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老师办公室疯狂娇吟迎合 老师太大了~轻一点漫画

时间:2021-11-25 09:5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柳玉茹生平没恨过几个人。

  便就是张月儿,她也不过就是大家利益不同,谁也算不上个好人。

  然而这一刻,她却是真真切切记恨上了顾九思。

  听了家丁说顾九思的态度,联合着顾家近来的动向,她大概能猜测出,应当是顾家打算给顾九思找一个合适的人,结果顾九思自个儿不乐意,然后他放话要娶她被人传到了顾家的耳朵里,于是顾家人干脆先斩后奏把亲给定了。她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年,就因为顾九思一句话,全毁了

  柳玉茹觉得有无尽的委屈涌上来,带着深深的无力感,她深切感受到,所谓命若蝼蚁的感觉。

  她的一生,在顾九思、顾家眼里,也不过就是一句玩笑话罢了。

  她不知道顾九思会不会帮她,甚至于她猜想着,在顾九思的想法里,或许她还是攀龙附凤嫁到他家的。

  而事实上,顾九思的确也是这么想的。

  他不明白柳玉茹为什么会突然同他定亲,就算他父母上门提亲,她也大可拒绝,怎么就同意了呢

  她不是要跳湖么

  她这样有心计的女人

  想到这里,顾九思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他不由得猜想,柳玉茹不是看上了他家,所以这一切都是她算着来的吧

  若真是如此,顾九思也毫不意外,他对于柳玉茹的心机,没有半点轻视。

  他气势汹汹回了家,直接冲到了自家房门前,怒道“爹顾朗华糟老头子你给我出来”

  顾朗华和江柔才刚刚起床,便听见自家宝贝儿子在外大吵大闹,顾朗华气得从床边立刻找出了棍子,怒道“小兔崽子又无法无天了”

  说着,他冲出大门,怒吼了一声“你还敢回来”

  “柳玉茹怎么回事”

  看着顾朗华的棍子,这次顾九思半点不虚,他手里拿着柳玉茹的信,没有半点退让道“你们去柳家定亲了怎么都不同我说一声”

  “说一声你是我儿子”顾朗华气得口不择言,全然忘了最初的打算,怒道,“婚姻大事自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让你娶谁就娶谁,你还要造反”

  “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吗,”顾九思当即大喝出声来,“我不同意的亲事谁都不能勉强除非我说要娶,不然就算你是我爹,我也绝对不会屈服”

  “可是,”江柔看见父子两针锋相对,有些犹豫道,“这姑娘不是你要娶的吗”

  “我什么时候要娶了”顾九思一脸莫名其妙,旁边管家赶紧出来提醒他“公子,就是在胭脂铺的时候呢,许多人都听到了。”

  “是啊是啊,”站在江柔身后的侍女赶紧出来补充,“全城人都知道了。”

  顾九思懵了,他想起来了,片刻后,他有些气弱道“我,我那是玩笑话,这也能当真”

  “婚姻大事岂容玩笑”顾朗华摆出姿态来,叱喝道,“说了话就要负责,不然你这不是败坏别人名誉吗你平日小打小闹我可以不管你,你要真败坏了姑娘名誉,那就是一辈子的事儿”

  “那她嫁给我不是一辈子的事儿”顾九思顿时反驳,随后他摆手道,“我不管,赶紧去把婚事退了,她马上就叫嫁给叶世安了,你们胡闹些什么”

  “你是担心这个啊,”江柔顿时善解人意起来,她以为儿子是因为柳玉茹要嫁给叶世安、不愿仗势欺人所以按压住自己的心意,于是她忙解释道,“我们提亲的时候打听过的,没有这回事,柳家说了,柳小姐心仪的是你啊。”

