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撞击旗袍丝袜老师 两个一起一前一后太大了

时间:2021-09-30 08:5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你。”

只有一个字,却比古老大提琴的声音还要好听。

不行!

她不能坐以待毙!

手指悄然握紧,陌西染咬牙,抬眸看了眼面前人,语速极快。

“总裁,初次见面,您好!”

话落,她恨不得马上去死!

为什么要说初次见面啊!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薄唇微勾,周延琛露出一抹十分凉薄寡淡的笑意。

单手插在裤袋里,他微微向着陌西染俯身过来。

从旁人的角度看去,他就好像在对陌西染亲密的耳语。

可事实却是——

“初次见面?我怎么觉得,你这么眼熟呢?”

拜托!

不要把她变成焦点!

陌西染在心里哀嚎。

面上只能挤出虚假谄媚的笑,“怎么会?我这种小人物,怎么配跟总裁熟。”

“哦?”周延琛站直身体,好整以暇,老神在在。

陌西染小腿肚发软,在他强大的气场下,她马上就要站不住了。

正在这时,一道清朗的男声突然传来。

“我来晚了。”

来人一身银灰色的休闲装,眉目清秀,俊朗不凡。

如果周延琛的美是不食人间烟火,那么这人便是英俊的很邻家,很接地气。

“白总。”程琳朝来人颔首。

白井城点头,视线却紧紧锁在周延琛身上。

那眼神掺杂着一点别的东西。

可这些都不是陌西染现在关心的。

她只知道,自己完蛋了。

他不单是她的顶头上司。

也是见证了她醉酒丑态,被她胆大包天挨了她揍的冤家。

还是她在停车场里,当镜子垫垫子时,征用的那辆黑色宾利尚慕的车主人。

更重要的是,他是和她滚过床单的对象!

他们这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还真是,复杂的她想哭啊!

这是一个十分诡异的三角气场。

终于,有人开口打破了沉静。

“总裁,我们还有两个部门要巡视。”

是程琳。

她的声音很淡,却透着某种力量。

周延琛抬步,犹如傲然的帝王,目不斜视的从陌西染面前离开,身后一阵脚步声跟随。

这其中包括刚刚到来的白井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陌西染总觉得对方的视线似乎在她身上停顿了一下。

“呼!大boss的气场太厉害了!吓死我了!”身边,沈星南松了一口气,突然挽住陌西染。

“西子,你认识大boss吗?”

陌西染瞪大眼睛,急忙摆手:“怎么可能!”

“可是,刚才大boss明明……”

“都去工作吧!”

主管适时的发话,间接帮她解了围。

陌西染松了口气,耸耸肩,“去工作吧。”

沈星南只好点头:“中午一起吃饭啊,西子。”

“好。”

……

总裁办。

周延琛坐在大班椅上,凤眸轻睐,不动的时候,就好像是静止的平面模特。

白井城和他隔着一张办公桌,嘴角噙着一丝笑,“你怎么好像不待见我?”

周延琛终于开口,声音透着些慵懒:“你不在你的白氏待着,跑王朝来干什么?”

“愿赌服输,你输了,要在王朝任职一年,我输了,就在王朝帮你打一年工。”

都是盛行文和单衍两个混蛋搞的鬼!

周延琛薄唇轻启,吐字慢声:“随便你。”

白井城微笑,转身走向一边恭敬站立,微微垂着眸子的程琳。

“那么,程秘书,以后就请你多多关照了。”

“不敢。”程琳不卑不亢的回以微笑,“只是王朝不似周氏,秘书处小,怕容不下白总这尊大佛。”

她语气轻柔,带着一星半点玩笑的意味,让人听着挑不出毛病。

而她话落,周延琛便不耐的说了句:“你去海外部,随便做个经理。”

白井城眸色一闪,笑:“好啊,更轻松,适合我。”

谈妥了,白井城见程琳还有事情跟周延琛汇报,便识趣的退出办公室。

海外部。

他记得刚才那个女孩子就是海外部的职员吧。

嗯,有意思。

同ID下公众号本书关注章节相同当前关注章节

第9章 做白井城的助理

中午,员工食堂。

果然是王朝,这饭菜做的比外面饭店还好吃。

有东西吃的时候,陌西染总是很快乐。

只不过,坐在她对面的沈星南似乎不在状态。

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陌西染低笑:“回魂了!想什么呢?”

