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真大真粗真爽使劲好猛小说网 硕大黝黑粗大的噗嗤噗

时间:2021-11-22 15:2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还在酒店睡觉的王超也接到了段一坤的电话。

  “确定啥时间了?”他半睡半醒的,没听出来是谁,还说,“你们自己玩儿吧,爸爸昨天玩儿双|飞,累死了,哪儿都不想去。”

  段一坤在那边笑着说:“到时候你要是不来,我就给你大哥打电话了。”

  听到“你大哥”三个字,王超顿时清醒了,看了看来电显示,又松懈下来,翻个身,懒洋洋道:“坤哥,是你啊。”

  段一坤道:“组合名和成员都确定了,下周一签合同,到时候你也来,大家见个面,先熟悉熟悉。”

  王超道:“好,通知小谢了吗?”

  段一坤道:“其他五个人都通知过了。”

  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昨晚玩得挺高兴啊?”

  王超有点饿了,想去吃东西,坐起来耙耙头发,道:“还行吧。坤哥你还有事儿没?没事儿我先挂了。”

  段一坤道:“也不算什么事儿,就是想跟你说,眼看你就要出道,别在外面这么疯玩儿了,万一被谁拍过照片,将来麻烦可大了。”

  王超道:“哦。”

  段一坤听出他满不在乎来,补了一句:“万一再让你大哥知道,麻烦更大。”

  王超果然还是怕大哥,说:“你可别对他说我昨天玩儿双|飞什么的,我没回家,跟他说的是我去密云钓鱼了。”

  段一坤道:“我才不会去打你的小报告,你现在还能瞒住他,以后被娱记整天跟着,拍到点什么见了报,我想帮你瞒也瞒不了。”

  王超:“……知道了。”

  他和他二哥王锦住在一起,二环边上他爸以前买的一栋小别墅,王齐偶尔也回来住。

  在外面吃过饭,他晃悠着回了家,见王锦在院子里浇花,叫了声:“二哥,今儿医院下班够早的。”

  王锦似笑非笑的看他,道:“今儿星期六,我不上班,就等着跟你一起去密云钓鱼,左等右等没等来,怎么你钓鱼钓到工体那边的酒吧去了?”

  王超:“……王老二!你是不是又偷看我电脑上iCloud同步的照片了?”

  王锦无辜道:“不是我看的,你赶紧进去吧,天儿挺热的,给你准备冰镇西瓜了。”

  没翻脸,也不动手,还叫他进去吃西瓜?王超疑惑的推开家门进去了。

  王锦继续浇着花。

  半分钟后,家里传出王超吱哇乱叫的求饶声:“大哥我错了!我没钓鱼!没钓鱼!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疼疼疼!呜呜呜呜呜呜……”

  星期一。

  王超一大早就被他哥赶出家门来签约,到了辉星娱乐,只有谢竹星来了,一个人在那天等面试的沙发那里等。

  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开口——

  王超:“你生病了?”

  谢竹星:“你被打了?”

  王超:“……”

  谢竹星道:“没生病,昨天有个演出,回去太晚了,没睡好,可能脸色差了点。”

  王超也不想提脸上的淤青由来,说:“你还演出啥啊?都要签约出道了,干嘛还非得去赚那三瓜俩枣的。”

  谢竹星笑了下,没回答。

  不多时,其他四位成员竟搭乘了同一趟电梯一起上来,四个年轻人有说有笑,一团和气。

  谢竹星和每个人都问了好,四人知道这是以后的队友,对他也都客客气气的。

  只有王超不理人,他和那个季杰不对盘,看另外三个和季杰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连带着一起不喜欢了,人家向他问好,他鼻孔出气“哼”一声,谁看了他都觉得讨厌。

  人到齐了,段一坤很快就和两位公司高层一起过来。

  签合同的流程比谢竹星想的简单,段一坤简单解释了一下合同里最重要的几条,又让他们有什么不懂的就问。

  王超翻都没翻,昨天段一坤就已经把这合同发给他大哥王齐看过。

  谢竹星翻着看了,他没有问题,这合同对新人来说已经太宽容了。

  其余几位都是真新人,什么都不懂,可也都不知道该问什么。

  只有那个季杰举了手,问道:“我想问……出道以后的各项收益,除了公司抽成和缴税,剩下的都是六个人平分吗?”

  段一坤看他一眼,扶了扶眼镜,说:“对,组合形式的艺人团体一贯如此。”

  季杰大约感觉到了这个问题问得有些不合适,脸有一点红,道:“谢谢坤哥,我没问题了。”

  几人便都顺利签了合同,两位高层发表了代表公司欢迎他们加入辉星娱乐的官方话,就都走了。

  只剩下段一坤和六个年轻人。

  他站在六人前方,说:“我这个人不喜欢耍嘴皮子,有话说在前面,你们是我选出来的,我对你们的明天抱有很大希望,但这希望能不能变成现实,不能全靠我,还是得靠你们自己。我只有两点要求,听话、勤奋。”

  除了王超低着头打哈欠,其余五人都听得严肃认真。

  段一坤就当没看见,笑了笑说:“现在我要给你们布置第一次任务,接下来是为期一个月的出道前集训,内容包括声乐、器乐和舞蹈,这一个月,请务必做到全力以赴。”

  王超打完了哈欠,也听到了这句,呆滞道:“今天就开始吗?”

