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老师把腿扒开让你桶个够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时间:2021-11-25 10:0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两人在城外漫步时,王家却已经是鸡飞狗跳。王善泉拿了着纸条,想了想,再确认了一遍“你确定顾家要跑”

  “是,”前来禀报的男人恭恭敬敬道,“安排在他们府中的探子说,他们昨日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应当就是这几日了。”

  王善泉琢磨了一会儿,随后道“点兵备马,我们立刻去顾府。顾府人可都在”

  “今日暗桩被调了出去,暂时不知。不过这么晚了,他们明日又要走,应当都是在的。”

  “那立刻去顾府。”

  “大人,”幕僚有些犹豫,“就这么贸贸然过去,不大好吧”

  “无妨。”王善泉抬手道,“江城在朝中已经自顾不暇,陛下就等着找机会将他和梁王一网打尽,陛下不知梁王厉害,他动了江城,梁王逼反,等梁王反了,这世上哪里还有什么天子都是一群名不正言不顺的货色,到时候便是我们自个儿的天下。”

  “您说得极是,”幕僚思索着道,“到时候要增兵就得有钱,直接和这些富商要钱,他们怕是不会应允,得用些铁血手段。顾家富庶,过去又对大人多番羞辱,从他们开始,也是应当。”

  “照着陛下的意思,江城也就这些光景了。”王善泉思索着,随后道,“咱们先动手拿了顾家,等江城倒了,消息传过来,也差不多时日。今日若不出手,放着他们到了幽州,那白花花的银子到了幽州,就回不来了。”

  这样想着,王善泉打定主意,吩咐道“他不是一直嫉恨顾九思吗让荣儿去办这事儿。”

  王荣领了命,立刻点了亲兵去了顾家。

  这时顾朗华和江柔正准备睡下,江柔叹息着道“我心里总有些不踏实,总怕明日走不了。”

  “不用担心,”顾朗华劝着道,“咱们做得隐蔽,无论是准备路引还是装船,都是分开人来做,除了咱们一家人,谁都不知道消息。我准备了陆路水路两条路,到时候一条不通换另一条。咱们的路引水路走得,陆路也走得,别担心了。”

  “你说得”

  江柔话没说完,外面忽地传来兵马之声,两人对看了一眼,顾朗华警觉不好,立刻道“你带上必要的文书,领着柳夫人,赶紧从地道出去,一个时辰后我未赶到,你就开船。”

  “那你怎么办”江柔一把抓住顾朗华,有些焦急,顾朗华拍了拍江柔的手,温和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会想办法,你开船直接出淮南,在第三个停靠口淮城等我,我会想办法。”

  江柔匆忙点了点头,她知道此刻不能迟疑,便迅速开始收拾东西。

  而顾朗华走出门去,刚到大门前,便看见王荣领着官兵正和家丁争执,顾朗华站在门口,双手拢在袖中,朗笑道“王公子,稀客啊。”

  “顾朗华,”王荣带兵走在前方,冷笑道“你顾家可知罪”

  “王公子说笑了,”顾朗华有些疑惑,“我顾家向来本分,何罪之有”

  “梁王意图谋反,江城与其勾结,你顾家参与其中,你敢说不”

  “王公子,”顾朗华听着这话,淡道,“说这些话,你可有证据”

  “如今已有人证,物证就在你府中,一搜便知”

  王荣大喝,顾朗华听到这话,笑着道“王公子这话倒是有些意思了,也就是说您现在手里没证据,等着搜完我的府中,就有证据了既然没证据,你怎能说顾家有罪,既然顾家无罪,为何要白白被人搜刮一遭”

  “放肆”

  王荣怒道“如今我是奉命搜查,顾朗华,你不敢让路,是不是心虚”

  “我心虚”顾朗华大笑,“心虚的怕是你是你爹今日江尚书刚一出事,你王家便急不可耐上我顾府搜查,司马之心路人皆知不过是你王家眼红我顾府银两,寻着由头来抢劫罢了一堆山匪贼子,还打着朝廷的名义。我就问你,你说江尚书谋反,如今可是证据确凿他怕是方才入狱,你们就急急赶来了吧”

  江城必然不会已经定罪了,若是已经走到了定罪这一步,顾家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而且梁王谋反没有这么快,所以此时此刻,必然是皇帝已经想对梁王动手,干脆按了一个梁王动手的名,然后将江城秘密下狱。一切都是暗中的事情,还没放到明面上来,所以顾家做为商家不知道,而王家或许早就得了皇帝的命令做些什么,因此动手得这样快。

  顾朗华心里谋划着,面上丝毫不显慌张道“你王家想要找我顾家麻烦自是可以,不过王荣,你去同你爹说一声,今日他动了我顾家,当年扬州赈灾银两一事,他怕不怕。”

  听到这话,王荣面上愣了愣,顾朗华脸上毫无惧色,他一时竟也拿不准注意,顾朗华这是装腔作势,还是当真拿着王家的把柄。

  “王公子,”顾朗华看他面上露怯,大方道,“你年纪小,做不了这事儿的主,这事儿赶紧去问你爹去。”