沈星南嘟着嘴,心不在焉的戳着盘子里的米饭,“西子,我跟你说个秘闻。”

“什么?”

四下一看,沈星南俯身过来,悄声说:“我听人说,咱们大boss不喜欢女人。”

“呃……”陌西染嘴里含着一口汤,闻言,差点喷出来。

咽下去,她结结巴巴的问:“你听,谁,瞎说的。”

“都这么说,外面也这么传,说他和白氏的总裁走的很近,两人形影不离。还说,说总裁不能人道!”

“胡说!”陌西染听到最后,斩钉截铁的下定论。

他不能人道?

那她是被谁折腾的死去活来?

他能不能人道,她最有发言权了!

“西子,你为什么这么确定?”沈星南咬着筷子,看着她,“好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陌西染支吾了一下,“咱们总裁英明神武,俊美不凡,怎么可能喜欢男人?绝对不可能!”

“是吧,是吧,其实我也不相信的。”沈星南又开始星星眼,“总裁那么帅,如果不喜欢女人就太可惜了。”

“好了,赶紧吃饭吧,别想那些有的没的。”陌西染往沈星南盘子里夹了一块鸡肉,“你这么年轻,多吃点肉,补充体力。”

“噗!”沈星南忍不住笑起来,“拜托,西子,我今年21,你才18,到底谁年轻?”

“呃……”陌西染一僵,尴尬的笑,“呵呵。”

……

下午,部门正忙碌,主管突然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他一身银灰色西装,白衬衫,嘴角总是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温文尔雅,翩翩如玉。

“大家先放一下手里的工作。”主管拍了下手,随即说道。

所有人集中注意力看过来。

陌西染一眼就看见白井城,还不小心和他的视线撞了一下。

迅速低下头,她心跳飞快。

某种程度来说,白井城其实很接近她心中白马王子的理想型。

主管回头看了白井城一眼,得他点头,这才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从今天起,白先生将担任我们海外部的部门经理,为期一年,大家欢迎白经理!”

主管话落,女职员们的眼睛都亮起来,掌声更是雷动。

“好了。”主管抬手一个收声,大家纷纷停下鼓掌,“请白经理简单说两句。”

白井城上前一步,微微颔首,“大家好,我是白井城。接下来,将与你们共事一年的时间,希望我们能相处的愉快。”

他简单的两句,又是赢得一片掌声。

主管站到白井城身边,低声问:“白经理,那么,是不是要为您安排一位助理?”

白井城眸色微敛,视线徐徐落在站在角落的陌西染身上,修长的手指抬起,指着她的方向,“就这位女同事好了。”

他话落,所有人的注意力纷纷转到陌西染身上。

而当事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

做白井城的助理?

“陌西妤,今后由你担任白经理的助理,要好好帮助白经理。”主管沉声说道。

“是。”陌西染恭敬应声,却还有点不敢置信。

“好了,大家继续工作吧。白经理,请这边来。”主管引着白井城往办公室走。

他们一离开,沈星南就冲过来,“西子,我好嫉妒你,你运气太好了吧!你是不是也认识白经理啊?”

