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学长说想吃我的樱桃啥意思 想把你抱进身体里面

时间:2021-11-25 15:0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这会儿出发,估摸在天黑前能够赶到卫宿城。

  妇人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走,也没想到会在最后时刻她相公回来,惊扰了他们,表露出万分的抱歉。

  颜绾书摇摇头,并没有说些什么。

  及至要走时,她回头看向妇人。

  “你想一直继续这样下去吗?他不觉得有错,他会变本加厉。”

  她到底是多管了闲事,想要问一问。

  妇人的笑容僵硬在脸上,低下头去,有些怯懦的出声:“都是这样过来的,以后……会好的。”

  是完全的认命,嫁了人便是一辈子,若被休,便是死路,忍一忍,都会过去。

  颜绾书没再说话,上了马车。

  妇人看着马车离去,张了张嘴,最后无声的看着他们离去,脑海里回想的是那位公子对小夫人所做的点点滴滴。

  眼中盛满了艳羡。

  村口处,一行人骑着马急匆匆的过来,领头的见到遥遥过来的马车,当即出声。

  “就是他们!幸好赶得上,抓人!”

  随着男人的声音,其余几人骑着马直接上前围在了那马车的周围,将人给拦了下来。

  车夫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被人从马车上踹下去了,最近的一人,从马上跃到马车上,掀开帘子便要进去。

  刚动手,便直接被踹下去。

  随之而来的高大身影将马车门口堵了个严实,目光睥睨的看向众人,那冷然沉怒的目光令人生畏。

  前方醉酒的男人愣了一瞬,很快又反应过来。

  “虚张声势而已,他们只有两个人,身上值钱的可不少,拿下就完事。”

  很显然,这群人是冲着他们身上的财物来的,颜绾书好奇的冒出个头,想看看是谁这么不要命,连燕青冥的主意都敢打。

  等她看见了说话的那人,目光顿了顿,嘴角扬了扬。

  不怕死的还真有,可不就是他们住的那家男主人。

  怕是从屋里出去,就直接找人回来了,真是赶巧了。

  颜绾书趴在窗户上,双手撑着下巴笑意盈盈的看热闹。那边的人因为她的出现而分了神,目光直直的看过去,阳光下的少女几乎晃瞎了眼。

  燕青冥回首看了一眼,目光沉沉。

  “回去。”

  声音平静,听不出喜怒,颜绾书撇撇嘴,收回了身子。

  外面哭爹喊娘的不少,转瞬就消了声,声音平静下一秒,男人从外面进来,坐在她身侧。

  马车哒哒的往卫宿城的方向去,身后躺了一地的人。

  马匹似是受了惊,不安的来回走动,最后竟是扬蹄嘶吼一声跑没影了。

  颜绾书掀开车帘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影还在扭动着,时不时传来痛苦的声音,见还有动静,她挑了挑眉。

  这位手下留情了。

  难得。

  燕青冥将人拉了回来,挑起她的下巴,目光微凝。

  “歪瓜裂枣的也值得你看?”

  颜绾书嘴角动了动,看个热闹也难。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这些歪瓜裂枣的对比,才能让我更加发现夫君的好。他们连夫君的指甲盖都比不上。”

  说着她叹了口气。“唉。”

  “叹什么气?”

  “夫君如此之好,我实在是羞愧难当,不过夫君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做配得上夫君的那个人,容貌出身是没有办法改变了,其他地方还是可以努努力。”

  燕青冥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胡说,挑眉:“比如琴棋书画?”

  “瞧夫君说的,如此肤浅之物,怎能配得上夫君。我别的不会,吃还是在行的。俗话说得好能吃是福,我吃的好,既给夫君带来福气,也能让旁人知晓,夫君对我的好。”

  颜绾书眨眨眼,说的是一本正经。

  见他不反驳,便开始得寸进尺。

  “夫君多疼疼我也是一样,我穿的光鲜亮丽,吃得好睡得好,万事舒心,不用说,旁人都知晓是夫君疼我爱我,自然也就般配了。”

  相反则是必然,就像那妇人,面容枯黄、愁死满面。

  燕青冥算是听出来了,前面都是铺垫,重点都在光鲜亮丽,吃好睡好。

  他拢了拢她的头发,声音放软。

  “娘子说的是,为夫继续努力。”

  颜绾书嘴角的笑意僵了僵。

  啧,不得了。

  这厮的道行越来越深,说这话时脸不红心不跳,半点也瞧不出是真是假。

  玩不过玩不过。

  马车行驶平缓,颜绾书窝在燕青冥怀里,不知不觉便睡着了,睡得时间不算长,恰好在进城时醒了过来。

  车身鼎沸的人声从四周传来,只是听听便知有多热闹。

  刚醒,她浑身没力气,不太想动,一直到进了客栈,才在燕青冥的搀扶下出了马车。

  一下车便看见了花蒙他们,守在客栈门口。

  花蒙看到她二人出来,顿时面露惊喜。

  “小夫人!”

  之前收到了他们的信鸽来信,花蒙他们哪也没去,没事就在客栈门口等着,这会儿已是傍晚,都觉得人不可能再来了,没想到转眼就瞧见了人。

  颜绾书看见花蒙没事,也放了心。

  几人进了客栈,花蒙早就备好了房,立刻就让小二备热水,又嘱咐后厨备菜,这一件件事,听的颜绾书是一愣一愣的,弯唇笑了一下。

  “辛苦你了。”

  颜绾书轻声道谢,与花蒙一块上了楼。

  花蒙不好意思的笑笑,转身时余光瞥见身后那位大佬表情不太好,神色顿了顿。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好像……貌似把这位爷的事情都做了???

  求生欲极强的花蒙顿时松开了搂着颜绾书胳膊的手,往后退了两步。

  “小夫人舟车劳顿,我就先不打扰你了。”

  话落,人跑的比兔子还快。

  乌才等人也知趣,只在开始露了面,后面直接没影了。

  燕青冥抬脚追上了颜绾书,带她进了屋里。

  等颜绾书和燕青冥二人在屋内,才反应过来,也是无奈的笑了笑。

  好像花蒙越来越怕燕青冥了,这厮最近不是挺温和的,也没做什么其他的事啊,也不知花蒙为什么这么怕。

  颜绾书收了心思,等热水过来去泡澡。

  的确是一路上舟车劳顿,村里的条件也不比这,能忍就忍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