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出轨高潮叫床小说 岳M让我吃她的奶

时间:2021-11-22 09:5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车窗合上,宋软垫脚尖,拽了拽祁羽,握着拳头疑惑又生气,“他们是在一起了?”

  祁羽按下他的脑袋,漫不经心道:“大概快了。”

  好气哦,宋软眼巴巴看着元攸宁走掉,垂下圆圆的眼睛,手指藏在蓝白的长袖T恤里,推着祁羽的背,“你送我回家吧。”

  祁羽拿出车钥匙,脚步微滞:“回家?”一般不是还要他带着在外面玩吗?现在是舍得回家了。

  宋软走在前面,背影带着气,“哼,我要回去补习,你们这些大学生才不懂复读生的苦。”

  …

  车上,元攸宁的腿搭在霍远白的腿上,黑色的裤腿折起,软白的小腿露出,中间的隔板并未升起,沙沙声,结合亲密的接触动作让人浮想联翩。

  计特助端着药品和用具,眼睁睁看着从小不爱接触他人的霍远白,动作利落的包扎,眉宇间没有半分厌烦,而是宠溺和温柔。

  计特助微微皱眉,他像是看到霍远白小时候,圈养那只受伤的幼猫态度,而元少爷是人。

  这种态度,并非会是好事。

  元攸宁捂着眼睛,感到他动作停下来,赶紧按着他的手,小声求饶,尾音很软,“别给我系蝴蝶结。”

  霍远白抬头,面无表情地反问,似乎对他的态度不满,“嗯?”

  元攸宁扒着他的手臂,埋头抱上去,浓密的睫毛发颤,软软的脸颊肉离得很近,小声道:“求你了,霍远白。”

  计特助立刻递上剪子,快速坐回去,一点目光没停留,霍远白心满意足,成功被顺毛,言简意赅的警告小美人,“这样的事,别有下次。”

  “嗯嗯。”元攸宁点头,模样很乖。

  要不是急着面试,他才不会现在跑出来呢,仰头打了个哈欠,有空调实在是太舒服了。

  元攸宁扫了一眼手机,身体半靠在霍远白的手臂上,“霍远白,送我回家吧。”

  “有事?”霍远白本来想带他去吃饭的,他表演的十分出色,奖励一下也无妨。

  “对,赶快回去,有人要给我送钱了。”小美人揉了揉脸颊,眼眸纯净无害,却闪着狡黠的光,甜滋滋的。

  算了算时间,元钰一行人也快到了。

  桂鑫区元家,迎来了不速之客。

  几辆价值不菲的车相继停在门前,管家和保镖身着西装下车,带着礼节敲门等待,车内的人并没有动静。

  面目慈祥的老爷子打开大门,微微后退,像是被这副场景惊到了。

  保镖拉开车门,元钰慢条斯理地搭着对方下车,他与彼时早已不同,穿着别人猜不出价格的衣物,珠光宝气,眸光扫过,看着贫民区的建筑物,更是有种悲天悯人的高高在上感。

  “爷爷,我回来看看您。”元钰目光扫过老爷子的朴素穿着,微微嫌弃的皱眉,走进来,站在院子中间。

  “哥哥在吗?”

  元钰今天来虽然是代替元夫人接元攸宁回去,但他不可能把人接回去,反而要对方生气,最好把自己骂几句,管家回去说的坏话才更多呢,元攸宁就配一辈子在这个地方窝着。

  老爷子也是乐呵呵的问,不生气也不是特别高兴,相较于邻居的反应很平静,“哪个?”

  元钰神情天真,惊叹道:“元攸宁啊,他不是在这边住吗?难道他住不习惯走了?真是。”

  话音刚落,元攸宁撑着拐杖,从门口走过来,他神情坦然,不带半分落魄,亲热的喊:“小钰,你过来看我了。”他又说:“爷爷,您先进去休息吧。”

  大门开着,许多人围观。

  老爷子进屋后,元钰抓了抓衣角,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眸色覆上担忧,好弟弟形象在邻居面前树立的很足,“哥哥,妈妈让我带些东西给你,怕你生活不习惯,她,也想接你回去。”

  “接我回去,换你回来吗?”元攸宁声音带笑,隐隐有些讽刺元夫人,但元钰看不出。

  下一秒,元攸宁抓着元钰的手,漂亮的眸子垂下,温温柔柔地说,“其实不用的,你也知道我这边的情况,既然弟弟来了,我也不客气了,这次顺道帮我个小忙吧,安个空调。”

  元钰不知道元攸宁会突然说这个,但前几天还是少爷,现在空调还要求着他安,一副市侩的算计样,他一想就心情舒爽,愉快的点头,“行。”

  元攸宁举起四个手指,眸子微眯,笑容满面,“也不多,四个,楼上两个,楼下两个。”

  元钰睁大眼:“……”

  四个,你是要吃空调吗???

  元攸宁回头看四周的人,音量微微大了起来,他叹息:“弟弟,哥哥的小请求,你不会不答应吧。”

  元钰走的时候,卡里又少了一万多块钱,带来的东西在小院里摆的整齐,步子也不如来的时候松快。

  李兰刚找他要过钱,这样下去元夫人一定会说他了,元钰只能强撑着脸色,坐上回家的车。

  唯有元攸宁笑眯眯的躺在空调房里,抱着猫给朋友们发消息,换来不加掩饰的笑容声,除了宋软,一位勤勤恳恳,消失在网络的复读补习生。

  元钰下车的时候遇到了霍远白的车。

  他咬着牙走向那边,元夫人说让他和圈里的人处好关系,尤其是霍远白,前途无量的霍家三房独子。

  车窗滑下。

  霍远白不说话时目光冷冰冰的,连在外面伪装出的笑也消失了,黑衬衣的扣子系到喉口,衬衣边绣着繁复的花纹,他肌肤苍白,如同隐藏在黑暗里,俊美无边的吸血鬼。

  元钰心神微动,比起别的纨绔子弟,霍远白至少有一副好皮囊,他忍下激动,装作无事的样子,问,“霍少,最近有见过我哥哥吗?”

  对方不吭声,他以为正中对方的胃口,自顾自的继续说:“没事,就是哥哥现在住在贫民区,变的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刚刚还求我安空调,哎。”

  下一秒,霍远白唇角漫延几分淡笑,声音冷淡,“是么,你也配提他。”

  下句话更是让元钰如坠冰窟,“元钰,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别拿元攸宁的任何事给自己找不痛快。”

上一篇: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王爷在花园含乳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