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在床上打扑克 同学叫了好几个人来玩我

时间:2021-11-25 15:2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虽然萧远山是乔峰生父,但后者并未因此原谅对方杀害自己养父母与恩师玄苦之事。

  养恩大过生恩!传艺授业之恩亦无以为报!他如何能够做到谅解?

  但生母无辜!

  乔峰只想在母亲坟前扣首,尔后便与萧远山分道扬镳!

  云天涯、楚留香、陆小凤相顾无言,这等事情他们无法开口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对方,千万记得别忘了他们这几位朋友,若得再聚首,定要痛快喝上一场!

  至于萧远山,全程都比较沉默。

  自从雁门关一役,他心中只剩下了仇恨,对当年凶手的仇恨,对汉人的仇恨,就连云天涯的救命之恩,他都不曾说句谢谢。

  云天涯没有多加理会,他救的是自己的朋友,萧远山只是可有可无的搭头,对方心中想法与他无干,只要往后别犯到自己手里就行了。

  乔峰走了,而且很大可能在祭拜完生母后,便去往塞外草原生活,原本应该与他上演一幕短促而凄绝爱情的阿朱却半点没有影子。

  说实话,他心里有些许遗憾。

  当初在电视中看到大雨滂沱中的乔峰,撕心裂肺地哭泣着为阿朱徒手挖墓的场景,云天涯也为此潸然泪下。

  猛汗落泪,最是动人!

  此时的阿朱,估计还跟在慕容复身边呢吧?说到慕容复,也不知道干嘛去了,他老子都死了也没出现。。。

  不过,爱情固然美好,但有时实在太过凄切,如今各自安好,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

  人活着,心还在,一切都可以再来。

  云天涯飞在半空,看着身下掠过的山川河流、城镇村庄。

  没有来时的风驰电掣,此刻他放缓了自己速度,欣赏着沿途风景。

  都说飞行是人类久远之前见到飞鸟那刻便产生的向往,在这个武力极高的世界,如此愿望得到了实现。

  先天武者借着轻功,横掠数十丈不成问题,到了宗师更是轻松滑翔一二百丈,及至大宗师,人类便有了真正飞行的能力。

  超乎常人想象的神奇能力,也是为何武者尽皆孜孜以求不断向上突破的原因。

  而相较于寻常的大宗师,云天涯在空中能够做到更多。

  前者虽然能够飞行,速度依照个人轻功法门也还不慢,但真元消耗颇多,且飞行模式接近飞鸟,无法如云天涯一般,做到长久凝立虚空。

  云天涯就好似诞生了神通一般,在空中他可以做到各种匪夷所思之事,而且如果不全力飞驰的话,消耗非常之微小。

  这却是他的功法蜕变后自然产生的能力之一。

  楚留香与陆小凤二人并没有与云天涯一起去往京城。

  并不是对将要发生的决斗不感兴趣,至少陆小凤不是。

  相反,他还是对这场决斗最为关心的人,因为决斗双方中的西门吹雪可是他的好朋友!

  这不,此刻他正火急火燎地赶往万梅山庄,想要看看自己这位好朋友。

  陆小凤原本心中隐隐含着担忧,想过劝说西门吹雪放弃决斗,他实在不想失去一位好朋友。

  并不是觉得西门吹雪的实力不行,西门吹雪的厉害,陆小凤心知肚明。

  只不过,他的对手是叶孤城!叶孤城要强于西门吹雪,这是大半江湖人的认识。

  而陆小凤,却亲身验证过两人的剑法!

  西门吹雪自不必说,作为他为数不多的好朋友,陆小凤能见识前者的剑法不算稀奇。

  而叶孤城的剑法,是陆小凤在金九龄一案中,机缘巧合下亲身体验的。

  六扇门神捕金九龄暗中化身绣花大盗,四处作案,有一次偷到了南平王府宝库。

  作为参与查案之人,陆小凤自然是要调查南平王府的。

  而他在选择案件重演的时候,意外碰到了那位白云城主——叶孤城,然后后者便给了他一剑。。。

  那一剑,正是叶孤城只听其名未见其形的最强剑法,天外飞仙!

