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父母儿女换着来做 家族内乱换刘家第一十四

时间:2021-11-24 14:56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韩绮应道

  “这不是赏钱,是给你的茶水钱!这般大的日头,你跑来跑去也是辛苦,拿去买些水喝吧!”

  癞痢头听她此一言,心里很觉妥帖这才笑嘻嘻的接了过来,拱手道,

  “三小姐,我走了!”

  “嗯!”

  韩绮冲他点了点头,见他又挤入人群不见,转头芳草已是在叫她了,

  “三小姐,马车到了!”

  “来了!”

  韩绮应声,提裙自人群之中挤了过去。

  那头癞痢头钻出人群跑进一旁的小巷之中,左穿右插到了李莽家中,把门砰砰一敲,里头李莽过来开门,癞痢头进去到了后院,见得卫武正光着上身,露出精瘦的胸膛,躺在院中的树荫下纳凉,癞痢头端起树下桌上的粗碗仰头猛灌。

  卫武瞥了他一眼问道,

  “都跟她讲了?”

  癞痢头咕咚咚喝了好几口,这才应道,

  “老大,我们弄错了!”

  “弄错了,甚么弄错了?”

  癞痢头放下碗,扯袖子擦了擦嘴,

  “原来她不是二小姐是三小姐,瞧上姓屈的人是她姐姐!”

  “哦!”

  卫武一听顿时精神一振,立时就翻身从破草席上坐了起来,

  “她怎么说的?”

  癞痢头就将自己如何同韩绮说的话,韩绮又是怎么回他的都一一学了一遍,卫武听得眼珠子乱转,嘴角止不住的往两边扯,哈哈笑道,

  “果然……这娘们儿脑子倒是不笨!”

  老子就说嘛!明明就是对老子有意,怎得就瞧上了那姓屈的,原来是替她姐姐送信!

  “她那姐姐却真是个眼瞎的!”

  李莽过来同他一起躺在草席上,

  “老大,现在我们还盯不盯那姓屈的小子了?”

  卫武一瞪眼,

  “盯甚么盯,生意不做了?”

  哈哈!即是与老子那正牌夫人无关,老子就不管了,谁眼瞎就瞎她的去,让那姓屈的整死也是活该!

  癞痢头笑着颠着手里的五个铜板儿,

  “老大,三小姐人不错,又给了小的五个铜板儿!”

  这话音还未落,就觉着眼前人影一晃,手里的铜板儿就被人给抢走了,领子上一紧,脚尖儿便离了地,卫武恶狠狠瞪着他,

  “……归老子了!”

  癞痢头被抢了铜板,那真是肉疼得紧,便求道,

  “老大,给兄弟留两个,今儿晚上的饭还没着落呢!”

  卫武哼了一声,从自己怀里掏了两个出来扔给他,骂道,

  “吃不死你!”

  这厢拍拍屁股就要走,李莽与癞痢头齐齐问道,

  “老大,去那儿?”

  卫武头也不回的一摆手,

  “今儿不做生意了,早点儿回家伺候老娘去!”

  ……

  韩绮得了消息,坐在回家的马车上却有些纳闷,

  “那癞痢头怎得想着来同我通风报信?”

  她自然不信他说得甚么,感念自己前头照顾他的话,这书院之中照顾他的人多了,怎得不见他到处卖消息?

  她自然是万万想不到后头有个卫武在指使,只想着那癞痢头多半是想卖自己一个好,好以后多做些生意。

  只这事儿韩绮却是不打算告诉韩绣又或是韩纭,左右那姓屈的若是真与武家小姐出双入对,只怕是好事将近了,众人总归会有知晓的一天,自己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又隔了三日,武伶芷果然又来书院进学了,到了午时却是公然派了自家贴身的丫头,送了食盒到三思院门前,由那书院之中的杂役接过,送给了屈祥麟。

  这东院、西院一帮子读书读得憋苦,正愁无处寻事儿的学子们这便有了热闹可看,有绮闻可谈了,有好事的人过去打听,不过半日功夫,这事儿便传遍了东西两院!

  “你们知道么?原来那日武师姐落水的第二日,屈家就请人上门提亲了!”

  “甚么?屈师兄怎可如此趋炎附势,他根本就不喜欢那武伶芷!”

  “什么趋炎附势!向武师姐提亲就是趋炎附势了?难道说向你提亲就不趋炎附势了?你又不是屈师兄肚子里的虫,怎得就知晓他不喜欢武师姐了?”

  “对呀!依我瞧着屈师兄如此才是有担当的好男儿,他们一个男未婚一个女未嫁,又因着一场意外结缘,说不定便因此看对了眼儿,凑成一对儿也是顺理成章之事呀!”

  “对对对!我瞧着武师姐与屈师兄倒是挺般配的!”

  “般配甚么呀!这分明就是武师姐耍手段故意赖上屈师兄的……”

  “就是!就是!武师姐倾慕屈师兄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我们这东院的人谁不知晓,那日她就是冲着屈师兄去的!”