  听到这话,顾九思感觉像是有天雷轰过他脑子一样。

  柳玉茹喜欢他

  柳玉茹不喜欢那个前途无量君子端方的叶世安,反过头来喜欢他这个不学无术赌钱闹事的纨绔子弟

  脑子坏掉了吧

  但很快,顾九思就反应过来。

  柳玉茹脑子没坏。

  毕竟,比起叶世安来说,他们顾家更有钱,规矩更少,而且他是独子,又总是让父母操心,嫁给他之后,他娘一定会把生意和中馈交给她来把持。

  柳玉茹嫁给他,从钱这件事上来说,可真是一点都不吃亏。而他虽然爱玩一些,可是除了爱玩,也没其他毛病,如果就是冲着钱,嫁给他比嫁给叶世安好太多了。

  一瞬之间,顾九思突然觉得柳玉茹这女人真是让他恶心透了。他顿时觉得,或许柳玉茹要嫁给叶世安这个消息都是她故意放出来迷惑他的,就是为了接近他,让他关注她,给他下套

  他一想就怒火中烧,立刻道“我不管怎么样,这门婚事我不要,我不娶她”

  “胡闹”这次顾朗华拿出了从未有过的威严,怒道,“亲已经定了,你要是把人家亲事退了,你让柳小姐怎么办你这就是毁了柳小姐一辈子”

  “是她毁了我一辈子”顾九思怒喝出声,“我要娶也要娶个我喜欢的,我凭什么被她这么算计着、被你们这么逼着娶她”

  “我逼你”顾朗华冷笑出声,“非她不娶是不是你说的”

  这句话让顾九思哽住了,片刻后,他反应过来“这话也能信”

  “男子汉大丈夫,敢说就敢做,做不到就不要说。你说非她不娶,我们如今给你娶回来了,你若要退婚,你可要想好了,这姑娘的一辈子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顾九思完全不能理解,“她该找个喜欢的人,该做喜欢的事儿,退了婚就退了婚,退了婚她还能白绫一条短剑一把抹了脖子她一辈子除了嫁人就没其他事儿了你们简直是莫名其妙”

  “九思”这一次,便是一贯宠爱他的江柔都忍不住了,她皱起眉头,训诫他,“女子与男子终究不同,你若退了她的亲,你要别人怎么看她别人怎么说她谁又会娶她九思,难道你会娶一个退过婚的女人”

  “我若喜欢她我怎么不会”顾九思顿时出声,顾朗华和江柔都愣了,这一刻,他们彻底明白,自己这个儿子,在他们一贯放纵宠爱的培养下,一直有着和这个世道格格不入的想法。

  他离经叛道,自然会觉得一切与他不同的人,都是懦弱无能。

  江柔无法与他辩解什么,许久后,她只能无奈道“九思,玉茹与你不同,她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家闺秀,她没有你这样的勇气,或许你今日退婚,明日她就会因羞愧自尽。”

  “那你们为什么这么这么着急定亲”顾九思冷冷看着江柔,江柔叹了口气,走下台阶,温和道“你舅舅之前便已来信,要带你入东都,给你安排个位置,看有没有机会被公主殿下看上。可尚公主这事儿,便是毁了你半生前途,驸马就是听着好听,但一辈子不能有实权,只能指望着公主脸色过日子,过得憋屈。你舅舅的性子你不了解,他提了这个要求,等他真的过来,我们也拦不住他带你走。所以他来之前,我们得帮你把亲事办了。你一直以来也没个看上的姑娘,好不容易看上了,我们只想着赶紧先定下来。”

  “胡说八道我不走,舅舅还能逼我”

  顾九思神色桀骜,江柔苦涩笑了。

  “九思,人一辈子,总是有许多迫不得已。哪怕是我们这样的人家,权势面前,也只能是迫不得已。”

  顾九思冷笑出声“借口”

  顾朗华看出顾九思是听不进去了,他也不和他多说,直接道“你要是听不明白,就给我滚回房间里去思过,你也不用想了,就老老实实等着成亲”

  “我不成亲”顾九思立刻道,“我要退婚,我这就去”

  “来人,给我压下”顾朗华大喝一声,庭院里的侍卫顿时朝着顾九思冲了过去,顾九思在人群中左躲右闪,整个顾府的侍卫都涌了过来,闹腾了许久,才终于把顾九思压住,捆了个严严实实。

