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时间:2021-09-07 13:4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活动 >

唔……好轻盈啊,怎么感觉自己的灵魂在飞咯。

睡梦中,宁小葵觉得灵魂出窍了,穿梭游荡在将军府中。亭台楼阁,画栋飞甍,假山鱼池,神工意匠。真心豪华。

“小姐,起床啦,小青。”笃笃笃,睡梦中有人敲门。

哪个啊,这么烦,让不让人睡啦,她飞了一夜好累的。

“小姐,小姐……”那声音锲而不舍地敲。

宁小葵怒了,猛地睁开眼。这一看吓得她一大跳,妖孽那漂亮的脸在她眼前无限放大,嘴唇与嘴唇距离最多最多三公分,只要他或者她凑一凑,立马就得亲上。再往下一看,晕,她居然把腿架在他的腰上,而他也不客气,把手臂搭在她的屁股上。

尼玛,什么情况,不是有铃铛吗?要死啊,铃铛被压在脚下,个别的都扁了。

一把推掉他的手臂,一脚把他踢醒,他朦胧着眼,像只没睡醒的猫一样,无辜地看着宁小葵。

宁小葵抬手一巴掌,“你明天必须睡地板!”

“姐姐,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半夜里直往这边挤,我一让再让,都差点摔下床了……”他委屈不比道。

“别跟我啰嗦必须睡地板。”宁小葵一瞪眼道,“去开门。”

妖孽委委屈屈开了门。

“姑娘,你怎么了?”端着洗漱点心的小青见到他一脸苦相问道。

“你家小姐欺负我,要我睡地板。”妖孽含泪道。

“啊,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小青打抱不平了。

“咳咳……小夭,跟你开玩笑的啦……”宁小葵急忙换了笑脸。

“小姐,天大的好事来了!”小青忽然分贝提高一脸兴奋道。

“什么事啊?”宁小葵打了个哈欠开始洗漱。

“小侯爷今晚要来!”小青双手抱颊,做少女小可爱状。

“小侯爷是谁啊,跟我有关系吗?”宁小葵一口吐掉洗漱水,淡淡道。

“小姐!”小青夸张地叫了起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小侯爷是我们未来的姑爷啊!”

“那就是我妹夫喽。”宁小葵拿了一块点心狠狠咬了一口,漫不经心道。

“小姐!”小青再次提高分贝,“你是不是傻啦,小侯爷是我们姑爷不假,但还没确定娶谁那!老爷今晚设宴请他来,说白了就是相亲的啦。今晚我们一定要好好表现,把姑爷抢到手!”

“切,抢他作甚?二小姐要,给她喽!”宁小葵耸耸肩,轻描淡写道。才穿越来就弄个老公,这不是作死吗?

“小姐!”小青第三次叫起来,配合着跺脚行为,那分贝简直可以同汽车喇叭媲美。“那是小侯爷啊!宜安城最有身份的年轻贵族!这个且不谈,他是宜安城第一美男,啊啊啊……全宜安城女子做梦都想嫁给他……你居然说要让给别人……小姐,你脑子坏掉了吗?”

小青脸红脖子粗,青筋都爆出来,那神情简直心目中最心爱的东西被人抢了一样愤慨至极,跳着叫着,就差没上来咬她一口。

“安城第一美男?”宁小葵别的没听清,美男二字入耳即化。

小青鸡啄米点头,一脸花痴样。

“你见过?”

小青又鸡啄米点头.

 文学 “什么样形容一下?”

“只要他瞧你一眼,你死也愿意!”

“哦?”宁小葵两眼放光,跳上椅子,“姐最喜欢帅哥,嘿嘿……就冲这个,姐今天抢了。”

“哼——”旁边有人冷哼一声,“你抢男人是不是抢得有瘾啊!”

