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在车上自W到高C 宝贝几天没C你了

时间:2021-11-24 15:04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韩绣抽着鼻子低低的应了一声,也不知是应了还是没应,韩绮无奈只得落后两步悄悄拉了芳草说话,

  “今儿盯紧了大姐姐,若是她去寻先生说话便将她拦下!”

  芳草跟在车外,姐妹俩的对话她却是听了几耳朵的,闻听吩咐便点头应是,

  “三小姐放心!”

  三人在这书院门前说话,那头卫武正与李莽、癞痢头蹲在街口,三人一字排开都双手捧了两个大肉包,一面大口吃着,一面盯着书院门前瞧。

  卫武不错眼的瞧向韩绮,韩绮转身隔了帷帽却是盯了卫武良久,心中暗道,

  “若是以后都不来书院了,便要终日被锁在后院之中,前头还想着要助他归正途,现下只怕难见一面了!”

  想到这处心里很是担忧,这厢韩绣已是在叫她,韩绮也来不及细想便转身进了书院。

  那头癞痢头嘿嘿笑着对卫武道,

  “老大,瞧瞧……我说甚么,三小姐必是对你芳心暗许,若不是二小姐在旁边,说不得都要上来同你说话了!”

  卫武听了得意的嘿嘿一笑,笑完却是一巴掌拍在他没毛的脑袋上,

  “胡说八道甚么,三小姐的心事是你能乱猜的……”

  说着又踹了他一脚,

  “便是她想着老子也是老子的事儿,要你在这里多话!”

  说完两手交握掰得指头关节咔嚓作响,面色不善的瞧着癞痢头,亏得癞痢头这小子脑子灵光,见状忙一把捂了自己的嘴,连连摇头,

  “唔……不说了……再不说了!”

  卫武这才满意的放过了他。

  女儿家的名声最重要,更何况是官家的小姐,要是这小子下回还敢这般大刺刺的在书院门口胡说,老子揍不死你!

  那头韩绮生怕大姐姐先去寻了先生,因而进了书院先是佯装去求淑院,待得韩绣走后,立时转头迳直去寻了魏先生,魏先生闻听得韩绣要退学,也是大吃一惊,

  “为何要退学,可是身子有不爽利,便是身子一时不好,可在家养一阵子,怎可轻言退学?”

  韩绮素来老实也不好当着先生的面扯谎,只也不好细说家里的情状,只得垂头应道,

  “因着家中出了些事儿,不好再在书院继续攻读,韩绮有负先生教诲心中惭愧,请先生受弟子一拜!”

  却是退后一步正正经经给先生行了大礼,魏先生坐在那处坦然受了她一礼,却是长叹一声道,

  “可惜!实在可惜了!你天赋虽算不得好,但胜在踏实勤奋,若是肯好好苦读几年,便是入科场应考,必不会比西院的男儿差上分毫,唉!”

  说着又长叹一口气,

  “即是到月底才走,趁着这几日还是好好再想想才是!”

  韩绮闻听得先生惋惜之言,眼中也是一片黯然,她知父母的难处,如此离开心中确是委屈不舍的,不过这点心思她却是压在心里,不敢显在面上给人看,当下咬牙又冲先生施了一礼,

  “多谢先生!”

  待得魏先生摆手,才垂头退了出去,待到韩绣知晓消息却是为时已晚,只得拉了韩绮的手流泪,韩绮倒是好一番劝慰。

  之后几日仍照常入学,只每日回家读书到深夜,落英瞧着这情形心里着急,却不敢相劝只得细心照顾,苗姨娘见了女儿这般,又是心疼又是替女儿委屈又是恨自己连累了女儿,

  “若三姐儿是嫡出,何至受这般怠慢!”

  只她也不敢当着人落泪,便在背地里暗暗哭泣,韩世峰自然知晓她心思,他也是无奈,只连着几日歇在苗姨娘房里,好言劝导了一番,苗姨娘才渐渐平复了心绪。

  如此眼看是九月初一了,韩绮便再不进学,书院之中已班又入了一位新学生,这位学生名做冯宝凝,生得确是肤如凝脂,乌发明眸,天生一副好相貌。

  这东院中众人都惊艳此女相貌出众,举止也是斯文有礼,问起家世据说也是一位大家闺秀,只是家道中落,有亲戚扶持才得入了书院读书,却是并无一人想到此女与那离开的韩绮有何干系。

  这书院之中人来人去倒是常事,众人只念叨了几句韩绮便不再留意,倒是纷纷去关注那貌美如花的美人儿了,只那书院门外日日守着的卫武却是心头疑惑,

  “今日怎得不见那小娘们来进学?”

  一旁的李莽不明所以,

  “老大,这书院里的小娘们无数多,你说的哪一个?”