  “把他给我关房里去,成亲之前就给我关着谁都不能把他放出来”

  所有人都看出顾朗华是气急了,就看见顾九思被人压着,东踹一脚西打一头被压了回去。

  顾九思在房间里,骂了一个早上,他嗓子都骂哑了,终于才停下来,他拿着柳玉茹的信,闲着没事儿,看着柳玉茹信上的内容。

  不得不说,柳玉茹这信写得倒是挺好的,言辞恳切,一副小女儿家姿态说了自己在家里的委屈,然后请他帮忙搞定地契的事儿。

  他看着这信,气得笑了,觉得柳玉茹的算盘打得啪啪响。但是气了一会儿后,理智让他分辨出来,柳玉茹这信里,有八成的确也是真的。

  柳家那乱糟糟的一家子,大家都清楚,他也不傻,他家上去提亲,给这么多钱,柳家肯定要争疯了。

  他是看不上柳玉茹,可他更看不上柳家,一想到白花花银子要给那宠妾灭妻的柳宣和那上不了台面的妾室,他就不高兴。他想了一会儿,让人把江柔叫了过来。

  江柔过来时,看着顾九思盘腿坐在床上,他一开口,沙哑的声音令江柔顿时心疼的不行,忙道“儿啊,我让人给你炖雪梨汤去。”

  “那个,娘,”顾九思坐在床上,神色有些不自然,“我有件事儿,要拜托你。”

  “你说。”

  “那个,”顾九思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特坦荡一件事,不知道为什么就变得有那么几分说不出的奇怪味道,他不敢看江柔,故作不在意道,“既然成亲这事儿改不了,那个柳玉茹,也算半个顾家人了,他们家你也知道,这些聘礼估计都得落在那个什么小妾手里,我想着怪恶心的。你”

  “我明白,”听着顾九思说这话,江柔顿时笑起来,她心里颇为宽慰,觉得顾九思终于知道心疼人了。虽然嘴上说不愿意,但实际上还是关照柳玉茹的。于是她忙道“这事儿我想过了,所以这次聘礼里最贵重的就是那几亩田和东街的铺面,但这些我都落了她的名儿,等地契盖了红印,我还得送过去,等到时候我会再敲打一下他家嫁妆的事儿,指名要柳小姐的亲娘来操持这事儿。”

  听到这话,顾九思放心了不少。

  他还觉得有些别扭,撇撇嘴道“就随便照看一下,她家那小妾太恶心,我没有其他意思的。”

  “是是是。”江柔抿着笑,“我明白呢。”

  顾九思和江柔的打算,柳玉茹是不知道的。

  她搞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后,也不再指望顾九思。就让她母亲安排了芸芸在房里侍奉,结果当天晚上,柳宣就留宿在了苏婉这边。

  苏婉亲自安排了芸芸,照着柳玉茹的话,没立刻抬了芸芸的身份,就让柳宣日日到苏婉这边来找芸芸。柳宣心中有鬼,也不敢同张月儿说,就日日借着找苏婉的名头,跑来找芸芸。

  芸芸是个嘴甜的,哄得柳宣全然不知了天南海北,而苏婉也放下了过往的架子,显得异常端庄大方。柳宣不由得对苏婉有了怜惜之情,觉得自己过往对苏婉太过了些。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柳家和顾家都忙着筹办婚事。顾九思被他爹关着,柳玉茹就每日练着字,求个平心静气。

  半个月后,江柔上门来,将田契地契亲手交过来。

  上门送钱的,柳宣自然盛情接待,江柔和张月儿、柳宣说了一会儿话后,突然道“如今过了这么久了,还没见过柳夫人和大小姐呢。”

  听到这话,张月儿面上一僵,若放在以往,柳宣就以苏婉身体不好为由打发了。然而近来他对苏婉心里存着几分愧疚怜爱,他心知苏婉定想亲自操持柳玉茹的婚事,于是他轻咳了一声,在张月儿诧异的目光下,同下人道“将夫人小姐请过来。”

