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太大了快拔出去老师受不了了 考得好数学老师今晚就是你的

时间:2021-11-25 10:0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周烨听着这话,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顾公子能来,在下已是感激,哪里还有晚不晚的”

  顾九思笑了笑,直接道“周兄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不必客气。”

  说着,顾九思转过头去,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看向去不过三十出头,个头瘦小,似是有些畸形,一只眼用黑布遮掩着,让人瞧着便觉得有些阴冷。

  顾九思瞧着对方,却是道“竟然是惊动了杨老板,看来这次事儿不小啊。”说着,顾九思往前探了探,似乎是同对方十分熟悉一般道,“杨老板,是我这哥们儿在赌场里输太多了”

  “是呢,”杨老板笑起来,面上露出几分古怪,“这次这位范小公子,输得可不是小数目,九爷确定要管”

  顾九思转头看向周烨,周烨僵着声,小声又迅速道“那是与我一同出来的公子,身份尊贵,绝不能有失。今日我们要离开扬州,他想要见识见识扬州风情,自个儿大清早来了赌场,然后这里的人带着他赌什么跳马,他以为这只是普通下注,谁曾想”

  听到跳马,顾九思顿时变了脸色,柳玉茹有些好奇,小声道“什么是跳马”

  “就是赌大小,”杨老板笑起来,解释道,“二两银子开局。”

  “二两银子”柳玉茹睁了眼,有些莫名,“二两银子,就算是赌一夜也赌不上多少钱吧”

  至少不该是让周烨坐在这里的数目。

  “开局二两银子,”顾九思神色严肃,张合着手中折扇,解释道,“但是,每过二局,就要加钱。第一局二两,第二局四两,第三局十六两,第四局十六个十六两,第五局二百五十六个二百五十六两,以此类推每一局新开,便叫一马,因此叫跳马。”

  听到这话,柳玉茹瞬间明白过来,她下意识就道“小公子赌了多少局”

  “六局。”

  杨老板笑眯眯道“在下是个厚道人,零头钱便不算了,四十二亿两白银,九爷,”对方道,“您要帮着周公子垫付吗”

  这是不可能的。

  四十二亿白银,便就是一国几十年税收都没有这么多

  顾九思张合着小扇,斟酌着道“杨老板,您这就是玩笑话了,这个数额,普通人哪里会给您这样赌,就不怕官府怪罪吗”

  “顾大公子不必拿官府压我,”杨老板淡道,“在下做的是明码标价的实诚生意,赌钱这事儿,愿赌服输,便就是告到官府去,也是我的道理。这位范小公子一时凑不上钱,在下可以理解,把借条打上,先付三千万两,余下的,这一辈子慢慢还也无妨。”

  众人对视了一眼,四十二亿是绝对没有的,可就算三千万也是勉强,怕是把周烨的家底掏空了,也没有这个数额。

  周烨有些愤怒,他怒道“你这是骗他年纪小”

  “年纪小就能欠债不还了”

  杨老板淡淡抬眼“年纪小就能为所欲为他年纪小不懂事儿是你们教得不好,没有让我们赌坊来给他让路的道理,规矩就是规矩,今个儿他若不给钱走出了我们三德赌坊的门,日后个个学着他,我们的生意怎么做”

  说着,杨老板抬手将飞刀甩到了那少年脚边“要么卸了四肢,要么欠债还钱,总得给杨某一个说法。”

  这话出来,整个气氛都僵了。杨老板身后的人都亮出了刀子,柳玉茹有些害怕,她头一次见到这种阵势,手不由得微微发抖,但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一点,看上去不要太过丢人,她在心里反复默念告诉自己“没事,别怕,他们不会怎样”

  但是刀光不知道怎么,总落进她眼里,她心跳不自主快了许多。

  而周烨比她更紧张,他捏着拳头,全身肌肉绷紧,似是随时都要动手。

  杨老板眯起眼,周烨的手下意识放在了腰上,柳玉茹盯着这一切,便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一只手突然覆在了柳玉茹手上,顾九思歪在椅子上,声音懒散道“不就是钱的事儿吗,这么严肃做什么你们瞧,都把我这小娘子吓成什么样了。”

  说着,顾九思抬眼,带了几分责怪看向杨老板道“杨老板,女人胆子小,你别这么吓唬她。”

  大伙儿没说话,众人都是蓄势待发,可唯独就是顾九思一个人,还是平日那吊儿郎当的模样,他甚至还有闲情逸致,似是觉得柳玉茹的手十分好玩似的,细细拨弄着她的手指。

  杨老板盯着他,目光似是不善,他却是瞧都没瞧一样,仿佛是完全没看到一般。大家一时半伙都捉摸不透,面前这个男人,到底是傻到根本对四十二亿白银没什么概念,还是说真的胸有成竹,对这事儿没有半点压力。

  柳玉茹被他握着手,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舒开了,她垂着眼眸,静静等着对方回话,过了好久后,杨老板突然笑了。

  “那顾大公子的意思是,这钱,您帮他还”

  “还啊。”

  顾九思直接道“愿赌服输,欠钱就还,江湖规矩哪里这么容易废的。”

  “顾公子”周烨急了,他忙道,“在下”

  “没事儿,”顾九思推开周烨,往前探了探身子,却是道“只是在下赌性来了,还钱之前,也想同杨老板赌上一把。”

  杨老板冷着脸,没有说话,顾九思手搭在桌上,倾着身子往前道“听说杨老板能听声辨骰,九思不才,还请杨老板与我,再赌一次跳马。”

  杨老板盯着顾九思,过了许久后,他却是笑了“顾大公子年轻气盛,为了朋友,总会做些糊涂事儿。虽然顾家家财万贯,可杨某觉得,还了四十二亿白银,顾家再赌一次跳马,恐怕不大可能。”

  “杨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顾九思直接道,“跳马这规则,只要开赌,就没有回头路,赌的哪里是钱赌得就是全部家当,还有命。您觉得这范小公子的命值三千万,于是四十二亿变三千,那您看一看,我顾九思值多少,能同您赌多少局”

  听着这话,杨老板眯起眼。

  顾九思笑着伸手“杨老板,就这一早上,您若赌赢了,至此之后,淮南再无二人能与您匹敌,从此您便是富可敌国一生荣华。”

  “若是输了”杨老板小声道,“那就是倾家荡产,流落街头。”

  “不一定啊,”顾九思提醒道,“您还有四亿白银没收回来呢。”

  杨老板听着这话,却是笑了“杨某虚长大公子几岁,一生见过的大风大浪比大公子见过的多太多,杨某倒是敢赌,只是少夫人,”杨老板将目光落到柳玉茹身上,“您确定,真的要大公子赌吗”

  柳玉茹的手微微颤抖,她抬眼看向顾九思,顾九思静静瞧着她,那一眼沉稳又安静,没有半分颤抖。

  柳玉茹觉得自己是疯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顾九思这么瞧着,她竟就诡异觉得。

  他能行的。

  他一定有什么法子。

  她要相信他,他肯定行。

  于是她荒唐出声,那声音还带了颤音道“赌”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