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每晚被做到哭着求饶小说 粗大 撑开 紧窄 惨叫

时间:2021-11-22 15:44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有了这双新鞋,王超比谢竹星还急着显摆,非要一起去逛街,说穿了新鞋就得出去嘚瑟嘚瑟,硬拉着谢竹星出门去,他们没有红到路人皆知的地步,随便出入公共场所,也不怕被认出来。

  去商场买衣服,他试了一件蓝色的t恤,问谢竹星:“好看吗?”

  谢竹星道:“好看。”

  他就叫导购:“这个要两件。”

  谢竹星说他:“你要两件一样的干嘛?钱烧的啊?”

  他笑嘻嘻道:“我一件你一件。”

  谢竹星拒绝道:“我不要,别给我买。”

  王超就当没听见,径自去刷了卡,又选了两件同款不同色的短袖衬衫,两条同款的牛仔裤。

  谢竹星见管不了他,索性不说了,趁他又去试别的衣服,就先把衬衫和牛仔裤的账一起结了。

  逛完商场出来,王超又说去喝下午茶,谢竹星不想去,说:“不去了,我有点困,得回去补个觉。”

  王超看他的确是不太精神,死皮赖脸的说:“我也困了,也去你家睡会儿。”

  等回去一起躺在床上了,王超又不睡,侧着身对着他絮絮叨叨得没完没了:“你这床垫不太舒服,我给你买个新床垫吧,我现在睡的那个乳胶床垫就挺好的,配套乳胶枕头也来两个。还有,这窗帘太不遮光了,回头买新的换了,我喜欢蓝色。”

  谢竹星平躺着不看他,说:“我家窗帘什么颜色你也管?事儿多。”

  王超嘿嘿笑,忽而道:“现在我就盼着咱们能快点儿大红大紫。”

  谢竹星有些诧异他说这种话,队友们都希望能大红,唯独他对这个并不是特别在意,他不缺钱花,对名气也无所谓,与其说入行是为了当明星,倒不如说他是太闲了所以跑来做这个,就图个好玩儿。

  他伸手拍了拍谢竹星,开心道:“等红了你就有钱了,买个大房子,咱俩就能住在一起,我给你交房租,到时候窗帘、床单、被罩都要蓝色的。有通告就一起跑通告,没通告就宅在家里一起玩游戏,高兴了晚上一起看个恐怖片,看完你还能陪我上厕所,对了,马桶圈也要蓝色的!”他越说越高兴,自己一个人在那乐得不行。

  谢竹星却越听越烦,沉默了片刻才道:“等我真能买得起北京的房子,也是和女朋友一起住,不是和你。”

  王超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噌一下坐起来,急眼道:“啥女朋友?你不是还要找那个闫佳佳吧?好马还不吃回头草,你咋还不如匹马懂道理啊?”

  谢竹星躺在那没动,语气平平的说:“世上不是只有她一个女孩儿,你不想谈恋爱不想结婚,我不行,我喜欢和女孩儿谈恋爱,我也喜欢小孩儿,以后我要结婚,还要当爸爸,总不能跟你胡闹一辈子。”

  王超有点傻眼,撑在枕头上的手指揪住了枕套,不开心极了。

  谢竹星道:“别聊这没用的了,我这几天没睡好,真的特别困,你不想睡就回去吧,别一直吵我。”

  他闭上了眼睛,把自己说过的话重新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喜欢女孩儿,喜欢小孩儿,要结婚,要当爸爸。

  不喜欢王超,不想和他住一起,不想要蓝色的窗帘被罩床单马桶圈,不想和他一起宅在家里玩游戏,不想陪他看恐怖片。

  一点都不。

  王超不高兴归不高兴,可他也明白,他没理由拦着小谢不让人家结婚生孩子。

  ……小谢要是个女孩儿就好了,他就能娶了小谢,能顺理成章住在一起,一起用蓝色的马桶圈。

  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他盯着小谢的脸,忍不住想象了下小谢性转是什么样,想了还没几秒钟就赶紧倒带退了回来,小谢长得一点都不女气,还是当男的更好看。

  他想翻脸走人,又觉得这脸翻得没道理,犹豫了半晌,还是默默躺下了,歪着脸看了一会儿小谢,心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惆怅。

  不知道哪个祖上积德的女生有福气嫁给这么好的小谢,脾气好,性格好,还长得这么帅。

  他有些不怀好意的想,希望小谢以后遇到的女生都是闫佳佳,好不了几天就分手,刚结婚就赶紧离了,生了孩子……算了,孩子还是留给小谢,小谢说喜欢小孩儿。

  到底谁发明的结婚?真他妈没劲透了。

  他睡不着,拿了手机出来玩,不开声音玩手游不带感,开声音又怕吵着小谢,就退而求其次刷微博,看见热门榜上梁玺的最新微博,发了张手上缠绷带的照片,说切菜不小心受了伤,粉丝们在评论一片心疼。

  奇了怪了,梁玺跟他一样,这辈子就没进过厨房,怎么会切菜切到手?