  说着,他让人给他搬了凳子,倒了茶,悠闲坐在凳子上。

  而王荣咬了咬牙,抬手道“将顾府团团围住,一只鸟都不能给我飞出去”

  顾朗华和王荣僵持着的时候,江柔领着苏婉等人迅速从密道里出去。

  苏婉跟在江柔身后,有些不安道“顾夫人,我们这样走了,玉茹和九思怎么办”

  “我们先出去,我派人去寻他们。”

  江柔迅速道“您放心,不会有事。”

  江柔和苏婉沿着密道一路出去。

  一个月前才挖的密道,并不算长,一路只是延到顾家不远处一个铺子里,江柔领着人出了密道,便派人去找顾九思,然后领着人往码头赶过去。

  而顾九思这时候还在城外教着柳玉茹骑马,柳玉茹已经差不多学会小跑,这匹马性子温顺,顾九思带着她玩闹了一会儿后,便牵着马带着她往城门慢慢走去。

  离城门不远时,隐隐能够听到喧闹之声,他笑着回头同柳玉茹道“扬州就是这点好,不管多晚,都这么热闹。”

  柳玉茹笑着应声“是啊,也不知道去了幽州,有没有这样的繁华。”

  柳玉茹刚说着,就见杨文昌和陈寻从前方疾驰而来,顾九思拉停了马,站在原地,皱起眉头。

  他直觉两人这样去而复返不是什么好事,他心中忐忑,却也没表露出来,就看两人一路飞奔到顾九思身前,陈寻焦急道“九思,你家被官兵围了。”

  “被官兵围了”

  柳玉茹惊喝出声,随后立刻道“谁带的人”

  “是王荣。”

  杨文昌皱着眉头,拉扯着几个人到旁边暗处草坪,杨文昌迅速道“你现在不宜回府,不如先在城外留着,我们在城里帮你打听着情况。一旦有动静我们立刻通知你。”

  “不必了。”

  顾九思打断他们的话,他心乱如麻,用了好大力气,才镇定下来,随后道“你们不必替我打探消息,也绝不要和我们有任何联系,立刻置办一些财产,先出扬州城去。”

  “九思,”陈寻有些担忧道,“这是发生什么了”

  “我一时半会儿说不清,”顾九思急促道,“你们只需知道几件事,扬州城或许有乱,王荣打算找富商开刀,他与我有仇,你们又向来和我交好,怕是不会轻饶你们,你们速速带着家人离开扬州,看着情况若是不对,立刻离开淮南”

  “至于吗”陈寻有些结巴,似是不可置信,“王善泉就算是节度使,也不能这么目无王法吧”

  “要是天下乱了,哪里还有什么王法”顾九思抬头看了陈寻一样,杨文昌面露震惊之色,随后他一把抓住顾九思,严肃道,“你说的可当真”

  “绝无儿戏。”顾九思冷静开口,杨文昌面上恍惚了一瞬,随后他立刻道“陈寻,我们立刻回去通知家里离开。”

  “九思,”杨文昌转过头来,认真看着顾九思,他一时似乎想说很多,然而许久后,他却与顾九思狠狠拥抱了一下,随后红着眼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相见,望君珍重。”

  顾九思原本大大咧咧的性子,在这一刻竟也有些伤怀,他点着头,叹息道“去吧,日后平稳了,我还回来找你们喝酒。”

  杨文昌和陈寻翻身上马,疾驰离开。

  柳玉茹抓着缰绳,看着扬州的方向,她心里系着苏婉,却还要强作镇定,她低头看向顾九思,开口道“郎君打算如何”

  “我们先去码头。”

  顾九思神色平稳“我父母必有办法,他们若没有办法,我们去了也没用,我们到码头等着,等他们来了,即刻开船就走。”

  柳玉茹有些着急“可是”

  顾九思翻身上马,他抓住缰绳,抬手握住她的手,他的手有些颤抖,可他还是道“玉茹,我们去码头。”

  那一瞬间,柳玉茹骤然明白。

  他也在怕,也在挂念。

  她不知道是什么逼着他成长,她只是蜷缩在他的怀里,感觉夜风夹杂着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们两个像是在寒冬里互相依偎的小动物,她依靠他,而他则是把怀里这个人当成了一种信念,她束缚着他,不让他做出傻事儿来。

  城外距离码头不远,两人一路狂奔到了码头,顾九思找到了原本安插在码头上的人。这艘船是顾朗华悄悄买下,他和漕帮的人熟悉,就把船挂在了漕帮的名下,因此王荣就算知道顾家要走,也想不到顾家会在漕帮里有一条船。

  顾九思让早准备好的人全都上了船,然后开始清点人。接着他们就两就坐在甲板上,静静看着扬州的方向。

  夜里坐在船上,风就更冷了,顾九思抬起手,揽住她,为她遮挡着风。

  “我有点害怕。”

  柳玉茹看着扬州灯火通明,她的声音飘在夜里“我娘在还在那儿,我好怕她走不出来。”

  “我也是。”顾九思苦笑,“我爹娘都在那里,我好怕他们没有办法。我派了人进城了,如果天亮前没有带消息回来”

