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手伸进老师湿润的三角裤 学生脱了老师内裤猛烈进入

时间:2021-11-25 10:06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这一声“赌”到让所有人有些意外,杨老板皱起眉头道“少夫人,您确定”

  “确定,”柳玉茹深吸了一口气道,“夫君说要赌,自然有他的分寸,我信他。”

  柳玉茹这话,让旁边的周烨竟也莫名放心下来,他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把我也算上。”

  顾九思转头看他,周烨认真道“若是顾兄输了,我周某倾家荡产,也要陪您把债还上。”

  这话让顾九思笑了,他摆了摆手道“不必不必,在下有着分寸呢。”

  说着,顾九思看向杨老板“杨老板,三德赌场开门是客,您说过,规矩就是规矩,如今我要和您赌马,您要是不赌,烦请给我找个庄家,我要同删的赌场赌。”

  顾九思这一番话说得不带半分心虚,杨老板沉吟着,不敢应声。

  赌场的规矩就是客人要赌,那就得赌下去,见好就收,以后三德赌场的名声就毁了。

  旁边人都有些心虚,老乌鸦小心翼翼道“老板”

  “怎么,”顾九思笑起来,“杨老板纵横赌场这么多年,还怕我一个毛头小子不成”

  话说到这份上,再不应战,就没法做人了。

  杨老板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抬手道“请。”

  说着,杨老板便领着顾九思一行人走了出去,到了赌场里,所有人见顾九思和杨老板一起走出来,顿时沸腾起来,纷纷打听着发生了什么。

  “顾九思要和杨老板赌跳马。”

  “跳马疯了吧那不都是骗外地人的玩意儿,哪个扬州城的人会赌这个的”

  “顾九思他爹这次怕是要把他打死了。”

  杨文昌和陈寻还在赌着,听着顾九思的名字,两人顿时变了脸色,陈寻和杨文昌跟着过去,便看见顾九思带着周烨施施然落座,杨文昌挤过去,着急道“九思,他们说你要赌跳马”

  “对啊。”顾九思随口出声,陈寻着急道,“你疯啦这一输你会被你爹打死的”

  “无妨,”顾九思摆了摆手道,“我心里有谱。平时我闹着玩呢,这次我认真赌。”

  “你”

  “九爷,先签了契约。”

  老乌鸦端着一份写明了赌马规则的契约上来,柳玉茹先审过,才交给顾九思,顾九思匆匆扫了一眼,大笔一挥,龙飞凤舞落了自己的名字。

  他那字丑得扎眼,柳玉茹忍不住眼皮一跳,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还得请个书法师父。

  赌马这事儿不常见,听到顾九思和杨老板开局,整个赌场的人都兴奋了,所有人都围了过来,顾九思签完字,旁边人给顾九思和杨老板递了热毛巾,两人擦过手,杨老板道“按着规矩,您来挑战,本该是我们赌场来定赌什么,但是顾大公子年少,算得上杨某的晚辈,所以杨某愿意让顾大公子一步,大公子来定吧。”

  “无妨。”顾九思摆摆手,“什么都行,我无所谓。”

  杨老板看着顾九思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大公子还是谨慎些好。”

  听到这话,顾九思似是有些无奈“您让谨慎,那就谨慎吧。赌大小如何”

  杨老板抬了抬手,旁边人拿了骰子来,顾九思突然道“停一下。”

  说着,顾九思站起身来,到了骰子边上,他抬手掂了掂骰子的重量,随后笑道“没问题。”,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杨老板面不改色“大公子多虑了,在下不会做这样旁门左道的事儿。”

  “赌得大了,”顾九思笑道,“自然要谨慎些。既然三德赌场如此讲信誉,这样吧。”

  说着,顾九思指了旁边的柳玉茹道“你去摇。”

  柳玉茹愣了愣,杨老板皱起眉头,顾九思微笑道“内子是扬州名门闺秀,从未接触过这些,杨老板放心的吧”

