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道具PLAY纯肉调教女主 R文惩罚调教各种PLAY

时间:2021-11-24 14:5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韩绮回头那一瞥,卫武五感甚是敏锐,立时抬头回望过来,虽说今日韩绮带了帷帽,挡住了面目,但他眼力一向犀利,只瞧身形便知是昨日里那瞧着他发呆,又神情怪异的小娘们儿,当下冲着她咧嘴嘿嘿一笑,吓得韩绮忙一低头进大门去了。

  卫武突然抬头嘿嘿发笑,被他压在身下的张二却是吓了一跳,忙摆手求饶道,

  “卫老大,你可饶了我吧!以后兄弟再不敢到这处抢你的生意了,必定躲得远远就是!”

  卫武闻言低头就是拳头打在他的脸上,

  “砰!”

  却是正中张二鼻梁,张二那鼻孔立时便流出两道鼻血来,

  “张二,你当老子是好糊弄的么?几句求饶的话便想过关?昨儿你在这处挣的银子在哪儿,拿出来!”

  张二闻言立时苦了脸,

  “早花没了!”

  “没了!”

  卫武大怒,两道剑眉立时倒竖,突然起身对李莽道,

  “给我拖进巷子里打!”

  李莽应了一声,高壮的身子移过去,一把薅起张二胸前的衣襟似拎只小鸡崽子般,将他拎进了巷中,不多时里头便传来了拳头碰肉的声音。

  卫武满意的重又蹲回了街边,只拿眼瞧着那紧闭的院门,手摸着光洁的下巴却是嘿嘿的暗笑,

  “那小娘们儿再三瞧我,莫非是对我有意?”

  想到这处不由回想起韩绮的模样来!

  这样貌嘛!

  自然比不上呤香院的头牌绮思姑娘了!

  不过,瞧她那样儿倒是性子温顺乖巧讨喜的,做正牌夫人必是不错!

  至于绮思那种娇媚到骨子里的女人,还是做个妾室为好!

  此时的卫武不过是街面上的小混子,只这心却是极大,不过被韩绮瞧了几眼,那心眼儿便立时乱动起来!

  嘿嘿!

  有朝一日,我卫武必定要娶了那官家的小娘们儿做正房,再把绮思弄回来做小妾,届时左拥右抱,必是美上天去了!

  卫武已是在心里想着享尽齐人之福,韩绮却是一面在书院用功读书,一面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打听到卫武的家世!

  如此每日里进进出出,难免对那卫武多加留意,细心观察,倒是让她理出了一些头绪来!

  那卫武确是个街面上的小混子,每日里靠着在书院门前为里头的学子跑腿儿办事挣些铜板儿度日。

  切莫小瞧了这书院门间帮闲跑腿的活计,实则油水十分的丰厚!

  能入书院之中读书的学子,家底子殷实的乃是多数,又多是在家中受人伺候的少爷小姐们,但凡有点缺笔少墨的都不会自家跑脚,具是要使唤人去买。

  女学之中还好些,书院是许女学生们带家里随身丫头的,这些丫头们每日守在一间屋子里做绣活打发时间,专等着小姐们差遣,男学之中却是不许带小厮或是仆从,只在书院之中备了几名跑腿儿的小厮,因此一应用度都要学生自家张罗,有那手中有银的,不想自家动手的便到门外叫了帮闲。

  上至打包酒楼的饭菜,下至购买闻香居上等烟墨之类的杂事都是叫了外头人去办,偏偏这书院门前守着的卫武又是个十分机灵之人,不单单做这些“主业”又动脑子开发了不少“副业”,似前头引人走“密道”之类的事儿也在其中。

  卫武生意渐渐“兴隆”起来,只他在这一处地界赚银子,早已引得街面上其他的混子眼红,也都想过来分一杯羹,但这卫武哪里是肯让人的主儿!

  这厢叫上了自己身高力壮的兄弟李莽,却是充作了他身后的打手,但凡见着一个敢来抢地盘,夺生意的混子必是会上前狠揍一顿,打得人皮开肉绽,鲜血长流才肯停手!

  韩绮冷眼旁观,见卫武倒也不是不讲道理,一般新来此地的混子,不明情状,他也不是上来来就打的,多是笑眯眯上去好言相劝,只他那张脸生的好看了些,再加上年纪小,旁人便当他软弱好欺,自不肯离开,

  只待到他翻脸动手将李莽召出来时,一拳头便是一汪血,一脚便是一个咕咚倒地,这些人才知晓卫武的厉害,只得捂着伤口狼狈逃窜!