她回头一看,就见妖孽叉着腰,冷冷地瞪着她。

“嘿嘿……”宁小葵忽然有些心虚,讪讪笑了下,“我是说,我今晚去凑个热闹总可以吧。”

“哎呀,小姐,你怎么可以只凑个热闹呢……”小青依然喋喋不休说着,“你看,这是什么?”,她举着沉甸甸的一个钱袋,“这是老爷让账房给二位小姐的梳妆费,整二百两,让二位小姐添置些衣物首饰胭脂水粉,晚上好好打扮一下自己。”

她把钱放在宁小葵手上,热切道,“小姐,说实话,你这几年都没什么新衣服,小青我都看着可怜。乘此机会好好买它几件漂亮的,然后晚上艳压二小姐,拔得头筹。等风风光光嫁过去,嘻嘻……只求小姐一并带了我去便好。”她脸红了红,又转首对妖孽道,“小夭姑娘,你也陪咱小姐参谋参谋去,今晚可是至关重要啦。”

说着,她推着两人,像赶鸭子一样,“早去早回啊,我等着你们的战利品。”

哇塞,好沉甸甸的一袋子银子啊,呵呵……将军家就是有钱,一出手就是200两。宁小葵数着银子,心里乐开了花,这得可以买多少好吃好玩的啊!哦,不对,得给兄弟们留着。

“你想嫁人了?”妖孽乜了她一眼,不阴不阳道。

“呃——谁说我要嫁人了?”宁小葵咬了咬银子的硬度,乜斜了他一眼道。

“你不想嫁人,你抢人家男人干嘛?”

“什么人家男人?那是月姝华的男人吗?分明也有我的份好不好?”

“你……你是分明听得人家漂亮心痒痒了……什么宜安城第一美男,估计给我提鞋都不配!”他撅着嘴鼓着腮帮子,使起小性来。

“是是是,给你提鞋都不配。”宁小葵见他生气好生可爱,心中一动,一捏他的脸颊道,“别吃醋哈,我才不会嫁什么臭男人呢,我就这么凑个热闹而已,乖哈,陪姐姐逛街去,姐姐请你吃好吃的!”

“真不嫁?”

“不嫁!”宁小葵肯定地点头,才刚穿越来,路还没摸清了就嫁人,而且还是豪门,豪门的饭有这么好吃吗,她才不会这么傻呢?还没玩够呢!

妖孽破涕为笑,“好,宜安城最有名的小吃便是四喜春的糕点,我带你去!”

红蓼国的都城,宜安城。

早市已开,街上热闹得像热气扑腾的粥。

宁小葵第一次真真实实见到古代如此热闹繁华的城市生活,那种新鲜与激烈的视觉感受简直是妙不可言。

完全脱离了烦嚣与尘恼,她兴奋地像只轻盈跳跃的鹿,拉着妖孽满大街的乱窜,买了一大堆新鲜玩意。

终于他们来到四喜春。

四喜春,京城第一大糕点房,百年老店。来买糕点的简直是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水润之色,梅花状的三层,层层筛满甜滋滋的桂花的桂花糕。滑凝如膏,饰之以瓜子果仁,红白紫绿,斑斓可观的糖蒸酥酪。滋阴润肺,养颜美容的燕窝粥。各色花纹,色泽浅黄,细润紧密的绿豆糕……哪一样看得宁小葵都是口水直流,情不自禁伸手抓来吃时,被小二一把打掉手,“哪来的小姑娘不懂规矩,后面排队去!”

排队?宁小葵看着后面长长的马龙,瞬间瘪气了,这么长的队伍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她啊!