  杨老板沉默,但比起这赌场里的熟手,柳玉茹的身份,似乎的确更加干净些。

  柳玉茹没有出声,她也没退缩,大方起身,站在了赌桌边上,顾九思看着杨老板道“杨老板,今日咱们先定个规矩,七局为止,中间不可弃赛,若你弃赛,那您不但要将这小公子的账一笔勾销,还要倒贴五万白银给他们赔礼道歉。若我弃赛,便算是彻底认输,明日你可派人上顾家清点财产,若我们都坚持到了最后,就看最后各自输赢多少,如何”

  “九思”

  陈寻听着着急,顾九思抬手止住他的话。

  杨老板面色不动,只是抬手道“请。”

  而后所有人瞧向柳玉茹,柳玉茹深吸了一口气,举起了筛盅,她看上去力道有些小,顾九思便给她做示范,摇着手道“这样甩,用力点手没力气全身一起甩大力一点让骰子动起来”

  柳玉茹听着这话,一瞬间什么紧张担忧都没了,她翻了个白眼,举着筛盅,又稳又狠的摇起来。

  她一摇骰子,杨老板就闭上了眼,顾九思耳朵动了动,他转过头,同旁边人小声吩咐“给我端盘蜜瓜上来。”

  他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关注在他和杨老板身上,柳玉茹听得咬牙,简直想揪着他的耳朵吼他。

  你清醒一点啊

  你赌着全家的家当啊

  你输了全家就完了,完了啊

  她一直摇个不停,想等着顾九思回过头来认认真真听骰子,谁知道顾九思回头是回头了,但却是认认真真等着蜜瓜,于是柳玉茹一直摇,感觉手上肌肉酸得不行,顾九思的蜜瓜端上来了,他吃了口瓜,忍不住道“你还没摇够啊”

  柳玉茹受不了了,她“哐”一下,终于落下了筛盅。

  她觉得好累,好疲惫。

  顾九思将蜜瓜的籽吐进盘子,抬手就将玉牌丢到了小上,杨老板慢慢睁开眼睛,抬手将玉牌放到大上。

  “开。”

  旁边人催促出声,柳玉茹揭开盖子。

  三颗骰子,按着规则,10以下是小,10以上是大。

  三、三、五。

  十一点。

  柳玉茹面色惨白,周烨面色也不太好,杨老板舒了口气,笑起来道“看来是杨某胜了。”

  顾九思吃着瓜,似乎也有些诧异,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杨老板是棋高一着。来,继续。”

  第二轮,顾九思神色认真,似乎是认真开始听了,柳玉茹放心了许多。

  这次必然要成功了。

  柳玉茹和周烨都信心满满的想着。

  等到押注开盖,杨老板露出笑容“看来,又是杨某赢了。”

  顾九思脸上露出了几分担忧“没想到杨老板这样厉害,顾某真是后悔啊”

  杨老板心里对顾九思的戒备彻底放下去,他一时觉得,顾九思真是个草包,怕是一时被江湖仗义冲昏了头,就来做了这个赌。

  他放松下来,后面三局都赢得异常轻松。

  顾九思每次都能精准压在输的那个点上,开大押小,开小押大。

  杨老板赢得一路顺畅,心情都好上许多,叫了杯茶来,同对面撑着下巴,愁眉苦脸的顾九思道“顾大公子不如早点认输吧,若是真到了第七局,怕是把顾家全抵上也还不起了。”

  “横竖都到这步了,”顾九思叹了口气,“总得赌下去,大不了我就在这儿还一辈子债,以后杨老板还要多多照顾啊。”

  杨老板嘲讽笑了笑,抬手让柳玉茹开第六局。

  然而柳玉茹不敢开了。

  第六局开了,一输就是四十二亿,顾家就是真的完了。她不知道顾九思卖什么药,但是这么一直输,一直输,她真的输不起,她太害怕了。

  她抬眼看向顾九思,颤了颤唇,然而在开口之前,顾九思却是抬起手指,搭在了唇上,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这一刻他神色异常镇定冷静,带了一种让人信服的自信。只是匆匆一瞬,他就变成了愁苦的样子,询问道“玉茹可是摇不动筛子了坚持一下,就最后两局了。”