  卫武给了他一个白眼,一旁的癞痢头自然是知晓说的哪一个,当下却是嘿嘿一笑接话道,

  “老大说得是三小姐么?想来这大家小姐们身子都娇弱,说不得前头两场秋雨来得急,一时不慎染了寒也是有的,再等几日病好了便来了!”

  卫武一想觉得他说的有理,当下点头道,

  “这些小娘们儿是要娇贵些!”

  再等两日若是不来,就想法子打探到她家住何处,过去瞧瞧!

  只这一等竟是五日都过去了,还是未见韩绮,卫武终是觉得不对劲儿了,当下便吩咐二人,

  “你们在这处守着,我去打听打听!”

  当下过去街口屠夫朱老六那处,用五个铜板买了一笼猪肠提在手里,绕到东院角门处,一看那守门的正是平日交好的江婆子,当下上前笑嘻嘻道,

  “江妈妈,正巧今日您在,刚得了一笼猪肠,知晓您好这一口,便特意提了过来!”

  那江婆子见是这小子,倒也不客气伸手接过来,

  “哎呀呀!小武子惯来有孝心,这么大一笼怕是要花几个铜板,我给你!”

  卫武忙按住她去摸铜板儿的手笑道,

  “妈妈怎得跟我见外了,我们兄弟平日里生意都靠妈妈妈照应,这点子东西小子还能孝敬的,您老尽管收着就是!”

  那江婆子与他早惯熟了,见他这架势也不客气,收了手笑道,

  “即是不见外,你也不用同我老婆子兜圈子,有甚事尽管说就是!”

  这小子惯来是个会做人的,有事相求必会给些甜头,江婆婆在这处守门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自然明白他的路数。

  卫武哈哈笑,

  “还是妈妈你老人家厉害!”

  当下也不客气就请了江婆子去给他打听韩绮的消息,江婆子一听是姓韩的,当下应道,

  “这东院里姓韩的小姐不多,只有两个,不过听说有一个前头几日已经不在书院了!”

  “不在书院了?”

  卫武一惊,面上倒是不露声色,

  “那妈妈可知那位小姐为何不进学了?”

  江婆子应道,

  “这个倒是不知!”

  “那……妈妈可能为我打听缘由,若是打听不到,能打听到是那家的小姐,家住何处也是行的!”

  卫武说到这处不由暗骂自己粗心,这般久了竟也没想着,细细探一探韩家三小姐的家底,真是该打!

  江婆子闻言斜眼瞥他,

  “你这小子打听人家小姐做甚?”

  当下使指头点他,

  “我可告诉你小子!这里头的小姐可不是你能动歪心思的!”

  这里头都是官家的小姐,若是让这小混子打听到了底细,弄出点儿事来,书院里查起来自己都要跟着吃不了兜着走!

  卫武哈哈笑,

  “妈妈想到那里去了!不过是月前这位小姐吩咐我办事儿,却是短少了赏钱,原想着这个月能补上,却没想到几日不来了,我便想打听打听!”

  江婆子闻言松了一口气道,

  “即是如此,我便去同你打听打听!”

  江婆子果然进去打听,不出三日便有了回信,当下召了那卫武过来悄悄道,

  “小武子你让我打听的事儿有了眉目!”

  “哦,妈妈还请快快讲来!”

  江婆子得意一笑,

  “说起这事也亏得是妈妈我,若是换了个旁人……休想知晓其中内幕!”

  却说那芳草每日伺候两位小姐进学,无事时就同旁的丫头关在一间屋子里绣花,闲时说说话,倒是与一个叫莺歌的丫头交好,两人常常混做一堆做活说话,莺歌问起芳草家为何只一位小姐出门,芳草却是叹了一口气道,

  “我们家三小姐自此便不到书院来了!”

  “为甚么?”

  莺歌闻言一惊,

  “你们家三小姐可是这东院里出了名的勤奋,回回月考都得甲等,听说魏先生极是喜爱她的,怎得就不来了?”

  芳草听是应道,

  “可不是么!”

  说着做气愤状,

  “我们三小姐读书读得好好的,偏偏让人给抢了名额,真正是气人!”

  此言一出,莺歌那有不问的,芳草左右瞧瞧吩咐她道,

  “我同你讲了,你可别在这书院中传!”

  芳草与韩绣每日瞧着那冯宝凝在书院之中进进出出的,凭着一张脸引得西院的男学生,瞅着机会就往东院打听,主仆二心里早就有膈应,今日与莺歌说起此事,芳草就忍不住将事儿倒了出来,只她也知晓分寸不敢将韩晖的事儿扯出来,只是说家里的一个远亲夺了名额,莺歌听了不由惊诧,

  “原来竟是那冯宝凝……”

  芳草听了忙去捂她的嘴,左右瞧了瞧见无人理会这处,才悄声道,

  “这事儿你可不能乱说,我们家小姐不许我同别人讲的!”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