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老师好大好爽我要喷水了视频 老师把腿扒开让你桶个够

时间:2021-11-25 09:5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顾九思一夜宿醉,酒还没醒。老鸨就冲进他房里,焦急道“顾大公子,您快醒醒,您家里来人了”

  顾九思睡得迷迷糊糊,他挥了挥手,不耐烦道“别吵我。”

  “您快醒醒吧,”老鸨看着顾九思这完全睡混了的模样,忍不住拍着床板道,“您家里人是提着刀来的,怕是来者不善,您快醒醒啊”

  “吵死了”

  顾九思烦躁道“万事我顶着,滚出去”

  老鸨被这么一吼,也不敢再说了,开门出去时,便看见柳玉茹提着刀上了第三楼,她赶紧用帕子遮着脸走了。柳玉茹到了门口,先是恭恭敬敬地敲了门“郎君。”

  顾九思没反应。

  柳玉茹是让人确认过的,就是这间房,他没反应,要么就是睡糊涂了,要么就是跑了。

  于是柳玉茹开始拍门“顾九思。”

  里面顾九思被吵得头疼,他用手捂住了耳朵,盖上了被子,侧过身,假装没听见。

  柳玉茹怒了,她今日既然来了,也没打算要什么名声。于是她退了两步,随后猛地一脚,门震了震。

  接着又一脚,门有些松动了。

  最后她加速跑了几步,“哐”的一下,房门终于打开了

  然后她就看见顾九思躺在床上,睡得正香。柳玉茹怒从中气,再也没忍住,怒吼了一声“顾九思,你给我起来”

  这一声“顾九思”吼得楼上楼下所有人都听见,顾九思自然也被震醒了。他有些迷糊,随后就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直觉不好,下意识一侧,“哐”的一下,一把刀就直直贴着他的脸落在了他身侧。

  他这次彻底清醒了

  柳玉茹冷冷看着他,顾九思心跳得飞快,他感觉到了柳玉茹这种不死不休的气势,他咽了咽口水,颤抖着手握住柳玉茹握着刀柄的手,声音有些发抖道“冷静一点有话好好好说”

  “起来。”

  柳玉茹神色冷漠。

  顾九思飞快点头“起来起来,这就起来。”

  柳玉茹拔了刀,转身向后走去,将门关上。顾九思懒洋洋起了身,带着一身酒气坐到柳玉茹对面,打着哈欠道“你来做什么啊”

  “不知郎君何日归家,妾身特来迎接。”

  柳玉茹答得恭敬,顾九思目光落在柳玉茹的刀上,轻嗤出声“带着刀来迎接你可真想得出来。”

  “郎君在外也已流连数日了,是该回去好好读书,争取一个好功名了。”

  听到这话,顾九思用一脸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柳玉茹“你说什么你让我回去做什么”

  “读书。”柳玉茹吐字清晰,顾九思倒吸一口凉气,“你脑子没病吧”

  “郎君,”柳玉茹认真开口,“您今年年近十八,再有两年就将弱冠,您得为您未来想想。您父亲已是扬州富商,就指望着您博得功名”

  “停停停,”顾九思抬起扇子,面露痛苦之色,“打住打住,你这念经一样的话我听了千百遍了。我说,柳玉茹,”他盘着腿,看着面前跪坐着的女人,用着自个儿从未有过的正经和对方打着商量,“咱们这婚事儿,我也是受害者,我娶也把你娶了,名声也给了,钱也给了,你要什么给什么,咱们以后呢,就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你看行不行”

  柳玉茹抬眼看他,对于顾九思的话毫不意外。

  顾九思一只手放在膝盖上,给自己到了口茶,言辞恳切“你很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生平就最烦你们这些讲大道理的。这些道理,你跑到私塾里去找那些秀才说,他们会听。你和我说有什么用咱们现实一点,我爹是扬州首富,我舅舅是吏部尚书,我表姐是梁王侧妃,我这一辈子,就算什么都不做,拿着我家田收租,拿着我家银子放贷,都够我吃一辈子。你说我这么苦去读什么书,干嘛啊”

  柳玉茹抿了口茶,听着顾九思给她算账“我给你算啊,我们家钱庄,一年放贷,一本一利,每年利息翻一番。我家每年至少要借二十万两银子出去,一年净赚二十万。等以后我当家了,我好心,给他们减少一点利息,一年五成,那也是十万。除了钱庄,我们家还有地,有铺面,就算我家所有生意都垮了,咱们吃利息和租金也够一辈子,我说柳玉茹,你瞧不上我,是挺委屈的,可在钱这事儿上,你绝对不亏。咱们各玩各的,开开心心一辈子,行不”

  “那要是没一辈子呢”柳玉茹平静出声,顾九思有些茫然“什么意思”

  “顾家为什么能放贷不被人赖账,为什么能有这么多田不被人眼红,是因为你舅舅在朝中位居高官,若有一日时局变了,顾家靠山倒了,怀璧其罪,你觉得顾家会有什么下场”

  柳玉茹冷笑“这么多银子,就凭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土财主,你守得住”

