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当着别人的面玩弄人妻`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英语老师

时间:2021-08-31 11:0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严正宇见状,急忙伸手接过眼前这个虚弱瘦小的人儿,一脸疼惜的看着安宁苍白的脸。

“安宁!安宁!”

围在病房附近的病人和路过的探病家属们也在一边纷纷侧目,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一个花白着头发的老太太不禁在一边感叹。

“唉,真是可怜啊,年纪轻轻的还生着病,就和自己的孩子骨肉分离。”

旁边的人也感叹的摇了摇头。

这时一个手中抱着个啼哭孩子的妇女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来,阴阳怪气的说着,“要我看啊,你们想事情不要太表面,你们说这女人旁边的男人是谁啊?八不成是她出轨在先,她老公一气之下才坚持把孩子抱走的!”

看到安宁晕倒,严正宇本就心急如焚,见这群人围在一边吵吵闹闹的说着风凉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恶狠狠的看向人群,一个横抱,动作轻柔的把安宁抱在怀里,从围观的人群中挤了出去,严正宇把安宁轻轻放在床上,低头看看她。

“安宁!你坚持住,我去给你找医生。”严正宇安置好安宁后,便一脸慌张的大步朝面诊室跑去。

“医生,你快跟我看看!安宁她又晕倒了!”

话音刚落,医生拿起听诊器,带着几个护士便匆匆忙忙的跟着严正宇朝406病房的方向跑了过去。

严正宇在一边坐立不安的看着医生给安宁做检查,一脸着急的询问着医生。

“医生,安宁她到底怎么样?你不是说她只要好好休息,住院观察几天就没事了吗?怎么今天又晕倒了?”

医生看向严正宇,扶了扶眼镜,一脸严肃。

“安小姐贫血极其严重,而且我们检查发现病人患有心绪不宁,而且有失眠熬夜的迹象,我们会给她开一些助眠的药物,但是也治标不治本,你们家属一定要注意,以病人现在的身体状况,绝对不能再熬夜了!”

严正宇看向站在一边的护工,语气阴冷的开口,“请你们是干什么的?安宁没有好好休息你们为什么不及时告诉我?”

站在一边的几个护工也着急的解释道,“严先生,不是我们没有好好照顾安小姐,只是有些事情我们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是啊,安小姐每天晚上都失眠,不是发呆想事情,就是默默的躺着流眼泪,我们怎么劝她都不听啊,还嘱咐我们不要告诉你,怕你担心。”

严正宇听这话,目光深邃的看向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安宁,眸中闪过一抹复杂,她一定是在想念念吧……

医生也无奈的摇摇头,“严先生,安小姐的确有心绪不宁,忧思过度的症状,建议家属这个时候多多开导病人。”

“恩,我明白,谢谢医生。”说着严正宇便礼貌的把医生送出了病房。

严正宇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护工,冷冷的开口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安宁怎么会在外面?”

护工急忙解释道,“刚刚来了男人带着一个小男孩儿,我听安小姐好像叫他念念?然后说要单独和他们呆一会,让我们几个去超市买点东西,我们见安小姐和那孩子挺亲密的,也没多想,就离开了,没想到回来安小姐就晕倒了……”

原来是沈驭野!他害得安宁还不够惨吗?他还想怎么样?

 文学 严正宇望着安宁的脸若有所思,冷冷的向一边的护工嘱咐道,“以后绝对不能把安宁一个人留在病房,一定要照顾好她!”

几个护工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严正宇想着,自己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念念在沈驭野的身边多呆一天,安宁就多难过一天,想了一会,眉头紧锁,着急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王律师,我这有个很重要的案子需要你帮忙。”

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男人的声音,“严总的案子,我一定是尽力而为的,不过……”

严正宇抬下眼,挑了挑眉,“你放心好了,钱你不用担心,酬劳一定让你满意。”

“好!严总果然痛快,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谈一下案子和合同的细节。”

严正宇坐直了身子,微微扬了扬嘴角,“我现在去律师事务所找你。”

“没问题,合作愉快!”

严正宇拿起外套,刚准备离开,看了眼床上的安宁,还是放心不下,叮嘱护工。

“安宁醒了之后让她给我打个电话,跟她说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她,你们几个好好照顾她。”

几个护工站在一边点了点头。

安排好安宁之后,严正宇这才放心离开。

……王项何律师事务所坐落在繁华的商业市中心,高楼耸立,因官司惊人的胜率,在全国都显有名气。

“您好,您是严总吧,王律师在里面等您。”前台小姐身穿职业西服套装,打扮的干净利落。

“恩,我是!”

“好的,请您跟我过来吧。”

前台小姐边说边引领着严正宇朝事务所里面走去,直到最里面的房间才停下来,轻轻敲了敲门。

“当当……”

“进来。”

整个办公室窗明寂静,办公桌,沙发,茶几全都摆放整齐,干净整洁,一个同样身穿职业套装体型微胖的男人正低头伏案翻看着桌上的文件。

“王律师,严总来了。”

前台小姐声音专业甜美的提醒,王律师这才抬起头,站起身来,微微扬了扬嘴角,伸出右手,“严总,好久不见,请坐。”

严正宇也礼貌的伸出右手,握手回应着,“好久不见。”

前台小姐端了两杯咖啡,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后,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出去了。

“您这次要打什么类型的官司?”

严正宇微微扬了扬嘴角,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淡淡的说,“这次的案子很简单,如果王律师出手的话一定没问题。”王律师一脸疑问的看着严正宇,“商业纠纷的案子?”