“还不快排队?四喜春的糕点每天只卖一百笼,卖完了可就没了。”妖孽嗤然挑唇笑道,眼睛像两道弯月。

“啊?!”宁小葵惨叫一声,连忙跟在队伍后面。

闻着香气,看着可望却不可及的美食,眼巴巴看着买到的人迫不及待地大口朵颐,她快疯了,不停地不停地咽口水,馋虫爬啊爬啊,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突然眼前一亮,她发现排在前面的竟是个漂亮的小正太。十岁的样子,扎个垂髫双髻,肤色白嫩,眼珠咕噜乱转,黑得像两颗浸溪的黑水晶,相当可口。

宁小葵暂时忘记了糕点的诱惑,出神地紧盯着小正太。

小正太终于发觉她色眯眯的眼神,回头撅嘴瞪了她一眼,宁小葵哈哈一乐,好萌咯。

终于小正太也买完了,眼光不舍地从他身上收回,却听到小二抱着歉陪着笑脸对她说了这样一句话:

“姑娘,不好意思,今天一百笼已经卖完了,明天请早点来吧!”

“什么,我刚明明看见还有四笼的!”宁小葵怒道,“怎么一下子没了。”

“哦,都被刚才那位小哥买走了。”

哦靠!宁小葵一个转身,百米冲刺的速度,一下子拦在了小正太面前。

“你干嘛?”小正太满含敌意瞪着她。

“呃,小朋友,打个商量……”宁小葵舔着脸,“能不能卖我一笼,你看我也排了这么长的队了……”

“不卖!”小正太拒绝了,还白了她一眼,从她左侧穿过。

“哎,小朋友,行行好嘛?我出高价!”宁小葵急忙又挡住他。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烦,我说了,不卖就是不卖。”小正太叉起了腰,非常凶恶,估计对她刚才用眼神轻薄的行为十分不满。

尼玛,宁小葵怒了,不就看了你几眼吗,至于把她当敌人吗?

“小朋友,做人可不能这样。我排队排了半个时辰,好容易轮到我了,结果你一下子全买去了,现在让我一笼也不可以,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才不会卖给你这样的坏女人呢!”小正太嗤她一鼻子,迈腿开路。

“呵呵……”听到背后的妖孽开始嗤笑,霎时间觉得老没面子了。宁小葵从钱袋里抓了把碎银子,往他兜里一塞,抢过他一笼糕点就跑。

第九章 冤家路窄

“哇,抓强盗啊,有人抢我糕点啦,不要脸啊——”小正太哇地跳起来,边追边叫,清脆的童音瞬间让宁小葵无处可遁。

呃——她满头黑线,回头叫道:“我给你银子了,够你买十笼的钱那,你别太过分啊!”

小正太却不理会她说的,依然高叫着抓强盗,抓抢糕点的强盗。

擦,姑奶奶不跑了,跑了真成强盗了。

宁小葵索性一屁股在馄饨摊上坐下来,打开食盒就开吃起来。唔啊,这绿豆糕口味清香绵软不粘牙,真是好吃啊!

“坏女人,不许吃我的糕点,不许吃!”小正太拼命来抢糕点盒。

“是我的糕点,我已经给了钱的。”宁小葵满嘴塞满,吚吚呜呜地叫道。

“呜呜……你个坏女人,抢我糕点,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小正太的拳头雨点般朝她身上招呼。

宁小葵懒得理他,更是大口朵颐。

“雨墨,你在干什么?”一条清亮的男人嗓音突然响起,如盛世凡尘中洒过菩提柳枝水般让人清明。

宁小葵耳朵立即竖起来。咦,这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呜呜……主人……”小正太终于哭开了,“我按照主人的吩咐买了四笼糕点,却被这个坏女人抢去了一笼,主人,你要为我做主啊!”

呃——坏了,人家大人来了。

宁小葵脸皮再厚也兜不住了,抓起食盒就溜。

“姑娘,请等一下。”好听的声音很是客气。

等个鬼,等着被你骂啊。宁小葵三步并作两步赶紧溜之大吉。

“姑娘!”凌空一个翻跃,那男人一下子落在她的面前,起手一挡。

四目相对,只听得空气中霹雳啪啦一阵电击,双方同时大叫,“是你!”而宁小葵这声“是你”更是由于紧张,将满嘴正吃着的绿豆糕直接喷对方脸上。

“贼婆娘!竟然跑城里来抢糕点了!”对方一抹脸,咬牙切齿挤出三个字,猛朝她扑过来。

没错,冤家路窄,对方便是宁小葵调戏拍他裸照的白——马——帅——哥!

