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妈妈没避孕怀孕了 儿子你慢慢来妈又不是不给你

时间:2021-11-24 15:0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韩绮却是笑对自家丫头道,

  “这书上的鬼怪虽看着可怕,实则个个都是恩怨分明,有仇必报,有恩也是必报的,反倒是里头自诩清高侠义之人,反倒不明是非,一见人相貌丑怪就喊打喊杀,光以外表来论人善恶!”

  落英隔着指头缝儿又瞧了一眼,忙又撇过脸去,

  “哎呀!这些鬼怪瞧着都吓人,便不是恶人,也要被当成恶人了!”

  韩绮闻言一笑,意味深长对自家丫头道,

  “你却是不知晓,有些鬼里外都是鬼,有些人却里外不是人!”

  就好似那屈祥麟,外头瞧着一派风度翩翩,光风霁月的样儿,内里实则就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前世里没有这武家小姐投怀送抱的一处,倒是瞧不出他是人是鬼,今世里倒是让二姐姐将他好好看了清楚!

  如此一来对他们一家却是大大的好事,自此韩家与屈家再瓜葛,想来以后便是那祸事滔天也再沾不到韩家人身上了!

  韩绮只觉这桩心头大事一去,夜里躺在床上心神放松之际,迷迷糊糊的想道,

  “二姐姐的事儿已算了结,那卫武以后便多加照顾他,想法子引他改邪归正,好好过日子,我也不枉重活这一世了!”

  韩绮想着那卫武会跟着奸人鬼混,一来不读书不知礼,二来也是家中贫苦无一技之长,也是无奈之举,便想着平日里多打赏些银子,令他多一些积蓄,想来再有两年长大一些,明辩了是非,必会老实本份的做人,然后娶妻生子平安一生!

  只她不知晓,有些事不是想躲便能躲掉的,有些人……也不是想板便能扳的回来的!

  中秋第三日假,却是韩世峰带着家人去拜访了同样在京城为官的族叔韩晖。

  这韩晖说是族叔,论年纪只大韩世峰十岁,却是在都察院做的乃是右佥都御史。

  这厢韩晖在前厅见了韩世峰,那头王氏也领着四个女儿去见了婶婶钱氏,韩晖与钱氏膝下生了三女二子,又有小妾三人,生育庶出的三儿两女,真正是儿女成群,又有大女儿与二女儿都有出嫁,却是正带了夫婿与儿女归宁,如此便是一大家子。韩晖这右佥都御史,乃是正四品的官儿,按祖制房舍比韩世峰的居处要大些,但因着家中人品众多却是比韩世峰家还要拥挤。

  王氏领着女儿们入后宅与众人见面,钱氏见得她们来了也是十分高兴,笑着请了王氏到下首坐下,又叫了几个女儿,

  “你们带了绮姐儿她们到后院玩儿去!”

  韩蕾与韩莹、韩葶听命,笑着领着客人往后院去了,这厅堂之中便只留了钱氏坐在上首,下面大女儿韩露与二女儿韩霜陪坐在王氏身边,王氏先是向钱氏行了礼,又例行问候了家中诸人,钱氏都笑着点头应道,

  “家中诸人都好,侄媳妇家中一向可好?”

  钱氏比丈夫韩晖还要小上两岁,实则比王氏也大不了多少,只在辈分在上头,王氏见着她也是要行礼问安的,王氏应道,

  “劳您记挂,家中一切都好!”

  钱氏闻言点头笑道,

  “即是一切安好自是最好的,前头听说家里小三儿病倒,如今瞧着身子骨倒是好了!”

  王氏笑应道,

  “这孩子前头是大病了一场,如今已是大好了!”

  他们平日走动的不算太多,都是在节庆里见面,前头一回见还是在端午节时,那时节韩绮的病还没有好全,关在门中未出来走动,钱氏便多问了一句,才晓得是病了!

  钱氏目光一转,使了一个眼风给大女儿,下头的韩露便笑着接口道,

  “惠姐姐,听说送这小三儿进了承圣书院!”

  王氏点头应道,

  “正是,前头纭姐儿病了,要在家里养着,待明年才能入书院,便索性让三姐儿顶她的名额,待纭姐儿明年养好了身子再去就是!”

  韩霜闻言却是接口道,

  “惠姐姐,这也不是妹妹多嘴,这庶出的女儿家你也敢往那承圣书院送,也不怕人知道了笑话!”

  韩霜生得明眸皓齿,面容俊俏,在家中时便得父母的宠,出了嫁在夫家也十分受看重,因而素来对人做事有些盛气凌人,依着两家的交情,这一番话说的有些不知分寸,王氏听了立时有些不爽快了,虽说是庶出的女儿,但这总归是自己家的事儿,韩晖这一家与他们家论起来虽在五服,但已是隔得远了,便是手伸得再长也管不到他们头上来。

  王氏当下便敛了笑应道,

  “那承圣书院乃是传圣人之道,教化万民之地,素来都是有教无类,我们家绮儿自入了书院,月月月考都是甲等头名,在书院之中深得先生喜爱,前头我们家老爷还大大夸奖了绮儿一番,说是为韩家人挣了脸面!”