“不是,是我的私事,我要你帮我争取抚养权!”严正宇一脸严肃的说道。

“抚养权?严总您还没有结婚,怎么可能有孩子?您就别开玩笑了。”王律师还以为严总过来找自己是公司的事情。

严正宇冷着脸,“我没有开玩笑!”

“恩……那是您的……”律师刚想说私生子这三个字,但是却咽了回去。

虽然房间里面没有人其他人,但是这样的话题还是很尴尬的。

上流社会的人物关系真的很乱,不过这也是在自己预料的范围之内。

“我朋友的孩子,但是我已经抚养四年了。”

“恩……”王律师楞了一下,“好的,那对方是?”

王律师在这行这么多年,找他打官司的人非富即贵,不用想就知道对方一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不然依严家的势力,争抚养权这种事情,都不需要打官司对方便知难而退了。

严正宇面无惊澜,眉色平淡的说,“沈氏集团,沈驭野!”

王律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沈氏集团这四个字,还是惊得睁大了眼睛。

可严正宇却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修长的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怎么样?只要王律师肯出面帮我打这个官司,酬劳方面不用担心。”

王律师知道对方是沈氏的时候本有点犹豫,但是又和严正宇合作多年,打过不少大大小小的官司,内心纠结了一番,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嘀嘀……”

严正宇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寂静,他一看来电显示人是安宁,急忙按下接听键,有些兴奋还有些着急,“安宁?你醒了?”

“恩……我听护工说你找我有事?”因为还在生病,安宁的声音还是有些虚弱。

严正宇对于安宁的心事了然于胸,他安慰着说,“安宁,我有办法让念念回到你的身边。”

只要是与念念有关,安宁情绪还是会有波动,“什么办法?”

严正宇耐心的安抚着她的情绪,“安宁你现在情绪不能太激动,我找了一个律师,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决定和沈驭野打官司,我和律师在一起,很快就去医院找你谈念念的抚养权的事情,你等我,别着急。”

安宁内心不免有丝触动,严正宇总是为了她忙前忙后的,已经帮了她太多太多。

“谢谢你……”

“我们之间说谢谢也未免太见外了吧,怎么说我也是念念的爹地,不说了,我们现在就去医院,马上到。”

“嗯好。”安宁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严正宇和王律师两个人行色匆匆的拿起外套,从律师事务所一路飙车过来,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

……

医院。

“安宁!你好点了吗?”

严正宇见到安宁醒了,激动的不行,大步的朝安宁跑了过去,一脸心疼的看着她。

可安宁的心里此时想的却全都是念念,她嗓音哽咽,舔了下干涩的嘴唇。

“恩……好多了,你刚才在电话里说有办法让念念回来?”

严正宇替安宁仔细掖好被角,语气温柔的安慰着她,“安宁,你放心,我带了律师来,念念的抚养权我们一定可以争取到!”

安宁看向王律师,礼貌的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你好。”

“你好,安小姐,叫我王律师就可以了,您的事情严总已经在路上跟我说了,我会尽力为您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安宁再也受不了念念不在身边的日子,只想急切的知道念念到底能不能回来。

“王律师,念念的抚养权我们真的能争取到吗?

王律师扶了下眼镜,看了严正宇一眼,清了下嗓子,有条不紊的回答着,“虽然对方是沈氏集团的人,不过我相信我们的胜率会高一点。”

安宁像是见了救世主一样的看着王律师,声音有点哽咽,“念念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咳咳……请王律师一定要帮我把孩子抢回来……”

严正宇见安宁咳嗽急忙,坐过去轻轻拍了拍安宁的背。

“安小姐,您放心,既然是我负责了这个案子,我就一定尽全力去争取您孩子的抚养权。”

严正宇也尽力安抚着安宁,他知道安宁的身体状况有多糟糕,他没照顾好安宁,没办法把念念从沈驭野的手里抢回来已经很自责了,他绝不允许再让安宁受到任何伤害。

“你放心,王律师已经从业这么多年了,很少有打不赢的官司,念念一定会回来的!”

安宁抬头看了看王律师,“那……拜托您了。”

王律师也轻轻点头示意了下,“您客气了,安小姐。”

见她的情绪有些平稳了,严正宇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好了,这下你可以放心睡觉了吧?”

安宁望着严正宇,眼神中露过一丝感激,点了点头,“恩……”

“好了,我和王律师还有事情要办先走了,你好好睡一觉。”

严正宇见她乖乖躺下睡着了才放心离开。

……

沈家。

“你这个坏人……我要妈咪……”

孟青霞在楼上就听见念念的哭声,急忙闻声跑下楼来。

却看见沈驭野阴沉着脸,念念则是坐在地上,哭的小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仿佛和之前念念吵着要见他妈咪的样子没有什么两样。

她见此状急忙抱起念念,疼惜的用手擦了擦念念小脸上的眼泪,“念念乖,不哭了!怎么了?”

念念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话来。

她一脸着急的看向沈驭野,“念念这是怎么了,出门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沈驭野紧蹙着双眉,一脸的不耐烦,坐在沙发上,不肯说话。

孟青霞见他不说话,又试探的问了一句,“你没带念念去见他妈妈?”

沈驭野一想到安宁,情绪更难自控,双手紧紧地攥拳,眼底蕴着愤怒,“你别跟我提那个女人。”

念念在孟青霞怀里呜咽的抽泣起来,孟青霞一边哄着念念,一边不解的看着沈驭野。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