  一时之间众人又是议论纷纷,各说各理,韩绮与韩绣两姐妹听闻消息,一个暗暗松了一口气,

  一个暗道果然如此,

  “消息确凿,这一回二姐姐应当死心了!”

  韩绣想了想问妹妹,

  “你说……那屈祥麟是因着落水时的意外才求娶武伶芷,还是因着瞧了我们写的回信,以为二妹妹要与他断情,以至心灰意冷才会向武家提亲的?”

  韩绮冷笑道,

  “大姐姐莫要把那姓屈的看得太清高!我瞧着多半是因着这场意外,倒让他有了攀高枝儿的机会,不趁势顺着杆子爬,更待何时?”

  韩绣虽说年纪大些,性子稳重,但毕竟是闺阁中的女子,对世事人情经得少了些!

  韩绮却是多活了一世,又经了后半生的坎坷,于世事之上总要看得通透些,那屈家四郎若是真有意韩纭,接了那有断情之意的书信,必定会不甘心,总归是要想法设方,见着人问个清楚明白才是!

  那有前头一月与人暗中谈情说爱,情意绵绵的,不过与那武小姐意外落水一回就立时移情别恋的,韩绣不知,自己可是知道的,那姓屈的当日就去了武府!

  依韩绮看来便是那屈祥麟对二姐姐有情,只怕也浅薄的很,经不起风吹雨打,见得另有高枝不过转瞬便立时将人抛在了脑后!

  以此看那屈祥麟的人品,想来前世两人是成亲不久便遇上祸事,若是真有幸携手一生,结局只怕未必就是好的!

  想到此处韩绮更是彻底放下了对韩纭的愧疚,对韩绣道,

  “这事儿,今晚上回去便告诉给二姐姐!”

  韩绣点头,

  “自然是让她早早断了念想更好!”

  当晚回去,韩绣果然将此事告之了韩纭,韩纭闻言如遭雷击,人立时呆在那处,一双眼直愣愣的盯着韩绣,半晌才拼命摇头,

  “不!不会的!屈郎他不会如此绝情的,你们……你们骗我……你们骗我,他……他怎么可能与那武伶芷订下亲事!”

  说着说着眼圈就发红,声儿颤抖,实刚韩纭心里明白的很,以着大姐姐与老三的性子,决没那心思,用这种事儿来逗人,她嘴上虽说不信,实则心里已信了七八分,一整个人都似坠入了冰窟之中,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眼泪珠子在眼眶之中打着转儿,却是狠狠咬牙倔强着不肯掉下来。

  韩绣见状,心里也是难受,叹一口气揽过她肩头,

  “他即是移情别恋,你又何必为他伤心伤情,以后各自过活,各自安好便是!”

  韩纭拼命摇头,终是哭了出来,

  “我不信!我不信!我如何能信?你们说的我都不信,若不是他亲口对我说,我……我决不会相信!”

  韩绣见她这死鸭子嘴硬的固执样儿,也是真没了主意,便拿眼儿去瞧韩绮,

  “这……这可如何是好?”

  韩绮见她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不由也是皱眉,

  背着手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半晌拿定了主意对韩纭道,

  “二姐姐,若是不信,不如我们想个法子悄悄去见他一见吧!”

  确实,这事儿不是姓屈的来讲,任是旁人说破了嘴,二姐姐也是不信的!

  韩纭闻言猛的抬头,

  “你有法子让我出去?”

  韩绮想了想应道,

  “再隔几日便是中秋了,届时母亲定要归宁的,必是要领着我们同去,二姐姐定是可出门的,我们再想法子求母亲,许我们出府游玩,届时寻个机会去找那屈祥麟,有些话自然还是当面说清为好!”

  王家老爷子虽带了弟弟韩谨岳在应天府,因着军务在身,这个中秋节自然是不能回京师的,但王老夫人却在京师王府之中,家中几位舅舅、舅母都在,母亲王氏每年中秋都是要回娘家,有时也会带了她们姐妹去逛一逛那中秋灯会。

  韩纭闻言立时欢喜了,上前来拉了韩绮的手道,

  “好妹妹,前头是我错怪了你,若是这一回你帮了姐姐,姐姐必定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韩绮心里暗道,

  “说甚么感激,若是让你知晓了真相,只怕杀了我的心都有!”

  回头迎上韩绣担忧的目光,韩绮冲她递了一个放心的眼色。

  韩绮心里有数,她估摸着屈武两家结亲的事儿已成定数,武家是何等身份,屈祥麟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脚踩两头,让他们见一面,让屈祥麟亲口告诉韩纭,不由得她不死心,如此做法虽说有些残忍,但长痛不如短痛,这事儿总要了断才是!

  第二日去书院,韩绮就寻了一个机会从角门出来,四下张望,果然见得那癞痢头,正在树下阴凉处坐着,见着她招手忙跑了过来,

  “三小姐,寻小的何事?”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