  她这不硬不软的顶了韩霜,倒令得钱氏母女都是一愣,那韩露忙将话圆了回来,

  “没想到你们家那小三儿倒是个会读书的!”

  王氏应道,

  “虽比不上她父亲,但总归也遗传了几分机灵!”

  钱氏母女闻言互视一眼,却是钱氏笑着点头道,

  “我们家老爷也是说过,当年文明在私塾之中便是个得先生宠的,那时候啊月月先生考较,他都要得个榜首……”

  钱氏提起旧事便将话题给岔开了,她们这头吞吞吐吐似有话讲,王氏心里暗自疑惑,却不知外头花院里,便是直截了当。

  外头韩蕾同韩莹、韩葶陪着韩绣端坐在亭中,鱼池边韩绮带着韩缦取了鱼食喂鱼,一旁的韩纭却是故意逗弄妹妹,见得那鱼儿摇头摆尾的过来,立时大呼小叫的往里头扔石子,吓得鱼儿们四散奔逃,躲进了荷叶假山之中,韩缦见了气得不行,拉了韩绮的手就去寻韩纭的麻烦,韩纭哈哈笑着提着裙子一溜烟儿跑进了花径之中,引得韩绮与韩缦跟着追了过去。

  韩蕾听得韩纭在花园之中大叫大嚷却是眉头微微一皱,

  “绣姐儿,这纭姐儿在家中也是这么呱噪?”

  韩绣斯文一笑,

  “回蕾姑姑的话,二妹妹性子是活泼了些!”

  韩绣见得韩纭笑得开怀,倒是放心不少,想来她经过昨夜之事,倒是想通了不少,虽眉宇之间还有阴郁之色,但总算笑容里带了两分真心,倒不似前一阵子,强颜欢笑让人瞧着都心里发紧!

  韩蕾却是暗暗不屑,

  “女儿家便应行不摇裙,笑不露唇,似这般没有规矩,怪不得他们家连庶女都能出去进学!”

  当下便开口问韩露,

  “你们家那老三预备在书院里读到甚么时候?”

  韩绣有些惊诧,她有此一问,当下应道,

  “我们家三妹妹年纪还小,又是个勤奋上进的,自然是要多读两年的!”

  若不是因着老三是女儿身,依着父亲的意思,只怕要来个十年寒窗,下场应考了!

  韩蕾听的手里的团扇摇了几摇,瞧了一眼身边陪坐的两个庶妹,开口道,

  “嗨!我也索性没事你绕弯子了,还是直说了好,我们家有个远房的表妹,论起来你也应叫一声冯家表姨的,她早前也是大家闺秀,只如今家道中落,便来投奔了我们,她是个极上进好学的女子,我想着你们家里即是有两个份额,你的自然是不能动的,不如让你们家老三让出来,给冯家表妹如何?”

  韩绣闻言却是又惊又怒,万万想不到韩蕾竟会开口索要这书院的名额,只她性子柔和,被人气极了只会咬唇,涨红了脸半晌才道,

  “这……这怕是有些不好!”

  韩蕾道,

  “有甚么不好?你们家送了庶女入书院也不怕被人笑话,倒不如让出来……”

  摇了摇扇子瞧了一眼韩绣,

  “你放心!这事儿若是办成了,必是不会亏待你们家的!”

  “这……”

  韩绣心里气恼了半天,咬着唇半晌才小心翼翼问道,

  “这话本也不是侄女应问的,不过……依着叔祖在都察院中的四品官身,想送人入承圣书院应是易如反掌,怎得……”

  怎得要抢到我们家头上?

  这话韩绣自然是不敢说,韩蕾一看她神色自然明白的,当下却是扇子一摇应道,

  “堂兄不过就是个六品的官儿,这有些事儿说了你们也不明白,总归这事儿若是成了,与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甚么事儿说不明白,那只是哄韩绣的话,左右不过上下逢迎,想拿这东西去讨好上官罢了!

  在这大庆朝中,都察院是做甚么的,只怕是个人都知晓,便是那整日关在家中大门不出的老妪也知,这都察院里的一帮子人,专爱无事生非,四人拿人短处,那纸上骂人的功夫可比泼妇骂街,恶犬咬人。

  这些自觉敢直言,敢死谏,不怕挨廷杖,脸皮厚,屁股上头的皮也够厚的言官们,每日在都察院中无事可做,便是四处寻摸把柄,好上书给皇帝弹劾百官,左右是风闻奏事,罪不及言。

  只这帮子自诩清流之人,明面上弹劾这个,弹劾那个,个个一派正义凛然,实则也不过就是想踩着人往上爬,若是哪一日上书正好命中皇帝心坎儿,立时飞黄腾达也不是难事。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