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旅游途中换着玩 说服娇妻尝试其他男人粗大

时间:2021-11-20 09:1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尚锋心里冷笑,大夫人又怎么会知道,此言儿非彼言儿,也不知道小厮的耳朵不好使,,还是他的好父亲大人口齿不清。

  他母亲的名字分明该是:“嫣儿!”

  不过,不也好,这个将军府中的任何人本来也不配知道他母亲的姓名。

  十三年前,在当初最有名的青楼的一间小小的女子闺房里,有两个身影悄悄地先后走了进去,其中一人,就是他的父亲。

  彼时,还是少年将军的他,意气风发,得胜归来,打马自护城河边走过,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遍京城百花。

  无数闺中少女的芳心就是那个时候悄悄地落在了他的身上,便再也拽不回来了。

  但是,谁也不知道的是,少年将军却在百花丛中一眼相中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彼时那位女子正用团扇小心翼翼的撩开面纱观看这热闹景象,只是稍稍的露出了梳的精巧的鬓发和花了一朵红色鸢尾花的眼角。

  即便没有看到她的脸,只是一个小小的带着妩媚的眼风,少年将军便就此沉沦,始终难以忘怀。

  于是,从战场上回来的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四处打探那日女子是哪家的小姐,他好上门提亲。

  可是,他的母亲替他走遍了京城中的达官贵族,看了无数个闺中贵女,再也没有见过那日的那朵鸢尾花。

  他,心灰意冷,可能她已经嫁为人妇,他们此生的缘分就仅仅止于那一日的遥遥相望,趁着月色正明,唤来三四个最要好的兄弟一起喝酒解闷。

  “既然是喝酒,怎么能没有美曲相合,美人作陪呢。”

  陪着他喝了大半晌闷酒的兄弟们终于忍不住了,问他,他什么也不说,既然此生有缘无份,那自然不能乱说,坏了人家的清白名声。

  “好!”

  趁着酒兴,一向洁身自好的少年将军破天荒的应和了兄弟们。

  众人愣住,随即便闹哄哄的拥着他来到了一处美人堆里,他嫌脂粉气呛人,扔给那里的管事一整锭银子,要了一间清净所在,点了一个静雅美人。

  管事拿了银子,喜滋滋的便去请了他们这里最出名的美人,雨嫣姑娘。

  人如其名,当她安静的坐在那里时,就像是春风里习习飘过你心间的丝丝小雨,朦胧而又美好;当她朝着你嫣然一笑时,你就觉得自己的心田里开出一朵有一朵的花来,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很快,一个带着白色面纱的女子翩然而至,轻轻落座在他的身后,手指在琴弦上慢慢拨动,口中婉转唱着才子佳人的故事。

  他本来只是不甚在意的就着小曲喝着酒,听着听着便觉得心烦意乱起来,凭什么所有人写的故事里都是美好的开始完满的结局,只有他的故事止步于一个开始。

  “好了,你下去吧。”

  即便心中恼火,少年将军还记着自小的修养,转头头来看向那个女子,忽然就愣住了。

  “是。”

  女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在这里的规矩就是,客人说让唱便唱,说不让唱便不唱,断没有刨根问底的规矩,抱起琴,缓步离开。

  少年将军一直看着女子离开的背影沉思,直到一旁的兄弟用胳膊推了推他,调侃道:

  “怎么?你看上她了?她可碰不得。”

  “怎么会?别瞎说!”

  少年将军义正言辞的驳回了兄弟们的调笑。

  喝了一杯酒,少年将军小声的问他们:

  “这里的姑娘都带白色面纱么?”

  “是啊,这是这里的规矩,带了白色面纱的姑娘是卖艺不卖身的,为了避免客人误会,才带上面纱以示区别,怎么了?”

  少年将军猛地站起身来,冲出门去,他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难道那朵鸢尾花并不是管家小姐所有,而是这里的姑娘,也是,寻常京城贵女怎么会在眼角画那样大胆的装扮。

  “哎呀——”

  少年将军跑的太急,没有注意刚才那位弹琴的姑娘抱着琴有些吃力,还没有走远,一时没有刹住脚,撞上了那位姑娘。

  姑娘柔弱,被撞疼的叫出了声,手里本来便抱的不够稳当的琴脱手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地上,琴弦也断了几根。

  “我的琴......”

  姑娘眼见自己的琴掉在了地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弯腰去捡那把琴。

  “对不起,对不起。”

  少年将军经过这么一闹,喝的酒醒了大半,心里十分不好意思,也弯下腰去帮忙。

  两人同时弯腰的瞬间,姑娘的面纱微微掀开一个小角,少年将军的的视线也刚好落在了姑娘的眼角眉梢处。

  一朵小小的,精巧的,红色鸢尾花就这样闯入了少年将军的眼睛里,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少年将军欣喜若狂之下,抓住姑娘的手,就要带她走。

  姑娘奋力挣脱开来,仓皇而逃,连地上的琴也没有带走。

  少年捡起来,手指小心翼翼地抚过右下角处的“姜”字,温柔如水,就好像是抚摸着姑娘妩媚的眼角。

  从此,少年将军伤害了京城里多少小姐贵女的芳心,只是一门心思的往青楼里钻,今日来喝酒,明日来听曲,每次都是点的雨嫣姑娘的名,每日天刚刚放亮便出现,直到月上柳梢才走,半夜里只在对面的客栈里小眠一眠,一连一个月,每日如此,雷打不动。

  其他姑娘一开始的嫉妒都变成了羡慕,在这样肮脏的地方,真情是最宝贵的东西,哪怕只有短时间的存在,也会令她们感动。

  所有人都以为雨嫣会因为少年将军的痴情而感动,但是虽然每天她都精心的装扮自己,每一日都唱着不同的爱情,甚至他们还有了一夜的露水情缘。

  但是当少年将军满心欢喜地提出要带她走时,雨嫣却异常坚定的拒绝了。

  “为什么?”

  不仅少年将军不明白,连所谓围观着这一场青楼名妓和少年将军动人的爱情故事的人们,也不明白。

  “你我,终究不是一路人。”

  少年将军红了眼眶,夺门而出,留下了一句话:

  “你等着我!”

  这位雨嫣姑娘,姓姜,便是现在的尚家二公子的生母。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