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紧窄 粉嫩被粗大撑开 越哭进的越深H

时间:2021-11-22 15:2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过了中午十二点,李老师放他俩去吃饭,还给了张员工餐厅的临时饭卡。

  王超腿抖得几乎走不成路,半边身子靠着谢竹星,边走边“哎哟哎哟”的说自己大腿疼,谢竹星只好搀着他。

  两人缓慢的移动到餐厅,已经十二点四十了,餐厅空座位挺多的。娱乐公司经常有新人出入,大家对生面孔也见怪不怪。

  谢竹星扶着王超就近找了空位,王超艰难的坐下,谢竹星道:“我先去打饭,你有什么忌口吗?”

  王超捶着自己的腿,闷闷道:“没有,随便啥都行,给我多盛点米饭,我饿。”

  谢竹星很快买了两份饭回来,王超早饭就没吃,现在是真的饿坏了,风卷残云一般动筷子,不到十分钟就把自己餐盘里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连蒜香鱼块里的洋葱丝都一根不剩的吃了。

  谢竹星好笑道:“你这是太饿了,还是真不挑食?”

  王超捧着肚子打了个嗝,说:“啥不挑食?我不爱吃的多了,洋葱香菜芹菜,香椿菠菜茼蒿,西红柿胡萝卜白萝卜,青椒红椒彩椒,葱姜蒜等等等等,特别多等等。”

  谢竹星被逗乐了,这是说了个贯口啊,就差再打个小快板儿。

  王超耷拉着脸说:“小时候把不爱吃的挑出来扔了,被我爸看见,把我吊起来打了一顿,后来就再也不敢了。”

  谢竹星:“……”

  王超委屈巴拉的说:“我宁可他再打我一百顿,也不想再被李老师拉筋了,真比挨打疼多了。”

  谢竹星现在看他就像看刚学舞蹈的苦逼小朋友,安慰他说:“刚开始是这样的,等身体适应,韧带都打开,就不疼了。”

  王超听不进去,道:“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童子功吧?小孩儿身子多软啊,你哪知道我有多疼。”

  谢竹星道:“我十二才开始学舞蹈,也不怎么软了,刚开始每天光是压胯就得来十几组。”

  王超腿一抖:“不疼吗?”

  谢竹星道:“想学东西就不能怕疼。”

  王超道:“我又不想学。”

  谢竹星奇道:“那你干嘛要参加偶像组合?”还是个走后门进来的。

  王超早就后悔极了,提起这茬又想哭,说:“我哪知道偶像组合这么辛苦?我以为只看看脸就行了呢!”

  谢竹星:“……”

  下午,他们俩去十二楼上声乐课。

  第一次见面的老师让他俩先各自唱几句最擅长的歌,谢竹星态度端正的唱了几句《红豆》,王超接着他唱完的部分唱了一句,然后就忘词了,“没有什么会滴滴滴滴,可是我,有时候,滴滴滴……啥来着?”

  老师:“……好了好了,音准还行。”

  两人以前都不同程度的学过声乐,对练习气息和打开胸腔并不陌生。

  也许是上午舞蹈课太惨烈了,把王超给磨得老老实实,两小时枯燥的声乐课居然也安安分分的上完了。

  下课以后回段一坤那里集合,其他四位成员已经到了。

  段一坤问今天上课的情况,问到王超“跳舞练得怎么样”,王超撇开脸不回答。

  他就看了看坐在王超旁边的谢竹星。

  谢竹星道:“李老师说他表现挺好的。”

  段一坤点点头,说:“王超和高思远舞蹈基础差一些,程曜得好好练练音准,你们都有自己的不足之处,不然也用不着集训。”

  他又给几人打了打气,最后道:“今天就到这儿,大家也都累了,回去休息一下,明天来时带上行李,结束以后会安排你们住宿舍。”

  王超举手,板着脸说:“我不住。”

  段一坤道:“你们先回去吧,明天早上九点准时到。王超留下。”

  众人走后,他和颜悦色的对王超说:“是不是练舞拉筋太累了?我听舞蹈老师说,你都疼得叫妈了。”

  王超不爽道:“坤哥,你没告诉我还得有这破集训啊!”

  段一坤道:“合同里都写着呢,你是不是根本没看?”

