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我和孙子做了不该做的怎么办 出去旅游干了自己的奶奶

时间:2021-11-24 15:0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卫武低头见那拿着银子的小手,细白丰腴,自己伸出手去时,小手一翻手背上头还有三个小肉窝,不由的心头又是一荡,待回过神来只觉银子入手甚沉。

  他是甚么人,银子一入手便知多少,当下忙低声道,

  “三小姐,这……银子有些多了!”

  韩绮咬唇想了想应道,

  “总归你这一回办事牢靠,多的银子你拿着,听说你家里老娘病重,多的银子拿去给老娘治病吧!”

  说罢不再多言转身过去与姐妹们汇合,在两名老仆的护送下便离开了小巷,只留下一脸呆懵的卫武立在原地。

  卫武目送着韩府一行人离开,身后钻出来李莽与那癞痢头,二人瞧了瞧卫武手掌中托着的两锭碎银子,不由大喜,

  “老大,这官家小姐果然出手大方,竟给了一两银子!”

  看这样子一两银子都不止呢!

  癞痢头眼馋伸手想去拿,被回过神来的卫武一把薅住了细脖子,拉了他往巷中黑暗之处走了几步,癞痢头后脑上立时挨了一巴掌,

  “说,你这小子把老子的事儿卖了多少出去?”

  癞痢头心头一紧,使手摸后脑,讪讪笑道,

  “老大说的甚么话?兄弟可是听不懂呢!”

  卫武恶狠狠瞪他,下头又给了一脚,

  “少他娘的糊弄老子!那小娘们儿怎得知晓我老娘得病,老子家里的事儿,除了你们便没有别人知晓,不是你还是谁?”

  癞痢头闻言叫起了撞天屈,

  “老大冤枉啊!怎得就单单是我,不是……不是李莽那小子!”

  卫武听了却是嘿嘿冷笑,抬手招了李莽过来,指了癞痢头道,

  “给我狠狠的打!”

  李莽闻听立时挽袖子过来就是一脚,癞痢头吓得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险险躲过李莽这一脚,他可是知晓得,李莽这小子心黑手狠,下得全是死手,自家这单薄薄身子可受不住他几大脚。

  当下连滚带爬的扑过来,大叫道,

  “老大,老大别打!我老实……老实说就是了!”

  当下将韩绮前头如何向他打听卫武的事儿,自己又是如何回答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眼见得卫武听完,却是不发一言,只两眼微眯,下巴上的肉却是隐隐抽动,癞痢头吓得抱了他的腿大叫,

  “老大,老大,这可不是兄弟有心出卖你,是兄弟瞧着那小娘们分明就是对你有意,兄弟才想着暗中助老大一把,那官家的小娘们若是能做了我们嫂嫂,也是美事儿一桩啊!”

  “哼……”

  黑暗之中只听得卫武冷哼一声,癞痢头吓得额头上冷汗扑扑的往外冒,突然肚子上一疼,被卫武一脚踹出去两步远,才听他道,

  “只这么一回,若是再有下回,老子活剐了!”

  癞痢头这小子倒是机灵,一听这话音儿便知这事儿是揭过了,当下一骨碌爬起来,恬着脸又凑了过去,嘿嘿的笑道,

  “老大,兄弟可没有扯谎,那小娘们儿必定是瞧上老大了!”

  卫武领着二人往外头走,斜眼儿瞥了他一眼,鼻子里哼哼道,

  “废话!这还用得着你说!”

  老子就说嘛!那小娘们儿就是对老子有意思,居然私下里探老子的底!

  想到这处卫武心里一阵窃喜,脚底下倒如踩了二两棉花一般,轻飘飘着不了地,将手里的银子塞入了怀中,冲着二人一招手道,

  “走!今儿老子请客,去一品廛居吃元宝肉!”

  李莽与癞痢头闻言大喜,紧跟了上去,癞痢头嘿嘿笑着凑上去问,

  “老大,那一品廛居的元宝肉自是不错,还有那贵妃鸡也是出名的!”

  卫武闻言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头,

  “吃,吃不死你!”

  这一脚踹得虚,癞痢头只一个趔趄便站住了却是摸着屁股笑嘻嘻的追了上去……

  待到三更时分,卫武才一身酒气的回转了家中,院门吱呀打开,人进了院子,却是直奔水井旁,打了一桶冷水便往身上浇,里屋中的人听到了动静,摸索着走了出来,出声问道,

  “可是武儿回来了?”

  卫武应声道,

  “娘,是儿子回来了,您还未睡?”

  卫家老娘吴氏扶着墙走了出来,听得水声哗哗作响便皱眉道,

  “武儿啊,虽说是这时节炎热,但那井水寒凉不可能就这般浇头,待为娘给你烧水再洗!”

  说着便要摸索着去灶间,卫武忙拦道,

  “娘,不必费那事儿了,这夜深了还是早些睡吧!”