“你以为我谁都认识?”陌西染失笑,却发现有很多女同事若有似无的眼神往她这里飘过来。

很好。

早上的风波刚过,她现在又变成焦点加女性公敌了。

第10章 谄媚讨好

白井城的办公室是个半套间式的结构,办公室外面放了一张办公桌。

陌西染既然是他的助理,自然要搬到这里来办公。

不用她自己动手,就有男同事主动请缨帮忙。

多亏了这张童颜,她现在的待遇完全和以前是两个极端,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正在收拾桌子,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

白井城探身出来,看向陌西染。

他脱了外面的西装外套,仅着里面的白色衬衫。

没有系领带,衬衫开着两颗扣子,袖口也翻折露出小臂,看上去十分随性。

“在忙?”白井城微笑开口。

“没,白经理有事吗?”陌西染放下手里的东西,马上问道。

“可以帮我冲杯咖啡进来吗?”

“好的,请您稍等。”

快速到茶水间冲好了咖啡,陌西染端着走向办公室。

“咚咚。”

“请进。”

推门而入,她端着咖啡杯,走到办公桌前。

白井城坐在办公桌后的大班椅上,姿态闲适。

陌西染将咖啡杯轻轻放下,“白经理,您的咖啡。”

“谢谢。”白井城说了声,端起咖啡轻抿一口,“嗯,不错。”

悄悄松了一口气,她很高兴他喜欢自己冲的咖啡。

他的一句不错,让她就好像孩子得到老师的夸奖一样雀跃。

白井城放下咖啡杯,打量着陌西染,半响,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

“我叫陌西……”顿了一下,她说:“陌西妤,我叫陌西妤。”

“陌西妤。”

白色的套装,黑色长发扎低在脑后,光洁的额头,瓷白的肌肤,五官精致,是个美女。

眯起眸子,白井城温声说:“很好听的名字。出去吧。”

“是。”

朝白井城颔首,陌西染恭敬退出办公室。

……

三天后。

“这份文件明天就要用,今天可能要麻烦你加班了,没关系吧?”

“没关系。”陌西染接过白井城递来的文件,抱在身前,“我会尽快赶出来。”

“嗯,辛苦了。”

俏脸微红,陌西染轻声说了句:“不辛苦。”

晚上6点,职员们早已经下班,寂静的办公间,只有陌西染一个人。

白井城交给她的文件数据很多,她非常小心的处理,生怕出什么纰漏。

……

夜色渐深,天气预报上说的那场雷阵雨,轰然而至。

陌西染站在大楼前,望着雨帘哀叹。

偏偏忘记带伞了,安城一到雨天,连出租车都不好叫。

忽然,身后响起一阵脚步声。

还有人没走?

陌西染回头,眼睛瞬间瞪大。

身材挺拔的男人阔步走来,妖孽邪气的脸上表情不耐。

像是没看到陌西染,周延琛在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站定。

他也没带伞?

陌西染心里闪过某个想法。

他记得自己,除了滚床单和停车场,就单单是寻寐那件事,就够她死多少次了。

这时候不谄媚讨好,更待何时?

于是——

陌西染脱了自己的外套,往周延琛身边挪了挪,狗腿的把外套递过去。

“总裁,您披着走吧。”

男人侧首,见面前的女人满脸堆着谄媚笑容,但因为一双灵动的眸子,姣好的面容,让人不至于生厌。

五秒过后,周延琛想起她了。

寻寐男洗手间里遇见的那个疯婆子?

哦,对,她还是王朝的员工。

王朝现在都是怎么筛选人的,怎么让这种人进公司。

正想着,他的车子开过来了。

当车灯透过雨帘迸进,陌西染就知道自己干了件蠢事。

人家是大boss,哪里用得着自己带伞?

司机打开车门下车,陌西染眼睁睁看着对方举着一把直径至少100cm的黑色雨伞快步走过来。

“总裁。”

一点一点撤回手,陌西染现在恨不得地上有道缝,她能马上钻进去。

只是——

伸出去的手臂刚撤回一点点,手上一轻,她的外套落在了一只修长的指尖。

惊讶的看着周延琛,陌西染完全懵了。

睨了她一眼,周延琛跨步往前。

司机立即举伞跟上。

害怕周延琛淋到雨,司机把车子停的很近。

走下三级台阶后,几乎就是两三步的距离就能到跟前。

陌西染看着周延琛下了台阶,然后,把手里的白色外套一扔。

是扔在了地上!