  张月儿心下有些慌乱,没多久,柳玉茹就扶着苏婉进门来。

  江柔这才看见柳玉茹。

  大家都说柳玉茹生得平常,但江柔却看出来,柳玉茹其实脸骨生得极好,只是脸蛋尚未张开,看上去带着写稚气,五官没有立出来,便显得平常。若是她日后眉眼长开了,那也是个清雅美人。

  柳玉茹扶着苏婉进来,一举一动都显得十分规矩,虽然是生在柳家这样的小门小户,却不逊色她在京都见过的大家闺秀半分。

  这都是柳玉茹在叶家刻意学来的,叶家清贵门第,对孩子的教养都极好。

  柳玉茹感觉到江柔在打量她,她没有抬眼,规规矩矩立在苏婉身后。

  江柔笑着和苏婉寒暄了一阵,随后才道“这都快忘了,今日我是将聘礼中的田契和地契送来的,本来按理说,聘礼是要下到柳家,本该留给玉茹的兄弟,但玉茹也没个亲兄弟。再加上,我们又想着,这次我们家给的聘礼数额太大,玉茹的嫁妆你们也难凑,于是便干脆将这些铺面良田都落在了玉茹的名字上,你们在随便陪嫁些金银,便也就罢了。”

  “什么”听到这话,张月儿猛地抬头,诧异出声,“你们将田契地契的名字落成了玉茹的”

  别说张月儿,柳宣的脸色也不太好。

  江柔面色不变,而苏婉和柳玉茹则是全都呆了。

  好半天,张月儿先反应过来,艰难挤出一个笑容“江夫人说笑了,玉茹还有两个弟弟,怎么能说是没有兄弟呢”

  “弟弟”江柔有些诧异,她露出愧疚的表情来,“那是我没搞清楚了,之前听说大夫人只有一个女儿,名下也未抚养其他孩子,原来大夫人还有其他孩子”

  “未曾。”这次苏婉开口了,她不是个会转弯的,虽然无子这事儿是她心头的伤,可此刻却也觉得,江柔说得对极了。她面色不改,平静道,“我名下没有其他孩子。”

  江柔面露疑惑,看向张月儿,柳宣轻咳了一声“那个,我两位儿子,都是月姨娘所出。”

  听到这话,江柔低下头,用帕子轻轻捂了一下嘴,似乎是笑了,又生生克制住。她这一副模样,看得在座的人心里都有些微妙,尤其是张月儿,更是莫名觉得,江柔似乎是在笑话自己。

  而柳宣也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江柔什么都没说,他便觉得自己似乎是闹了个大笑话。

  “咳柳老爷,”江柔抿唇,笑着抬头道,“嫡庶有别,哪个大户人家,会用庶子继承位置的凡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哪怕正房无子,也是要正房从妾室名下挑选出一个孩子来,过继到自己名下,然后作为嫡子抚养长大。这个玉茹是嫡女,身份不一样。”

  江柔这一番话说出来,众人脸色都变了。

  他们家的情况,外人都知道,只是大家从来不说,毕竟,谁闲着没事管其他人家的事儿顶多私下议论一下。

  这么明着打脸的,还是头一次。可打了又怎么样这是顾夫人,是扬州首府顾家,他们又能怎样

  柳玉茹低下头,憋住了笑,她头一次觉得,嫁给顾家,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头一次遇见一个女人,能这么气定神闲喝着茶,把她爹和姨娘的脸,打得啪啪啪作响。

  苏婉的手微微颤抖,她感觉有种从未有过的快意。

  而这时张月儿反应了过来,她忙道“那,就算不落玉茹的兄弟,也该落在我们老爷名下啊你们下了聘礼,落在玉茹名下,不是又带回去了吗”

  “月夫人,”江柔听了张月儿的话,笑眯眯道,“这就是我考虑的第二点了。我们顾府若将田契地契落在了柳老爷名下,不知道柳府的嫁妆,打算给多少呢”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