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囚禁PLAY强制灌药玩弄HHH 双性吸住小核到抽搐双胞胎攻

时间:2021-09-27 10:0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奶奶的,你再不给老子安份点,老子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冷忧月猛的睁开双眼。

一张极度丑陋猥琐的面孔在她的眼前放大,那人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急不可耐的解她的腰带。

嘴角的哈喇子几乎要滴到她的脸上。

恶心!

冷忧月的眉头一皱,却又猛的顿住。

这个人好眼熟!

不正是她十六岁那年,被继母胡氏接下山,在回府的途中遭恶人轻薄的那位……恶人吗?

李狗!

冷忧月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名字。

正是因为这桩事,她被高家退婚,好在继母胡氏苦苦哀求,高家才允她入门做了平妻。

想到这里,冷忧月‘呵’的一声冷笑出声。

老天有眼,她居然重生了!

而后猛的抬脚,狠狠的踹向李狗的要命之处。

李狗正在兴头上,压根没想过方才还柔柔弱弱的女人,居然有这般力气,遂不及防之下,痛的他冷汗直流,松开冷忧月便在地上打起滚来。

“小贱人,你居然敢……”打老子,看老子不弄死你……

后面的话,李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呯’的一声,一块手掌大的巨石便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这一下打的极重,李狗当场被砸的皮开肉绽,双眼发黑。

却是还没来得及晕过去,衣领就被人用力的提了起来。

“你住在城北小四村,家中上有年迈的老母亲,下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你说……我现在去你家放一把火,你家那六口人,能逃出几个?”

阴测测的声音在李狗的耳边响起。

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而后认栽的跪下,“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

“饶命,好说……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我一定保你全家安然无恙!”

话落,一大波人涌了过来,领头的正是冷国公府的管家赵福,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几张熟悉的面孔,皆是冷国公府的人。

和上一世的场景一模一样,如若没有记错的话,赵福会立马坐定她已被恶人轻薄的事,而后装作好人,带她回府。

毕竟此时的‘她’还是个养在深山中,心思单纯的村姑。

“大小姐,你没事吧?都怪奴才来晚了,若是奴才能早些赶到,大小姐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痛哭流涕,演技是一等一的赞!

冷忧月的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冷冷的瞟了赵福一眼,而后坐上马车,“回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赵福愣了愣,半天没缓过神来。

按理说……一个女儿家被恶人轻薄了,不该痛不欲生?寻死觅活么?

“是!”

赵福想不通,可此时也没时间给他想了。

因为在冷国公府,当家主母胡氏安排了一场好戏,正等着这位自小被养在山里尼姑庵的冷府嫡大小姐出场。

“将这人给绑了!”

一行人急匆匆的往冷国公府赶。

半个时辰后,冷国公府到了,冷忧月掀开马车帘子,她抬头,却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冷国公府的门面,居然连个牌匾都没有,这些年就混成这样?”

赵福听了,只以为她久居深山没见过世面,眼中满是鄙夷,“大小姐,牌匾是挂在正门,这里是角门!”

呵……

冷忧月怎会不知?

上一世,她便是从这个角门进去的,这桩事,也一直被冷忧雪以及府中的那些下人拿来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第2章:她不受委屈

“据我所知,只有上不得台面的妾氏和庶女奴才才会走角门进府,赵管家,你觉得我是哪一种?”

她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却不显得和善,反倒给人一种冰冷至极的错觉。

赵福又是一愣,“大小姐!”

冷忧月却是懒的与他废话,寻着记忆就往正门的方向走。

却是还没走两步,便被赵福给拦了下来,“大小姐,正门通常都是初一和十五才开放的,眼下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您看……能不能委屈您一下……”

“不能!”

冷忧月一口回绝。

抬脚就往大门上狠踹,门口的护院皆被她这粗暴的举动吓愣了,一时之间竟无人敢上前阻拦。

‘砰’的一声,国公府的大门终究还是开了。

大门这一开,冷国公府的全貌便尽收眼底。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九曲回廊……想来整个京城,也就只有亲王府的格局能比这冷国公府更胜一筹了。

她微微眯眼。

上一世的她,进了这国公府的大门,竟晃花了眼,一时之间卑微的不知如何是好,却不知,这般雅致的府邸竟是用她死去娘亲的嫁妆装点而成。

“大小姐,您若是要走正门,说一声便是,犯不着这般不守规矩,若是让外人知道了……还当咱们国公府是小门小户!”

