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 同事送我回家在车里做了

时间:2021-11-24 15:0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韩世峰原指望有好消息,三日之后与孙浩见面却是一脸愁容的回到了家中,王氏见丈夫神色便知不好,忙上前询问,

  “老爷,前头说的那事如何?”

  韩世峰摇头,

  “只怕是不成的!”

  前头弄那两个名额已是费了偌大的力气,如今孙浩再去求山长,却是得了个铁面无私半点不循情的回复!

  王氏听了也是皱眉,

  “这要如何是好?要不然再托人去山长面前说说?”

  韩世峰摇头道,

  “关山长素来不循私情,前头能给两个名额已是特例,又有如今老大还要在书院之中就读,不好多烦山长,若是弄个不好惹得他老人家动怒,两个名额统统收回,反倒弄巧成拙了!”

  王氏听了愁得不行,

  “这要怎么办?真让绮儿回家来?”

  韩世峰长叹一声,

  “也只能如此了!”

  晚饭之后,韩氏夫妻叫家中人到书房说话,四个女儿并姨娘苗氏都在坐,只留了小丫头在外头守门。

  韩世峰见着几个女儿眼巴巴的瞧着自己,肚子里原本想好的说辞却是倒不出来了,端坐上方踌躇半晌才开口道,

  “老三,前头去你叔祖府上时,蕾堂姑所说之事,想来你是知晓的?”

  韩绮早猜到今日这阵仗只怕就是为了那日的事儿,实则这几日她也是反复思量过,心里早有定计,当下应道,

  “父亲,那日蕾堂姑所言,女儿是知晓的,想来这几日父亲与母亲愁眉不展必是为了此事,女儿不愿父母为难,以后便不去那承圣书院,将这名额让出来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神色各异,苗姨娘大惊,她却是不知其中原委的,忙伸手拉了韩绮的袖子,

  “好好的怎就不去了,三小姐可是被先生责骂了?”

  韩纭听了却是忿忿不平嚷道,

  “姨娘,三妹妹在书院里好着呢,先生们都喜欢她,是族叔祖一家子要逼迫我们让出名额来!”

  转头又冲韩世峰嚷道,

  “父亲,为何就任人欺负我们,三妹妹学问这么好,您忍心让她就这么半途荒废了?”

  “这……”

  韩世峰面上一难,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女儿的问话,王氏见状忙呵斥道,

  “韩纭,怎可如此造次,若是还这般没有规矩便回房呆着去!”

  韩世峰微微叹息刚要说话,一旁的韩绣出言道,

  “父亲,母亲,三妹妹学问做得好,比我强上不知多少,如此退学实在可惜,倒不如女儿退了吧,左右明年女儿便要出嫁了!”

  “这……”

  韩世峰闻言与王氏对视一眼,私心里他其实也是如此想,只韩绣乃是嫡长女,他一不能不顾大女儿,二还要顾忌嫡妻这头,这念头在脑子里打转却是不能说出口来,王氏听了果然立时摇头,

  “正是因着你要出嫁,更不能从书院里退学!”

  那头徐家早知晓女儿在承圣书院,这般无缘无故的退了,婆家问起来,他们也不好将家事外扬,平白惹人猜疑!

  更有最紧要一点,王氏的心中还是嫡庶有别,便是韩绮的书读得再好,也不能越过女儿去,若是让大女儿退了,只有一个名额让韩绮占了,她年纪更小,以后二女儿到出嫁都不能再入书院了,总不能自己膝下两个亲生的让她一个妾生的吧!

  韩世峰也是明白这一点,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转头避过苗姨娘投来的乞求眼神,对大女儿道,

  “你母亲说的对,贸然退出来,引得徐家猜疑予你婚事不利!”

  “可是……”

  韩绣转头瞧向韩绮,伸手握住她的手

  “三妹妹……”

  韩绮伸出另一只手拍拍她的手背,柔声应道,

  “父亲,母亲,不必大姐姐相让,女儿心意已决,明日就去向先生请辞!”

  韩世峰与王氏闻言心下虽是松了一口气,却又觉着不忍,

  “三姐儿……”

  韩绮笑道,

  “女儿家读书不为科举,不为治国安邦,识得些字,明白些道理就是了,女儿本乃是庶出按理没有这福气,如今是父母垂怜才让女儿能入学受明师教导,虽不过几月但已是受益良多,女儿心下很是满足了,这一回的事儿,依女儿看来却是桩好事儿,左右一个名额让出来,得了叔祖的欢心,以后父亲在官场上也多了一分助力,予父亲予我们一家子也是大有好处的!”

  她这一番话说出来,听得韩世峰点头欣慰道,

  “果然还是我们家小三儿明白事理!”

  王氏听也是叹道,

  “好孩子!”