  段一坤点点头。

  王超还想说什么,段一坤道:“你不是说想和小谢学跳舞?小谢,你去找管理员拿十楼练功房钥匙,舞蹈老师没去之前,你先帮他拉拉筋。杨萧穆,高思远,你们两个个去十二楼找声乐老师。季杰,程曜,也去十二楼,琴房。”

  王超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七点就被王齐打着起了床,以为来签个约就能回家去补觉,现在不但没得睡,还得去拉什么筋。

  他又不敢不去,万一段一坤找他哥告状,那就完了。

  跟着谢竹星一进练功房,他就说:“我不拉。”

  谢竹星:“……”

  王超委屈的说:“我昨天也没睡好,晚上在家没意思,就找了部恐怖片看,本来拉我二哥和我一起看,看一半他接了个急诊电话回医院了,我一个人看完的……真是要吓死爸爸了!我当初图个敞亮,住在我家别墅三楼,房间里没厕所,得出去上,楼道里可恐怖了!到处都是鬼影子!我也不敢出去,被一泡尿硬憋得睡不着,到天亮才尿了。”

  谢竹星:“……你还怕鬼?”

  王超道:“你不怕吗?”

  谢竹星摇头道:“我不信鬼神。”

  王超道:“那太好了,以后我找你一起看,省得每次都得去找我二哥,他还老骂我。不行了,我真的困死了。”

  他说着就往谢竹星怀里一扑,开始装死,说什么也不想拉筋,不想学跳舞。

  谢竹星一阵无语,他还真没见过这种人。

  他看得出王超没有舞蹈功底,到了这个年纪,要从头开始学非常难,除非能吃常人不能吃的苦,而王超……显然什么苦都没吃过。

  他也不太想惹王超不高兴,索性在靠墙的垫子上坐下。

  王超就特别自然的躺在他腿上,大咧咧的把他的腿当枕头。

  谢竹星不太适应这种亲密,之前在酒吧里王超对他又搂又抱还咬耳朵,他就觉得不舒服了,只不过那时还能当成是夜店的特殊环境所致,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安静又尴尬。

  王超也不是真想睡,就是不想学跳舞,说:“我没吃早饭,你吃了吗?”

  谢竹星道:“吃了。”

  王超问:“吃了啥?”

  谢竹星道:“馄饨。”

  王超道:“啥馅儿的?”

  谢竹星道:“猪肉大葱。”

  王超道:“蘸醋了吗?”

  谢竹星:“……我吃的是馄饨,不是饺子。”

  王超其实是想勾搭他跟自己一起跑出去玩,说:“我快饿死了。”

  谢竹星从包里拿了零食出来,道:“来条士力架,横扫饥饿。”

  王超:“……”

  舞蹈老师来了,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老师,面相很严厉,一看见谢竹星就笑起来:“小谢,看名字就想是不是你,原来还真是。”

  谢竹星忙站起来鞠躬,道:“李老师好。”

  王超坐在垫子上仰脸看着。

  谢竹星对他道:“这是以前教过我的老师。”

  王超就爬了起来,也跟着叫:“李老师好。”

  李老师先祝贺了谢竹星签约,又说:“小谢没什么好教的,比我跳得都好。王超,你没学过舞蹈,过来,得先把韧带打开。”

  王超听说过拉筋很疼,觉得打开韧带可能会是比拉筋初级一点的东西,也就不情不愿过去了。

  李老师让他把四肢打开,关节放松,他就真的放松了。

  李老师说:“坐这儿,打开腿。”

  他就坐下打开了。

  李老师在他面前坐下,他还贫嘴:“老师要跟我练双人瑜伽吗?”

  李老师冲他笑了笑,开始帮他压胯。

  “我操……”

  “不行不行不行!”

  “要断了!”

  “啊啊啊啊啊断了!”

  “哈芝救救我啊啊啊啊啊!”

  “我不学了不学了我不出道了你快放开我!”

  “呜呜呜妈妈……”

  看他开始哭着叫妈,李老师才一脸无语的放开他。

  他边哭边抖着腿想爬起来,没成功,谢竹星只好上前扶了他一把。

  他一把抱住谢竹星开始哇哇大哭:“这辈子都没这么疼过,太他妈疼了,跟被|操过一样合不上腿呜呜呜呜呜啊呜呜呜呜疼死了。”

  谢竹星:“……”

上一篇:半夜翁公吃我奶 翁熄浪公夜夜欢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