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公主把奶尖放进侍卫嘴边`你的太大了我吃不下去了

时间:2021-08-31 08:2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这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的一言不发,念念紧攥着小手,皱着眉,内心不停的祈祷着妈咪不要有事,沈驭野则是皱着眉,飞快的开着车,两个人的神情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

终于到了医院。

念念急急忙忙的下车,往医院大楼的方向跑,沈驭野也紧紧跟着念念。

沈驭野大步向前台走去,“麻烦帮我查一下,有个叫安宁的病人住哪间病房?”

“好的,您稍等我查一下”

说着,前台小姐低头查着住院记录名单。

“在406病房,往里走,右转就是。”

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说一声谢谢,念念便急急忙忙朝着406的方向跑了过去。

“妈咪!”念念见到趟在病床上的安宁,紧忙迈着小腿跑过去,仿佛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紧紧的抱着安宁的胳膊不肯松开,好像生怕有谁再将他们分开一样。

“念念!”

这么久不见,安宁也格外的牵挂念念,她也同样紧紧的抱着念念,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脸。

这时,沈驭野也进了病房,眼前母子情深的一幕,尽收眼底。

沈驭野和安宁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说什么,念念只顾的惦念她的妈咪,仰起小脸,一脸担心的看着安宁。

“妈咪,你生什么病了?严不严重?还好吗?”

沈驭野这时脸上也微微露出一丝担忧的神情。

安宁握着念念的小手,宠溺的看着他,“恩……妈咪住院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真的吗?妈咪不能骗我,爹地都教我不能说谎的。”

“当然了,妈咪怎么会骗念念呢。”

沈驭野倚着门,阴沉着脸,每每听到自己的亲儿子叫严正宇爹地,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扫了病房一眼,严正宇好像不在?

“怎么?你都住院了,严正宇也没过来看看你?”沈驭野挑了挑眉,冷笑了一声。

安宁也不想在念念面前和他争吵理论,只是冷冷的说道,“公司有事,他先回公司了而已。”

沈驭野不削的瞟了她一眼,“勾引完陆晋霆,又勾搭上了严正宇,呵,安宁,你身边的男人可真多啊!”

“沈驭野,你用不着在这里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这些,你觉得在念念面前说这些好吗?”

安宁才不在意沈驭野怎么说她,现在她的心里只有念念一个人罢了。

 文学 沈驭野暗自思忖了会,也不再多言,也是,他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这么小就知道,自己的妈妈是个那么心狠手辣,水性杨花的女人。

安宁把念念紧紧抱在怀里,淡淡的说道,“我现在只想和念念多呆一会。”沈驭野想着,反正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让念念开心一点而已,也不想再为难她,轻挑了下眉,把椅子向自己拉近了些,修长的双腿优雅的叠交在一起,翘着二郎腿,只是冷冷的的回应了两个字,“随便。”

安宁见沈驭野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苍白的小脸不紧闪过一丝惊讶,她本以为沈驭野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故意为难她,或者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

念念见自己还能和妈咪好好多呆一会儿,开心的不得了,安宁的脸上也浮现了一抹久违的笑。

念念用小手指了指对面的电视机,一脸渴望的看着安宁。

“妈咪!你陪我看动画片好不好?上次都没看完你就走了……”

安宁摸着念念的小手,温柔的笑着,“好,妈咪今天一定陪念念看完好不好?”

“好!”说着念念兴奋的蹦跶着去开电视机。

沈驭野见念念开心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一丝触动,这段日子念念住在沈家,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能给他的,他全都给了,各式各样的最新款游戏机,数不尽的进口零食,华丽的衣服,他的吃穿用度他全都吩咐安排最好的,可是即使这样,也从未见念念像今天这样笑的这么开心。

一转身的功夫,念念便爬上床躺在安宁的怀里了,一会儿看着电视里的顽皮豹哈哈大笑,一会又回过头看看安宁的脸,紧紧的抱着安宁,好像把这些日子妈咪不在自己身边的所有思念都转化为这一刻的拥抱上。

沈驭野也在一旁看着电视,心里却若有所思。

“当当——”

突然的敲门声打破了这温馨的画面。

随之门外传来护士小姐礼貌甜美的声音,“打扰一下,该给病人换药了。”

安宁抬头看了看,架子上的输液瓶马上就见底了,见到念念太开心差点儿忘了自己还在输液。

“咳咳……请进。”

念念见是穿白大褂的人,以为还要给妈咪打针,猛的想起自己生病打针时的痛苦,奶声奶气的安慰着安宁:“妈咪,你别怕,一点都不疼的。”

安宁不紧被念念这番话逗的哭笑不得,“好,妈咪不怕!”

在一边换药的护士也被念念这小大人的样子给逗笑了,走近捏了捏念念圆乎乎的小脸,“不禁感叹:“你们夫妻能有这样机灵可爱的孩子可真是好福气啊!”

沈驭野和安宁尴尬的相互对视了一眼,刚要解释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便硬生生的给憋回去了。

“好了,不打扰你们了,大约四十五分钟之后记得叫我来拔针,”说着,护士遍拿着换下的空输液瓶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因为护士刚才的话,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或许是因为在沈家哭的有些累了,不知不觉,念念不知什么时候躺在安宁的怀里安静的睡着了,像只慵懒的小猫似的,甜甜的睡着,即使这样,小手还是紧紧的握着安宁,嘴里也不停的说着梦话。

“妈咪……我好想你…”

安宁听这话心头一酸,低头轻轻的吻了下念念的额头,一脸疼爱的看着他,目光舍不得从念念身上离开一秒。

“妈咪也想你…”

这一切沈驭野都尽收眼底,看着母子两人一幕幕温馨的画面,他的心中也开始动摇,在内心权衡,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念念的妈妈,虎毒不食子,她再怎么心狠手辣也不会去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当然最主要的是念念可以开心。

念念也神助攻,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沈驭野语气极其平淡,像是在平铺直叙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你很想像现在这样一直和念念在一起吧?”