  陆小凤只觉全身各处已被锁定,一丝空隙都没有,如此剑法,完美梦幻,却又危险到了极致!

  原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最后活了下来——叶孤城放过了他。

  如此,陆小凤更觉得对方剑道之高妙。

  叶孤城显然已经做到用剑只存乎一心了。

  陆小凤苦笑,庆幸自己逃得一命,也为对方的强大惊叹。

  正因为体会过二人剑法,且很有可能是唯一活下来之人,陆小凤才能察觉到他二人实力的差别。

  终究是西门吹雪年轻了点。。。

  不过,现在却有一个不是好消息的好消息。

  叶孤城受伤了!

  陆小凤本应该高兴,毕竟这代表西门吹雪很可能因此胜出而活下来。

  但他也实在不想见到叶孤城死在西门吹雪剑下。

  可以说心情相当之复杂。

  不过不管如何复杂,他们二人的决斗是无法避免了,谁来都不好使。

  这边陆小凤忙着去看西门吹雪,另一边的楚留香却赶着回去见自己几位红颜。

  早在大漠中,楚留香因琵琶公主的死而心有触动,晋升了大宗师,也因此对某些一直以来不敢过分碰触的想法产生了动摇。

  如今自己再历生死后,他的心一下子便放开了,更想到了许多从前刻意回避的问题。

  自己是何其残忍?竟对她们的真心假装视而不见。

  楚留香为自己带上了枷锁,也锁住了苏蓉蓉、李红袖、宋甜儿的脚步,无法靠近,亦无法远离。。。

  他现在归心似箭,连身上尚未痊愈的伤势也顾不上了!

  他想告诉她们自己的心意,对她们说出一生一世的话。

  而还留在船上的三个女人,此刻还不知道,她们期待地、等候已久的惊喜,正在赶来的路上。

  京城

  玉罗刹自寄出一封用于试探的信后,便很少露面,他将大部分事情都交给了权法天王处理。

  南平王府

  后院空荡荡的,下人们不见了踪影,不久前被南王世子找了个借口驱到了别处——为了接待一位特殊的客人。

  “天王,不知贵教准备得如何了?”前不久出现过的南王世子,对着不远处端坐的黑袍人问到。

  黑袍人并未对自己面目有所遮掩,一下就能认出,此人正是出现多次的权法天王!

  真真奇怪,一方是外来入侵势力,另一方是本土皇室中人,按理说水火不相容的两人,如今竟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商量事情。

  不用说,其中一定有着大阴谋!

  只见权法天王在听到南王世子的问话后,面色平静毫无波动,道:“世子尽管放心,该准备的,我教早十几二十年前便开始准备了,若到现在还没准备好,我教不如解散算了。”

  南王世子微笑地点点头,好似对对方说得感到满意,但心里实则有些发寒。

  对方竟然如此之早便已开始布局,那时候自己也才刚出生没多久!

  江湖传言果然不可信。

  说什么西方魔教的行为,看似入侵,实则只为杀戮。

  如果只为杀人,那现在算什么?

  而坐在对面的权法天王心里却有些火热,“准备了这么久,教主也终于达到了那一步,这一次,必将一击即中!

  至于这小小的南王世子,哼哼,我教的帮助,是那么好得的?”

  虽然知道对方身后有一位号称剑仙的叶孤城,但在强势的西方魔教面前,还不太够看。

  “对了天王,我那位好皇叔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不管是势力还是个人的实力,可都不是好相与的。到时必然会成为我等阻碍。”南王世子突然想到什么道。

  “‘铁胆神侯’朱无视吗?哼哼,世人皆称赞其忠义无双,实际情况又有谁知道呢?这点,你就不用操心了,教中自有应对。”权法低低冷笑两声。

  “如此便好。”说完,南王世子便闭了口。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