  卫武是个脑子极聪明的,见如今生意渐好,自己与李莽二人有些忙不过来,便又招了一个混子做手下,却是个癞痢头,生得招风耳,眯缝眼,模样十分丑陋,不过此人腿脚十分利落,跑得飞快,倒是个传信跑腿的好手!

  韩绮看在眼中,更坚定了要拉他回正道的决心,

  “便是不识字,他有这般精明去店里做个伙计,又或是自家做个小生意,只要勤快肯干,假以时日必也会混出头的!”

  韩绮有心想打听卫武的家底,便将主意打在了那癞痢头的身上,一来那李莽一看就是个浑人,生得人高马大,自己瞧着害怕不敢上前搭话。二来癞痢头新来,对卫武未必如李莽忠心,只要给些银子,说不得便能吐露实情!

  只她每日里与大姐姐同进同出,哪儿能寻到机会与那癞痢头到僻静之处说话呢?

  韩绮很是费心思,却没想到机会很快便来了!

  这一日一早,韩绣与韩绮出了家门,坐在车上往书院而去,韩绮只见得韩绣眉宇不展,书袋之中似是鼓鼓囊囊也不知装了甚么。

  韩绣见得韩绮目光扫来,下意识紧了紧书袋,韩绮见状知她这是不想自己知晓,当下转过头去装作不见,倒是韩绣见她这样,却是咬唇想了想道,

  “三妹妹,有桩事儿我也不是有心瞒你,只自己心里都乱的很……”

  顿了顿跺脚道,

  “索性告诉你吧……昨儿夜里韩纭缠了我一宿!”

  牵扯到了韩纭,韩绣立时转回头来看她,

  “二姐姐与大姐姐说了甚么?”

  韩绣愁眉苦脸从书袋里取出一个锦囊来,

  “你瞧瞧,这是她绣的!”

  韩绮接过来一见,看那针脚手法粗糙,倒真似二姐出品,当下笑道,

  “大姐姐若是嫌二姐姐的手艺不好,便放在书袋之中藏好不给人瞧就是了!”

  韩绣闻言叹气道,

  “若真是给我的倒也好了,这是给那屈祥麟的!”

  “给他的!”

  韩绮闻言大惊,

  “二姐姐,还未死心么!”

  韩绣气道,

  “她非但没有死心,依我瞧着还一派相思入骨,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模样,这锦囊就是她托我带到书院要转交给屈祥麟的!”

  韩绮急了,忙道,

  “大姐姐万万不可做这事儿!”

  韩绣应道,

  “我自是不想的,昨夜里便明言拒绝了她,没想到她就守在我床前哭了半夜……”

  韩绣本就是耳根子软,吃软又吃硬的性子,被妹妹哭得心头一烦,立时就被韩纭趁势将东西塞进了书袋里。

  昨夜里倒是答应了,只今早上韩绣捧着这东西,心里却是愁得不行,有心不做这牵线搭桥的事儿,又怕损姐妹情谊,可若是做了此事,令得韩纭与那屈祥麟一直纠缠不休,岂不是害了妹子?

  韩绣为难,韩绮却是铁了心要拆散韩纭与屈祥麟,咬着唇眼珠子转了半晌,一狠心道,

  “大姐姐,我倒有个法子以绝后患!”

  “哦,甚么法子?”

  韩绮凑过去在她耳边言语一番,韩绣皱眉,

  “这样……似有些不妥当吧?”

  韩绮应道,

  “虽说手段有些见不得光,但总归也是为了二姐姐好,若是让她再与那屈四郎纠缠下去,祸事就要临头了!”

  她所言的祸事自然是之后的杀身大祸,韩绣不知后事,只当是女儿闺誉受损,以后寻不到好亲事,于女子来说却是一桩天大的祸事!

  要知晓这京师虽说大,但真正官宦勋贵人家的圈子也不算太大,有甚么风吹草动便可传的满城风雨,似她们这类官宦人家的女子,出嫁多半都是同样的人家,官家人最重名利,若是女儿家风评不好,娶进门便会惹得全城人笑话。

  以父母的性子,要是老二真闹出甚么事儿来,发了狠将她送进庵里当姑子也是说不定的事儿!

  韩绣这么一想,立时对韩绮点头道,

  “如此便依你了!”

上一篇:俱乐部换娇妻大杂交 和邻居交换娶妻2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