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疼好痛哀求娇嫩粗暴强迫撕裂 稚嫩的小身子呻吟受

时间:2021-11-22 15:3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谢竹星这人对住处没有太高要求,就是个睡觉的地方,只要还算干净、环境不吵就行了,至于家具新旧,装修高不高档,他都不太在意,所以和中介一起看房子,很快就选中一套,房租也算合理,就付了定金。

  和中介分开的地方,离一家大型商场很近,他就去了商场楼上,打算随便吃个午饭。

  但周末逛街的人多,楼上餐厅都要等位,他挑了家门口人少的连锁快餐,等位区只有三个女孩子,还是一起的,叫过她们就会轮到他。

  女孩子们边等边叽叽喳喳的聊八卦,说哪个男明星好帅好帅,你们看他最近的新剧了吗巴拉巴拉。

  谢竹星没坐,拿了排位号就站在一旁,看手机快没电了,翻着包找充电宝。

  那三个女孩里的一个看到了他,碰碰同伴,暗示朝那边看,然后便把脑袋凑到一起,发出一阵兴奋的小声热议“他好帅啊!”

  他装作没听到,找到充电宝,连上了手机。

  明天就是星期一了,偶像组合Icedream的宣传序幕即将拉开,而他作为首发,明晚八点就会出现在公众视线里。

  很快他也会成为女孩们口中的八卦,而不是一个“他好帅啊”的路人。

  王超睡到太阳晒屁股才磨磨蹭蹭的起来,回了家。

  他二哥王锦坐在一楼看书,看他拖着行李箱进来,皱眉道:“你不是要搬回来吧?”

  王超本来兴冲冲的,脸一下耷拉下来:“你啥意思啊?我自己家还不兴我回来了?”

  王锦转过头继续看书,说:“好不容易我才清静几天。”

  王超可太不爽了,张嘴就揭短:“你就自己清净吧,难怪三十多了连个对象都没有。”

  王锦:“……”

  王超说完就觉得不好,箱子也不拿了,噔噔噔的往台阶上跑,跑了才几步,被王锦抓住,按在楼梯扶手上狠掐了一顿,他鬼哭狼嚎的求饶:“二哥我错了!别掐别掐!哎哟哎哟……疼疼疼……”

  他这俩哥在揍他这件事上的爱好并不一致,王齐长了张严肃脸,暴力起来就喜欢直接挥巴掌或踹屁股,王锦面相温柔,也不常动手,但凡动起手来,就逮着他腰上和腿上,掐着一点肉,掐得他刺溜儿疼,和王齐那种明揍比起来,疼得非常持久。

  等王锦放开他,他就哭唧唧的上楼去,翻箱倒柜拿他最喜欢的衣服和鞋,心想再也不回来了,以后也不跟二哥亲了。

  王锦上来推开门,他吓了一跳,以为王锦还没掐够,哭丧着脸,说:“王老二!我就说你一句你至于吗?你对象也不是我说没的,再说,就那么个人,你至于惦记这么久吗?长得也不好看,你俩还没睡过,你惦记啥啊惦记?”

  王锦:“……”

  王超是真不喜欢王锦念念不忘那个初恋,道:“你赶紧找个好看又好睡的行不行?别整天拿我撒气,小时候我长得胖你掐掐就算了,我都二十好几的大人了,还这么瘦,你掐啥啊,手感好啊?我也是倒了霉了,给你当弟弟!”

  王锦:“……”

  他把王超丢在楼下的行李箱拿进来。

  王超呆了呆,他在二哥伤口上撒盐,二哥还帮他拿箱子。

  王锦道:“我刚才都没用劲儿,你也是真能瞎嚎,有那么疼吗?”

  王超摸了摸腿,又觉得好像是没多疼。

  王锦道:“还没碰着你,你就先哭,哪像二十好几的大人?”

  他一边数落王超,一边帮王超把拿出来的衣服和鞋装好,收好又帮着提到楼下去。

  王超也不气了,觉得二哥对他挺好的。

  王锦说他:“你管住你的嘴,明明没坏心,就会说难听话,到时候惹了事儿,还得给大哥丢脸,人家不说你什么,背后得说大哥不会教弟弟。”

  王超这会儿低眉顺眼的了,说:“也就我经纪人知道,我没跟别人提过大哥是干啥的。”

  王锦点点头,又教他:“大哥也忙,有事儿你找梁玺,他前天还跟我说他想养条狗,估计是快闲出屁来了。”

  王超一想,问道:“二哥,你晚上干啥呀?要不咱找梁哥吃个饭?我有事儿想求他。”

  王锦今天没事,说:“那我给他打电话。”

  王超立马笑嘻嘻,道:“行,你跟他说,我还再带个朋友,他也见过的。”

  王锦奇道:“哪个朋友?”