再然后,司机为他打开车门。

他踩着她的外套,上了车。

直到那辆黑色宾利尚慕绝尘而去,陌西染还处在被雷劈过,无法回神的状态中。

她看到了什么?!

他用她的外套当脚垫!

第11章 不知好歹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不知好歹的人?!

她今天真的见识到了!

将挎包举过头,陌西染冲进雨里。

蹲在地上,她看着白色外套上,隐隐的鞋印,咬紧了牙关,眼神喷火!

心里默默诅咒周延琛一万次,捡起外套,飞奔向着地铁站。

……

一到家,陌西染马上换掉湿衣服。

看着水盆里泡着的白色外套,她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自己一定是傻了,居然想着去讨好他,结果真是自取其辱。

洗了个热水澡,一边擦头发,一边翻开抽屉找感冒药。

就着温水吞了药,挎包里,手机突然响起。

一看来电人,她赶紧按下接听。

“喂,爸。”

“西西。”

听筒里,传来爸爸陌经国温暖的声音,“怎么听着你声音有点哑?”

“刚洗澡出来。”清了清嗓子,陌西染坐在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爸,你干嘛呢?”

“刚遛弯回来。”陌经国笑呵呵的说,“我听你妈妈说你找到工作了?”

“嗯,找到啦。”跟爸爸说话的时候,陌西染就会变成一个小女孩的状态。

“那怎么没打电话告诉爸爸啊。”

“告诉妈妈不是一样。”陌西染俏皮的说道。

其实她这算是,对继母的一种讨好吧,这样做能让爸爸负担轻点。

从小到大,她都习惯了。

“你这丫头。”陌经国怎么会不懂女儿,可是再婚家庭就是这样,有很多事情无能为力。

“那工作怎么样?还喜欢吗?工作的顺利吗?”

“特别好,是个很大的公司。”脑袋不知怎么,就昏昏沉沉的,陌西染躺下来,轻声说:“爸爸,我好困。”

“那你睡吧,工作肯定累了,注意身体。”

“嗯,爸爸再见。”

挂了电话,陌西染将身体缩成一团,裹紧了被子。

睡一觉,嗯,睡一觉就好了。

……

第二天,早上6点半。

镜子里的女人脸色苍白如纸,眼圈发青。

摸了摸冰冷的脸颊,陌西染掬起温水扑了脸。

还是要上班,实在不行再请假。

杏黄色上衣,黑色A字裙,黑色高跟鞋。

出门前,她往脸上抹了点腮红,让自己看上去气色好点。

刚踏进公司大厅,就见员工电梯即将关闭。

陌西染小跑着过去,还是没有赶上。

叹口气,旁边的总裁专属电梯门突然缓缓而开。

“陌助理。”

一道温润好听的男声从里面传出。

陌西染惊讶,走过去。

“白经理。”刚叫了一声,她就看见站在白井城身后,无法被忽略存在感的男人。

一身黑色西装,如妖孽般的男人面无表情,凤眸微敛。

“总裁。”又叫了一声,陌西染低下头。

“一起吧。”白井城微笑说道。

“啊?不用了,我等下一趟。”陌西染急忙摆手。

开玩笑,要她跟周延琛同乘一部电梯,她会窒息的。

现在,她就已经有点喘不上气了,脑袋也晕晕的。

“没关系的。”白井城说着,伸手握住陌西染的手腕。

陌西染低呼,已经踏入电梯。

“谢谢白经理。”

“不用客气。”白井城微笑,按了关门键。

陌西染捏紧挎包带子,局促的站在白井城和周延琛之间的中间地带。

随着电梯上升,她却脑袋越来越沉。

努力睁大眼睛,渐渐力不从心。

突然,眼前一黑,陌西染再也坚持不住,向后倒去。

几乎是瞬间,一双手伸出,牢牢接住她。

上一篇:你的暴烈太温柔1V2 不可言说的亲密PO PO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