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王爷在花园含乳

时间:2021-11-22 09:4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元霁是一个会让人感到温暖的人。

  哪怕元攸宁知道,他表现的这份温暖停留在表面,现在并未是真正的把他当做家人,这是一份骨子里的礼貌。

  拉开二楼的推拉门,元霁带他打开最干净整洁的一间屋子,里面放着木板床,空着的书桌和衣柜,上面没有落灰尘,应该是定期打扫的。

  元霁扶了扶额头,没想到这里空下这么多,他轻声解释:“老爷子平常会收拾,我高中在这边住过,等下我去把新的被子和四件套买回来,你先收拾一下。”

  “嗯,谢谢哥哥,是我回来的太突然了。”元攸宁扶着楼梯一步步蹦上来的。

  他很满意这里,以前他住的屋子就是这一间,和别的房间隔离开,走廊有封窗,不用担心崽崽胡乱跳。

  元霁不笑的时候是有些偏冷的长相,和带着笑容时天差地别,看起来并不惹人亲近。

  他点头,帮他把东西搬上二楼就下去了,“没事,有什么需要的生活用品,列个单子给我。”

  另一边的元穆闭门不出,十分有骨气。

  元攸宁慢吞吞的路过时,在选择脚和手,直接抬起受伤的腿,用膝盖踢了一下,声音不大不小。

  元穆一开门,笑容灿烂的抓着走廊的扶手,“二哥,晚上会下雨,你不回学校吗?”

  “要你管。”元穆冷哼一声,眼看着又要关上门,他突然又说,“你如果想要回元家,就别拿我们家当跳板,来来回回的折腾我哥。”

  呵,倒是挺在乎大哥的。

  元攸宁没回答他。

  元穆皱眉,又问他:“我说的,你听到没有?”

  元攸宁弯了弯漂亮的眼睛,他叹了气,他语重心长地说:“二哥,我回来就不走了,你最好习惯有我的日子。”

  元穆反驳,眉眼几分困惑:“如果我不习惯呢?”

  元攸宁声音软糯糯的,带着几分甜,“你不习惯,我也可以当没有你这个哥哥的,我现在一无所有,少你一个,也一样。”说出的话却带着冷意,冰凉刺骨。

  面前刚满十八岁的小少爷,没过几天苦日子,偏偏眼里都是决心,“二哥,明天或者说今晚,父亲母亲一定会来找我要钱。”

  “这句话你可以不信,但是我可以说。”

  元攸宁垂下头,背影带着几分的伤心和难过,把元穆的话堵入口中,“你的好弟弟,从回去开始,从未放过折磨我。”

  元攸宁艰难的扶着墙,一点点的从走廊挪回屋子,他唇瓣泛白,他早已感受不到脚上的痛。

  但在关上屋门的那一刻,抱起崽崽有些难过。

  小美人拿起手机,对着空白的对话框输入又删除。

  最后,他只留下几个字。

  “霍远白,我好疼。”

  凭什么元钰有人爱呢,而他面对的只有否决,他会把一切属于元钰的都毁掉,把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家人,全部夺回来。

  当然,一直容忍不是他要做的,让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才是。

  霍宅,气氛寂静。

  霍远白汗如雨下的站在拳击室内,气质阴鸷,动作凶狠的对着沙包猛打,发泄自己的情绪。

  特助站在一边,抬起手表看的焦急,已经超过医生规定的时间了。

  这时候,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计助立刻说:“爷,元少爷来消息了。”

  “说什么?”霍远白停了下来,他摘掉手套走来。

  计特助不好意思念出来,递过手机,“您看吧。”

  霍远白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他擦干净手往外走,手上的青筋因剧烈运动暴起。

  [元攸宁:霍远白,我好疼。]

  撒什么娇呢…

  霍远白一行人刚走到拳击室门边,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出现,她气质盛人,衣着华丽,抬手对着霍远白就是一巴掌。

  女人保养的很好,长长的指甲上镶着钻,袭来的动作被保镖飞快的按下,打人的姿势在空中终止。

  莫媛极为不忿,趾高气昂地指挥道:“小怪物,你把你父亲藏哪了,给我放出来!”

  霍远白一动不动地站着。

  计助待在霍远白身边已有几年,不少看到这样的场景,快速向前,言辞诚恳,“莫女士,你来错地方了。”

  “老霍总现在不知道在哪个赌场玩呢,我们怎么能知道,您说是吧。”计助笑了笑,对保镖使了眼色,“再说,霍家有规矩,非霍家人不得入内。”

  “来人,把莫女士务必安全送回家。”

  莫媛声嘶力竭,谩骂道:“我当初就就不该生下你这个怪物!霍远白,你该死!”

  一切恢复,计助看着沉稳不动的霍远白,有些担忧,“少爷,要不要去请林医生过来。”

  “不用。”霍远白掏出手机,上面的字眼结合场景又浮在眼前,“霍远白,我好疼。”

  小美人笑眯眯的撒娇样子,竟能让他变得冷静。

  霍远白转身,往车库走去。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