赵福追了上来,见冷忧月的脚步顿住,以为她是被国公府的盛况吓傻了,毕竟养在深山的尼姑庵里十几年,哪里有见过这种宅子?

“不守规矩?”

冷忧月反问。

赵福只当她这会清醒了过来,知道怕了,点头道,“是啊,咱们国公府的规矩可大了……”

只不过,他话还未说完,就被冷忧月一个阴冷的眼神给吓咽了回去,她上前一步,嘴角微微扬起,定定的看着赵福,“国公府的规矩就是一个死奴才能教训主子么?”

“你!”

赵福被她呛的血气翻腾,若这处不是国公府,是在外头,只怕他此时已经扬手给了冷忧月一个巴掌。

他可是国公府当家主母胡氏的表哥,府中谁不礼让他三分,便是国公爷见了他,也会点个头。

可今儿个,他却被一个养在深山里的野丫头给教训了。

这让赵福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不带我去见这国公府的当家主母吗?”

赵福这才想起正事,生生将这口气给吞下肚,心道……一会总有你好看的。

而此时,冷国公府的正厅中,当家主母胡氏正领着她最疼爱的小侄女胡钰瑶和高家的人在谈话。

“冷夫人,您的意思是,先办了钰瑶和景瑜的婚事?府中那位大小姐后入门?”

说话的人是镇平候府当家主母长孙氏的亲妹妹长孙燕,这位长孙氏可和镇平候府的长孙氏差远了。

那位长孙氏心机深沉、手段毒辣,这些也是冷忧月上一世嫁进镇平候府后才见识到的。

长达五年的时光,她几乎对那位婆婆言听计从,在府中活的却还不如个婢子。

若说她上一世最庆幸的事是什么,那便是在镇平候府跟着白夜弦学功夫,他教她不多,但她胜在有天份,每每都是一点就通。

学到最后,竟也能以一敌三了。

思及此处,冷忧月的眸光更沉了几分。

“我正是这个意思,钰瑶和景瑜情投意合,总不能委屈了两位孩子!”胡氏开口,语气中满是笑意,似乎是笃定,她冷忧月一定会答应。

“那位大小姐的意思呢?”长孙氏又问道。

胡氏正要开口,却听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自然知道是谁来了,眸底闪过一丝得意,但很快,她便压了下去,起身,略带惊讶的看着正从门外走来的人。

第3章:你打算如何?

预想中的满身狼狈的乡野村姑没有出现。

出现的少女,一身素雅,肤若凝脂,身段修长,享享玉立,面上也没有半分怯懦之态,相反,她投过来的目光又冷又强势,一时之间,竟让胡氏也怔愣住了。

那目光只在胡氏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便立即落在了坐在胡钰瑶身边,原本正和胡钰瑶郎情妾意的高景瑜的身上。

脑海中浮现上一世,高景瑜那嫌恶的眼神,以及被胡钰瑶设计陷害误杀了他和胡钰瑶孩子后那狞狰的面孔。

他说,“打,往死里打,打死了再大卸八块,丢到山上去喂野狗!”

而此时的高景瑜,自然也注意到了从门外走来的少女。

原本正握着胡钰瑶的手也不自觉的松了开来,他一时之间有些恍了神,刚想问这位少女是何人。

便听胡氏说道,“忧月,你这一路上回来,还顺利吧?”

竟是冷忧月!

别说是高景瑜和长孙氏,便是那原本过来看好戏的胡钰瑶也傻了眼。

姑母明明告诉她,冷忧月长年养在深山中,和乡野村姑没两样,前些年去看过她一回,说是又瘦又丑,说话唯唯诺诺的,根本上不得台面。

还命人画了一幅画像给她。

那画像她时不时拿出来看,因此,像是印在胡钰瑶的脑海中一般,以至于,她此时见到冷忧月,像是见了鬼一样。

“夫人,您罚奴才吧……奴才去晚了,才让大小姐遭了坏人轻薄,都是奴才的错,奴才甘愿受罚!”

冷忧月还未开口,赵福便先她一步,‘扑通’一声,跪在了胡氏的面前。

一声‘轻薄’,让在场的几人都瞬间变了脸色。

尤其是高景瑜,像是被人强行塞了一只大头苍蝇在嘴里……恶心!

想到面前被人‘轻薄’过的女子不久之后,要嫁给他,即便是做个平妻,也够恶心他了。

长孙燕的脸上就更不用说了。

高景瑜可是镇平候府唯一的香火,因此,姐姐可是千叮万嘱她一定要办好此事,可如今……

“什么?赵福你是怎么办事的?你可知道这事有多严重?回头我定扒了你的皮!”

