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硕大黝黑粗大的噗嗤噗 好多水好爽小荡货好紧好热

时间:2021-11-22 15:3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次日上午,王超还在睡懒觉,听见谢竹星拿了东西出门的声音,一下睁开眼,但人已经走了。

  他睡不着了,心情不是太好。

  以后又只剩下他自己,手游5杀也没人听他显摆,还得自己洗内裤。

  他从小就是有点粘人的性格,粘爸妈,也粘两个哥哥,这几年爸妈离得远,王齐和王锦工作都忙,他又不怎么听话,总是挨打,才渐渐不粘了。也不是身边的人都行,他只粘对他好的人,上一个就是那个把他当提款机的大学同学,刚开始对他也很好。

  现在对他最好的就是小谢。

  他摸了摸后脑勺,睡了一晚上,那个在车里撞出来的包基本上已经消了,昨天其实也没怎么疼。

  小谢对他是真的好啊,担心他车|震被狗仔拍,都气成那样了,心还软,一个包就气消了,这包比Prada都好使。

  谢竹星搬去新家,打扫了一遍卫生,给闫佳佳打了通电话。

  “……小谢?”闫佳佳大约没想到他还会联系她,声音里满是不确定。

  他说:“是我,你现在在家吗?”

  闫佳佳道:“在,我在。”

  谢竹星道:“那我现在过去,拿我的东西,顺便把钥匙给你。”

  在那边住了大半年,东西不少,但他也不是都要拿,那些旧衣服旧鞋,就是段一坤说的,以后也没机会穿了,主要是他的各种证书都还在那里。

  闫佳佳显然也明白。

  所以他一进门,就看见茶几上整整齐齐摆着一摞证书。

  他过去把证书塞进包里,说:“谢谢。”

  闫佳佳道:“不客气。”

  他收好那些证书,又把钥匙放在茶几上,道:“这房子还有两个月到期,到时你要还接着住,跟房东重新签合同,签合同也找个朋友跟你一起签,最好找个男的,这房东是个老鳏夫,他要知道你一个人住,不安全。”

  闫佳佳:“……嗯。”

  谢竹星道:“那我走了。”

  他走到门边要开门,闫佳佳追了上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他。

  谢竹星:“……”

  闫佳佳哭着说:“我知道我错了,我们别分手,我还爱你。”

  谢竹星皱眉道:“你别这样。”

  闫佳佳自顾自的边哭边说:“我知道你要出道,怕影响不好,我不要名分,你对外就说你是单身,你别离开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谢竹星掰开她的手,转过身向后退了退,坦白道:“和我出道不出道没有关系,我也不怨你当时要分手,只是我现在也不想再耽误你了。佳佳,我不爱你。”

  闫佳佳定定看着他,也止住了哭,说:“是不爱,还是没爱过?”

  谢竹星抿了下唇。

  他清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只不过他更愿意选择那个温和一点的说辞。

  口袋里的手机铃声欢快的响起来,是那首主打歌《夏日冰》……是王超的专属铃声,王超自己拿他手机设置的。

  “你打扫完卫生了没有?”王超道,“你猜我在哪儿啊?”

  听他声音,谢竹星都能想出他眉飞色舞的嘚瑟模样。

  王超道:“我在你新家楼下!哈哈哈哈!”

  谢竹星:“……我没在家。”

  王超被泼了冷水,失望道:“那你在哪儿啊?”

  谢竹星道:“以前住的这边,拿点东西。”

  王超一听,立刻道:“那绿茶婊在吗?你可别心软,小心她勾引你啊!”

  屋里安安静静的,听筒里的声音清清楚楚。

  闫佳佳道:“他说谁绿茶婊?”

  王超也听见了,大声道:“还能说谁,就说你!”

  闫佳佳从语气判断出他就是那天和谢竹星一起睡的男生,也抬高音量:“我记得你!死gay!”

  谢竹星:“……”

  王超:“……啥?啥玩意儿?”

  谢竹星想也不想,挂了电话,道:“你乱说什么?”

  闫佳佳冷笑道:“这种小gay我可见多了。”

  谢竹星道:“那你这回走眼了……”

  话没说完,《夏日冰》又响起来。

  谢竹星边按了接听,边对闫佳佳说了句:“我先走了。”就要走。

  王超却在听筒里嚷道:“你给我站那儿别动!她刚才是不是说我是gay?”

  谢竹星道:“没有……”

  闫佳佳却呛他:“我说了!你个死gay!勾引我男票!”

  谢竹星:“……”

  王超也发火道:“谁是你男票?小谢以前是眼瞎了,才瞧上你这么个婊里婊气的玩意儿,分手都多久了,还你男票?你可臭不要脸吧!”

  闫佳佳回嘴道:“到底谁不要脸?小谢这样的纯爷们儿,就招你们这种兔儿爷喜欢,姐姐我可见多了!”

