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被黑人下药做得受不了 4P我被两个黑人包了一夜

时间:2021-11-24 09:48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从厅堂往里走,再往东拐入一间居室。

  看着居室里的架子上摆设的各种精美的玉器和古玩,青枝知道,她这是来到陆世康的房间了。

  意识到自己正走在一男子的睡房,她刹那间有些不自在以及排斥。

  往里走是木质素屏风,过了屏风,就到了陆世康床前了。

  床上躺着的一穿白衣的年轻公子必是陆世康无疑了。

  只见他盖一浅白印松叶锦被,紧闭双眼,似是正沉入睡眠中。

  鼻梁高挺,眉稍入鬓,眼睛虽是闭着,却可看出那狭长的眼形。

  皮肤白得恰到好处,脸上轮廓棱角发明。

  青枝不用细看,便知道这是那种出身名门的贵公子方才拥有的优雅长相。

  “三公子醒醒,孔大夫来了……”小厮底身俯在床前,轻声叫唤道。

  顷刻,陆世康睁开双眼。

  他扭转面孔,往青枝看过来。

  眉眼之间的风流之态无需刻意,自然而然。眼神虽看着有些疲惫,却是不减半分锋芒。

  这当真是一副有尊贵优雅之气的好相貌,可惜......

  青枝顿了顿,道:

  “陆公子久等了......”

  “不必多礼。孔大夫请帮我把把脉,我这头要不要紧。”

  意料之外,声音低沉磁性。

  在她的意识里,这种纨绔公子多是油腻的口音。

  这当真是一口好嗓音,可惜......

  “小六子,快帮陆公子把把脉......”青枝吩咐钱六。

  钱六忙走向床前,放下医药箱,就打算给陆世康把脉。

  钱六还未靠近,就听得冷冰冰的一声:“孔大夫莫不是将陆某人当你家学徒的习医工具了?”

  钱六听到这冷冰冰的声音,不敢再靠近陆世康,转身拿眼睛看着青枝。

  “那倒不是,”青枝忙上前,“陆公子误会了。我带他来只是顺路,等会还要去山上采药。您这也不是什么大病,让他把脉也是因为……”

  话未说完,只听陆世康又一句冰冷的声音:“陆某人不爱听解释。”

  说着伸出手来,指了指她,“你来。”

  青枝无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他的手干净修长,耷拉在床沿上。

  她走上前去,将手指放在他脉搏处,感受着他腕处跳动的脉博。

  实际上,她根本不会把脉,在学校尽是学医学理论,背中药方子。学把脉的那些课也都是应付了事,毕竟习中医的都知道,眼下把脉早就归入中医遗产了。

  所以,她紧锁眉头抓住他的手腕把了半天,还是没有放下他的手。

  她皱着眉头只是在想着,该用何种借口让钱六也帮着把下脉。

  正低头苦想时,只听陆世康问道:“孔大夫,我是不是......无药可救了?”

  青枝知他见自己一直低头沉思,所以才有此疑惑。

  “嗯……倒也不是,只是你这个脉象,有一些怪异......”

  青枝塘塞道。

  “如何怪异了?”

  “我听说你被人击了头部?”青枝顾左右而言他。

  “嗯……”

  “那你现在有何感觉?”

  “头痛。”

  头的问题最是难办,青枝心里着急,就怕自己误诊,耽误大事。眼下当务之急是让钱六也帮着把把脉。

  “头痛,那胳膊呢?”此问无非是拖延时间,让自己可以想出解决之法。她记得刚才听小厮说他胳膊也被打伤了。

  “胳膊亦是疼痛。”他略动了下胳膊。

  青枝沉思半晌,总算想出了一个让钱六帮着把脉的法子,当下对钱六说:“我昨日睡着时压到了胳膊,手上感觉到的陆公子的脉象恐不可信,我摸着陆公子的脉象有些弱及紊乱,不知是我自己胳膊被压了一夜的原因,还是他的脉博本来如此,不如你来试试......”

  钱六忙道:“好的我也帮陆公子试试。”

  青枝离开陆世康床边,钱六上前。

  一双纤纤玉手从陆世康手腕处拿开,顷刻换上了一只略有些粗糙的大手。

  感知片刻,钱六对陆世康说:“陆公子应无大碍,只是受了些皮外之伤,我这边帮您开药。”

  说完,便开始退后写方子。

  笔和纸早有边上的小厮准备好了,他提起笔在房内靠墙的一张桌上写了起来。

  青枝见困难轻易化解,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

  “孔大夫,两年未见,你仍是如此白皙。”

  正低头庆幸之际,突然听得陆世康这么一说,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心里不知他这话是讥讽还是?

  夸一个女子白皙必是实话,夸一个男子白皙就难说了。

  但看他面孔,竟是看不出一丁点讥讽的神色。

  还是他早已习会了不动声色地讽刺于人?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青枝淡然答道。

  “你若是个女子,必是倾国倾城。”

  陆世康这话听着又是一本正经,话语不疾也不慢,青枝猜不透他是否看出了什么。

  “可惜我是男子,做不到倾国倾城了。”她淡然回道。

  “是啊,可惜,你是男子。”陆世康道。“确是做不到倾国倾城了。”

  这......可是在取笑自己?

  青枝心下恼怒,但却只能不动声色说道:“和你可有干系?”

  “并无干系。”他淡然回道。

  青枝觉得,今日自己遇上了一个最难琢磨的人。

  一个说话听不出真实想法的人,是最恐怖的。

  有些人讽刺人面带讥屑,一眼便知。有些人同情一个人面含慈悲,亦是一眼便知。有些人识破他人的真实身份,亦是有迹可寻。

  但从他这儿,你却听不出他是在讥讽你,还是在同情你,还是已经猜出了你的真实身份。

  两人说话间,钱六已经写好了方子。

  方子上写的是:

  紫荆皮、丹皮、五加皮、郁金、乌药、川芎、延胡索各三十克,官桂、木香。乳香(去油)。羊躅跟着踯(去油)。

  芜活各一克白酒一斤。

  将前十二味洗净,切碎,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隔水煮约一小时,候冷,过滤去渣,即成。

  口服。不拘时,随量服之,勿醉。

  他将方子交给小厮,并细细吩咐熬煮时须注意之处。

  小厮接好方子,小心放在桌上的陶罐里。

  两人拿来的药箱里有两天的跌打损伤的药剂用量,钱六打开箱子,将备用药拿出,让小厮先煎熬这些,待不够用时再去孔家药房拿药。

  青枝和钱六走在回来路上的时候,青枝问钱六:“你觉得陆世康这人如何?”

  “他啊,当真是美貌公子。”

  “谁让你说他长相了。”

  “那说什么?”钱六诧异。

  “你不觉得他有些无礼吗?”

  “无礼?我没觉得啊,我听着他每一句话都可客气了。”

  青枝无言。

  钱六当时只知低头写方子,哪里有听她和陆世康的那些谈话。

  从他说话的语音来看,还真是如钱六说的......可客气了。

上一篇:情欲秘书(H) 激烈耸动小秘书H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