  杨老板一直盯着顾九思,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他眼里,杨老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柳玉茹深吸了一口气,她再次举起筛盅,而这时旁边的周烨也有些忍不住了,他站起身就要说话,却别顾九思一把按住,顾九思靠过去,附在他耳边,轻声道“莫慌,我有法子,等一会儿我离开后,你就伪装出好像是知道了什么所以很镇定,但又要遮掩的样子。不要慌乱。”

  说着,顾九思便直起身,开始认真听着柳玉茹的筛子。他仔细听着,等柳玉茹落下筛盅之后,他抬起眼,看向杨老板,笑道“杨老板,请。”

  杨老板没说话,他紧紧盯着顾九思。

  不对劲。

  多年的江湖生涯让他多疑又敏感,他凭借着自己的直觉,无数次躲过生死大劫。

  连着赢到现在,他有些飘然,可是在这一刻,他猛地反应过来不对劲。

  顾九思前些时间,才在路上怒斥王善泉。普通百姓看不明白,他却是完全懂得发生了什么。一个能如此灵巧化解危机的公子,怎么会是一个草包

  如果他不是草包,他怎么会因为江湖义气随便来赌这么大的赌

  他来赌,就一定有他的把握。他检查过筛子,还让摇色子的人变成他的人,现在已经是第五局,到第五局了

  他竟然都没赢过一次

  杨老板猛地变了脸色。

  顾九思的赌技他是清楚的,这个公子哥儿就算不能一直赢,但也绝不会连着五把,一次都没赢过除非是,他连着五把,都清楚知道该怎么赢,故意输的

  杨老板呼吸有些急了。

  如果顾九思是完全有实力赢,那他为什么输为的就是留住他,不让他提前离席。为的就是麻痹他,让他就这样飘飘然下去。

  直到第七局。

  第六局已经赌到四十二亿白银,第七局那就完全是在赌他杨龙思所有的身家,赌他的命

  如果他止步于第六局,那他就是不要周烨的账,再损失五万两。可若是赌到第七局赌到第七局

  杨老板额头冒着冷汗。

  他脑子里疯狂计算着。

  顾九思到底是真的输,还是装的

  为什么柳玉茹会在打算放弃之后被九思一个动作劝服,他们有什么协议

  为什么周烨会在崩溃后突然镇定,顾九思到底同他说了什么

  顾九思到底是在唱空城计,还是真的真的给他下了套

  杨龙思一言不发,额头上流下冷汗,顾九思瞧着他,故作忧愁的表情下那双似笑非笑的眼,似乎是在嘲笑他一般。一开始他真的以为顾九思很慌乱,可是此刻却觉得他这份慌乱虚伪做作,完全不像是真的。

  至少他还有心情吃蜜瓜,一面吃着一面催促他道“杨老板,押注啊。”

  “你,”杨龙思呼吸有些不稳,“你先来。”

  “哦”顾九思笑起来,“你确定,让我先来”

  杨龙思急切点头“你先来。”

  顾九思靠在椅子上,随意将玉牌扔出去,落到大上。

  柳玉茹深吸了一口气,开了盖子。

  小。

  还是小。

  他连输六把了

  杨龙思呼吸有些不畅。顾九思叹了口气,似乎是有些无奈道“又输了,来来来,第七局。”

  “等一下”

  杨龙思叫住了柳玉茹,所有人朝他看过去,老乌鸦有些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九思抬眼看着杨龙思“杨老板,怎么了”

  若是赢了,是顾家所有家当。

  若是输了那就是那就是倾家荡产

  而他会输吗

  顾九思能连着输六把,六把准确无误压在输上,那明明就是知道如何赢故意输

  他真正的实力根本没展露,他就是在引诱他,让他一步一步走到第七局,然后一把翻身,让他杨龙思倾家荡产

  此刻认输,只是五万的事。

  若是第七局之后输了,那就那就

  杨龙思白了脸,心里却是有了结果。

  他抬起头,慢慢道“我认输。”

  众人哗然一片,顾九思面上带了一丝震惊,随后似是有些慌乱站起来道“杨老板,只差最后一局”

