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变态酷刑地下室调教性奴 囚禁PLAY强制灌药玩弄HHH

时间:2021-11-24 14:4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想了想咬唇道,

  “妾身……奉劝卫爷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您还是好自为之吧!”

  当下夺路而逃。

  之后,卫武再到此地来玩乐,韩绮都是远远见着此人便埋头走开,卫武也是曾瞥见她几回,只不过匆匆见到背影,二人再不曾有过交际。

  直到韩缦死的那一天,韩绮逼着奉銮掏了银子,买上一口薄棺,请了马车拉着妹妹的尸体往城外而去,她与姨娘也无银为妹妹购上一块墓地,只得去了那城外的乱葬岗中。

  两个妇道人家,将棺木合力抬下了地来,想要寻一块地儿把韩缦埋葬了,这时才发觉手边竟是连掘土的锄头都没有。

  二人只得一面含泪咬牙,一面使了双手刨坑,姨娘与她一面哭一面刨,直刨得双手指甲迸裂,十指一片血肉模糊,还是那赶车的看不过去,去后头农舍里给她们借了一把锄头。

  二人在乱葬岗中刨开了一个浅浅的土坑,正要将妹妹的棺木放入其中,却听得马蹄声响,远远有人打马过来,到了近前才看清来人竟是那卫武!

  此人姨娘也是识得的,见着他来此地甚是惊奇,战战兢兢上前行礼,

  “卫爷!”

  卫武翻身下马,看了看四周,伸手入怀中递给姨娘一叠宝钞,

  “今日爷出门急,身上只带着这东西!不过好在还能换些银子买块地,此处是个乱葬岗,棺木就这么埋下去,不出三日便会被野兽刨毁!还是拿着这些宝钞,到附近寻一块好地安葬死人吧!”

  姨娘不敢接,只是转头看向韩绮,韩绮闻言却是冷笑一声,抓起地上的湿泥向他扔了过去,

  “你滚!”

  那害了韩缦的仇人,与卫武也是相识,听说亦是那死太监刘瑾一党,如今的韩绮满腔尽是滔天的怨恨,见着卫武便同见着仇人也不差,只恨不能扑上去咬上两口,如何肯收他的银子!

  卫武闪身躲过那犹带着腥湿的泥块,与韩绮四目相对,见着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刻骨的恨意,却是突然咧嘴儿坏笑,将一叠宝钞往空中一散,

  “老子银子多,就喜欢在这处扔银子玩,你管不着!”

  说罢嘿嘿冷笑着转身上马离去,

  “三姐儿?”

  姨娘看了看地上的宝钞,又看了看卫武远去的背影,韩绮仍是低头不语,只专心用手搬开泥中的碎石。

  一旁赶车的见状不由劝道,

  “小姐何必固执,这处地方乃是城中的乱葬岗,夜里多有偷吃人肉的野兽出没,便是为了这棺中的亲人,也不可在这时节逞英雄啊!”

  姨娘闻言也流泪劝道,

  “三姐儿,冤有头债有主,是那姓陈的干下这丧天良之事,与卫爷并无关系,还是……还是让五姐儿……五姐儿入土为安吧!”

  韩绮心中再是怨恨,却总不能不顾姨娘,也不是真忍心让老五死后还要被野兽撕咬吞食,当下只得忍气吞声过去捡了宝钞,

  “以后我会想法子还他的!”

  有了这些宝钞,母女二人总算在附近寻了一块有人看管的坟地,将韩缦葬入了其中,以求她能入土为安……

  “唉!”

  韩绮端坐窗前,执笔长叹,眼见得墨汁滴到白纸之上,污了一大片地方,便叹一口气终是将笔放了下来……

  此时间正是闷热难当,云暮低垂,蚊蝇低飞之时,想来今晚必会有一场大雨,这天气倒似极了她去寻卫武那一晚,也是这般闷得出奇,到了后半夜哗啦啦一场倾盆大雨,下得似要将整个京师都要淹在水中一般。

  韩绮便是趁着这大雨喧哗之夜,悄悄潜入了卫武的房中。

  房间里卫武赤着上身,只在下头着了一条牛鼻子短裤,正坐在窗前纳凉,床上玉体横陈,身姿美好的果身女子,便是今晚上陪他的姑娘。

  卫武见有人推门而入,立时警觉起来,又一眼认出了是她,当下一笑问道,

  “怎么?凑够银子了?”

  这丑娘们儿甚是好玩儿!明明穷得只剩具身子了,偏偏还死揪着骨气不放!

  要知晓这世道不要脸的人才能大富大贵活得长久,要骨气要脸面的早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活着不好吗?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