胡氏故作震惊,指着赵福恶狠狠的痛骂了一顿,再看冷忧月时的眼神,就泫然欲泣,好不同情。

“忧月,你放心,母亲一定会为你做主的,不会让你白白受人轻薄的!”

嘴里说着为她作主,却是将‘轻薄’二字又重复了一遍。

上一世,冷忧月六神无主,哪里知道胡氏歹毒的心思,一心指着胡氏为她做主。

“是吗?”

轻飘飘的开口。

胡氏一愣,只觉得眼前的场景不该是这样的,按理说,被人指出被轻薄的事,不该掩面哭泣,羞于见人吗?

可面前的冷忧月却是一样也没占。

“不要脸,被轻薄了,居然还敢回府,你……”高景瑜坐不住了,上前一步指着冷忧月就狠狠的教训了起来。

若不是指腹为婚,打死他也不可能娶一个村姑为妻。

他的话被长孙燕给制止了,长孙燕上前一步,神色凝重的看着胡氏,“冷夫人,这事可不好办了,你也知道镇平候府的门槛有多高,原本让景瑜答应娶一个……养在府外的小姐,就已经是难事了,更何况……”她原本想说野丫头,但碍于冷忧月在场,还是生生的改了口。

更何况眼下还被人轻薄过了。

“那你打算如何?”

长孙氏刚说完,便听到冷忧月淡淡问道。

第4章:狗男女

谁也没料到冷忧月居然还敢问这种话。

一时之间,众人皆怔愣无语。

冷忧月干脆上前一步,她身段高挑,站在长孙氏的面前便显得高人一等,再加上她身上独有的气场,竟让人莫名生出几丝畏惧来。

轻笑,“退婚吗?”

长孙氏哪里敢回她?

这门婚事可是镇平候和冷国公爷两人定下的,若是要退婚,也该是这两位亲自来退,哪里轮得到她们这些跑腿的办?

可长孙氏不敢,高景瑜却敢。

他瞧着冷忧月这态度,气的胸口起伏,一手拂开正扯着他袖子的胡钰瑶,便怒道,“冷忧月,你还有没有廉耻之心?出了这样的事,你不闭门思过,反倒还在这里丢人现眼,你……无耻、轻贱!”

镇平候府的教养,让高景瑜只能骂出这种话来。

胡钰瑶也暗自窃喜,原本瞧见冷忧月的容貌,她害怕极了,怕高景瑜会动心,可眼下这副好皮囊却是被人轻薄过的,再瞧高景瑜这反应,便知道自己这场仗算是打赢了。

她不免扬了扬下巴,得意之色一闪而过,却是立马变脸,上前拦住高景瑜,“景瑜哥哥,你不要生气,发生这样的事忧月姐姐也是很难过的,只要姐姐往后安安份份的,你就原谅了她吧……”

这可怜巴巴的语气,一副我是圣母的恣态,又有谁知道,肚子里全是坏水。

呵……

仇人都凑一堆了,老天爷待她不薄。

“高景瑜,胡钰瑶!”

她喊他们两人的名字。

突然被点名,两人都一愣,却听冷忧月再度开口,目光却是落在胡钰瑶的小腹上,“有三个月了吧?说没有廉耻之心,我冷忧月还及不上你们二人的十分之一!”

胡钰瑶猛然被冷忧月戳破秘密,下意识的伸手捂住小腹。

这个事,只有姑母胡氏和高景瑜知道,连今儿个一块来说亲的长孙氏都不知道,她慌了神的躲在高景瑜的身后,眼泪是说掉就掉,委屈的像是一朵小花似的,“景瑜哥哥,我……”

高景瑜哪里受得了她这副模样,连忙握住她的手安抚道,“钰瑶,你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欺负!

这词用的好!

冷忧月几乎想拍手叫绝。

“我被坏人轻薄了尚且被高世子说成是无耻、轻贱,若是婚前就与人暗通款曲,还要怀下野种,那这叫什么……是不是应该叫做……狗,男,女?”

她刻意咬重了后面三个字。

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便是连胡氏都没料到冷忧月竟是这般的伶牙俐齿,今儿个的她,与自己早些年去看过的那个怯懦的小姑娘,简直是天差地别。

这些年她也没有掉以轻心,一直派人暗中观察,她的人每每来报,都是说这位大小姐前怕狼后怕虎的。

怎么会这样?

