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大胸丫头乳尖被老男人啃肿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时间:2021-11-24 09:4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郭氏在一家人一起晚膳时,说了后日青枝要去城里的客悦楼酒馆与人相亲这事。

  青枝的三姐孔青绮听完就哈哈笑了起来,“青枝,你又要去祸害人家姑娘了。你可千万不能让谁喜欢上了。不然啊,不只人家姑娘要伤心,咱父知道了会恨不能立刻从外地回来。因为你与人接触越多,就越有露出破绽的可能。”

  三姐孔青绮生性波辣奔放,身材和孔青枝差不多,都是瘦长个子纤细的腰肢,与青枝略长的脸蛋不同,三姐面孔溜圆,但眼睛却和青枝相似,都是略狭长的杏眼。

  三姐是孔青枝唯一一个还在家里尚未嫁人的姐姐。

  大姐孔青颜嫁到湛河城,给一县长的二公子当正室,二姐孔青荷看中了一城内常来看病的穷小子,不顾父母反对,也嫁出去了。

  待嫁闺中的三姐本来也该嫁出去了,要不是她看上的那人又见异思迁的话,她现在早就成了江北城富商陈正和家的大公子陈孝莲的正室了。

  三姐虽然经历坎坷,却从不曾沉沦过。每日仍是说说笑笑出门,和她那众姐妹们相约游逛大街小巷,与富家公子眉来眼去逢场作戏。

  天性波辣奔放的三姐,也是江北城不少轻狂儿郎的梦中情人。只不过三姐明白,那些人虽然嘴上说着喜欢自己,但却没一个能够付诸真心的。

  逢场作戏的爱情,就只能是逢场作戏而已。

  三姐在外风流在内却默然的心,青枝比谁都看得透彻。

  她心疼她,但也知道,三姐是无需她多操心的。

  主要是操心也没用。

  饭后,两姐妹沿着晚间的廊道回后庭院去的时候,青枝问三姐:“三姐,你见过陆世康这人吗?”

  “见过,你因何突然问起他?”

  “我今日去他家帮他看病,觉得他有些古怪,他这人爱开玩笑吗?”

  她实是拿不准他当时说那些话是在开玩笑还是讥笑还是同情,还是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想到三姐整日在外奔跑,或许对他有所了解,这才发问。

  “开玩笑?这我倒不知道,因为我和他也只是远远见过几面。不过啊,我倒听说过他不少传闻。”

  “什么传闻?”

  “过于狂妄。”

  “还有呢?”

  “还能再有什么,当然是他那些风流韵事了!”

  关于他是不是风流,有多少风流韵事,青枝是不关注的,这和她没关系。她只想知道他是不是一个爱不动声色开玩笑的人。

  看来从三姐这儿,她得不到答案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想法?”三姐停住脚步,疑惑问道。

  “对他?能有什么想法?怎么可能?三姐你说笑了。”青枝也停了下来,觉得三姐这猜测也太离谱了。

  “没有最好。你要知道,像他这类的公子,是断不能喜欢的。他爱你也只能爱一时,一时兴起便开始,一时厌烦便结束。何况,你还是男子身份。”

  “我自然是不会喜欢他的,三姐怎么会如此想。”青枝断然否定道,并觉得三姐的担忧有些类似于笑话了。

  “倒不是我多想,有多少女子在没和他有交道之前也是这样觉得,但为什么和他接触之后都还是最终沉迷于他呢?在被他忘却后,那些个姑娘还念念不忘。只能说人心难以捉摸,反正啊,对这类人,少接触是最好。就算万不得已要接触,也要记得在自己心里筑起一道墙。”

  三姐说起爱情这个话题,就开始滔滔不绝了,只停了片刻,又说了起来:“每个姑娘都以为自己是他的心头之最,是最后一个,其实呢,她们在他心里,或许甚至比不上他的马吧。”

  “三姐你放心,他在我心里,还比不上一枚树叶。”青枝为了让三姐相信自己对陆世康绝无半点想法,如此说道。

  “一枚树叶?那还不是有一席之地了?”

  “没有半席之地,我只是打个比方。”

  ……

  第二日,除了在药房忙活和看书,并无他事。

  来病人时青枝一概让钱六先把脉,自己再把一遍,想尽快学会把脉。

  如此做法倒也无人觉察异样。

  因为病人皆以为孔大夫唯恐自家的学徒医术不精,所以要亲自确认一下方可放心。

  明明是青枝暗学钱六,但所有病人都以为,是青枝在让钱六多些可以习医的机会。

  说实话,若只钱六把脉,青枝不把,病人们是不会放心的,毕竟,谁敢相信一个学徒?

  老孔大夫出去了,如今唯一可信的,便是这小孔大夫了。

  好在大多病人皆是伤寒或跌打损伤的小病,所以两人也可应付自如。

  第三日,中午日上杆头时分,青枝乘坐自家的马车去了约定的相亲地点。客悦楼。

  在酒楼二楼一包间等了约一刻钟,一着粉衣的淡妆眉目清秀的女子带着丫头姗姗来迟。

  青枝见她门进了包厢门,便立刻有礼貌地站了起来。

  “您就是孔大夫吧?”女子看青枝站起,于是猜测道。

  “嗯,是我。”青枝答道。

  虽然她压着嗓子说话已经成了习惯,但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嗓音能被人听出,是以将声音刻意压得有些微弱。

  “让孔大夫久等了。”

  “无妨。”青枝答道。

  接下来两人陷入片刻的沉默。

  见气氛有些尴尬,青枝作为“男子”,不便一直沉默,显得有些失礼,于是说:“姑娘如何而来?”

  “走路。”

  “哦。”

  “我家就住这边上。”姑娘说。

  “哦,这儿地段不错。”青枝没话找话说。

  “嗯。”姑娘声音里有一丝低落。

  “……”

  “你当真对我……没有任何印象吗?”姑娘声音里有一丝颤抖。

  青枝不知她因何突然若此,呆看着她。

  “我只当你心里有我,所以我才……让人前去说媒。”

  青枝心道,这姑娘以前和那个原身青枝到底有什么瓜葛不成?

  “姑娘或许误会了。其实我……”

  青枝尚未说完,姑娘便站了起来,“孔大夫不必多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说完,拂袖而去。

  留下青枝一个人呆在原处苦笑。

  眼下她觉得,这相亲并不如自己想像中那么有意思。

  而对自己眼下的处境,她更是苦恼不已。

  她想要穿上女子的衣服,娉娉婷婷地走在这古代的街巷中。

  她想要去路遇一个公子,一见钟情那种。

  可是现在,她这是过的什么日子啊,简直了……

  ……

  就在青枝在客悦楼相亲的时候,陆世康的随身小厮齐方,那个当时冲出巷口的小厮,正在孔家药房拿药,之前的药已经用完了。

  自然,这小厮齐方是从陆府偷偷跑出来的,他手上拿了个包裹,以便拿到药后将药放在包裹里,若是回去时被陆府的人看到了,他可以借口说是为陆世康买吃食去了。

  “你家孔大夫呢?”齐方见整个药房只有钱六一人,问道。

  “相亲去了。”钱六答道。

  “相亲啊?和谁家姑娘?”

  “不知。”钱六答道。

  齐方回去后,将孔大夫去相亲这事当个谈资去和陆世康说了。

  陆世康听了只短短的一个字:

  “哦。”

  但齐方注意到,他突然陷入沉思,似乎在细想以及猜测着什么。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