  苗姨娘虽不知其中蹊跷,却听懂了女儿再不能入书院读书,不由的泪珠儿滚落,只不敢当着老爷夫人啼哭,只取了帕子来捂脸,

  “我可怜的绮儿……”

  韩绣与韩纭却是为三妹妹打抱不平,

  “他们真是欺人太甚!”

  “堂堂一个四品官儿,还是族中长辈,竟如此欺压我们!”

  韩绮一面回身安慰姨娘,一面笑道,

  “姐姐们不必生气,我在家中一样可读书认字,有父亲与大姐姐,便是不去书院也不比旁人差的!”

  如此这般,韩绮几番说辞总算将家人安抚下来,韩世峰见事儿已说定这才开言道,

  “今日之事已做定论,你们虽是心头不满,但也切不可与外人说道!”

  王氏应道,

  “老爷放心,女儿们虽年幼但也是知轻重分寸的,她们自然不会对外头说道!”

  “嗯!”

  韩世峰这才点头打发了众人回去歇息,独留了韩绮在书房之中,却是对着她长叹一声道,

  “绮儿,倒是父亲对不住你了!”

  韩绮笑道,

  “父亲说得那里话来,女儿前头所言并不是虚言,这名额舍了便舍了,不过却要舍得值,能令父亲在叔祖面前多挣几分好处,女儿却是觉得半点不亏的!”

  韩世峰笑了叹道,

  “你这性子若是个男儿,科举入仕做个官儿想来必会比为父更有前途!”

  能屈能伸,能舍能得,当机立断在官场之中却是最为重要的!

  唉!只惜是个女儿身!

  想到这处韩世峰又想起自家那儿子来,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四郎跟着岳父他老人家,以后是个甚么章程!”

  即是打定了主意,韩世峰便如三女儿所言一般,第二日亲自去了韩晖府上,二人关在书房之中谈了半个时辰,之后二人俱是笑容满面的出来,韩晖留了韩世峰在府上吃饭,韩世峰直到天黑才回。

  王氏迎了一身酒气的韩世峰回房,取了帕子给他擦脸,

  “老爷,这事儿可是了了?”

  韩世峰躺在榻上长嘘了一口气点头道,

  “了了!”

  “那……那韩晖有何话说?”

  韩世峰冷笑一声道,

  “那老狐狸还假意推辞,又说是后宅妇人随口所言,让我不必当真……”

  王氏听了也是冷笑,

  “那……老爷如何回复?”

  韩世峰应道,

  “我自然是诚心诚意的让他收下,只说是小女愚钝在书院也无有长进,倒不如给了他那远亲……”

  王氏听了气道,

  “我们家三姐儿实在冤枉!”

  韩世峰叹道,

  “罢了!这一回也是被迫无奈,日后有机会再给她另想法子入书院就是!”

  王氏听了只是叹气,她知这话不过是韩世峰安慰之语,韩绮今年已是十二岁了,她与老二的年纪相差不大,等老二定了亲,她的婚事也将近了,那还有机会再入书院!

  只得恨恨问道,

  “那……那老狐狸可有许你甚么好处?”

  韩世峰应道,

  “哼!你当他这滑不溜手的老狐狸有那么好轻易许诺的,不过顺口敷衍罢了!”

  王氏听了更恨,

  “这是想白白占我们便宜么?”

  韩世峰哼一声道,

  “只是想占便宜倒是好的,我也不指望他能给我甚么,只要不得罪他亦是好的了!”

  夫妻二人虽是愤愤不平,只形势比人强,这口气也只能忍下来,当着孩子们的面却是半点不提。

  韩世峰与那韩晖已是说好,待到八月过去,韩绮便会退了书院,让那冯家小姐转入书院去,到了八月二十六这一日,韩绮一早跟着韩绣入书院,便打算向先生请辞,韩绣坐在马车之上眼看着书院渐近,却是渐渐眼圈泛红,落下泪来,韩绮与她对面而坐见状忙问道,

  “大姐姐为何伤心?”

  韩绣取了帕子来拭泪,

  “我是替你不值,恨他们强取豪夺,三妹妹好好进学招着谁惹着谁了,被人给生生顶替了去!”

  说着重重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我已是想好了,今日我去同先生讲,就说是明年要出嫁,需在家中备嫁,我去退了学!”

  韩绮闻言大惊,

  “大姐姐不可,此事父母亲已有定论,大姐姐若是自作主张,倒要坏了父亲的事儿!”

  “能坏得了甚么事儿,左右就是空出一个名额给他们就是,我的学问没有你好,我退出才是正理!”

  韩绮闻言只是苦笑,若是真要这么做了,母亲那处只怕要对她不满了!

  刚要想法子劝韩绣打消这念头,外头芳草说话了,

  “二位小姐,我们到地方了!”

  韩绮这厢忙扶了韩绣下车,

  “大姐姐,切不可莽撞,我们还是遵从父母亲的吩咐为好!”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