“忧月,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胡氏忍不住拿出当家主母的架势来。

原本以为自己发怒了,冷忧月便会收敛。

毕竟如今的冷国公府,可是由她作主。

冷忧月往后的日子要如何过,还不是她这个当家主母说了算。

却不想,冷忧月竟是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赏给她,淡淡道,“我要说什么话?难道我要说,她们这种叫表子配狗——天长地久么?”

第5章:堂审坏人

“你!”

胡氏此时也气的一口老血梗在胸口。

好在此时赵福眼珠子一转,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夫人,那轻薄大小姐的人,奴才已经抓来了!”

胡氏一听,连忙转移话题,“还不赶紧将人带进来!敢轻薄冷国公府的大小姐,胆子有够大的!”

话虽这样说,但眼角的余光却狠狠的在冷忧月的身上刮了一道,恨不得拿把刀子在她身上戳出几个洞来。

而此时长孙燕的目光在胡钰瑶的身上转了一圈,心中是五味陈杂,她答应镇平候府的那位来跑这一趟,是以为事情很简单,却不想,其中竟是这般的绕。

目光再移到胡钰瑶的小腹上,还果真如冷忧月所说的,微微隆起!

长孙燕的嘴角撇了撇,鄙夷之色尽在眼底。

胡家好歹也是功勋世家,胡钰瑶的父亲胡坤良立过战功,如今已是三品武将,这几年在京城中也算是小有名气,却没想到养出来的女儿,竟是这种德性。

果然,市井小民便是做了大官,也上不得道。

赵福眼观鼻,鼻观心,立马将那满头是血的李狗给押了上来。

一脚就踹在李狗的膝盖弯上,迫使他跪了下来。

“还不快快交待,你是如何轻薄大小姐的!”

呵……

上一世,李狗说的是绘声绘色,下贱淫秽的话,简直让冷忧月无地自容,高景瑜更是气的火冒三丈,当场辱骂她是贱妇。

而这一世……

冷忧月一个含笑的眼神投到李狗的身上,那修长纤细的手指轻轻抬起,漫不经心的做了个抹脖的动作。

明明没有任何杀伤力,可李狗却连打了几个寒颤。

“我招,我都招了,我压根没有轻薄大小姐,我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大小姐砸成了重伤,之后国公府的人便将我绑了起来……”

赵福原本正用恶毒的目光在打量着冷忧月,李狗开口的时候他甚至在盘算着,一会再添油加醋一番,便说自己赶过去的时候看到冷忧月衣衫不整之类的。

可他的如意算盘才打到一半,便‘哗啦’一声,全碎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李狗,“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没有轻薄,你想清楚了再说,敢在国公府撒谎,仔细我扒了你的皮!”

威逼利诱。

李狗吓的面色惨白,苦着一张脸,左右也不敢得罪。

赵福是什么人他知道,但冷忧月有多狠,他也见识过了……

“我真的没有胡说,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轻薄国公府的大小姐啊……我……我其实只是想劫些银钱,我……”

“李狗,你明明就是轻薄了大小姐,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你还趴在大小姐的身上!”

赵福慌了神了,上前一步揪起李狗的前襟便要动粗,嘴里的话也是越发的粗鄙下流了,听的在场人都皱了眉头。

“哦?赵管家瞧见了什么?”

倒是冷忧月,不慌不忙,居然还有心思再问了一遍。

赵福脱口而出,“我瞧见李狗趴在大小姐的身上!”

恶心、粗鄙!

高景瑜实在听不下去了,“冷忧月,如果你还有一丝的廉耻之心,你便立即滚回屋里去,你能丢得起这个脸,我高家丢不起!”

“笑话,你将人家胡家的嫡小姐当窑姐睡了,都不嫌丢人,我丢什么人?”

‘当窑姐睡了’五个响当当的大字,让胡钰瑶脸色发青。

竟将她一个胡将军府的嫡女,比作那下贱的窑姐!

她恼的胸口直起伏,却又不能像冷忧月那样当场开骂,只能装作委屈的紧咬下唇,眼泪一粒一粒的往下掉。

“你!”

高景瑜气的上前要给冷忧月一巴掌,却不想,他的手刚刚扬了起来,便被冷忧月用力的抓住手腕,而后往后一甩,高景瑜高大的身躯便险些栽倒在地,好在扶住桌椅才堪堪站稳。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