  王超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说谁兔儿爷呢?来见识见识你爸爸我胯|下十八厘米金刚巨刃!”

  两人通过谢竹星的手机,隔空对骂,越说越不像话。

  谢竹星简直无语,道:“都别说了!”

  闫佳佳绷着嘴。

  王超气呼呼道:“不说就不说!你别在那待着了,赶紧回来,我都跟季杰他们约好了,晚上一起去梁哥家玩儿。”

  谢竹星道:“行,挂了。”

  他挂了电话,一脸严肃的对闫佳佳道:“你这回真是看走眼了,他特别喜欢女的,比我都喜欢。”

  闫佳佳恨声道:“那他就是双,我就没见过哪个直男会穿着内裤往另个直男身上贴的。”

  谢竹星:“……”

  他不觉得王超是双,王超粘他,就和幼儿园小孩儿粘好朋友一样,肢体接触表达的是亲密,和性别没有关系,和性更没有关系。

  王超独自坐在车里,骂了几句闫佳佳不要脸,忽而想到她说,小谢那样的直男最招gay待见。

  ……不好了。

  今天晚上他要带小谢去个单身gay家里玩儿,这个单身gay还是小谢网上的CP,洗车的玺。

  谢竹星也懒得对闫佳佳解释更多,说:“我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闫佳佳知道留不住他了,索性道:“好,你也一样,祝你那个组合大红大紫。”

  《夏日冰》第三次响起来。

  谢竹星:“……你又怎么了?”

  王超道:“你从那走了吗?”

  谢竹星道:“马上走了。”

  王超道:“晚上带那女的一起去吧。”

  谢竹星:“???”

  王超含含糊糊的说:“晚上在他家吃火锅,得带个女的去洗菜。”

  谢竹星莫名其妙道:“不用,我洗。”

  王超道:“你把电话给她,我跟她说。”

  谢竹星道:“你别闹了。”

  王超道:“什么我就闹了?”

  谢竹星道:“你这还不叫闹?”

  王超道:“你给她!”

  闫佳佳听他俩简直是在打情骂俏,气愤道:“他要跟我说什么?去哪儿?”

  谢竹星道:“没什么。”

  王超大声道:“去梁玺家玩儿!你去不去?”

  闫佳佳一怔:“……去。”

  谢竹星:“……”

  王超道:“那我现在过去接你们,一会儿就到。”

  他还不放心,又嘱咐谢竹星:“你给我离她远一点儿!”

  挂了电话。

  闫佳佳道:“是那个梁玺吗?转发你微博那个大明星梁玺?”

  谢竹星心烦道:“你还真去啊?”

  闫佳佳说:“当然真去了,我也是混演艺圈的好不好。”

  她兴冲冲的进去化妆换衣服。

  谢竹星:“……”

  刚还吵得热火朝天,还没半分钟,又要一起玩儿?这什么神经病啊?

  半小时后,闫佳佳刚打扮好出来,王超来了,咣咣咣的敲门。

  谢竹星一拉开门,王超就凑到他身上闻他。

  闫佳佳:“……”

  谢竹星觉得丢脸,低声道:“别闻了,什么也没干。”

  偏王超鼻子特别好使,道:“干是没干,至少抱了一下吧?”他嫌弃的拍了下谢竹星的背,说,“尤其是这儿,这味儿就不对。”

  闫佳佳都给气笑了,说:“小谢,就这,你还说他不是gay?”

  谢竹星:“……”

  王超冲她翻白眼道:“滚滚滚,爸爸懒得跟你吵,带你去梁哥家吃个火锅,去了你少说话,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梁哥最烦话多的女的。”

  闫佳佳闭上了嘴。

  王超又对谢竹星说:“到时候对梁哥说她是你女票,你可别给我穿帮了啊。”

  谢竹星越发莫名其妙。

  三人一起出了门,王超的跑车是两人座,他拿了一百块钱给闫佳佳,说:“你自己打车去。”

  闫佳佳已经感觉出来他非富即贵了,现在看见他的车,表现得更听话,接过钱就乖乖走了。

  谢王两人上车。

  王超坐副驾,边系安全带边嫌弃道:“你看你找的这啥对象?”

  谢竹星:“……那你还非带她一起去?”

  王超道:“这还不是为了你好么。”

  谢竹星不知道这哪儿就是为自己好,说:“你就胡闹吧。”

  王超有点来气,又不想说梁玺的私事,咕哝道:“我要不胡闹,你就真给梁哥当小火车去吧。”

  谢竹星没听清楚,道:“什么当小火车?”

  王超暗示他说:“就是每天只会污污污的小火车,不是呜呜呜,是污污污!”

  谢竹星:“……”什么呜呜呜?噘个嘴卖什么萌?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