他们演,叶翠兰也出来打圆场,最后苏彤自己在沙发那儿哭了起来。

虽然觉得恶心,可是戏还是要演下去的。

苏樱过去各种的道歉:“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本来是想提前半个多月回来,想要亲手帮你做一件结婚礼服的,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说着说着,苏樱也跟着哭了起来。

她压抑了两天的情绪,如今在虚与委蛇中忍不住爆发出来了。

她一心向着他们,将他们当成最密切的家人,可是他们呢? 她才二十二岁,没谈过恋爱没牵过男人的手,但那个晚上,她却被一个男人占有了。

现在,她还不得不压着自己的情绪,跟苏镇堂他们演戏,还要步步为营地和宫律合作。

苏彤听到她的话,哭声渐渐停了下来,人靠在那沙发上,看着伤心不已。

苏樱看了她一眼,低头冷笑了一下:“姐姐,你放心,我明天就回去美国,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一听到她要回美国,苏彤有些急了:“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姐,我高中毕业就出国了,四年来没有回来,我怎么认识宫四少?这件事情,必定是有人处心积虑要害我们!可惜我没什么能力,如果能够联系到宫四少就好了,让他将这件事情彻底查清楚,两家人就不会有误会了。”

听到苏樱的话,苏彤心下一个咯噔,这件事情,如果宫律真的扼要查起来,他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她本来还想为难多苏樱几天的,可是她这么一说,她既怕她走了,又怕她真的找宫律,连忙开口:“你这么些年在国外,自然是不知道国内的情况!我嫁给宫律,本来就是高攀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哪里还敢要求他去查什么,说不定是他以为我嫌弃他那些不好的名声,故意演的一出戏!”

苏樱心下冷笑,面上却一派天真:“姐姐,我听说,宫四少有虐妻之癖,你真的,不害怕吗?”

苏彤脸微微僵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我喜欢他,外面的传言算什么!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说我们苏家攀龙附凤,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他呀!”

听到她的话,苏樱只觉得自己以前小看这个堂姐了。

她这每句话都在加剧她的愧疚感,要是她真的不知道事情内里,以为自己真的是破坏了他们两个人,苏樱必定会讨厌死自己了,以后,他们苏家想要做些什么,那她就是提线木偶了! 想到这里,苏樱一阵的心惊!

010 她倒是想听听

苏彤估计是怕她明天真的回美国,刚才还恨不得杀了她,如今竟然说她也是无辜受害者。

苏樱看着她自导自演,只觉得好笑,面上却还是要跟她姊妹情深:“姐姐,我真的,对不起!”

“算了,这事情也不怪你,要怪,也只能够怪我了!现在我们家闹出这样的事情,宫家的人也不会要我了。” “姐姐——我——” “别傻了,彤彤,宫家不是我们惹得起的!倒是你,这件事情,还是跟易扬解释一下吧!”

苏樱抿了抿唇,一脸为难地看着她:“姐姐,他应该会嫌弃我吧。” “他怎么敢!” 看着如今义愤填膺的苏彤,苏樱却想起了宫律给她看的那些图片。

苏彤跟程易扬早就在三年前就勾搭在一起了,这两年,程易扬偶尔还飞到美国表“真心”。

啧,也难为苏彤心大。

两姐妹解开误会,叶翠兰开心不已,就连苏镇堂都回来一起吃晚饭了。

整个晚饭,苏镇堂絮絮叨叨说了这些年自己多不容易。

苏樱以前总会附和几句,或者说几句心疼的话。

如今,她听着他的话,脸上的表情很淡,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不接。

大概是觉察到她的不对劲,叶翠兰这时候开口:“你看你!樱樱难得回来一趟,你说这些破事干什么!不是存心让樱樱难受吗?”

叶翠兰说着,看了一眼苏樱:“樱樱,你别介意,你大伯啊,就是这样,喝一两杯就话多!”

苏樱笑了一下,“没关系,伯娘,你就让大伯说吧。”

她倒是想听听,苏镇堂能说出什么花来! “樱樱啊,你是不知道啊!现在真的是越来越难做了!质检要求越来越高,客户要求也越来越高,人人都想少钱办大事!大伯啊,真的是难啊!难啊!” “这些年,我也对不起你父亲,他辛辛苦苦创办下来的公司,我只能守着,根本没做大,我对不起振业啊!”

苏樱抿了抿唇,欲言又止地看着苏镇堂:“大伯,听说您前几年开了家公司,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我在国外认识了不少富二代朋友,如果是相关方面的话,可以让他们关照关照。”

苏镇堂僵了一下,看着苏樱:“大伯没什么出息,就是,就是随便弄的一个小破公司!”

“大伯您别妄自菲薄了,我这些年不管不问的,也不知道大伯您这么辛苦。现在我手上有资源和人脉,希望能帮到大伯。”

苏樱一而再再而三地追问,苏镇堂胡扯不下去了,直接就装醉了。

叶翠兰在一旁讪讪:“你大伯真的是的,酒量不好还学人喝酒!”

她说着,扶着苏镇堂:“我扶他回去房间,樱樱,你慢慢吃!”

苏樱眨了一下眼睛,低下头,一脸愧疚的样子:“我真是没用,一点忙都帮不上。”

一旁的苏彤觉得今天的苏樱很奇怪,可是她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听到苏樱这话,怕她又提回美国的事情,连忙开口安慰:“别这样想,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的。”

苏樱偏头看了她一眼:“是吗?我听说姐姐在公司里面当经理,真是厉害!”

苏彤怕苏樱追问下去,随口说一句累了就离席了。

苏樱看着她的背影,脸上哪里还有刚才温顺愧疚的样子,只剩下一一片冰冷。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