  王超得意洋洋道:“你不认识,是我队友,人特好!”

  下午,他给特好的队友打电话,问:“看好房子了吗?”

  谢竹星道:“都交定金了。”

  王超有点失望,说:“还盼着你找不着房子,能跟我再多睡几天。那你现在在哪儿啊?”

  谢竹星道:“在公司,刚练了会儿舞。”

  王超自己是个懒货,对这么勤奋的品质格外羡慕喜欢,道:“那练完了吗?我去接你吧。”

  谢竹星道:“不用,我一会儿自己就回去了。”

  王超道:“我约了梁哥晚上吃饭,带上你一起。”

  谢竹星诧异道:“你说梁玺啊?”

  王超道:“嗯,就是他呀。”

  谢竹星说:“那我还是不去了,上回那么尴尬,他看见我再不好意思。”

  王超笑道:“他才不会不好意思,他那人最不要脸了,还有我二哥晚上也一起去。”

  一听还有他哥,谢竹星更不想去,说:“我去不合适,还是算了。”

  王超不乐意了,说:“什么不合适?我都跟梁哥说了要带你去了,明天你的个人宣传要放出来,我还想求他帮你转发呢。”

  谢竹星:“……”这个人……嗯。

  他说:“那在哪儿?你别来跑来跑去的接我了,我到点儿自己过去。”

  王超高兴的把地点说了,道:“约了六点半,你看着时间,别误太多就行,换件好看的衣裳。”

  谢竹星道:“好。”

  王超不知道想起来什么,又说:“还是别太好看了,你本来就挺好看的,梁哥他……反正你来就行了,有我呢。”

  他说话说一半。

  谢竹星却立刻想起了“梁玺喜欢男人”的传言。

  六点半,他按时到了,说有预约,姓王,服务生就带他进去。

  推门进去,就听见王超在里面热烈的逼逼。

  王超喜滋滋的拉他过去介绍:“哥,这是谢竹星,我们都叫他小谢。这是我二哥。”

  谢竹星叫了声:“二哥。”

  王锦客客气气的和他打招呼,夸他:“比王超稳重多了。”

  王超这倒是不恼,还帮腔:“小谢人可好了,我们俩玩儿得特别好。”

  谢竹星在饭局上不爱说话,就坐在一边,听他们兄弟俩聊。

  王超先接着吹了一会儿谢竹星如何如何好,又说自己这段时间练歌练舞多认真多辛苦。

  王锦斜眼看他,道:“这么辛苦,怎么大哥还说你集训那几天还去泡吧开房,你那肾结石好了才多久?”

  王超:“……”

  他心虚又不满,道:“你们俩尊重下我的隐|私行不行?”

  王锦道:“哪不尊重你了?你现在用的是大哥的副卡,账单里就有消费明细。”

  王超倍感丢脸,尤其谢竹星还坐在一旁,说大话道:“现在就跟我算账是吧?等我出道赚钱了,一分钱也不花你们的了。”

  王锦拆他台:“你可别说大话,还出道赚钱?人家天天跑通告赚钱,你天天睡野模贴钱,害不害臊?”

  王超顶嘴道:“睡野模怎么了?我都二十好几了,不睡我憋得慌!再说,我又不睡好姑娘,我可是正经种|马。”

  王锦:“……”

  谢竹星:“……”

  正经种|马拉拉谢竹星,撩起T恤来给他看,诉苦道:“早知道我就跟你去看房子了,你看我二哥掐的我。”

  他腰上有两个被掐出来的紫印。

  谢竹星:“……”久闻大哥的威名,二哥也不遑多让啊。

  “幸亏我要出道了,要脸,以前他还掐我脸,”王超指着自己右脸蛋儿,说,“有一年大过年的,他把我这半边脸掐得两个指头印,都没法出门去玩儿,我跟你说,他可真是掐人不眨眼,哪儿疼掐我哪儿,别提多心狠手辣了。”

  王锦道:“你怎么不跟人小谢说说,那年过年我为什么掐你?我前脚刚把灯笼挂上接好电,你就把炮扔进去,大过年的整栋房子跳了闸,春晚都没看成。”

  王超耍赖道:“现在谁还看春晚啊?小品相声都是比蠢大赛,唱歌全是假唱。”

  梁玺正好推门进来,皱眉道:“你说谁假唱呢?”

  王超:“……”

  谢竹星记起来了,去年春晚,梁老师假唱了一首歌。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