  他轻手轻脚爬起来,到外面去,还把卧室门关好,才打电话给梁玺:“哥,你手怎么弄的?又不做饭,切啥菜?”

  受了伤的梁玺还听高兴,乐呵呵的说:“你打来正好,我正想找你呢,借我辆闲着的车开几天,我车跟人追了尾,送去修了。”

  王超道:“行啊,啥时候用?”

  梁玺道:“你现在有事儿吗?方便现在就给我送来,我在家,今儿晚上就有用。”

  王超心想小谢反正要睡觉,没人跟他玩儿,便道:“行吧,现在去。”

  他推开卧室门看了看,小谢还闭着眼睛,睡得好像还挺沉,他就没出声,安静的走了。

  听到外面关门的声音,谢竹星睁开了眼,对着空荡荡的房间,长呼了一口气。

  王超一到梁玺家,梁玺就得意的宣布他和柏图好上了,嘚嘚瑟瑟的说:“我这手就是我媳妇儿不小心弄伤的,给他心疼的,不知道多紧张我,一会儿还要陪我去医院打吊瓶呢。车钥匙拿来,你走吧。”

  王超:“……”

  他本来就不是太高兴,想着来送车钥匙,顺便能和梁玺玩儿一会儿,结果来了,连句话都没机会说,被喂了一大口狗粮,留下钥匙,就被赶了出来。

  生梁玺的气倒不至于,就是也谈不上高兴。

  早知这样,还不如再陪小谢睡一会儿。

  从梁玺家出来进电梯,下行中停了一次,上来一个男人。

  王超看了他一眼,觉得好像有点眼熟。

  “你是leo?”那人主动和他打了招呼,“我是周念森,生日见过。”

  王超没想起来,那天乱糟糟见了那么多人,他根本都没往心里记。

  周念森道:“我是柏图的经纪人。”

  王超对他没印象,但一听是柏图的名字,还是笑了下,说:“来找柏图谈工作啊?”

  周念森也客客气气的笑:“不光是谈工作,我和柏图私下也是很好的朋友。”

  王超也不怎么会客套,说:“哦,挺好的。”

  周念森又道:“你来找梁玺吗?听说你和他关系不错。”

  王超不想跟他多说,敷衍道:“嗯。”

  周念森看着他笑了笑。

  到了楼下,王超一时忘了,走到保时捷边,想摸车钥匙,才想起来钥匙已经给了梁玺。

  周念森问道:“怎么了?钥匙丢了?”

  “不是,给梁哥了……”王超说完又觉得跟这人说不着,便不说了,道,“我出去打车走,回见了啊。”

  周念森道:“你去哪儿?我送你。”

  王超道:“不用。”

  周念森已经拉开副驾的车门,笑眯眯的说:“上来吧,别客气,我跟梁玺也挺熟的。”

  王超不太想跟他打交道,还是说:“不麻烦你了。”

  周念森似笑非笑的:“怎么跟小孩儿似的?你还怕我拐卖你啊?”

  王超这脾气也是不行,被他一激,虽然不情愿,还是死要面子,上了他的车。

  “你去哪儿啊?”周念森问他。

  他想了想,还是说了谢竹星的住址,不知道小谢醒了没有,醒了就一起吃晚饭。

  周念森慢慢开着车,问了几句和id组合有关的事儿,制作人是谁啊,mv在哪儿取的景啊,最近忙不忙啊。

  王超心不在焉的应了,拿出手机来给谢竹星发微信,问他睡醒了没有,又说想吃麻小。

  周念森又问王超和梁玺的关系。

  谢竹星还没有回复,王超心思不在这里,也没回答周的问题,道:“你这啥破车?又闷又热的。”

  周念森看他一眼,说:“空调坏了,还没修。喝点水吧。”从旁边置物盒里拿了瓶水,递给他。

  王超就拧开了喝了小半瓶,放在腿上的手机震了下,他忙把水拧好丢在一边,看谢竹星回复他说“刚醒,过来吧”,立刻眉开眼笑,说“等着,我一会儿就回去”。

  周念森问道:“高兴什么呢?”

  王超心情好,说:“约了朋友晚上一起玩儿。”

  周念森道:“玩什么啊?能带上我吗?”

  王超怎么可能带他,说:“以后有空请你吃饭,当谢你今天送我,一起。”

  周念森没说话,就笑了笑。

  王超忽然看路有点不对,说:“你是不是不知道那小区怎么走?”

  周念森也不答。

  王超道:“要不你开导航,或者换我开吧。”

  周念森道:“你开不了。”

  王超道:“啥我就开不了,我可是老司机。”

  周念森露出个古怪的笑来,说:“我这破车又闷又热的,你估计得中暑,没觉得头晕吗?”