  王超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合同是王齐替他看的,王齐肯定知道偏偏不说,早上赶他出门还诓他“签个合同就回来了”。

  他生气又没辙,是他自己说想当歌手,王齐一边骂他一边托关系给他牵线,签到了辉星娱乐,又找了金牌经纪段一坤带他,虽然每天打他骂他,其实什么都帮他准备好了。

  现在合同也签了,他要撂挑子不干,王齐肯定要打死他。

  “那我也不住宿舍,”王超嫌弃道,“谁要跟一帮男的住一起,还不怎么熟。反正我家离得又不太远,我就回家住。”

  段一坤好声好气的劝他:“集训这段时间还是要住在一起的,今天是第一天,所以早早放你们下课,以后一个月可没这么清闲,每天要上够三节课,早上八点出门,晚上最早也得到八|九点,你们住在一起就方便多了,我能安排车统一接送你们,谁也不会误课。”

  王超根本就不担心耽误课,一点也不心动。

  段一坤想了想,说:“你看啊,季杰和高思远他们三个,关系已经很融洽了,住在一起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

  王超道:“好好呗,那又怎么了?”

  段一坤道:“小谢也和他们住一起,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当然也会慢慢和他们走得更近些。”

  王超:“……”

  段一坤慢条斯理的说:“当然了,我是不赞成搞队内小团体的,大家齐头并进一起发展,是最好的了。”

  第二天,大家到公司,都拖着行李箱,王超也带了个随身的小箱子。

  队友们纷纷侧目,不是说不住吗?

  王超拉着谢竹星说:“宿舍是三室一厅,你得跟我住一屋。”

  谢竹星:“……哦。”

  器乐课,王超没有什么压力,弹了首肖邦,老师也夸他弹得好;声乐课,喔喔啊啊的练了两小时胸腔共鸣。

  到了舞蹈课,李老师对昨天的事记忆犹新,自己不上阵了,让谢竹星帮王超开背拉筋,王超又惨兮兮的大哭一场,鼻涕眼泪蹭了谢竹星一身。

  晚上下课,公司的车送他们去宿舍,段一坤也陪着。

  说是宿舍,其实是套三居室的单元房,三个面积差不多的房间各放了两张单人床,厨电都是新的,装修也算得上精美。

  段一坤带他们看了看,说:“电器都能用,爱惜点,谁弄坏谁负责修。冰箱里有饮料和吃的,没有酒。跟你们说下规矩,不准喝酒,不准赌博,不准打架,也不可以带外人回来,男的女的都不行。”

  队员们都点头答应,只有王超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玩手机。

  段一坤叫他:“王超,听见我说的了吗?”

  王超头也不抬,说:“听见了,我才不带人回来,床那么小。”

  段一坤转头道:“别的也没什么了,你们自己选室友吧。”

  季杰和程曜住一间,高思远和杨萧穆住了一间。

  段一坤走了,王超拖着他的小箱子随便进了一间房。

  高思远和杨萧穆也回房间收拾东西,程曜说热,非要先洗个澡再收拾。

  只留下季杰和谢竹星还在客厅里,就聊了几句。

  六个人年纪几乎没差,最大的是二十二岁的谢竹星,最小的是二十岁的程曜。程曜是个嘴特别甜的南方小孩儿,说话有点口音,显得奶声奶气,从第一次见,就管所有人都叫“哥”,其他三个人也就都跟着他叫谢竹星“哥”了。

  季杰道:“哥,你以前是不是在国贸那边给人上过舞蹈课?”

  谢竹星道:“上过。”

  季杰笑着说:“我就说你有点眼熟,我上过两节你的课,不过人那么多,你可能不记得我了。”

  谢竹星是没印象,道:“挺巧的,我在那边其实也就教了两个月。”

  季杰道:“李老师说我柔韧有余力道不够,还说教过最有天分的学生就是你。回头哥有空了,指导指导我的动作呗。”

  谢竹星道:“好啊,不过李老师也太夸张了。”

  季杰笑道:“那先谢谢哥了。”

  这时,王超在房间里大喊:“谢竹星!在外边叨逼叨啥?进来!”

  季杰冲天翻了个白眼。

  谢竹星笑了下,说:“你也快收拾去吧。”

  他进了房间,王超叉着腰站在里面,说:“把门关上。”

  谢竹星就把门关上了。

  王超道:“他跟你说啥了?”

  谢竹星道:“随便聊两句。”

  王超道:“随便聊两句就叫你哥?他咋不叫我哥?”

  谢竹星道:“他也九二年,六月生,比你大。”

  王超怒道:“你还知道他几月生?你俩啥时候这么熟了?”

  谢竹星:“……资料上有。”

  王超十分生气,骂骂咧咧道:“这个辣鸡小贱|人,挤兑爸爸就算了,还想勾搭爸爸的人,长得不咋地,想得还挺美。”

  谢竹星凌乱道:“什么时候我是你的人了?”

  王超瞪眼睛:“我说你是你就是,你还敢不是?”

  谢竹星:“……”

  这人怎么跟几岁小孩儿似的?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