安宁听到这话不免有些激动,虽然她不知道沈驭野究竟又想搞什么把戏,但是关于念念,她还是忍不住好奇。

“对,所以呢?”

沈驭野唇瓣浮现了一抹极浅的笑意。

“想一直和念念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安宁并不惊讶,她还不至于傻到期待沈驭野会良心发现,那么痛快的把念念还给她,安宁的眼底露出隐隐的期待。

“要求?什么要求?”

沈驭野微微扬了扬嘴角,站起身来,低头俯视着她,深邃眼眸中没有一丝的温度。

“做我的地下情人。”

“什么?!”

安宁惊得睁大了眼睛,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怎么也想不到沈驭野会提出这种要求。

沈驭野转过身去,向窗边走去,望着窗外,眉色平淡,对安宁的反应丝毫不在意,只是声线冷凝的说:“你没有别的选择,这是唯一两全其美的办法,念念的抚养权在我手里,你也可以跟他住在一起,何乐而不为?”

安宁看着念念在自己怀里熟睡的脸,内心纠结着,却还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做沈驭野的地下情人,她觉得这太荒谬了。

“不可能!我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沈驭野,你可以嘲讽我,但是不能侮辱我!”

沈驭野对安宁坚决的态度有些意外,更多的是生气,他本以为,就算为了念念她也会答应自己的要求,难道是因为…

沈驭野的话里间掺和浓浓的不屑和讥讽。

“呵,你不用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多么清高自傲的样子,这里又没有别人,你还要演吗?你不就是怕做了我的地下情人,就没办法再和陆晋霆纠缠下去了吗?”

安宁只是眼眸淡漠,声线凝冰,“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你觉得是,那就是。”

她早就习惯了沈驭野这样对她恶语相向,她也懒得去解释,就算解释了他也不会听,更何况自己早已不在乎沈驭野是如何看自己的。

沈驭野看着安宁无所谓的态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怒火,眼神中尽是冰冷和阴狠的幽光。

“你别再痴心妄想,自不量力了!你觉得陆家会让陆晋霆娶一个杀害自己亲姐姐,心如蛇蝎,有犯罪前科的杀人犯吗?白日做梦!”

沈驭野一想到安静,他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几句话基本是吼出来的。

听到杀人犯三个字,安宁再也忍不住了,沈驭野说她什么她都可以忍,她都可以当作没听见,但是唯独这件事,自己已经白白做了几年牢,她不会再这样任人宰割,被别人冤枉下去了。

“我没有杀人,安静是自己掉下去的,我没有推她!”

虚弱的安宁几乎使出全身的力气反抗着,喊出这句话。

沈驭野看着安宁的样子,愤怒,不满,他甚至从安宁的眼睛里看到了委屈两个字,一瞬间他心中甚至闪现出一种想法,她会不会是真的被冤枉的,这中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误会…

但是这想法很快被打消了,当年噩梦般的那一幕,他到现在还记得,都是他亲眼所见的,还会有什么误会?

“当年的一切我都亲眼所见了,你还要演吗?你的戏还真好!”

这次安宁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笑了一声,对沈驭野满脸的不屑。

沈驭野眸色晦暗,垂在身侧的手蓦地攥紧,薄唇掀了掀,“你笑什么?”

“呵,我笑你愚蠢至极,一辈子都在被最爱的人蒙在鼓里。”

安宁本就因生病憔悴的脸色又增添了几抹苍白。

沈驭野脸色阴沉,目光冷冽地盯着安宁,相较之前他情绪的激动,此刻的平静要可怕得多。

“妈咪…”

念念迷迷糊糊的说着梦话,在安宁的怀里睡的格外安稳,刚才两人的争吵声也丝毫没有吵醒念念。

沈驭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下就把念念从安宁的怀中抢了过来,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不知好歹,那么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着,便抱着念念,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安宁见此状,急忙掀起被子,拔了左手还在输液的针头,踉踉跄跄的下了床,使劲了全身的力气,跑出病房去追回念念。

或许是离开了母亲温暖的怀抱感到不习惯,念念也在这时醒了过来,见自己在沈驭野这个大坏蛋的怀里,妈咪在后面拼命的追着,不停的挣扎、捶打、反抗,急的哭了出来。

“妈咪…”

安宁使劲的追,却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没有力气,怎么追都追不上,她摔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走廊那头念念的身影逐渐变小,直到不见,她只觉得此刻格外的绝望,终于承受不住,大哭了起来。

“安宁!你这是怎么了?”

严正宇忙完公司的事情便急忙拎着水果来看安宁,却没想看到眼前这样一幕。

她忍不住的哭着,即使知道这样根本没有用!严正宇看着她这个样子不由的心疼,慢慢扶起安宁。

“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安宁眼睛哭的红红的看着严正宇,“我要念念……我想要儿子……”

她想要的就这么单纯!只有这个想法而已!在监狱里,什么苦,什么罪她都忍下来了,就是为了出狱以后能和念念在一起,能看着他成长,不要让他缺失母爱!结果还是这个样子……

严正宇有点搞不清楚安宁突然这是怎么了。

今天自己离开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安宁,你先别哭,慢慢说,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沈驭野又找你麻烦了?”

“刚才……”

安宁突然觉得头有点晕,揉了揉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她看向严正宇,刚要开口说话,突然眼前一片黑,失去了意识,又一次闭上了眼睛轰然倒地……

上一篇:师父是全派的炉鼎`雪白人妻的娇喘声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