宁小葵把手中的糕点朝他扔去,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

“你给我站住,我要杀了你!”身后传来嘶吼大叫,听得宁小葵胆战心惊。这世界还真是小,她姑奶奶才出门就碰到了这煞神了。

街道上全是人和物。宁小葵暗暗叫苦,像没头苍蝇一样东突西跑。撞翻了水果摊,泼洒了馄饨锅,吓飞了一窝小鸡仔,更将一位大妈一篮子豆子撞洒在地,男人女人惊叫此起彼伏,宁小葵脚中一滑,一个狗吃屎摔趴在地。

才要爬起,肩甲处一痛,已被制住。

擦,速度好快,宁小葵急中生智抓起一把豆子扔向他。他一偏头,她趁此当儿,一个手肘撞向他。帅哥吃痛后退几步,宁小葵不敢恋战,拔腿继续跑。没走几步,脚踝一痛,差点给跪了,回头一看,帅哥拿挑酒旗的竹竿子竟然当枪使,一下子点在了她的脚上。然后竹竿如灵蛇般,沿着她的腿啪啪啪连续击打,她吃势不住一下子跪倒在地。

帅哥又快如闪电将竹竿套进她的脖中用力一勒,她立即窒息,力气便使不上了,一个反身整个人被他压在墙上。尼玛,武艺不弱啊,怎么办,挨宰吗?门都没有,看她的。

没征兆的,宁小葵眼圈红了,哇地大哭起来,“相公,你别打我,我错了,你要娶宜春院的红玉你就娶吧,我再也不敢管了,呜呜……”

男人与女人在大街上打架本来就有噱头,方才的一晌你追我赶已吸引了不少看客。如今见作为女人的她吃了亏,一听哭诉还是这等不要脸的原因,纷纷开始指着白马帅哥的不是。

“贼婆娘,你要不要脸?”帅哥气得手都发抖了,怒骂道。

“呜呜……相公,放了我吧,好痛的……”宁小葵可怜兮兮地求饶。

“住嘴,你这不要脸的女人还想占我便宜。要我饶你,你自己去阎王爷那说去!”帅哥铁青着脸,满面杀气。说着竹竿再次用力,宁小葵立即翻白眼。

人群中有位五大三粗的大姐看不下去冲过来老粗的拳头便招呼上来,“你这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负心薄情不说还要打老婆,大姐我看不下去了。”

噼里啪啦的拳头兜头兜脸,帅哥尴尬地起手挡,另一只手中竿子力气陡减。宁小葵看得分明,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背部一顶他胸膛,一个矮身,啪地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他扔出去一米远。

好啊,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喝彩,被摔的帅哥脸都绿了。

噜噜噜,宁小葵朝他做了个鬼脸,转身一溜烟跑了,小样想杀她,还嫩着呢。

一口气跑回将军府门口,大口大口喘息时就见妖孽正托腮坐在门口,悠闲地看蚂蚁搬家。

我擦,姑奶奶刚逃过一劫,这小子不帮忙就算了,还当个没事人似的在这有闲心看蚂蚁。

宁小葵一脚狠狠地将蚂蚁踩死,叉腰站在他面前。

他抬头,对她电了一眼,媚色无边,“姐姐真是威武,看来那小子依然不是你的对手。”

“威武个屁!”宁小葵啐他一口,“姐差点回不来,你丫却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知道姐姐一定能逢凶化吉,所以我先去给姐姐买东西庆祝啦!当当,看,这是什么?”他变戏法似得变出一个食盒来,宁小葵眼睛一亮,一把接过来,迫不及待打开,“哇,四喜春的糕点,哪来的?不是卖完了吗?”