  王超:“……你他妈到底谁啊?居然暗算你爸爸!停车!”

  他刚才就觉得有点晕了,以为是周念森开车技术不行,有些司机开车不稳,坐他们车上玩儿手机就是容易头晕。可周念森这么一说,他就知道不对。如果是别的事儿,他可能还反应不过来,但这种事儿他是真的老司机,立刻就想到了那瓶水有问题。

  既然给他使绊子,就当然不会停下车。

  他眼前已经有些模糊,看不太清楚前方的路了,手摸着去解安全带,解了几次都没解开,不只头晕还想吐,小腹一阵燥热升了上来,眼前一阵阵发黑,恍惚间便失去了意识。

  谢竹星在家里等了一个多钟头,王超还没来,他发了几条微信,一直不回,打电话过去,居然关机了。

  下午他没睡着,听到王超和梁玺打电话说要去梁玺家,怀疑可能是在梁玺家玩嗨了,把说要过来的事儿忘得干净,这人玩儿心就有这么大,什么也比不上玩儿重要。

  也算是正好吧,他本来就不是太喜欢吃麻辣小龙虾。

  他用电饭煲煮了点米粥、又热了几个速冻奶黄包当晚饭。

  吃完饭,他把下午去买的那些新衣服的吊牌剪了,丢进洗衣机里洗干净,挂在阳台上。

  t恤、衬衫和牛仔裤,每样都有两件,成双成对的荡来荡去。

  这些衣服没有心,不会知道自己被配成了一对,给他们配对的人,也一样没有心。

  横竖没事儿,他早早睡下了,要补充好精神,明天还要继续火力全开的工作。

  不知睡了多久,被砰砰乓乓的敲门声吵醒。

  他一个激灵坐起来,直觉是王超来了。

  果然一开门,站在门口的就是这家伙。

  谢竹星:“……你这是怎么了?”

  王超的头发有点乱,脸红彤彤的,就连眼睛都有点红,他也不说话,挤着进门来,反手关上门,站在那里呼哧呼哧喘气,眼神四处乱飞,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好像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一样。

  家里灯更亮,谢竹星发现他额头上有一块红色的淤肿,应该在哪儿撞了一下,怀疑他出了车祸,忙问:“是不是撞了人?”

  王超却说:“不是,我没开车。”

  谢竹星道:“那你脑门上这是怎么弄的?”

  王超茫然的摸了摸额头,疼的呲牙咧嘴了一下。

  谢竹星有点急了,抓着他胳膊问:“你闯什么祸了?跟人打架了吗?”

  王超倒被他问得一脸懵,半晌道:“没打架,也没闯祸……我想先洗个澡。”

  谢竹星怒道:“还洗什么澡?你先跟我说清楚,你干什么了!”

  王超摸了摸脸,也不敢看他,小声道:“也没干嘛,就打了个炮。”

  谢竹星:“……”

  他松开抓着王超胳膊的手,道:“滚。”

  王超:“……”

  谢竹星冷着脸拉开门,就要推他出去。

  他哪里肯走,又没有谢竹星力气大,也是没办法,只得耍赖,一把抱住谢竹星。

  谢竹星气得声音都抖,道:“你给我松开。”

  王超道:“我不!”

  谢竹星道:“我揍你了啊!”

  王超委屈极了,呜哇一声大哭起来。

  谢竹星:“……”

  王超去卫生间洗澡了。

  谢竹星呆站在客厅里,摸了下肩上被王超哭湿的地方,一时间心如死灰。

  王超边哭边洗澡。

  他可太倒霉了,好好的遇上柏图经纪人那个变态,不知道跟梁玺哪儿不对付,又瞎了眼误会他是梁玺的小情儿,就给他下药迷晕他,带他去酒店想搞他。还好他被酒店桌子撞了下脑袋,给撞醒了,他前几天跟小谢学了几招,没费什么劲就制服了那菜鸡经纪人,之后被那药激得昏了头,糊里糊涂把那菜鸡给上了。上完还没怎么清醒,就和约了个炮差不多,突然想起来和小谢约好要吃麻小,就赶忙下楼打了车来找小谢。

  路上突然回过劲来,卧了个大槽,刚才上的是个男的。

  到了小谢家楼下,他啃着指甲吹了半小时的风,不敢上楼去。

  和小谢约好了要吃麻小,他迟到这么久,上去总得解释解释,怎么解释——我被个男的拐到床上去,所以迟到了?

  他以前就隐约感觉到小谢不喜欢他和女孩儿约炮,明明脾气那么好,好几次翻脸都因为这种事儿。

  如果小谢知道他跟男的上了床,估计得更生气。

  他自己也不高兴,他不喜欢男的,如果他想和男的打炮,早就和小谢打了,哪还用等到今天,搞个莫名其妙的路人甲。

  明明是他搞了别人,他愣是有种自己失了身的挫败感。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