  听到这样的挽留,杨龙思顿时肯定了自己的结论。输成这样,若没有赢的把握,怎么还敢留第七局

  于是他立刻道“乌鸦,给周公子清点银子,送他们出去,这一局,我认输。”

  说完,杨龙思站起身来,领着人迅速回了后院。

  所有人有些茫然,陈寻站在顾九思背后,还处于彻底懵逼状态,疑惑道“就这么认输了”

  “怎怎么回事”杨文昌也有些看不明白。

  乌鸦把那少年放了,周烨赶紧上去,询问那少年的情况,没一会儿,乌鸦便拿了银票出来,交给了周烨。

  顾九思吃完了最后一口瓜,见事情了了,同陈寻杨文昌告别。

  陈寻小声道“你现在到底什么个情况我们都见不着你了。我能不能上你家门去串门子”

  “来。”顾九思小声道“提着书来,说是来和我一起听学的。”

  陈寻“”

  说完之后,顾九思伸了个懒腰,朝着柳玉茹招了招手,笑着道“媳妇儿,过来。”

  柳玉茹刚刚放松下来,她的汗出了一身,整个人疲惫不堪,她走到顾九思身边,顾九思站起身来,将手搭在她肩上,和大伙儿打了声招呼,便领着周烨还有那范姓少年走了出去。

  “顾大公子,您可是太厉害了。”

  周烨赞赏不已,夸着顾九思道“那杨老贼必然是看出您的赌技出神入化,不敢应战。顾公子有此绝技,也是非凡之人,顾”

  一行人走出去不远,刚进巷子,周烨话没说完,顾九思双腿一软,周烨和柳玉茹赶紧就去扶住他。

  所有人都有些诧异,柳玉茹着急道“你怎的了”

  “腿腿软”

  顾九思结巴着出声“撑不住了,你们谁来背我回马车吧,我真走不动了。”

  周烨、柳玉茹、范小公子“”

  周烨作为这中间唯一一个身强体壮能背起顾九思的男人,义不容辞承担了这项责任,背着顾九思上了顾家马车。柳玉茹见周烨要走,忙道“周公子是今日要启程”

  “本是如此打算。”

  周烨叹了口气“但经过了这事儿,先休息一日,过两日再走吧。”

  “那不如到顾府用个饭吧。”

  柳玉茹笑着道“上次的事儿,还没能及时感谢周公子。我与郎君早就想请周公子吃顿饭,但他伤势迟迟未愈,因而拖延至今。”

  周烨迟疑了片刻,终于道“那周某叨扰了。”

  周烨有自己的马车,便带着那少年去了自己马车,跟在顾家的车后。

  顾九思上了马车,便整个人瘫了,揉着肚子道“可撑死我了。”

  “吃什么撑成这样”柳玉茹给自己擦着汗,顾九思叹了口气“你没瞧见我吃了一整个瓜”

  “那不是你想吃吗”柳玉茹有些奇怪,顾九思的确吃了许多瓜,但她没想着是撑下去的。顾九思摆摆手,有些痛苦道“都是因为紧张,不吃点瓜,我怕我装不下去了。”

  “喂,你给我说说,”一说这个,柳玉茹就来了劲儿,“你是不是真的赌钱特别厉害”

  “我要真的赌钱这么厉害,我爹还不让我泡在赌场里当一个赌神”

  顾九思翻了个白眼,柳玉茹奇怪了“那你怎么能连着输六次”

  “那不是我厉害,”顾九思直接道,“是杨龙思厉害。这六次里面,他先押注三次,我只需要压他反面就可以了。如果真的让我听筛子,我能偶尔赢个两次,但是要确定赢,这是不太可能的。可杨龙思可以,他以前在赌场,听筛子辨声,十局十胜,几乎没失手过。”

  “那另外两次呢”

  “一次是我看他的眼神,加上自己听的赌的。”顾九思解释着道,“另一次,也就是第六局,其实到那一局,我输赢已经无所谓了。我输了,他会想我赌技超群故意给他下套;我赢了,他会觉得我是打算开始翻盘,故意嘲讽威胁他。”