  顾九思抿唇,好半天,才颤抖着声道“我们就开船。”

  柳玉茹不敢说话,她紧紧抓着顾九思。

  她知道顾九思这个决策是最理智的,可是她做不到。

  她娘在那里,她怎么可能在这时候开船

  有些话她说不出口,可是她心底却是明白的,如果这时候和顾家脱离了关系,她因着柳家和苏家的缘故,或许还是能活下来的。

  可是她说不出口。

  她前一刻才想着,才想着要在顾家过这么一生,此时此刻,当顾家落难,她又要同他说弃他而去

  她做不到。

  于是她只能静静看着面前少年,而顾九思看着她含着眼泪的眼睛,却似乎是读出了她眼里的意思。

  他轻轻笑了,柔声道“若是一封休书就能让你安枕无忧,我巴不得给你,可玉茹,不行的。”

  他含着眼泪“人心哪里这么好如今皇上逼了梁王,梁王谋逆不日在即,皇帝天高地远,不知梁王深浅,其实以梁王实力,打入东都不过早晚之事。各地节度使早就已经有了各自的心思,谁都不会管东都,到时天下大乱,节度使手掌兵权,便是一地之王。天下混战,王家岂止是要找顾家一家的麻烦他要的找的,是整个扬州富商的麻烦,是银子,是钱。扬州很快就会成为地狱,你一个弱质女子,我怎么能留你在那里”

  柳玉茹被他说愣了。

  可她反驳不了。她知道顾九思估得没错,王家哪里是为了那么点仇怨大动干戈王家是盯上了顾家的钱啊

  柳玉茹内心凉成一片,她整个人绝望下来,她感觉自己像是飘在水里的水草,被人斩断了根。

  她这一辈子的牵挂就是苏婉,要是苏婉有了事,她这一生,还挂念着谁

  她想着梦里王荣对待江柔的手段,整个人如坠冰窟,她不自觉哆嗦了一下,顾九思忙将她抱在了怀里。

  “你别怕,”他笨拙道,“我娘很聪明,你娘会没事儿的,我们都会没事的。咱们只要等着就行了,玉茹,你看看我,”顾九思叫着她的名字,柳玉茹呆呆抬眼,看着顾九思,顾九思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们所有人都会没事的,信我,嗯”

  柳玉茹不敢说话,可是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相信这个人成了习惯,她居然就觉得,在这样的绝境下,也有了那么点希望。

  她缓慢的点了点头,顾九思舒了口气,他抱紧她,他抱得很紧,仿佛是在从她身上汲取某种力量。

  他们就这么静静等着,等到半夜,他们听到了急促的马蹄声。两个人猛地站起来,赶紧到了船边,然后就看到江柔骑着马,带着许多人赶过来。

  “他们来了”

  柳玉茹高兴出声,眼泪顿时落了下来,她回头看向顾九思,高兴道“来了他们赶上了”

  顾九思静静看着远处,好久好久,他才反应过来,猛地退了一步,坐在了地上。

  “来了就好。”他虚脱道,“来了,就好。”

  说着,他深吸一口气,就地打滚,然后翻身起来,跑到船舱里道“人来了,准备开船了”

  喊完这一声,他回到了甲板上,然而扫视一圈,他却发现了不对劲,提声询问江柔道“娘,那个糟老头子呢”

  江柔的手微微颤抖,她克制着情绪,指挥着人上船,顾九思顿时察觉到不对,冲上前去抓住江柔的手道“我爹呢”

  “他还在府里。”江柔扭过头去,看着江水,故作平静道,“咱们等着,再过一刻钟他不来,我们就开船。他会走陆路,我们出了淮南,在淮城接他。”

  “他怎么出来”顾九思急促发问,“他如今还在府里,必然是为了给你们拖延时间和王荣周旋,你们走了密道,王荣盯着他,他不可能走密道暴露你的行踪,他又如何出来”

  “你别问我了”江柔颤抖着声道,“他说能来,那就是能来”

  顾九思愣了,江柔推开他,急急走了进去。

  顾九思站在船头,一句话没说,柳玉茹安置好了苏婉和芸芸都上来了,她走到顾九思旁边,柔声道“九思,人都到了吧方才我瞧见了婆婆,公公呢”

  顾九思被柳玉茹的话唤回了神,他压着颤抖着的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他马上就来了。”

  说着,他整了整柳玉茹的衣衫,温和道“你先去休息吧,我想在甲板上再看看扬州城,等我爹来了,我们就走了。”

  “那你多看看,”柳玉茹叹了口气,“我去看看该带的文件都带好没。”

  开船之前,要将必要的东西检查一遍。江柔如今情绪看上去不是很好,柳玉茹便去检查东西,等回过头来,便见甲板上已经不见了顾九思。

  柳玉茹愣了愣,她进了船舱,四处寻着顾九思,然而却都没见着,等进了他们的屋里,她就看见上面留着的一封信。

  是一封放妻书。

  上面端端正正写了顾九思的名字。

  “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峨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弄影庭前,美效琴瑟合韵之态。”

  “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数月欢喜,便献柔仪。伏愿娘子千秋万岁。”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