“我不是说了吗,有钱能使鬼推磨。”

“那到我怎么就不能了呢?”

“因为你是个坏女人。”妖孽将手指放在口中,学着小孩子说话,糗她。

我擦,找揍呢!宁小葵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下

回到房中,宁小葵觉得口干舌燥,突见桌上一晚莲子羹极为清淡,不由得端起一碗干掉。“小姐,那碗莲子羹……”小青边说边进屋,突然见她已一口气喝完,脸色有些变了,

“怎么了?”宁小葵抹了下嘴巴问她。

“小姐,那碗莲子羹是刚夫人送来的,我怕……”

“难不成里面放毒药啊,谅她也不敢!”宁小葵不以为然坐下来又开始吃糕点,并招呼妖孽小青一块享用。

“小姐,你买的衣服首饰呢?”

“没买!”

“啊,小姐,你……你这到底想干嘛?难不成你真想成全二小姐吗?”小青脸色立即变了,又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着跺脚。

“放心,我这不是有个现成的美人吗,让小夭替我去,什么宜安城第一美男,马上手到擒来。”宁小葵嘻嘻笑道。

妖孽正在喝茶,听到这句话立马喷出来,“我不干!”

“哎,这主意不错啊。小夭姑娘,你就帮个忙吗,到时候成亲又不是你去入洞房,小姐去就行啦!”小青破涕为笑,转而求妖孽。

“帮我入洞房也是可以的啦。”宁小葵又笑道。

以为妖孽又要撒泼,哪知他却没有说话,只是垂睫描绘着茶碗的花纹,半响他抬头看向她,“你真想嫁他?”

“当然是真的。我们小姐要嫁就得嫁小侯爷,别的男人呀,哪配得上!”小青嗤之以鼻道。

“嗤”,妖孽挑唇冷笑,目光清冷至极,缓缓地一字一顿道:“别的男人配不上吗?”

“那是当然,我们小姐是什么身份,将军之女,那些个什么凡夫俗子的哪入我们小姐的法眼……”

“小青——”宁小葵制止她,发现妖孽已不对劲。

妖孽身子慵懒向椅子后背靠去,下一秒突然莞尔一笑,这笑灿若罂粟,妖娆中竟带着喷薄的毒液,然后风情妖娆万种看着宁小葵,“姐姐,我只要你一句话:你若要嫁,我今晚便走,你若不嫁,我陪你一辈子。”

一针直扎宁小葵的心,她不明白这是种什么感觉,有点疼痛,有点悲凉,还有点感动。

“我……”才要开口,陡然腹中一阵绞痛,这莲子羹真有名堂?

“小姐你怎么了?”

“肚子痛,我要上茅房。”宁小葵捂着肚子吸气道。

“啊,这莲子羹里真有毒吗?”小青吓得脸色白了。

妖孽拿起吃过的碗闻了闻,道:“没事,是巴豆。”

擦,这大婶为了女儿能够入选,向她出手了。既然都出手了,她怎么能不礼尚往来呢。

茅房来回去了三趟,宁小葵感觉整个人快虚脱了。找出随她穿越来的包,找到止泻药哗哗吃下好几粒。“这什么?”妖孽凑过来闻了闻。

“止泻药。”她肠胃不好一直随身携带的。

“给我一粒尝尝。”

“你有病啊,药也要尝。”宁小葵白了他一眼,躺倒床上。

“打算怎么办?”妖孽坐在床头问她。

“来而不往非礼也。”

“那你这礼怎么送,又送什么呢?”妖孽勾头笑问。

“去弄点夹竹桃的花粉来。”宁小葵勾住小青的脖子,细细教她怎么做。

妖孽狡黠着笑看她,等小青走了,漫声道:“夹竹桃花粉误食了可会出人命的。”

“掺点在她胭脂花粉里,只会过敏死不了的。哎哟,我的肚子,不行,我还得去茅房。”

“要不要我陪你去?”妖孽笑得贼兮兮。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