  “他这个人能坐到这个位置,就是他每次都会预判风险。这次赌得太大,他心理压力大,外加上他又多疑,总觉得我在给他设套,自然想一想,干脆给我们五万打发走了。”

  柳玉茹听着,便明白了顾九思整个思路。

  他从一开始摸骰子,让她摇色子,叫蜜瓜吃,都是为了干扰杨龙思,让他捉摸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人。

  然后根据杨龙思的判断下注,让自己连输,超出一个正常的输赢情况。

  接着再同过和她的对视,和周烨对话等细节,通过她和周烨的反应,给了杨龙思“他有办法”的错觉暗示。

  杨龙思在这么大的压力下,去做一个输了倾家荡产的选择,他自然会去选一个稳妥的方案。

  而这一切,当然也是基于顾九思对杨龙思的了解做到的。

  杨龙思赌的是大小,顾九思赌的是人心。

  想明白这一点,柳玉茹豁然开朗。

  她不由得感慨道“顾九思,你总是超出我预料。”

  出乎她意料的心善;出乎她意料的聪慧。

  顾九思摆摆手,有些痛苦道“不能再来一次了,你不知道我心跳得快炸了。我其实坐在椅子上时候就腿软了,我真的怕他赌到第七局然后让我输了,我觉得顾朗华是真的会大义灭亲把我人头提到他门口去。”

  柳玉茹笑着用团扇敲他“净胡说,把你爹想得这么坏。”

  “我没胡说,是你不了解他啊。”

  顾九思赶忙道“真的,你要知道他以前对我做多少残忍的事儿,你就知道了,这根本不是亲爹。”

  “别瞎说了。”

  柳玉茹推他“你爹可疼你呢。”

  “拉倒吧。”顾九思翻个白眼,“他从小就只会打我。”

  “额”柳玉茹迟疑道,“其实我听说,你父母都很宠爱你。”

  顾九思听着这话,也没说话,过了好久后,他才道“不过是这扬州城的人,给我的行径找个借口吧了。”

  “人都很奇怪的,”他手搭在窗户上,瞧着外面人来人往,淡道,“一旦看见一个行事乖张的人,都会推测,他的父母必然溺爱他,所以他才无法无天。许多人都觉得,一个孩子若是不听话,打一顿便好了。若是孩子做事儿不对,必然是打得不够。”

  “我很讨厌这样的想法。”顾九思嘲讽道,“所以吧,他越打我,我越是要同他反着干,我越同他反着干,外面就越传他管我管得不够严厉。于是就这么一直循环下去。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每次都是他来打我,我娘就死命拦着,家里乌烟瘴气的。”

  “那你听话不就好了”

  柳玉茹有些奇怪,顾九思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你傻啊,他打我,我听话一次,他就会觉得打我是有用的,以后凡是遇见问题,一个反应就想着打了就好了。你以为那些想着打了就能教好孩子的人的想法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他们打完孩子,孩子就忍气吞声乖巧了。他们就总觉得,你瞧我孩子、他孩子就是这样,你孩子被打了不听话,一定是你太宠爱,不肯下狠手。”

  “我和你说这世界很多莫名其妙的感觉都是有理由的,你知道少年人为什么都要忤逆叛逆一下吗就是我们发自骨子里的一些东西在和我们讲,我们得用这种方式去教育他们,打我是没用的,不要用打我来教育我。所以有一次我爹气太狠了,失手给我打断了一根肋骨,我都没服软。我只能自己变好,绝对不能是你们逼的。”

  柳玉茹被顾九思一番话说得懵懵的。

  顾九思瞧她一脸说不出的茫然,抬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你在想什么啊”

  “哦,”柳玉茹回了神,“我就是觉得,你这个想法,听上去稀奇古怪,但又有几分道理。”

  “我向来有道理。”

  “不过,”柳玉茹有些疑惑,“打你没用,那你为什么被我从春风楼逼回来读书呢”

  顾九思听了这话,僵了僵身子,有些不好意思扭过头去,小声道“我不是我不是觉得对不起你,怕把你气死了吗”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