  顾九思愣了愣,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同他这么说。毕竟从来没有谁敢当面咒他舅舅倒了的。

  然而一时间,他居然就明白,柳玉茹说这话完全有可能

  他心里有些慌,可面上还是不显,他轻咳了一声,随后道“那也没办法了。要真到那时候,就随遇而安吧。”

  “我呢”柳玉茹冷冷出声,她盯着顾九思,“你荣华富贵了一辈子,到时候两眼一闭就算了,我呢你父母呢你为我们想过吗”

  “那都是命,”顾九思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你也别多想了,到时候我爹娘会想办法的。”

  柳玉茹闭上眼睛,她捏紧了刀,她忍住了拔刀的冲动,深深呼吸。

  顾九思轻咳了一声,给柳玉茹倒了茶,把茶推过去“别气了,消消火。”

  “顾九思”柳玉茹颤着声开口,“你可知,我本是可以嫁给叶世安的。”

  顾九思微微一愣。

  而这时候,叶世安刚刚走到房门前。

  他听到柳玉茹踹了门,想了想,还是决定过来看看。

  叶家和柳家毕竟是世交,而柳玉茹又是叶韵的好友,还是他可能曾经的未婚妻。顾九思这人性子太混,又是个爱打架闹事的小霸王,他怕顾九思真动了手,让柳玉茹吃亏,便打算上来看看。谁曾想刚到了门口,就听到了这话。

  他愣了愣,一时有些尴尬,但还没来得及退,就听柳玉茹继续道“你知道我为了嫁进叶家,嫁给他,做了多少努力吗”

  “我从我不到十岁,开始一直学着怎么成为叶家人喜欢的人。”她睁开眼,眼眶微红,顾九思呆呆看着柳玉茹,他看着面前这个眼泪簌簌而落,却依旧姿态优雅的姑娘,听着她道,“我每读过他读过的每一本书,我临过他寄给叶韵的每一封家书,我背完了叶家所有的家规,我偷学琴棋书画,我把自己装得像个大家闺秀,我花了那么多年努力,我以为自己就要成功了,我会嫁一个如意郎君,我的人生,这一辈子,都会有一个好结果。”

  “我会和我的郎君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她痛哭出声“可是你,你们顾家,毁了这一切”

  “我”顾九思出声来,柳玉茹出声打断“我知道,你们无辜。”

  “我知道,我该恨我母亲软弱、妾室当权、父亲贪图钱财,你们顾家也不知道,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可是,那句娶我,是不是你说的。”

  她盯着他,顾九思脸色瞬间惨白下来。

  “是你说娶我,顾九思。”

  她认认真真看着他“你离经叛道,你以为这世界上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可以不在乎人言,可是你说这句话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如果叶家听到这句话,可能会毁掉这门婚事;如果你家听到这句话,可能会找我下聘;如果其他人听到这句话,是不是会觉得我举止不检点。”

  “你就觉得只是玩笑一笑而过,可是你毁掉的,是我的一辈子。”

  她咬牙开口,顾九思终于失去了一贯的笑意,他静静凝视着对面哭着的姑娘。

  他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还有活得这样苦苦挣扎的人。他想起自己以前听过的故事,皇帝对着百姓说“何不食肉糜”

  “抱歉”他垂眸出声,柳玉茹抬手,一巴掌猛地的扇在了顾九思脸上。

  “道歉有用吗”

  她大喝出声“我那么多年的努力,我那么多年的经营,毁在你一句玩笑话上,你说一句抱歉,就够了吗”

  “你听好,”她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贴近他的脸,她的眼泪哭花了她的妆,但她整个人却像一只小豹子,眼神明亮又坚定,带着足以划破这世间所有险恶的勇气,“顾九思,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说了那句话,你顾家把我迎娶进门,你让我成为了你的妻子,你就得为这件事负责。”

  “我这辈子既然和你绑在了一起,我本该得到的,你就都得给我我要一个能够顶天立地、扛起家族大业的夫君,我要一个能一辈子护住我和我孩子的夫君,我要的,不是你这种只知道吃喝玩乐遇到事就靠爹娘的孬货”

  “叶世安能做到多好,你就得做到多好。我失去的,你都得还给我。从今天起,你给我回家去,你要是再敢来赌场、青楼这些杂七杂八的地方,”柳玉茹踩在桌子上,单手开了刀,一把抓着顾九思领子,另一只手将刀架在顾九思脖子上,“我宰不了你,我就拿着这把刀抹脖子死在你顾家大门口你听明白了吗”

  “冷静”顾九思看着已经彻底红了眼的柳玉茹,咽了咽口水,他什么话都不敢说了,他只能颤抖着声,用尽量平和的语调道,“你冷静。”

  而站在门外的叶世安回过神来。

  他长长舒出一口气。

  他清楚知道,他得赶紧走。

  这一段对话对于他而言,信息量太大,太可怕了。

  他完全不需要担心他印象里那个柔弱的玉茹妹妹被顾九思打死,他现在需要担心的,只有顾九思今日会不会血溅春风楼。

  然后想想,顾九思血溅春风楼那就溅吧。

  被自己媳妇儿斩杀,那也是死得其所。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