  说着放了手里的桶,过来扶了吴氏回转里间去,伺候她坐回床上,吴氏闻到儿子身上有酒味,

  “你出去吃酒了?”

  卫武嗯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把铜板儿放进了吴氏手中道,

  “今儿出去挣了些铜板儿,娘拿着明日让崔妈妈买肉吃!”

  想了想又转身出去将放在院中的一样东西,拿进来给了吴氏,吴氏使手摸了摸,

  “我儿怎得还去买了布料,这……可是好料子,花多少铜板?”

  吴氏早年乃是手艺极好的绣娘,只用指头一摸便知这是上好细棉布,卫武应道,

  “今儿在外头布庄帮闲,老板给的!”

  帮闲倒是真的,但这布嘛……老板却是不敢不给!

  吴氏听了信以为真,喜道,

  “这块布给我儿做新衣裳!”

  卫武应道,

  “娘,这料子还是给你做吧,我在外头成日摸爬滚打,穿不得好料子!”

  可不是摸爬滚打,每日里不打上两场,都不敢说是在京师地面上混的,这料子就是他打跑了,到布庄里寻事的混子,掌柜的拿出来酬谢的!

  只可莫当卫武是个好心的,那条街就在书院附近,乃是他的地盘,外头的小混子不开眼敢来抢,自然是免不了一顿好揍的,没打断手脚都是他瞧着今儿中秋佳节,见血不吉利,才饶了那几个小子!

  卫武老娘眼瞎了好些年,关在小破院子里不知外事,家里的生活一应都是儿子在照应,她也不知自家儿子如今早成了这京师地界上,混子圈儿里小有名气的人物。

  只儿子说甚么便是甚么,当下欢欢喜喜将布料和铜板儿收入床边的木头柜子中,这才安心躺下睡觉。

  卫武打老娘的房中出来,穿过黑漆漆的堂屋,进了自己那间小破屋子里,却是连灯也不必点,就扑到了那张吱呀作响的床。

  这厢翻了一个身,伸手自怀中掏出来那两块碎银子,借了外头的照进来的月光仔细瞧,却是瞧着瞧着咧嘴笑了出来,待笑得够了才塞进了枕头下面,又使劲拍了拍,这才翻了个身睡去。

  那头韩绮几姐妹回到家中,见父母已经早归了家,王氏见着韩纭,那一双哭得红肿的兔儿眼不由惊道,

  “老二这是怎么了?”

  韩纭揉着眼皮子不说话,一旁的韩绣笑道,

  “同我们走散了,寻不到人便急得哭了!”

  王氏不疑有他,忙叫了芳草去取热帕子敷眼,

  “平日里瞧着胆子挺大的,怎得这般不禁事儿,不过走丢了便要哭鼻子?”

  韩纭只敷着眼默不作声,韩绣笑道,

  “母亲可莫要再骂她了,我们这一路可是哄了好久,才将二妹妹哄好的,可别再给骂哭了!”

  韩世峰见状便摆手道,

  “今儿都累了,都回房中早早歇息吧!”

  “谨遵父亲吩咐!”

  四个女儿屈膝行礼回转房中,正在油灯前做女红的落英闻声迎了上来,

  “三小姐,你们可回来了!”

  说着话将早已困得东倒西歪的五小姐抱上了床,这厢又出去打了热水给两位小姐洗漱,韩绮自隔壁净房回来时,韩缦早已在床上睡得人事不知了。

  落英迎上来为她散了头发梳头,在她身后问道,

  “三小姐,今儿灯会可是好玩儿?”

  韩绮点了点头笑着一指桌上的花灯,

  “这盏莲花灯是送你的!”

  落英见那莲花灯做得精巧好看,心里喜欢,嘴上忙道,

  “难为三小姐为奴婢破费了!”

  韩绮笑道,

  “若是往年你与芳草都能同着我们出去玩耍,只今年因着大姐姐出嫁,倒是令得你们节庆里还要赶工,自然要犒劳犒劳你的!”

  落英忙道,

  “三小姐说得哪里话来,这都奴婢们的份内事!”

  韩绮笑而不语将长发理顺之后,便去了桌前,落英忙问,

  “三小姐不想睡么?”

  “睡不着,再看几页书……”

  坐到桌前打开书本,这乃是一本前人所作的《幽冥录》,里头讲得都是怪异鬼神之事,不过多都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理循环的警世之语,里头故事短小有趣,韩绮便将它做了睡前助眠的闲书。

  落英坐在一旁做着手中的绣活,见她埋首书中,看得眉飞色舞,便起了好奇之心,探首过去一看,见那书上还有画儿,上头一个头上生角,嘴有獠牙的恶鬼正抓了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大口的啃咬,嘴角还画了滴滴落下的鲜血。

  当下便哎呀一声,捂眼道,

  “三小姐,这深更半夜的,怎得还瞧上了这吓人的东西,也不怕夜里做恶梦!”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